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校花與野出租 28 身體的墳塋  
   
28 身體的墳塋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28 身體的墳塋

或許是被那憂傷的鋼琴曲打動,或許我本已經想要將內心堆積如山的疑惑,找個人傾述,我一股腦將我與饒青之間離奇的相遇,相好,全吐了出來.

只是,那個鐵皮盒我沒有說,因為我總覺得,那是饒青托付給我的唯一東西,也是我與饒青最"單線"的聯系,如果讓更多人知道,仿佛我和饒青之間就沒有一點秘密了,而沒有秘密的關系,是不親密的關系,我潛意識里渴望駐守住饒青與我的最後一絲牽連,不讓任何人知曉.

看得出來,簡艾被我的故事,震得一愣一愣的.時而睜大她清澈的眼睛,時而若有所思,當聽到我不加掩飾地將饒青在床上的瘋狂描述出來時,簡艾更是驚訝得嘴巴湊成了"O"型.

"她平時像個冰美人啊,想不到,竟然會……那樣……"簡艾說.

"我沒亂說一點點."我說.

"我沒有懷疑你說的話",簡艾說,"我只是忽然想,人是多麼地多面啊,一個人在不同的場合,完全是不同的樣子,但我並不是貶低她,而是說,可能我們每個人,都在不同的場合帶著不同的面具,可能和你在一起時,才是她將面具丟掉的時候,但也可能,恰在那時,她帶上了另一個面具."

"你這話還真有點深奧",我說,"我有點聽不明白."

"其實我自己也不知道我想表達的意思是什麼",簡艾淺淺地笑了一下,說,"你的這個故事,還給別人說過嗎?"

"什麼人都沒說過,除了你",我說,"因為我給別人說,也不會有人信,我一個開野出租的,怎麼可能有這樣的飛來豔福?人人都會認為我在亂吹,我又何必讓人以為我是牛皮匠呢?何況,我也不想太多人知道饒青的這一面."

"那,你為什麼要給我說?並且,為什麼你認為我不會懷疑你在吹牛?"

"因為你畢竟和饒青住一起那麼久,只有跟你說清楚我和饒青的事,希望獲得你的理解和信任,我才能從你這里,得到更多饒青的消息,我真的想了解她更多的情況."我說.

"那麼,能不能給我一個理由,你為什麼這麼想了解她更多的情況?"

"因為……因為我愛她."我說.

"愛?不要輕易地說愛,這世界上,愛並不多."簡艾打斷我.

"我沒說她與我相愛,她也許不愛我,但是,我愛她,這總行了吧?"我說.

"那也不見得,有時候即使一個人自己,也未必知道自己愛了沒,你真的以為你愛了,但說不定其實你沒有."簡艾悠悠地說.

"我不想爭論這個",我說,"既然我什麼都告訴你了,那麼,可不可以你把自己知道的,也都告訴我?"

"沒什麼不可以的,但其實我以前就對你說過,我跟她不是一個系的,並不太了解她,和她雖然同住一屋,但你知道,現在合租的人,平時都各顧各的,各自房門緊閉,她又經常不在,這麼長時間里,她跟我說的話,加起來還不如你今天跟我說的話多呢,所以,我怎麼可能很了解她呢?"簡艾說,"我只能告訴你,她平時從沒帶過其他男孩子回來過,一直都安安靜靜的,像一只沉默的小兔子.總的說來,我覺得她是個人品不錯的女孩."

"就……只有這些?還有什麼其他細節沒?"我不甘心地問.

"讓我想想……哦,想起來了,有段時間,有個男的,很高很帥,好象是我們學院一些愛'混社會’的男生里的一個'老大’,來敲她的門,但她都沒開門,有次,那男生在窗戶外面的樓下喊她,她忍無可忍,說了句,'你再糾纏,我就告訴T哥.’那男生就再沒來找過她了."

"那男生是不是叫張帥?"我趕緊問.並描述了一下張帥的外貌.

"他名字我確實不知道,不過你說的樣子,確實和他差不多."

"唉……"我歎了一口氣,這進一步證明,張帥確實曾經糾纏過饒青,而後來,由于畏懼所謂的"T哥",他退出了饒青的世界.但這T哥確實是我之前聞所未聞的,那麼,饒青,她身上究竟牽連著多少個我還不知道的男人呢?一想到這,我不禁感到一陣煩躁.

