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校花與野出租 32 法奇歐利的月光  
   
32 法奇歐利的月光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32 法奇歐利的月光

我將車開了進去.這是一個純獨棟的別墅區,無論建築,還是路邊的細節,都盡顯一種歐洲風格的高雅.別墅里的樹木很高大,顯然栽植時就是大樹,並且種在這里已經多年.從那些別墅的外牆看,也應該有十多年曆史了.不過,與許多劣質建築不同的是,十多年的時光不僅沒使這些別墅顯得老舊衰敗,反而生出一種歲月沉澱的馥郁之氣,不得不說,這些別墅修建時是費盡匠心的.

此時已經是11月中旬,風城進入了冬季,別墅區里的不少高大喬木,葉子已經基本落了,顯出一種蕭條來.風城的地位緯度並不很高,按說不至于太冷太熱,但它坐落在一片大平原里,沒有遮攔.夏天很熱,雖然不屬于中國四大火爐城市,卻也估計能排入前20名,而冬天,北方的寒流肆意侵襲,又往往冷得嚇人,據老葵他們那些本地野出租司機說的,隆冬時節下大雪,每年雪都能積半尺厚.

但是,我在成都,長年沒見過雪,倒是很期待見一場大雪.

按照簡艾的指點,我的吉利車穿行在林木下的道路上,拐了兩個小彎,來到了一幢豪華的三層獨棟別墅前.

我停下車,抬頭看去,只見這別墅氣派非凡,在整個別墅區里,估計也算最高檔的之一.再打量其四周,都是開闊的草坪和花園,還帶了個游泳池,並且在近旁設置了一個保安的崗亭,顯然在當年修建時就充分考慮了照顧到這幢別墅的安全性.

即便我不太了解風城別墅的價格,但這里離繞城路也只三,四公里,屬于近郊,周圍的小區也普遍是別墅群,顯然這是風城的一個高檔別墅區,如此一來,估計這幢三層歐式獨棟別墅,市價不會低于1000萬.

而簡艾面對著這樣的別墅,卻臉色平靜,沒一點得意之色,顯出一種真實的不在意,甚至她甯可住在淺草小區狹窄的合租房里,卻不願住在自己的豪宅.這是一個多麼特別的女孩子啊.

打開門,客廳中間挑空,顯得很豪華,但是,長時間沒人居住,使這豪華變成了一種寂寞的蕭瑟.在客廳一角,擺著一架鋼琴.

簡艾看著我,笑了笑,說:"我以前答應過給你聽我彈琴的機會,沒想到這麼快."

說著,她走過去,從鋼琴旁拿起一塊帕子,先將凳子和鋼琴認真仔細地擦拭了一下,然後才坐下.

"這是什麼牌子的鋼琴?不像是我們國產的吧?"我走過去,問.這鋼琴即使在我這個外行看來,也非常明顯地感受到它的豪華漂亮,而且以前,我畢竟在成都的電視台干過,雖然只是臨時工,但電視台畢竟是大平台,我也勉強算是見多識廣,看到過不少鋼琴,知道鋼琴下方都是三個踏瓣,而眼前的這台鋼琴,卻有四個踏瓣,令我覺得有些奇怪.

"這是台'法奇歐利’."簡艾依然只是很淡然地說.

而我心里,卻是一驚.在電視台打工時,一次跟著編導去采訪四川音樂學院一位著名鋼琴家,言談間老鋼琴家說起,他最大的人生願望,就是能擁有一台世界頂級鋼琴--意大利的'法奇歐利’.

當那位名聲遐邇的鋼琴家說起'法奇歐利’時,充滿了神聖的渴望,他說那是演奏抒情小品,室內樂的最適合的用琴.給我留下了很深印象.沒想到,此刻卻有一台'法奇歐利’,擺在了我的面前.

簡艾見我看這鋼琴發呆,說:"你是不是覺得四個踏瓣的鋼琴很奇怪?"

我說,是.

