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校花與野出租 22 黑色沼澤  
   
22 黑色沼澤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22黑色沼澤來的這人,正是那個東北幫老大.

"咦,怎麼你在這里?"我招呼說.

"我到系里來啊,我們系辦公室就在這樓里."他說.

"哦,你是攝影系的還是錄音系的?"我問.

"你還不知道啊,我攝影系的."他說.

一聽他是攝影系的,我連忙將他拉到一旁,問起饒青的事兒.當然,免不了又把編的那個欠我100元的故事說了一遍.

"你關心這事干嗎?"他說,"真的就為那100元?"

"是啊,你不知道,我好賭,跟其他野出租司機打金花,輸了不少錢,如今他們成天催著我還錢,我這也是沒辦法啊."我說.

"那我勸你死了這心吧."東北幫老大搖了搖頭說,"饒青真退學了."

"她來辦了退學手續?"我問.

"這倒不是,她一直沒來報到,前兩天,她發了封電子郵件過來,直接說了退學--你知道,人想來讀書的時候,那是求著學校,什麼手續都得整齊全;人不想讀了,那當然就不把學校當回事兒了,說不來就不來,即使啥手續不辦,你學校又能把她怎麼著,對吧?"

"啊,怎麼會這樣啊."我疑惑地喃呢道.

"怎麼不會這樣,如今這世界,只有你想不到,沒有做不到."東北幫老大笑了笑說,"對了,今兒晚上1點半,我帶了兩個妞去那邊夜場,麻煩你到江道口來接我一下,我的電話上次你送我去機場時,你存了的吧?"

我說:"存著呢,那……好吧."

夜晚1點半,我去了江道口,結果等到近2點,他們才出來.東北幫老大帶著兩個女生,三個人都顯然喝了很多酒,半暈半倒地上了我的車.

"以後啊,別喊我老大了……就喊我張帥得了!我不是你們老大,你們野出租有你們自己的老大……你以為我不認識啊,老子認識,亮九嘛,亮九哥!告訴你,他可不簡單,以前是風城這邊黑道老大的飚爺的馬仔……"

"好的,老……大……哦,張帥,那以後我就真叫你張帥了."我說.

"沒問題!你啊,就別客氣了,亮九哥都跟我打過招呼,要我們東北幫別找你麻煩……你知道吧,其他有些野出租司機,我們看不順眼的,沒少被我們揍過……比如你們那有個叫老葵的……"

他這麼一說,我忽然想起上學期快放暑假前,老葵被打得鼻青臉腫的,他那人嘴賤,我當時以為是得罪了其他野出租司機,或是城里的混混,如今才知道,原來是被影視學院里的東北幫給修理的.

"咦,對了,你應該也有點道行吧--亮九哥親自為了你跟我打招呼,不簡單啊……"

"哪里哪里,我只不過是運氣好,承蒙他看得起而已."我趕緊謙虛地說.但我心里忽然想,如果,亮九竟然曾經是風城黑道老大的馬仔,那麼,以他的交游和背景,按說完全不必太把大劉這樣一個小鎮派出所的普通警察當回事兒啊,就算順水推舟給大劉一個面子,那表面上對我客氣點也就足夠了,但他卻還專門幫我給東北幫暗地里打招呼,對我確實好得有些過分了.

而我何德何能,能讓亮九如此厚待我?唯一結論,那就只能是:大劉並不簡單,至少不會只是個普通的小警察,所以亮九才如此巴結他,因此,他隨便的一個招呼,才會足以讓亮九慎重對待!

頓時,我感到腦袋都要炸鍋了,一切變得越來越撲朔迷離!

同時,我轉念一想,既然亮九給張帥打過招呼,那麼,張帥對我肯定還是會比較客氣,即使我多問問饒青的事情,估計他也不至于不耐煩.于是,我裝做隨意地說:"哎呀,我早聽說你們東北幫既然在學院內外都吃得開,你看,我那100元車費,那女生給我詐了,我這多受窩囊氣啊,能不能幫我找找她在班上的熟人朋友啥的,替她先還給啊……"

我的想法是,通過認識幾個饒青關系好的同學,側面再打聽打聽饒青的事情.

