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校花與野出租 21 校花竟然退學了?  
   
21 校花竟然退學了?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21 校花竟然退學了?

饒青走的那天,我記得很清楚,是8月17日.我不知道她是坐飛機回山東,還是坐火車回的山東.影視學院里富裕學生很多,因此坐飛機回老家的學生,遠比一般大學里的學生多.但是,我的直覺是,饒青雖然穿著上頗為時髦,但那種時髦更多似乎因為她不願意別人瞧不起她,所以舍得買漂亮衣服.而在其他生活細節上,她並不特別講究,甚至可以說帶著簡樸的習慣.因此,她很可能是坐火車回去的吧.

她離開的那些天,我每天都在想她.甚至開野出租的時候,經常都感到恍恍惚惚.臨近8月底,離開學的日子越來越近,也就意味著她回來的日子越來越近了,我對她的思念變得更為強烈.

可以說,以往我還從沒如此想念過一個女人,哪怕是我之前的第三個女友.

然後,9月1日開學那天,她卻依然沒有回來.既沒給我打電話,也沒出現在我的出租車前,甚至,她的那個房間,夜晚也從來沒有亮燈.

我在忐忑中又等待了整整一周,可以說,度日如年.可是,到了9月7日,一切依然如此,饒青沒有任何音訊.

這到底因為什麼呢?

我首先想的是,她回風城了,但想結束與我之間的關系,于是躲開了我,正如我那第三個女友那樣.

但是,如果這樣,她至少也該來找我拿回她的鐵皮盒啊.

或者,她在老家遇到了什麼事兒,未能及時趕回.

對,這個可能性比較大.

當然我也在某些瞬間,閃過這樣的念頭--會不會她在路上出什麼意外,或者,會不會……但是,每當閃現這種不祥的猜測時,我都立即命令自己不要往這方面多想.

我虔誠地祈禱她一切平安.只要她平安,哪怕她不要我了,我都心甘情願.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又過了一周.

已經9月中旬了.饒青依然沒有任何聲息.

我坐不住了,對她的擔心越來越強烈,我決定去找她.

可是,我雖然知道她是學攝影攝像專業的,但她更詳細的情況,我並不清楚,如果冒失地去她們系里打聽,又怕給她造成不好的影響,我不希望別人懷疑她和一個開野出租的司機如何如何.

于是,我唯一的選擇,就只能是去敲她所住房子的門,問一問她同屋的那個清秀女生.

我特意選擇了一個周末的白天,上午10點多鍾,先用望遠鏡觀察,確認那清秀女生已經起床,不至于打擾她的懶覺,免得她心情不好,而後我才穿得工工整整,去敲了門.

開門的,正是那個清秀女生,見到我,她略微有些詫異.從她眼神中,或許依稀對我有一點印象,但未必記的確切,可能只是覺得微微有些面熟.畢竟,我上次來求租房子,已經是4個多月以前的事情了.

"有什麼事嗎?"她依然像上次那樣,顯得謹小慎微.站在門口,半掩著門,沒有請我進屋,而是上下打量著我,疑惑地詢問.

我來之前已經仔細斟酌了說辭.首先,饒青肯定不希望其他人知道我與她的特殊關系,其次,之前饒青來我那,正是暑假最沒人的時候,幾乎從未被人撞見.因此,我與饒青算是標准的地下情,不,更精確地說,是"地下性".那麼,我憑什麼證明我有理由來關心饒青是否返回了學校呢?所以,我的回答是:"哦,是這麼件事兒,你們這房里,是不是住了個高個兒美女?她暑假里坐我車,當時她恰好沒帶錢,所以欠了我一百元車費,為了讓我信任,還把她住幾棟幾號都告訴我了,說是開學後還我.可是,開學都兩個多星期了,她還沒來還我錢,所以,我今天來問問."

"她還沒回來."清秀女生說.

"怎麼開學這麼久都沒回來?"我裝作不可思議的樣子.

"這我怎麼知道,不過,一開學我們就大四了,有些專業大四實習,說不定她們專業在實習呢,弄不好在老家實習也有可能啊."她說.

"那……她有沒有最近給你打過電話,給你說什麼時候回來?"我抱著最後的希望問.

"我們雖然住一屋,但平時都各關著各的房間門,而且她還經常都不在,所以我跟她也熟不到哪兒去,你覺得她有必要告訴我嗎?"清秀女生疑惑地看了看我,說,"你這麼關系她回來沒,真的就只為了那100元錢?"

她這麼一說,我確實也不好再多說什麼了.只好告退.

就在我正要轉身下樓時,我忽然看到,那套屋子里的另一間房間,門微微開了一點,那個紙片男生探出頭來,凝神看著我.

我感到有些不自在,順著樓梯往下走了好幾階,我依然感到他的目光凝聚在我的背上.

又過了一周,饒青房里的燈,依然沒亮;她也從未給我打過電話;而我打她的電話,則一直是關機.

我實在想不清這是為什麼,或許,她真的是去實習去了?

我決定到她們攝影系,去問一問.

說實話,到了影視學院一帶生活這麼久,我還沒搞清楚這學院里都有哪些系,為尋找饒青,我特意咨詢了一個以前經常坐我野出租的學生.他告訴我,風城影視學院有11個系,分別是戲劇影視文學系,導演系,攝影系,戲劇影視美術設計系,錄音系,影視管理系,電影學系,影視技術系,表演系,播音與主持藝術系,動畫系.

其中,攝影系是個小系,人數相對不多,辦公的地點,不在行政樓,而在小白樓.

所謂小白樓,就是以前"世界樂園"的山寨版"白宮",改成影視學院後,"白宮"變成了"小白樓",攝影系和錄音系的系辦公室,就在那里.

順著"世界樂園"彎曲複雜的小道,我問了好幾個學生,終于找到了小白樓.我直接進了學生工作辦公室,將准備好的那套之前給清秀女生說過一次的說辭,又說了一遍.一個三十七,八歲的女教師,打量打量我,帶著點不耐煩的語氣,說:"饒青啊,她退學了."

'啊?她怎麼會突然退學呢!"我大吃一驚.

想要再問詳細一些,那個中年女教師,已經不耐煩地擺了擺手,說:"你那100元的事情,有不是多大個事,就像有的人辦了健身卡,但健身房忽然關門了,之前交的辦卡費,當然就打水漂了,你這不也一樣嗎?好在不多,也就100元嘛."

"我還得開個學生工作會,要不,你先請--",看來,她下了逐客令.我不好再多說什麼,只好走出辦公室.

就在我下了樓梯,正要出小白樓大門時,忽然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走了進來……

上篇:20 星宿湖之旅     下篇:22 黑色沼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