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校花與野出租 26 可惜不是你  
   
26 可惜不是你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26可惜不是你意外地看到了燈光,一種激動而緊張的情緒使我的手都禁不住顫抖起來,我一直覺得,饒青雖然退了學,但總要回來處理一下她租的房子,以及找我拿回她的鐵皮盒,而不至于就這麼任何善後事情都不做,就任憑她的東西留在這個遠離她老家的風城.

因此,我一直期待著某一天,她那房間的燈光亮起來,哪怕,只亮一兩天,她處理完這些雜事就又重新消失,也比一直這麼黑著讓我心安.至少,我可以借機問問她,發生了什麼事,以至于她竟要退學?

如今,燈光終于亮了起來,我立即三步並做兩步,回身抓起望遠鏡,而後立即靠向窗口,由于緊張,大腿被桌子磕了一下,疼得我呲牙裂嘴.但我顧不上這些,推開窗戶,舉起望遠鏡,朝對面看去.

對面的窗簾拉了一大半,起初看不到人,只看到牆壁上有個影子晃來晃去,終于,那個影子向著拉開窗簾的部分移去,一個女孩的身影出現在拉開窗簾的空隙里.

在這深夜2點的寂靜小區里,在對面房間那柔和而迷離的橘黃色燈光下,一個女孩漫不經心地站在那里,但是,她不是饒青,而是焦韻.

我不禁一愣,心里沒來由地想起一句歌詞,"可惜不是你".

望遠鏡里,焦韻的目光忽然朝著我這邊看過來,她的眼睛在我的望遠鏡里顯出一種寒冷的鋒利,仿佛在與我對視.我悚然一驚.但隨即想到,我的眼睛隔著望遠鏡,她是無法直接看到的.所以,她並非在對視我,而是在掃視我這邊--畢竟,剛才的驚喜中,我不管不顧地推開了窗戶,立在窗前,實在也太過明顯了.

被人發現自己在偷窺,並且還如色情狂般拿著個望遠鏡,實在是一件尷尬的事情.我趕緊關上窗戶,拉上我的窗簾,讓自己的小屋封閉起來,仿佛這樣我才安全,也才將尷尬擋在了窗外.

然後,我熄了燈,獨自坐在黑暗里,一種強烈的沮喪,籠罩了我--饒青,她依然沒回來,甚至,她的房間,都被房東給另租出去了.

饒青,她究竟怎麼了?我想起她那濃濃的憂郁,想起她那時時刻刻都在隱約浮現的恐懼,所有這些,以前和她在一起的時候,總是被她驚人的性感所壓制著,不是我腦海里主要思考的因素,而時間過得越久,那些性感的回憶卻不斷褪色,而她的憂郁和恐慌,卻逐漸清晰.

不久之前,我躲在窗後偷看過的那個無限美好的身體,如同縱身一躍,跳入時空迷霧的萬丈懸崖,從我的世界消失,只把她的憂傷,留在了我的記憶里.

那天晚上,我一直在想,下次等焦韻再坐我的車,我一定要問問,她怎麼會這麼巧住進了饒青的房子,她們彼此認識嗎?會不會告訴我一些什麼線索?

可是,第二天上午,我克制不住對饒青的思念,因此等不及焦韻再坐我的車時才問了,徑直去敲了對面的門.

敲了好一陣,門才開,但開門的並非焦韻,而是同屋的那個清秀女孩.

"我找……焦韻",我說.

她將我讓進來,說,你自己去敲門吧.

我敲了敲焦韻的門,並喊了兩聲"焦韻",但是,沒有任何動靜.

"她可能去學院了."那清秀女孩站在她自己那間房間,看著我,說,"今天一大早,我就聽到隔壁她那房間里,'叮叮咚咚’的--她這人竟然清早就起來跳健美操,一點兒也不考慮一下同屋其他的人還在睡覺--洗臉刷牙把聲音也弄得挺大,折騰了好一陣,然後聽到防盜門'哐’地響了一下,估計是出門了."

"哦,這樣啊,那……那我過一陣打她手機好了,我其實該過來前先打個電話給她,唉,就這麼冒冒失失過來了,打擾你了,真不好意思."我說著,打算出去.

"你……有什麼事情嗎?"清秀女孩說,"我記得,你好象上次為了100元車費的事兒,也來敲門問過……"

我解釋說:"哦,是啊,是啊.其實也沒什麼大事,只不過,這房子原來住的那女孩不是欠我車費嗎,所以我一直想等著她回來.這不,昨兒晚上看到這房間燈亮了,我以為她回來了呢,結果卻換了個人,而新住的這個人我恰好開出租的時候拉過她,認識,所以我就過來想問問她,怎麼就住進來了?"

清秀女孩莞爾一笑,說:"你怕是愛上以前住這里的那個饒青了吧,要不怎麼會這麼關心啊?你想想啊,她一直沒回來,租期都過了快一個月了,房東開始還耐心等著她回來處理她的雜物,但超期近一個月都沒回來,房子這麼白白空著,房東肯定不樂意啊,前幾天,房東把饒青的東西全堆在我房里,然後將她那間房子另外出租了,結果就租給了這女生啊,很正常的事嘛.至于你說她怎麼這麼巧住進來?其實,只要房東出租,就總會有個人住進來,巧的不是她住進來,而是你恰好開出租認識她而已.但話說回來,你們開出租的,平時接送我們學院那麼多學生,認識的人肯定不少,即便另外一個人來租這房子,說不定你也認識呢."

她這麼一說,我倒也確實覺得,自己太一驚一乍了.說明我內心,始終還是把饒青看得太重,所以和她有關的一切,我才會因為過于在意,而一驚一乍的.而同時,我又總是情不自禁地將自己當做饒青的"不為人知的男朋友",產生保護她權益的欲望.例如此刻,得知饒青的東西被堆在清秀女孩房間里,我不禁想,她不會亂糟蹋饒青的東西,說實話,只有我來幫著保管著,我才覺得比較放心.可是,我沒有任何理由提出如此匪夷所思的要求來啊.

"你……可不可以跟我說句實話?"清秀女孩說,眨巴著她清澈的眼睛,看著我,仿佛要看到我的心底里去.

"什……麼……什麼話?"我有點緊張.

"你,是不是愛她?"顯然,她指的是饒青.

"是……"我覺得,再繼續掩飾,也沒必要了.

"那,你和她是什麼關系?上次你說為了100元來找她,可你神色那麼在意她,讓我就覺得不只是100元那麼簡單",清秀女孩說,"如果你說清楚,也許我可以幫你,你什麼都不說,藏著掖著的,我又怎麼幫你呢?"

我看了看清秀女孩,她很誠懇,我又想,她和饒青在一起住的時間估計不短,或許她真的能告訴我一些饒青更隱秘的事情.但顯然,我不先將我和饒青的關系說清楚,別人憑什麼又信任我,進而告訴我呢?

于是,我打算把自己和饒青所發生一切,都告訴這個清秀女孩.就在我正考慮著如何開口時,另一扇門響了一下,那個紙片般的男生,走了出來,眼睛靜靜地看著我,面無表情,如同漂浮著的一個紙人.

上篇:25 骷髏眼窩里的燈光     下篇:27 小屁股女人將來生娃艱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