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校花與野出租 42 那悲傷的鋼筋骸骨墓地  
   
42 那悲傷的鋼筋骸骨墓地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42那悲傷的鋼筋骸骨墓地她說完這話,我本以為,她會簡單講述一下她父親的死,可是,她沒有.巨大的悲傷襲擊著她,她眼里出現了淚花的影子,甚至連面部的肌肉,都在微微抽搐,但是,她依然努力地咬緊嘴角,沉默著,倔強地將臉別了過去.

好了好一陣,她才重新把臉轉過來,但那臉上已經恢複了平靜,仿佛忘記了她自己的事,而只幫我考慮著我目前的處境了.

"那麼,你目前有什麼打算呢?"她問我.

"這個啊……還真沒什麼打算,我腦子里簡直是一團糟,只是想,盡量盡最大努力,繼續找一找饒青的下落,我始終相信,她應該還在某個地方."

簡艾聽著,忽然一拍自己的頭,說:"剛才你告訴我,她給你的鐵盒子里,有句甚至字條來著?墓地5號……3-3多少去了?"

這,我倒是隨時記得清清楚楚,"墓地5號,3-306,雀巢."我說,"可是,難道我們要去風城的那些陵園墓地里去找嗎?可墓地里光光的,有沒有人,一眼就看得到,除非她在某塊墓地下面,埋了什麼,讓我們去找,但我們即使去了陵園,管理人員也不可能讓我們亂挖啊."

"不,我忽然聯想起我在饒青LV包里看到的那張紙條了,上面寫著--那悲傷的鋼筋骸骨墓地!如果那兩句話結合起來,那麼,墓地顯然並不是指陵園里的墓地!"

"那,你的意思是?"我忽然也仿佛意識到了什麼.我忽然想起,曾跟蹤那個紙片男生,順著影視學院圍牆外面的田埂小路,到過一片未竣工的規模龐大的爛尾建築群.那一座又一座修了一半的建築物,如同一具具鋼筋骸骨的尸體,橫亙在前方,沒有一點點生命的氣息,多麼像一塊墓地……

"饒青日常生活在這一帶,她如果想要暗示什麼,所指的地方,應該不太遠,而這附近最像墓地的地方,你說是哪里?"簡艾說著,目光向尖頂閣樓方向看去,我順著她的目光也仔細看過去,發現那片修了一半的建築物,從閣樓未曾遮完的地方,透過高高的圍牆,從密集的樹枝縫隙里,露出了一小部分!

原來,那片廢墟般的建築,就在影視學院尖頂閣樓這一片最荒僻的區域圍牆的外面.只不過,這片區域來的人很少,從琴房到尖頂閣樓,全是茂密的大樹,即使冬天樹葉落了不少,但密集的樹枝依然遮天蔽日,而那閣樓更是擋住了大部分的視野.如果走到閣樓附近去,則所修的圍牆,又刻意地修得特別高,在近處往圍牆外看,只看到大片的天空.畢竟,那片廢墟的爛尾樓,多數都只修了二,三層,高的也就修了四,五層,在學院里面,如果靠近高高的圍牆,恰好不易看到.

但是,只要仔細看,卻還是可以發覺的.

我和簡艾目光對視了一下,心意相通.一旦意識到墓地就是那爛尾小區,後面的數字就陡然好理解了.5號,指的應該是第5棟,至于從哪個方向數起,可以每個方向都嘗試著數到第5棟,3,應該是第3個單元,306,應該是3樓06號,至于"雀巢",依然還是難以理解.

"先到了那里再說."簡艾說,"說不定到了那里,一下子就明白什麼是'雀巢’了."

"那,我們什麼時候去?"我迫不及待地說.事情忽然柳暗花明,我又有了新的期待,真是恨不得馬上就插上翅膀,飛過尖頂閣樓後面的那堵高牆,立即就過去.但是,我覺得自己不夠聰明,說不定去了也未必能搞清楚"雀巢"是什麼,心底里還是希望簡艾跟我一起去.

"就我們倆,恐怕……你不覺得,那一大片爛尾樓,有點嚇人嗎?"簡艾說.

"影視學院這邊比較偏,周圍又荒僻,連流浪漢也難得見到一個,至于學生,更不會去那里,所以,大白天,那里絕對不可能有人,無論好人壞人,都不會有,難道你怕鬼不成?"我說著,看了看手機上的時間,接近中午兩點,開玩笑說,"按老話講,現在是一天'陽氣’很盛的時候,有鬼也不怕,除非你實在是怕鬼,否則我們現在就去.又或者,我一個人去,一有消息,我就跟你聯系."