"她啊,在班上沒什麼關系特別好的."張帥笑了笑,忽然神情有些淫穢地看了我一眼,說,"就我,以前跟她關系算最好的,但那也是以前的事了,我都跟她掰了."

我的心微微一痛,難道饒青跟她真的曾發生過什麼?

我裝作輕松,用開玩笑的語調說:"喲,張帥,你不僅人帥,還特會追女人呀,她看起來像個冷美人啊,難道真的和你好過?"

喝得半醉的張帥哈哈笑起來,說:"她呀,剛讀大學那陣,確實特嚴肅,你知道,山東娘們一般都比較保守……後來,直到大三,她得攢學費啊,就去廟灘應聘夜場,但你知道,我們影視學院的女生們,到廟灘和江道口去,中介就是我們東北幫,我這樣就跟她熟悉起來了……後來,玩了一陣,她那人特沒勁,在床上跟個死魚一樣,我一兩個月就膩了,把她甩了,再後來……就沒怎麼聯系了……"

他說到最後,語言有點不流暢,似乎在隱瞞著什麼.但盡管如此,我大致還是明白了他們曾經的關系.

以前,我聽野出租的軍師"老二",比較簡略地說起過影視學院的女生們去風城夜場打工的事情.他說,這麼多女生蜂擁而去那些夜場,固然有利益因素,但也肯定有組織者.或者這麼說,有了利益,于是就有了組織者.這就如同有了腐肉,就必然有蒼蠅來追腥逐臭.

"可是,如果我是女生,我憑長相去夜場應聘,我干嗎還要白白地讓一個中介組織,在中間吃一截利潤呢?"當時我有些將信將疑地問.

老二當時笑了笑,說:"這,你就不懂了吧,每年大四的學會畢業後,就缺了新鮮血液啊,剛進校的大一妹妹,單純著呢,怎麼找得到那些地方?那不就得有人引嗎?再一個,就算是影視學院,真正漂亮女生的女生,也就一半不到吧,而那一半之中,相當多的起初並不不見得想到夜場打工啊,那就得有人勾嘛."

"于是,東北幫,山東幫,就應運而生?"我問.

"是啊.起初,其實就是一些男生膽子大點,幫著女生去牽線搭橋,夜場也需要他們這樣的人,互相利用,逐漸就成了小團伙,團伙之間經過若干次利益爭奪,最後形成了東北幫,山東幫……"

竟然這樣!記得當時我就想,人心怎麼這麼惡啊,有些人為了自己賺錢,不惜把單純的小女生拖下水,有些人為爭利,不惜斗毆傷人搶地盤……而這些人,竟都還是沒有畢業的大學生,還沒進社會這個大染缸,他們就已經這樣,將來進入社會了,那不直接就成黑道了嗎?

"其實,他們已經算是黑道了",記得老二當時悠悠地說,"何況,我們開野出租的,難道又完全和黑道脫得了干系嗎?只不過你不了解而已.黑道其實也不神秘,哪里有利益,哪里就有爭斗,當這種爭斗無法通過合法的規則來劃分勝利成果時,那就必然形成黑道."

我的野出租穿行在深夜2點多的風城遠郊,我回想著那些事情,心情沉重;而那兩個喝得半醉的女學生,則在後座昏昏欲睡,張帥則坐在副駕上,眼睛時而閉上,時而則看著窗外黑沉沉的夜色,也沒再說話.四野只剩下汽車奔馳的聲響和風的呼嘯.

我已經很多次穿行在這樣的深夜,但以前從沒像這樣,感到自己仿佛溶入了這墨汁一般的黑夜里,又如同陷入了一個粘稠的黑色沼澤……

上篇:21 校花竟然退學了?     下篇:23 東北幫老大發跡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