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校花與野出租 13 動物園里的猴山  
   
13 動物園里的猴山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13動物園里的猴山

日子就這麼一天天過著,到風城之後,總的說來我一切還算順利:

5月初來到這里,大劉在現實世界里依然和網絡上一樣把我當兄弟,這是我的第一個幸運;

5月中旬買了這個二手車,開了這麼久也沒出什麼故障,有些人買了二手車,今天修這明天修那,修車費成了一筆不小的開支,而我這車竟這麼久一次也沒修過.而且,我開野出租後也一直很順,迄今還沒遇到任何麻煩,這是我的第二個幸運;

6月初第一次見到對面樓的性感女孩,而後時不時地可以偷窺到她美麗的身體,雖然沒能看到全貌,但也已經令我心曠神怡,這是我的第三個幸運;

6月中旬拉了第一個"醉雞",好在克制住了自己的欲望,沒做出什麼出格之事,也就沒惹任何麻煩,這是我的第四個幸運……

在成都的時候,我一直都挺倒黴的,好象還從來沒有連續四件幸運的事情落到我頭上.

所以,我挺感激風城,挺感激目前的生活.

每天,只需要把車擺在那里,就能等來生意.一邊開車,還一邊可以聊天,還能很順當地要到漂亮女生的電話號碼--"要不,留個我的電話唄,下次你要用車,打我電話就是了."我說.而下次,對方如果真的打來電話,我就能輕而易舉地存下她的號碼,對那些特別漂亮的,我還悄悄給編個號.

不過,我從沒私下騷擾過她們,一來我還沒那麼壞,二來,我怕留下不好的印象,以後她們不喊我接送了,白白丟了生意.

通常,每天生意最不好的時候是中午.因為風城的人流行睡午覺,一到中午,所有的社會活動仿佛就全部休止了.這可能和風城太熱有關.尤其是夏天的中午,似乎所有人都躲到太陽照不到的地方去了,連街道上也少有行人.

但是,為了省油,也為了萬一能碰上生意,我不願將車開回淺草小區也去睡午覺,而是把車擺在街上比較偏一點的一棵大樹下,半眯著眼睛休息.影視學院門口沒有大樹,夏天正午的太陽直曬下來,可以把汽車變得像蒸籠.

好在這條街上有六棵大樹,稀疏地分布在從街頭到街尾的路旁,因此,到了中午,凡是沒開走的野出租車,都會按順序縮到這些樹蔭下.

每棵樹的樹蔭下,大約能呈弧型擺下3台車.6棵樹,也就能擺下18台車.影視學院這一帶的野出租,加上我的車,一共大約20來台,每天中午總會有兩,三台車的司機回家吃飯,要到下午四,五點後生意好起來時才又出現,因此,基本上每棵大樹下擺3台車,正好可以擺放妥帖.

這些野出租的擺放,可不能亂擺,而是有順序的:由于越靠近校門,打車的學生越多,因此,離校門最近的的那棵大樹,樹下擺的是"亮九"的車,他是這里的"大哥",另外兩台車,則是"二哥","三哥"的車.

亮九歲數並不很大,大約28歲左右,身上繡滿了紋身.他之所以能在這里當大哥,我漸漸聽人說,是因為他坐過5年牢.坐過牢說明你夠狠,在這個弱肉強食的地方,不是狠角色當不了老大.但光是狠肯定坐不了第一把交椅,顯然還得有謀略才行.他非常給大劉面子,懂得什麼能硬碰什麼不能硬碰,還懂得拉攏我,所以我覺得,他僅僅當這里野出租的頭兒,實在有點可惜.

二哥是個40多歲的中年男人,瘦,眼睛細長,仿佛隨時都在警惕地打量這個世界.在這里呆久了,我發現他扮演的是一個類似智囊參謀的角色.

三哥大約30出頭,高大強壯,孔武有力,一看就是有勇無謀的黑旋風李逵.他在我們這個松散的"團隊"里,扮演的是亮九的頭號打手角色.

這三個人的三台車,固定在第一棵大樹下.即使他們拉著客人離開了,空出的位置,別的野出租也不能上前填補.

