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校花與野出租 30 妖豔卻冷漠陰寒  
   
30 妖豔卻冷漠陰寒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30 妖豔卻冷漠陰寒

男女之間,有了第一次,就很容易有第二次,第三次……直至有一方厭倦,或是雙方都變得厭倦.

那之後,每隔兩三天,焦韻就會在深夜給我打電話,和我在車上交合.有時候,她是讓到我廟灘去接她,但更多的時候則不是,而是在深夜1點,我快要收車的時候,忽然打來電話,讓我去學院附近的地方接她,然後,將車開到淺草小區之外黑沉沉的荒原里.

"為什麼不去我那里?"我曾問過她.

"讓他們聽到了不好."她說,"你知道,我愛叫的."

其實,她並不算愛叫,只不過缺乏比較,她自己不知道罷了.不僅和我隔壁的東北女孩無法相比,甚至連饒青的聲音也比她高些.

"那讓我去你那屋子去吧,好嗎?" 我也曾這樣問過她.

"也不好,不也有人嗎,聽到了畢竟不好."她依然拒絕.

于是,汽車成了我們別無選擇的選擇.我的吉利牌汽車空間很小,因此騰挪起來十分不便,我們如兩條沙丁魚,在狹小的空間里艱難地彼此配合.

而且,焦韻會要求關嚴車窗,每當那時,彼此呼吸中的水氣,很快就會把車窗變得霧蒙蒙的.我覺得這樣空氣不新鮮,但她卻覺得這樣很好,"就像我們被包裹在一滴水珠里."她說.

或許是環境所限,抑或是饒青吸走了我大多數的激情,因此,我並沒能從焦韻絕對也算性感的身體里,獲取太多的快感.

"有了快感你就喊"--焦韻從來不喊,所以,我猜,她或許同樣也沒有太多的快感.

我們,這兩條擱淺的沙丁魚,為性而性,仿佛明天就是世界末日,仿佛我們要在河床干涸之前,趁著還沒死,做最後的掙紮.

焦韻在性這方面,實質上是個被動的人,即便她主動,也只是將我的手捉過去,按在她身上,而後迎合我,也就是說,她的主動其實也是被動,或者說,是一種主動的被動.

她從沒像饒青那樣主動隔著褲子捉住我,更沒像饒青那樣激情地從後面摟住我,一邊用胸部頂我的背,一邊用一只手甚至兩只手擼動我,不,這些焦韻都沒做過.她在私密的性的世界里,卻恰恰像一個公眾社交場合里的貴婦,端著架子.

有時候,在曠野里,四周死寂無聲,我會要求到車外做.極其偶然的時候,焦韻也會答應.我們曾經半倚著引擎蓋做過一次.那時已經是十月底了,風城越來越冷,好在引擎蓋總是熱的,我將事先准備好的一張床單,鋪在引擎蓋上,然後讓焦韻半躺上去,但吉利車的引擎蓋實在有點薄,讓我們都覺得承重有限,于是焦韻只好下來,半倚在引擎蓋上,雙腿著地,大大地張開--如同墓穴再次洞開.

說實在話,我有點怕焦韻,沒有理由.

哪怕在運動時,哪怕我壓迫著她,我依然怕她.

如果不是她鼻孔里的氣息是熱的,如果不是她微涼的皮膚下血管在微微地脈動,我有時甚至會懷疑,自己在和一個女鬼交媾.

一個妖豔卻冷漠陰寒的女鬼.

11月不期然地就到了.

我與焦韻之間的相處,終于變成了一種煎熬.我發現,除了性本身,我和她之間幾乎沒有其他聯系.在車上,我們經常無話可說,有好幾次,我們沉默地見面,沉默地將車開到深夜的荒郊,然後沉默地起伏,居然可以自始至終沒有一句對話.

在性之外,如果我用手去握她的手,會被她一點一點地推開.我們之間似乎有一道無形的屏障,無法穿越.

就在我開始猶豫是否還和焦韻繼續這種詭異的關系時,她忽然有了一些改變.這種改變,並非是有了什麼激情,而是在動作時,她忽然也會說起髒話來.

只不過,她說髒話,並無饒青的那種狂野,卻帶著一點排演的感覺,仿佛一個演員,在按照台本說著對白.

而且,她居然也開始用手機錄音和拍攝.起初也是偷偷錄音,但很快被我發現.于是,她也干脆明目張膽地拍攝.並且宣稱,這是她的愛好.我有些無奈,每次拍完後檢查畫面,將露臉的片段刪除,也就妥協了.

11月中旬的一個深夜,我們再次在車上運動的時候,焦韻依然一邊拍著,一邊錄音,一邊背台詞一樣說著髒話.

或許是那些話太髒了,又或許是那些對白讓我想起了饒青,我忽然找到了久違的激情,身體仿佛陡然膨脹了一圈,激烈地往複折返起來.

汽車前後搖擺,如同水里的船,焦韻在我不要命的沖撞下,也終于變得亢奮起來,她呻吟的聲音第一次變得很響,在狂亂迷醉中,她大聲地說出了又一句髒話:"你和你那第三個女朋友分手後,你怕自己再也找不到皮膚那麼白,奶子那麼彈的女孩子了,那麼現在你和我做,我的奶子比她彈嗎?"

"當然是你的更彈."我說.

而後,我猛地停止下來,雙手夾住焦韻的肩膀,瞪大眼睛,死死地看著她,一字一句地問:"你怎麼會知道饒青說過的這句話?!"

我清晰地記得,饒青在以前與我做愛時,說過完全類似的話.與饒青相處的每個夜晚在我記憶里依然如昨晚那樣清晰,饒青體質敏感,她問完那話之後,在我身下興奮得發抖,是那種真正的無法偽裝的抽筋般的發抖.

然而此刻,我和焦韻卻都沒有發抖.

我心里只有深深的猜忌.我身體的一部分依然在焦韻的身體里,我們的身體血肉相連,然而我們的心卻充滿了猜疑.

"啊?"焦韻的眼神明顯有些慌亂,如果說以前那是黑洞,那麼此刻的慌亂使黑洞不成其為黑洞.她顯然自己也沒注意到,在興奮時,說出了這樣的話.

"我……"她看著我,有些不知所措地張了張嘴,但卻終于什麼也沒說.

我緩緩地退出了她的身體.

彼此沉默地穿上了衣褲,忽然覺得都有些荒唐.

在回去的路上,焦韻也一直沒做任何解釋.我們回到淺草小區,各自上了各自的樓.

當天晚上,我反複揣摩這這個意外事件.

關于我那第三個女朋友的事情,我從沒給其他人說過,除了饒青.這一點我可以百分百地確定.

既然如此,焦韻怎麼會知道呢?只有這幾個可能--

要麼,饒青曾經將我倆的床幃秘談,轉告給焦韻,但如果真是如此,饒青為什麼要這樣?她倆之間,如非有特別親密的關系,不可能說這些細節;

要麼,焦韻偷聽到過饒青手機里的錄音,所以,她會記得,並一不小心說出口來;

再要麼,不是偷聽的,而是饒青的手機,就在她手上,或是其他怎樣?

一想到這,我不禁渾身一寒……

上篇:29 我的歌聲里     下篇:31 人的鴻溝不在表層,而在內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