"大白天的,哪有什麼鬼啊,這個……我倒是不怕的."簡艾說著,也看了看手表,隨即,仿佛把心一橫似地,說,"好吧,我跟你過去,反正,隔了這麼久了,我一直也想去看看,以前沒人陪我去,今兒個正好."

我們當即就走出學校,我開上車,停到了機耕路的拐角,再往前,就只有走路了.為了給簡艾壯膽,我打開汽車後備箱,取出給汽車換輪胎用的鋼管,這鋼管一看就很有震懾力,我又高高壯,拿著這樣的鋼管,自信撂倒一兩個瘦弱的流浪漢,應該沒任何問題.隨後,我又將鎖方向盤的大鎖,遞給簡艾,讓她拿著防身.

順著那條狹窄的小路,終于又來到了那個空無一人的廢棄小區,鐵路枕木豎起的細密柵欄依然牢固,難以鑽進去,但這次我下了決心,沿著柵欄往里走,我不信就連一個缺口都沒有,果然,鑽過一大叢灌木後面,終于發現某一處柵欄被推得比較開,我用力往里擠,勉勉強強擠了進去.

而簡艾比較苗條,比我進去輕松多了.

進去後,其實並沒想象的那麼可怕,雖然是冬天,但中午的陽光明晃晃的,空曠的小區雖然很大,但建築物不高,所以進去以後,也不覺得有什麼陰氣.簡艾顯得自如了一些,沒之前那麼緊張了,並老練地說:"建築工地里,一般都有個項目施工平面圖和施工進展表,用油漆畫在工地門衛房旁邊,時間再久也不會脫落,在施工平面圖上,會標明每棟樓是幾號樓,咱們這就去找找那施工平面圖吧."

"你怎麼這麼清楚?"我又一次納悶了.

"不是跟你說過嗎,我爸以前就是開放商啊,我們家自己那別墅小區,就是我爸開發的.另外……"她淡淡地說,"這個爛尾的小區,也是.就是因為我爸死了--所以,它才爛尾了."

"哦,怪不得你剛才說,過了這麼久了,一直想到這里來看看……"我說,我發現這個簡艾,每句看似一般的話,時常卻隱含著深意,只是,她有總是不喜歡直接說出來.我想,或許,是她在成長中,也缺乏安全感所致吧.

"我爸沒去之前,帶我來過這里."簡艾說,"如果我沒記錯,前面不遠可能會有個門衛房."

果然,不遠處有個門衛房,旁邊的圍牆上,畫著工地平面圖,上面標識著各棟樓房的編號.其中,赫然列著"5號樓".根據圖示,我們很容易就找到了5號樓.

這5號樓外表並不獨特,是東西朝向,已經修了五層,有3個單元,我們不確定從東數起第三個門洞是三單元,還是從西數起第三個門洞是三單元,只好都試試.先是從東頭數起,上了3樓,這棟房子是一梯兩戶,3樓的兩戶必然一戶為305,一戶為306.我們把東頭數起3樓的兩戶都看了,就是那種還沒竣工的清水房,沒發現任何異常.

帶著一些失望,我們又去了從西頭數起的3樓.

進了其中的一間,依然如此,什麼特別的東西都沒有.

我們進了剩余的那一間,我感到我的心在砰砰地跳,一種莫名的預感,使我忽然覺得一陣緊張.

然而,我們卻再次失望了.這間房子里,同樣如此,作為清水房,無任何可以遮掩之處,放眼望去,一目了然,實在是藏不了任何秘密.

我絕望地站在陽台上,打量著四周.站在三樓,可以看到從近到遠一幢幢的其他爛尾樓,像一塊塊墓碑一樣矗立著,又如一個個骨灰盒一樣擺在這荒原上,此時,比在這個爛尾廢棄的小區外面,更強烈地感到,如同置身于一片墓地.

我相信饒青一定到過這里,因為只有到了這里,才會最自然而然地想到鋼筋骸骨的墓地,我甚至仿佛能感受到饒青曾經矗立于此的身影,她一定曾經像我此刻一樣,遙望著遠方.只是,盡管確信這里一定就是她說的地方,我卻怎麼也解不開雀巢的涵義.

就在這時,忽然,簡艾站我客廳里,輕輕地"啊"了一聲.

"怎麼了?"我問.

"你看你頭上."她說.

我抬頭一看,只見陽台屋簷下,一只燕子的巢,不引人注目地沉默著.那應該是一個空巢,巢比較深,巢口洞開著,像一只黑色的眼窩……

上篇:41 黑幫利益聯盟     下篇:43 清澈的深潭,深不見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