而之外的5棵樹,則是按先後順序來,先到的車擺在前面的樹下,它拉客走了,則後面的車相應按順序往前挪.

這個秩序,有點像動物園里猴山的秩序.所以,有時候我會忍不住想,人類社會其實和動物園里的猴群,是多麼相似啊.

除了前三個大哥之外,剩余的這近20個開野出租的,歲數20出頭到50歲不等,高矮胖瘦不一而足,什麼人都有,但大多都帶著點匪氣.否則,早已經被排擠出了這個有利可圖的陣營.

我來得最晚,因此不清楚他們各自是什麼來路,但顯然都獲得了亮九的首肯,才能在這里安營紮寨.而能留得下來,想必都各有各的本事或者後台吧.

平時,我們這群開野出租的,並不團結,也絕不是什麼緊密的"幫派組織",但是,一旦有外來的人到這里開出租,搶生意,立即大家就會團結起來,將外來者趕走.

畢竟,利字當頭啊,在這里開野出租,那可確實是相當賺錢的--以我為例,那時汽油價格還不太高,我的吉利車排量小,油耗低,因此,每100公里我的汽油支出大約是30元,而收費是100元,淨賺70元,一天只要能拉4趟,就能淨賺280元.

剛開始跑野出租時,我的熟客少,因此夜晚接到電話去江道口或廟灘接人的機會不多,我主要靠白天送人去風城繞城大道,這個收益就要低很多,送一次只能純賺15元左右.

但盡管如此,由于勤奮,不怕辛勞,我平均每天也能純賺接近200元,到6月24日,40天我賺到了8000元錢,也就是說,把這輛二手車的成本給賺回來來.

實際上,自從6月下旬之後,我在影視學院旁開出租就已經漸漸積累了不少熟客,生意越來越好,每天的純利潤一般不會少于300元了.

這麼一來,以後的月收入估計在9000元左右甚至1萬出頭,這對我這樣一個草根來說,是這一生中以前還從來沒有過的高收入啊!

所以,我心里每天都洋溢著激情,感覺到幸福的生活仿佛正在離我越來越近.甚至渴望著再多積累一些錢之後,爭取抓住其他的更大機會,鯉魚跳龍門,實現許多草根的那個相同的目標:"做不了富二代,就做富一代.","當不了富翁的兒子,就當富翁的老子."一句話,渴望著白手起家,自己成為大富翁.

那時,我並不曾想到,80年代那種所有人從一窮二白中奮斗起家的機會,已經過去.當貧富已經分化之後,草根已經不再只靠努力就能改變命運.

社會不是餐桌,而是競技場.當貧富已經分化後,尤其變成了不再公平的競技場,有的人奮斗一生所能得到的,僅僅是有的人一出生就已經擁有的.

甚至,從一個人出生開始,角色就大多已經固定:有人是競技場座位上的嘉賓,而有人,則注定只能是競技場里的角斗者,你不得不與人血拼到底--草根們的奮斗注定只有萬分之一的成功率,而那只是老天為了激勵全體草根所故意設置的獎賞.

我,真的有運氣,能拿到那個獎賞嗎?其實,每個草根都不會去深想這個問題.包括那時的我,開野出租賺到了一點錢,立即變得意氣風發,躊躇滿志,仿佛明天我就會志得意滿.

我不知道,在那年夏天,一場慘烈的悲劇,還只是剛剛拉開帷幕……是的,這世上並沒有先知,作為普通的草根,我怎麼可能提前知道劇終的結局?

站在時光河流的此岸,誰能看到彼岸的一切?命運如同早已張開的血盆大口,在前方的必經之路上,陷阱般等待著我們這些充滿激情與幻想的草根們,只是我們卻都還渾然不覺.

6月26日,仿佛是幸運之神又一次降臨了我--傍晚,和平常一樣,我的車擺在影視學院門外的街邊,忽然,有一只手輕輕敲了敲副駕位置的車窗,一個聲音傳來:"師傅,去廟灘?"

這是我第一次聽到她的聲音.

我把車擺在這里,我相信總有一次,她會碰巧坐我的車,我從6月初等到6月末,我終于等到了她.

上篇:12 草根的幻夢     下篇:14 生活總是逼迫著底層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