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校花與野出租 36 墓地5號,3-306,雀巢  
   
36 墓地5號,3-306,雀巢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36墓地5號,3-306,雀巢

鐵皮盒打開了.

這個鐵皮盒,不重,也不算大.自從它到了我手上,我就曾無數次猜測過里面裝的是什麼.我曾猜測是筆記本,是首飾……可是,無數次搖晃它,里面卻並沒什麼聲響;

我又猜測,或許是某種布藝的紀念物,例如幾件絲巾?或別的軟性的東西,因為只有這樣,搖晃起來才不容易有聲音;

我還想,有可能是幾層布,包著一張銀行卡,或一封信,甚至包著一疊美金?……總之,各種稀奇古怪的猜測,都曾反複出現在我腦海里.可是,我怎麼也沒想到,竟然是一條披肩,披肩是卷著的,攤開後比較寬大,醬色,卻又夾雜著特別的藏青色花紋,十分好看,有著有一種特別的手感,幾乎可以讓任何人立即感覺到,這披肩擁有最上等的自然毛質,那是一種完全不同于以往我觸摸過的動物皮毛或化纖材料的感覺,輕如鴻羽,卻又特別柔軟.我仔細檢查了這披肩,上面並沒什麼特別的記號,實在看不出其中透露著什麼信息.

圍巾最里面,卷著一張紙條,寫著:"墓地5號,3-306,雀巢."

天哪,這又是什麼啊?!不是無字天書,但比無字天書還要深奧莫測.

我感覺,仿佛有一種強大的勢力,使饒青充滿了恐懼,這種恐懼是如此強烈,以至于她想要透露點什麼,卻不敢直白地透露.顯然,她是意識到了某種危險,所以想向外界傳達某個信息;但這種危險到底有多大,她其實又並無把握,甚至存在著僥幸心理,所以並不想直接把那個信息傳播出去.

但這樣,就給我造成了理解上的巨大障礙,面對這樣宛如謎語的字條,我相信它即便有著隱晦的信息,我也完全理解不了.原本期望的是饒青寫下的詳細留言信件,甚至日記之類,可都不是,令我感到無比惆悵.我胡亂將字條塞回鐵皮盒里,放回我的行李袋中.至于那條連商標名稱都沒有的披肩,我則連塞回鐵皮盒的熱情也沒有,直接塞在我的袋里,因為,對這毫無信息含量的東西,我實在是太失望了.

我在巨大的失望中步行在山東冬季的原野里,走了很長一截都沒有中巴,也看不到出租車.這天是11月21日,雖然沒有下雪,但天氣很冷,寒風如同小刀子一樣割向我的臉,我長期生活在四季風調雨順的成都,臉皮早適應了南方柔和的風,後來即便到了中部的風城,那里也沒有山東平原里這樣的寒風.盡管我身上穿得很厚,但臉部卻難適應,想起饒青的那條披肩,顏色反正是醬色為主,男人當圍巾圍著顏色也適合,于是我又從行李袋里掏出了那披肩,圍住脖子包住臉,突然感到,異常的暖和.我心里有些詫異--這是什麼毛做的披肩,如此薄,卻如此溫暖?

終于走到房山鄉的集市,正好是中午,我在那里吃了碗餃子.由于這披肩實在是太柔和保暖了,沒戴不知道,一戴就再不想解下,我將它重新卷了卷,當做圍巾,戴在脖子上,看了看周圍的人,大多也戴著圍巾,畢竟是北方啊.

在我吃餃子的時候,兩個老農坐到了我桌子對面,也要了餃子.我發現,他們一直用憨厚的眼神,仔細地打量我的"圍巾",我想,這"圍巾"是我臨時用披肩改的,而且質地明顯不同于一般圍巾,尤其比起這曲阜鄉下的圍巾顯得高檔不少,所以引起了他們的好奇吧.我友善地朝他們微笑了一下,並不介意他們的大驚小怪.

沒想到,其中一個老農,竟然掏出他一個明顯的山寨版手機,當著面,"啪"地給我的圍巾照了張像!由于這太出乎我的意料了,我根本來不及阻攔.

"俺沒拍你的臉,俺是覺得你這圍巾花色獨特,拍一張,讓俺媳婦在家模仿著織一條."他不待我說話,憨厚地解釋說.

都已經拍了,反正我既不是明星,又不是通緝犯,而且哪怕他拍到我的臉,也不是豔照門,我也沒什麼可怕的.何況,我獨自在異鄉,他倆一看則是當地老農,真要吵鬧起來,對我未必有利,何況,固然這里的鄉民有點不懂得尊重"人權",但也算天真爛漫,憨厚直接,因此,我只好略顯無奈地搖搖頭,沒追究.他倆能,則繼續傻傻地看我的圍巾,並不時用當地方言聊天,語速很快,聽不太懂聊的什麼.

我懶得管他們,吃了餃子,就離開那家小店,坐上了中巴,重新回到了曲阜.

此時,該做的事情基本都做完了,對于饒青的爺爺,我盡管心里充滿了同情,但我如果繼續耽擱在他身邊,反而會讓他意識到什麼,萬一他開始懷疑饒青出了事,那對他的身體,將是最大的打擊.他如同一只殘燭,是再也經不起大風的了.因此,我要幫助他,最好的辦法是裝做輕松地走開,並在以後的日子里,每個月存2000元進卡里去.

其他就再無別的事情可做,我在曲阜的火車票代售點,買了兗州站當天晚上的火車票.深夜11點,有火車途經兗州,開往風城.如今還只是中午兩點半,時間非常寬松.我想,難得來曲阜一趟,不如去孔廟看看.

坐了輛三輪,一會兒就到了孔廟,買了門票,進去後發現游客並不多.孔廟也不算很大,我在里面穿行,走馬觀花,不一會兒就走到了最里面的花園.

孔廟的花園里人丁更為稀少,就在我隨意漫步時,忽然,我聽到後面有急促的腳步聲,回頭一看,剛才在房山鄉集市里的那兩個農夫,正快速朝我沖來,表情凶悍猙獰,褲袋里鼓鼓囊囊的,仿佛有槍或是匕首什麼的!

我大驚失色,本能地邁開大步,順著路往前逃跑.

他倆在後面窮追不舍.而這園子里,再無他人.就在我幾乎要被追上時,我一看花園右側有個月圓形的門洞,也不知道是通向死胡同,還是通向花園外,但我已經只有賭一把了.我把身子一橫,突然來個斜刺里轉身,朝著門洞跑去.

門洞里面是個巷子,我順著巷子跑了10來米,眼前豁然開朗,是一個展覽室,十來個游客,正由導游帶著,在展覽室里慢慢走著.

我立即緊跟著那些游客,和他們走在了一起.

扭頭看看那兩個農夫,一見人多,他們迅速恢複了起初憨厚木吶的老實模樣,在後面不緊不慢地跟隨著我們,其中給我拍照的那個,還拿出手機,用方言打起了電話.

形勢緊急,我忽然想起大劉給我的那個號碼,于是打開手機短信,看了看號碼,打了過去.

電話接通了.一個中年男人不怒自威的聲音,沉穩地傳來.

上篇:《野出租》上架感言+充值方法     下篇:37 神秘的大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