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校花與野出租 23 東北幫老大發跡秘密  
   
23 東北幫老大發跡秘密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23東北幫老大發跡秘密第二天中午,打車的人少的時候,我們這些野出租,照例是把車擺在影視學院門外街道旁的那幾棵大樹下面.

看到老葵的車擺在最末那棵樹下,我有意也開過去,擺在他的車旁邊,想和他聊一聊,希望能套出點有用的話.

"吃了吧?"我裝做隨意地問.

老葵沒精打彩地點了點頭.

"我聽說,你暑假前被打的那一次,是東北幫干的?"我決定單刀直入.

老葵神情明顯一愕,繼而有些恨意地說:"對,那幫小孩,現在是越來越不得了了,幾年前,他們剛剛拉幫結伙的時候,我壓根沒把他們看在眼里,沒想到只過了這兩三年,自從那姓張的小子當了頭兒,把山東幫壓下去之後,連對我們'野豬幫’也不放在眼里了."

所謂"野豬幫",是我們這些開野出租的人,半開玩笑的稱呼,因為"野出租"和"野豬"發音接近而已,于是就有了這個叫法,但我們確實遠不如"東北幫"那麼紀律嚴明.

"對了,雷子,干脆你去勸勸亮九哥,讓他號召一下,把我們'野豬幫’真正團結起來,否則,那次被打的是我,下一次,弄不好被打的就是咱們另外哪位兄弟.他們打的是我的臉,其實也打的是我們所有'野豬’的臉啊,要是我們抱成一團,他東北幫敢這麼橫嗎?!"

"干嗎要我去勸,你自己不去勸勸?"我說.

"大家都知道亮九哥罩著你啊,你勸比我勸有用."老葵說.

看來,這里開野出租的,漸漸都知道亮九對我不錯了.怪不得到了上學期末,那些比我先來的這里開野出租的,也大多對我客客氣氣的,中午擺車的時候,經常謙讓我擺到前面去,隱然間我似乎是猴群里的"老四"了.

而我再一細想,更是發覺,五,六月間經常對我的油嘴滑舌輕慢嘲笑的老葵,其實到了7月,就也對我客氣恭敬了,只是我之前,沒太注意這些而已.

"真的,你去勸勸亮九哥,讓我們這些開野出租的,也正式地把幫會建立起來,這樣大家有了名分,有了規矩,就不會被東北幫欺負了,否則,東北幫遲早騎到我們頭上."老葵期期艾艾地補充說.

"有那麼嚴重嗎?我看他們那個叫張帥的老大,對人還是很有分寸的,人家是富二代,不可能真做黑道,無非也就是大學一畢業就回東北老家去,到時候他們那個幫,自然也就樹倒猢猻散了."我故意這麼激老葵說.

老葵上次就是被張帥打的,提起張帥,果然激動起來,說,"他即使畢業了,肯定也不會離開,絕對會在這里做下去,而且會想要做得更大--你們不了解他們,難道我還不了解嗎?

這一帶,我是最早來開野出租的,好多年前,影視學院剛搬遷到世界樂園來,我就開始在這里擺'野豬’了,眼睜睜看著影視學院里的女生逐漸開始去夜場打工,而後那些做中介的男生逐漸拉幫結派,起初小幫小派的挺多,三五個男生就成了個中介小團伙……

後來吞並來吞並去,四年多前形成東北幫和山東幫.再然後,三年前,張帥那小子到這學校來讀書了,剛來讀大一的時候,就憑著打架夠狠,'勾妹妹’都黑心,迅速在東北幫里出頭,大二的時候就取代了以前的幫主,當了東北幫的新頭頭,大三那年就帶領東北幫,打敗了山東幫,從此幾乎算是一家獨大……現在,壟斷了這里的'女生夜場中介行業’,這利潤多高啊,你說他就算畢業了,舍得苦心經營下的這個江山嗎?還有多少生意比這個'抽頭’更來錢--每介紹一個女生去夜場上班,夜場要給他們500元,女生上班的頭兩個月,還要從薪水里給30%給他們,如果介紹一個漂亮處女去'開苞’那介紹費就是1000,你想想,還有比這更爽的無本生意嗎?他舍得放手嗎?"