簡艾笑了笑,解答了我對第四個踏瓣的疑惑,原來,"法奇歐利"比其他鋼琴多了一個叫"柔音"的踏瓣,當用腳踩這個踏瓣時候,整個鍵盤會降低一半的高度,這樣使用起來,琴鍵觸擊到底部的距離就減少一半,力度受到限制,發出的聲音因此受到限制,琴聲聽來會顯得柔順了不少.當然這只能在該用的時候才用,為了避免演奏者誤踩這個踏瓣,它的位置設置得與其他三個踏瓣距離較大,而且不是向前伸出,而是特意向左側外面彎曲.

說著,她走到鋼琴前,坐了下去.

"這麼說來,這琴最大的特點,就是有四個踏瓣哦?"對著這高雅的東西,我這純屌絲,有點拘謹,傻傻地問.

"這個啊,對于一個好東西,外在的特征都不會是最大的特點.通常,人們認為這琴最大特點,是高音清脆明亮,所以總有人說,'法奇歐利’與生俱來具有地中海浪漫的氣質,琴聲豔麗,飽含色彩,讓人情不自禁地想到地中海的陽光……" 簡艾打開鋼琴蓋,側身對我說,"但我覺得'法奇歐利’最大的優點是琴聲的流暢性,就像大海的波浪,銜接非常柔順自然.尤其是如果演奏德彪西的作品,用這個琴,實在是最好不過了.但演奏德奧作品可能不大適合,即使是演奏舒曼等人的鋼琴作品,可能也會少了點那種貴族味道."

"哦,你意思是說,它是一種拒絕貴族味,而適宜表現熱烈自然的草根精神的鋼琴羅?"

"可以這麼說." 簡艾微微地一笑,"你其實還是聰明的,你聽過德彪西嗎?我現在就給你彈一首德彪西的《月光曲》吧."

說著,簡艾就給我彈奏起來.

作為一個不太懂音樂的外行,又是一個粗野的草根,我本以為自己會對鋼琴這種高雅的樂器沒什麼感覺,可是,當那恬淡,纖巧,嫵媚,甚至帶點傷感的旋律一響起,我立即仿佛看到了夢幻般的月華.和弦的反複,使月光仿佛蒙著淡淡的悲傷,接著,速度輕快的聲音急促地奏響,則又讓我仿佛看到月光在空靈地閃爍……我如同置身于晴朗而幽靜的深夜中,明月當空,四野空無一人,而那浮動著的融融月光,輻射到夜晚的每個角落,柔和地籠罩了萬物,也籠罩住我,如同母親的擁抱……我所有過去底層生活的不堪,所有被忽視,被欺凌,被輕蔑的過往,在這月光里仿佛全都煙消云散,聽著聽著,作為一個心靈已經麻木的男人,我竟然--幾乎要流淚了.

"謝謝你."簡艾彈奏完一曲,我由衷地感謝說.

"沒什麼呀."簡艾微微一笑,"我知道,盡管你喜歡聽這音樂,但你心里最想著的,還是饒青,我不耽誤你的正事兒,還是趕緊做你最想做的事吧--好好找找,我也沒注意那一大堆里有沒有饒青的信,但願能有吧,希望你好運."

接著,她把我帶到2樓的一間空房子,這間房子空空蕩蕩的,顯然長期沒住過人,房子一角,堆著一小堆雜物,那應該就是饒青的物品了.

我走過去,蹲下,看了看.無非是些女孩子常用的東西,有兩個大旅行包,里面都是衣服,漂亮的女孩子衣服都很多,饒青也是如此.我打開旅行包,一股饒青身體上曾經有過的香味,過了這麼久,依然若有若無地彌漫出來.另我陡然仿佛再次觸摸到饒青的肌膚……而我的心,卻在這一瞬間,再次莫名地刺痛:老天,你能仁慈一點,將她的地址讓我找到,好讓我去再見到她,哪怕只是一面,行嗎?

上篇:31 人的鴻溝不在表層,而在內心     下篇:33 我和你天差地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