"還能想起其他的什麼嗎?譬如,那個'T哥’你有沒有見到過,或者,有沒有聽饒青還說起過?"我抱著僥幸,希望多知道點T哥的事情.

"沒有."簡艾肯定地回答,"我呆會兒還得練琴,要不,你把你電話留給我,如果我又想起饒青的什麼,或者發現了饒青的新情況,立即打電話給你,也就免得你心急火燎地又來敲門了."

我把電話號碼留給簡艾,並出于職業習慣地說:"以後你若不想擠校車,任何時候要用車,直接喊我就是了,我給你最優惠折扣."

沒想到,簡艾依然是那樣淡淡地笑了一下,說:"我從來不坐出租車的."而後,她輕盈地向我揮了揮手,回琴房練琴去了.

我獨自走回淺草小區,發動汽車,擺到了學校門外.一整天,我的心里都一直若有所失,情緒十分低落.這個忽然出現的T哥的存在,讓我有一種直覺,那就是,他和饒青肯定有著很深的關系.我說不出理由,僅僅是一種男人對有過肉體關系的女人,一種莫名的直覺.

連張帥都怕他,那這樣的人,我又如何惹得了呢?

忽然想我剛認識饒青的時候,她曾幾次專程去廟灘吃飯,記得那時老葵還特意提醒我說,"廟灘只有兩家餐館,都是全風城最貴的,能在那里吃飯的,非富即貴,舍得在那里請她吃飯,絕對是花了本錢動了心的,你要去招惹她,讓那人知道了,能給你好果子吃嗎?"

那時,我僅僅把這些當作老葵的"羨慕妒忌恨",而這次,從簡艾嘴里知道了那個連張帥都懼怕的T哥的存在,令我感到自己很荒唐可笑.我發覺,愛對于我們這樣的底層草根來說,真的是一種奢侈品,尤其你愛的女人如果是一個大美女,而你自己卻並無相應的實力,那麼,你連這種愛,都不得不小心輕放,或者,不得不舍棄--因為,你根本拿不起.

這麼想著,心里好一陣難過,夜漸漸深了,不經意間又快深夜1點.我正想干脆開回淺草小區睡覺算了,忽然,手機響了,焦韻的聲音傳來:"你來接我吧,我好難受……你快點來廟灘……對,現在就來."

我快速開到了廟灘,將焦韻接上了車,她身上酒氣並不重,但卻給人一種搖頭擺腦的感覺.她直接坐在副駕上,閉著眼睛,臉色很紅,的確像是有些難受的樣子.

我想,她或許是疲倦了,于是猛踩油門,開出了城市.

一路上她沒怎麼說話,直到進入遠郊,路燈早已經消逝在城市邊緣,窗外除除了漆黑的夜色,就再無其他,她才睜開眼睛,看著我,說:"比剛才還難受些了."

"你沒喝多少酒吧?"我有些疑惑地問,"聞著你酒味兒並不濃啊."

"沒,今晚沒泡酒吧,是在廟灘吃的飯."她說.

"喲,在這吃飯啊,夠奢侈的."我說.沒來由地想起了饒青,6月底7月初的時候,她也曾在這里吃飯.她現在過得好嗎?她究竟在哪里?我的心里忽然再次湧起對她的思念.但同時,一種被她玩弄感情的憤怒,也燃燒了我,她有T哥,她從不曾愛過我--她什麼也不說就離開了我……她,她壓根就不在意我……

"奢侈,那也是他們奢侈啊,和我又有多大的關系?"焦韻有些低沉地說,"我懷疑吃飯時,他們給我下了藥,你摸摸我的臉,是不是很燙?"

我左手握著方向盤,右手禮貌地用手背碰了碰焦韻的額頭.確實,很燙,像是發燒一樣.

"是有點燙啊,能是什麼藥?"我確實一時也沒想到那兒去,因為廟灘那全風城乃至全國中部地區最豪華的會所式餐館,是那樣的富麗堂皇,那樣充滿上流社會的高貴,它那窗戶上水晶般清澈的玻璃,以及大門口一塵不染的階梯,都讓我們這些草根,覺得那實在是最潔淨最高雅的地方.

"春藥!"焦韻簡短地吐出兩個字,而後,直白地握過我的右手,按在了她雙腿之間墳塋般的部位.

上篇:27 小屁股女人將來生娃艱難     下篇:29 我的歌聲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