"可是……人家是富二代啊,我開野出租時,聽有的學生說起他,說他家族在東北做的是人參生意,身家上億呢……"我說.

"呸!屁個富二代啊!假的!"老葵越說越激動,簡直有點面紅耳赤起來,罵道,"別人不了解他,我還不了解嗎?三年前,他剛來讀大一的時候,穿得那個寒酸啊,一看就是個窮小子,那時,他特別賣力,每天都帶'妹子’去夜場,于是,恰好包我的車,一個勁地說好話,求我給多打點折,我心一軟,又想到他每天包車也想拉攏住他這個熟客,就答應給他七折,那之後,整整一學期,是我接送他,他那個心啊,黑得不得了,仗著自己長相帥,假裝和單純的女學生談戀愛,然後騙自己女朋友去夜場賣笑!就靠著這樣,挖到了他的第一桶金!太JB惡心了他那人,我老葵雖然不是什麼好人,但至少不會以談戀愛為名騙女人去賣笑!"

接著,老葵數落道:"他賺了錢,立即就開始買名牌,全身高檔貨,裝富家子弟,以便他更好勾引女生--現在的女生不都喜歡富二代嗎?他就投其所好,還讓手下小弟散布謠言,說他家如何如何厲害……由于我看著他起家的,知道他沒發達前的落魄樣子,所以他一直看我不爽,很多次威脅我,要我別在這一帶開野出租了.幸虧亮九哥仗義,否則……"

老葵說到這里,忽然眼角滲出了一些淚光.

對老葵說的這些,我信.

這個世界上,有許多"成功男人",如果揭開他們發跡背後的秘密,都黑暗不堪,肮髒不堪,丑惡不堪.

同樣都是出身于社會底層的草根之中,大多數人,會和我一樣,總的說來比較善良和怯懦,因此注定在社會上成為墊腳石.

但也總有一些底層出身的人,例如張帥那樣的,他們會把卑微的出身,化做一種畸形的強烈出人頭地欲望,不擇手段地往上爬,哪怕泯滅良知,哪怕踐踏人性中最起碼的善良.

人在進入社會之前,往往不知道社會的複雜.我年輕的時候,其實也把世界想得很美好,難以想象竟會有男人願意將自己女人往別的男人身上推.更難以相信竟會有男人以此作為長期謀生手段!

但後來,我在成都開出租的時候,認識過一個家住成都"萬年場"的漂亮女網友,她的網名叫"小兔子".我和"小兔子"聊了小半年時間,但一直沒往戀愛方向發展,因為我為自己的職業有些自卑.

後來的一天,小兔子說,她戀愛了,男的又高又帥,月收入兩萬.我很詫異,說這麼年輕的男人,干什麼工作,月薪能這麼高?她說她也不太清楚,總之看他平時開銷,月薪兩萬肯定不假.之後大約有半年沒在網上見到她.半年後的一天,在QQ上遇到,她說很難過,想聊天,我就陪她聊了聊,聽她吐槽.

結果她說,她戀愛的那男人,做的是成都夜場里專門勾女孩子下水的職業.就是靠著自己的外貌,和起初事業有成的假相,追漂亮女孩,追上床之後,等女孩的心屬于他了,就用各種辦法,勸女孩去夜場工作,起初是當小蜜蜂,賣笑不賣身,而後……當時,我得知竟有男人以此為職業,實在是驚訝了好一陣.

沒想到,在風城,再次遇到這樣的男人,而且是如此近距離地接觸到,並且他們規模做得還如此大,已經不是散兵游勇,而是規模化經營,黑道化管理了.

而且--更重要的是,他們,很可能曾經傷害我我心愛的女人,饒青.

想到這里,我心里忽然感到有一根針,深深地紮了一下.

昨天夜晚,張帥輕描淡寫地說和饒青談過一段戀愛,如果說那時我還將信將疑,但此刻,我確信其實他真那麼做了,而且是故伎重施,以戀愛為名,將饒青騙去了夜場……

我心里,忽然騰地燃起了一股對張帥的仇恨.

上篇:22 黑色沼澤     下篇:24 謹慎地把愛與恨都收藏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