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校花與野出租 40 世界屋脊上,有一座城市叫斯里那加  
   
40 世界屋脊上,有一座城市叫斯里那加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40世界屋脊上,有一座城市叫斯里那加玉泉森信是濟南一個老牌的四星級酒店,地理位置很好,不過建築時間較久,已經顯得頗為陳舊,整個裝修風格也略顯落伍.但是,它的一個優勢,是去機場方便,大巴直接從賓館門口開往濟南遙牆機場.

晚上10點,我回到了玉泉森信,進了自己那間客房,洗漱之後,趟在這陌生的城市里陌生的房間,感覺無比複雜.這短短的一天,發生了太多事情,清晨我在兗州,上午則到了曲阜鄉下饒青的家,中午稍過一點還在孔廟,下午則來到了濟南,晚上還去看了全國聞名的泉水,而此刻則躺在一個想都沒想到會來的四星級賓館.這一切,實在是太過離奇,但真的發生時,卻又每一步都那麼順理成章.讓我不得不相信,這世間是否真的有一種東西,叫做命運.

而更令我仿佛頭腦里掀起風暴的是,居然有這樣一種神奇而昂貴的披肩,在普通人的世界里,我真是從未聽說過"沙圖什"這三個字.雖然,通過各類媒體,我早知道藏羚羊不斷被偷獵,可從來沒有任何人告訴我,那些人為什麼要偷獵藏羚羊,想不到,目標竟在于它們特殊的絨毛;

我還沒有想到,就為了盜獵這特殊的絨毛,會出現諸如"14K幫"這樣的真正黑幫.所有的黑幫,都是被利益捆綁在一起而成,而那利益,有的是毒品,有的是毒,還有的是黃,我卻從沒想到,這利益鏈還能是建立在殘忍地獵殺動物,用瀕臨滅絕動物的是尸骸,壘起他們染血的溫床;

當然,同時我也沒有想到,會有神秘的組織機構,深深地隱藏在公眾的見聞只外……美國的"最後的防線"機構,我曾有耳聞,但我可憐的想象力,的確沒能想到每一個大國,都會有那種相似的防線……

以上所有這些,的確超出了我日常的經驗,它們如此集中地在一天之內,如同彗星撞地球一般,闖入了我的世界.令我感到一種亢奮的暈眩.我費了好大的勁,才終于迷迷糊糊地睡著.

第二天,也就是11月22日一大早,我就從玉泉森信門口坐上大巴,去了機場.

濟南遙牆機場,坐落在濟南市中心以外30公里處,跟風城機場的偏僻程度相若.雖然,在風城影視學院旁,我經常仰望著低空里的飛機打飛機,可是,在此之前,我還真沒坐過飛機.如同養蠶的人卻穿不上綾羅綢緞,我這個每天看飛機的人,卻長期沒坐過飛機,好在,這一天,一切終于有所不同.

飛機到了風城機場後,由于機場離影視學院很近,我走出機場,給老葵打了個電話,稍微等了一陣,他就來接我了.老葵顯然對我那麼快就回來,有些詫異,但他也沒多問什麼.將我送到淺草小區後,依舊是不肯收我的錢.

我無可奈何,只好說:"這樣,算兄弟我欠你個人情,下次你需要我幫忙的時候,盡管說,我能幫到的一定幫."

老葵忽然神色一正,用挺認真的口吻說:"這話當真?"

我說:"男子漢大丈夫,一言既出,駟馬難追!"

老葵說:"好的,做哥哥的,信你這話.以後,說不定真的要請你幫忙."

老葵走後,我拎著行李,回到自己的房子里,感覺思緒依然混亂,于是給簡艾打了個電話.

"我回來了."我說.

"夠快的."她說.

雖然,這次我去了曲阜後,發生了那兩個老農的事情,差點危及安全,使我不得不把每個事先知道我要到曲阜去的人,都在腦海里做了排查,但相比之下,我對老葵,大劉以及簡艾,是信任的.

簡艾此時正在學院琴房里練琴,我覺得電話里談擔心隔牆有耳,還是琴房旁那僻靜的小路上最為安全,于是,略做遲疑,約她在上次談話那地方見一面.

"可以啊,你到了給我打電話,我一兩分鍾就出來."她說.

依然是那條蕭瑟的小路,只不過就這幾天,一股北方的寒流襲入了風城,天氣陡然更冷了許多,整個氛圍,也就顯得更為淒清.我一邊與簡艾在那小路上走來走去,一邊給她講述了在曲阜如同夢幻般的所有過程.

令我沒想到的是,說起"沙圖什",她居然知道,畢竟是大戶人家出身啊,看來,從沒聽說"沙圖什"的,也就我們這些普通人吧.

簡艾說,她家所在的那個別墅小區里,不少主婦都在香港買了"沙圖什",自己用,或是給即將成年的女兒准備著.她父親生前的一個密友,把她當干女兒看,在她18歲成年的生日,送給她一條"沙圖什",出于好奇,她問了許多人,也查了一些資料,于是知道了"沙圖什"的更多細節--

在世界屋脊上的帕米爾高原,有一座城市,叫斯里那加,她是印度北部,臨近巴基斯坦和中國,靠近喜馬拉雅地區的克什米爾邦的首府,號稱印度最漂亮的地方,是以前英國殖民者的避暑勝地,被稱為香格里拉花之谷.那里有世界上無數人向往的"歡喜花園"和"愛的花園".

其中,"歡喜花園"是在1632年著名的蒙兀爾朝代建築的,靠在喜瑪拉雅山和達爾湖中間,有非常漂亮的花兒和古老的楓葉樹;"愛的花園"則是皇帝"伽韓技"為了表達他對王後的愛情而建造.

盡管"歡喜花園"和"愛的花園"名聲斐然,但是,斯里那加最吸引人的,卻還不是它們,而是"沙圖什"!

幾個世紀以來,斯里那加曾長期是世界上唯一能加工生產"沙圖什"的地方,"沙圖什"的生產加工業,掌握在斯里那加幾個最有名望和權勢的家族豪門手里.談們的家族作坊,雇傭工人的人數至少有8萬,年產值估計為1.6億美圓.

20世紀末期,意大利開始有了生產"沙圖什"的能力,斯里那加的壟斷,才第一次被打破.而如今,傳聞中說,中國的某些隱秘的地方,也開始能生產"沙圖什"了.但這更多是基于人們對中國強大山寨能力的考量,西方人想,既然中國能山寨出各式各樣的最先進產品,那麼,憑什麼不能山寨出"沙圖什"呢?而且,香港市場里的小部分"沙圖什",經過確認,既不是來自斯里那加,也不是來自意大利,有人懷疑來自中國內地,但也有人懷疑來自日本,由于"沙圖什"不合法,因此渠道全部是隱藏的,沒有人能查出那一小部分"沙圖什"確切的產地.

但也有不少人,堅決不相信中國內地能生產"沙圖什",因為"沙圖什"需要極為精細的手藝.即便在斯里那加,技藝高超的匠師們織一條"沙圖什",也要花上好幾個月時間,織好後,匠師還必須歇工一兩個月,來恢複眼力.也就是說,一個高級工匠,織一條"沙圖什",也得接近半年.

所以,"沙圖什"是世界上最精致的財富標志,女式披肩通常為2米長,1米寬,重約100克,男式披肩通常為3米長,1.5米寬.卷起來都很輕,按重量計,比金和鉑還值錢.

"被你這麼一說,連我都心癢癢了,如果我有那經濟條件,說不定我都會想到斯里那加買條'沙圖什’呢."我說.

上篇:39 比克格勃更隱秘的組織     下篇:41 黑幫利益聯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