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校花與野出租 43 清澈的深潭,深不見底  
   
43 清澈的深潭,深不見底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43清澈的深潭,深不見底很顯然,所謂雀巢,就是這只燕子窩了.

我真恨不得立即跳起來看看燕子窩里有什麼,可惜,即便我身高180,也明顯夠不著.忽然想到,這是個爛尾樓工地,那麼,肯定在其他哪間房子里,會有廢棄的腳手架或者梯子之類.

于是,我趕緊往樓下走.

"你干嗎去?"簡艾緊張地說,"你要留我一個人在這里啊?"

"我去找個可以墊腳的架子,工地上肯定有,我馬上就回來,大白天的,你也看到了,這兒連個鬼影子都沒有,你怕啥?"我說.

"不行,我就是怕."簡艾說,"我跟著你走."

"好吧."我無奈點頭.其實我心里還是很感激她的,若不是她,我壓根不可能注意到這個燕子窩.只是,她如此的膽小,還是令我詫異.

我們在二樓看了看,沒有;于是又下到一樓,在一樓的一間主臥室里,找到了一個木制的小梯子,不重,但長度夠用了.我一只手就拎起了這支梯子,心想,如果那燕子窩里真的有什麼,那麼,幾個月前,想必饒青將它塞進燕子臥里,踩的也正是這支木梯吧.

回到3樓,來到陽台,我把木梯靠牆架起,很輕松地就接近了燕子窩,將手探進去--

"你不怕里面有什麼東西咬你嗎?"簡艾很肉緊地說.

"我們可不像你大小姐那麼金貴,咱平時磕磕碰碰慣了,咬就咬唄",我說,"我怕的,只是里面什麼都沒有!"

"你對她真好."簡艾幽幽地說.

是的,那一刻我的心幾乎提到了嗓子眼兒上了.無論是去翻饒青留下的物品,還是打開那個鐵皮盒,好幾次,抱著希望,以為能找到饒青的線索,可是,卻每次總是失望,以至于這一次,我簡直不敢讓自己再有希望了.

然而,正是在這一次,我的手指,觸碰到了一本筆記本.

這是一本常見的記錄電話號碼,會議筆記等東西的小筆記本,大小相當于一本書的一半,並且比較窄,放在著燕子窩里,非常合適.看來,饒青是確實花了心思的.所以,這筆記本里,應該記載著什麼秘密.

我下了梯子,正想翻開筆記本看看,簡艾忽然"啊"的一聲尖叫.

"怎麼了?"我問.

"我剛才好象看到,斜對面那棟房子里,有人在看我們!喏,就那個窗戶,他剛才就站在窗戶邊."

我順著她的目光看過去,那是一棟蓋到四樓的房子,連腳手架都還堆在陽台上,任憑風吹雨打,那房子的窗戶黑洞洞的,根本沒有一點人的氣息,我仔細看了看,窗戶邊壓根沒人.

"你肯定看花眼了."我說.

"行,就算是吧,我不想跟你在這里爭,我們趕緊走吧.

"我想看看這筆記本……"我說.

"回去看,現在趕緊離開,我的直覺一向很靈的,再不走,恐怕會出現些什麼",簡艾扯著我的衣服,焦急地說,"你看過美國電影《我是傳奇》嗎?里面的城市,白天空無一人,夜晚卻冒出一種變形了的人,你不覺得,這也有點像嗎?"

"喲,你這是說恐怖片嚇我呢吧?"我看她真的緊張,不想讓她過于擔驚受怕,加上被她這麼一說,我自己也有點害怕了,接受了她的建議,連梯子也沒拿,就和她迅速下了樓.

空曠的小區空地上,簡艾拉著我,小跑著.我起初有些不好意思和她手牽手,但她握得很緊.

"我總覺得,好象有什麼,在看著我們."她低聲對我說,"所以,快點."

"不怕,馬上就要到那縫隙了",我安慰她道,"何況還有我呢,我手里這根鋼管,可不是吃素的."

"如果真的有什麼,你會拼了命保護我嗎?"簡艾輕聲問.

"那是當然",我說,"必須的!"

"為什麼?難道你不會保命先跑嗎?"

"當然不會,因為你是為了我而來的嘛",我說,"如果我撇下你跑了,我的命就算抱住了,我未來所有的日子都會心里不安,那樣愧疚地活著,還不如現在拼了."

好在,並沒有什麼怪物撲上來,我們有驚無險地出了柵欄.甚至,我覺得,其實這所謂的驚,也只是我們內心的杯弓蛇影般的驚恐罷了,並沒有真的出現任何異常的東西.

"唉,可能是我們自己嚇自己罷了."我對簡艾說,"那里面,哪有什麼人啊,所以,都說'人嚇人,嚇死人’,心理作用這東西,實在是太可怕了."

我說話時,簡艾本來一邊走,一邊回過頭來看我,仿佛有著一種虎口脫險的輕松,神情依然是淡淡的,卻帶著笑意,我話說完,簡艾卻已經忽然停住腳步,看著柵欄的縫隙里,對我努努嘴.

我也看過去--

只見那個紙片般的男生,正在靠近柵欄的那棟爛尾樓的頂上,把著扶欄,看著我和簡艾.那棟樓修得相對比較高,有5層,仿佛一個眺望塔似的.也正因為比較高,我們在柵欄外,也一下子看到了他.

我們相隔著大約50來米,紙片男生靜靜地站在那里,在一片死寂的建築物和灰色的天空襯托下,更像一個紙人了,又像一個風箏,仿佛樓頂的風吹得再大一點,就能把他吹到天空中去.

他和我們對視著,沒有退縮.就在我們猶豫著是否走近柵欄,去喊一喊他的時候,他深深地看了我一眼,從樓頂往後退,退回了我們視線所無法觸及的地方.

"算了,別管他了,這人有點不正常."簡艾說,"我們還是趕緊走吧.到安全的地方,去看那本筆記."

"哪里安全?"

"我家別墅,那個小區安全工作一直是做得最好的,我那別墅旁還有崗亭,所以,到我家去肯定是最安全的",簡艾說,"但是,你肯定忍不了那麼久,我們去琴房吧,今天正好是我練琴,我那間琴房不會有人來打擾."

我同意了.

我們快步疾走著,回到了車里,而後我立即發動了汽車.本想把車停在校門附近,簡艾說,直接開進去吧,我給門衛說說.

"你--野出租是不能進學院的,你一個學生,說了能有用?"我質疑地看了看她.

"我父親遺囑里,留給我的資產,還包括這所學院的股份,我是這所學院的股東只一."簡艾端坐著,淡淡地說.

我再次難以置信地看了看她,怪不得上次,她說起影視學院里先進的設備時,充滿了自豪感,我那時心里還想,"你學校里設備再多再先進,那又怎麼樣,這些設備又不是你家的!"此刻我才發現,我又一次小瞧了她.

她,就像一泓深潭,因為水很清澈,乍一看,讓人以為很淺,可是,當你潛下去,才發現簡直深不見底.

上篇:42 那悲傷的鋼筋骸骨墓地     下篇:44 饒青的秘密:悲涼身世與淒慘遭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