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校花與野出租 45 匹夫無罪,懷璧其罪  
   
45 匹夫無罪,懷璧其罪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45匹夫無罪,懷璧其罪

我和簡艾在學校後門外的小餐館里吃了飯,就立即趕回了淺草小區,去了她那房間,繼續讀那本筆記.

順著剛才在琴房讀到的地方,我們繼續往下讀:

--------------------------------------------------------------------------

"4月6日,今天,是焦韻的生日.我和焦韻,在高中時,其實彼此一直幾乎毫無交往,我們班上,同學們都說我最漂亮,甚至說我是全學校最美的女生,我親耳曾聽到一個女同學在和焦韻吵架的時候,挖苦她說,'如果沒有饒青,那你是最好看的,但有饒青,你永遠就是個老二,就是個配角,你得意什麼!’,我這才忽然明白,焦韻為什麼從高一開始,就對我這麼有敵意,她的眼睛看著我的時候,從來都是冷冷的,仿佛我虧欠她什麼?又仿佛我奪走了她什麼.

可是,我知道我這樣的家庭,是不能惹事的,所以我曆來為人低調,從不招惹任何人,而焦韻,都知道是個富家女,家里就在曲阜城,和我這樣一個家在鄉下的窮孩子,天差地遠.所以,我很識趣,從來就與她連交往都沒怎麼交往,以免一不小心得罪她.我怎麼可能奪走她什麼呢?所以,從高一和她同班開始,我就一直想不通.

直到那次,我才終于想明白了,原來,是我奪走了她'全年級第一美女’的稱號,奪走了本該屬于她的"男同學們的最大關注"……可是,這些並非我刻意要搶奪,老天給了我這樣的容貌和身材,我又有什麼辦法?

我每天都故意用長條的布把自己的胸束得小一些,希望這樣能減少點別人的目光.沒想到,越束反而越大,每天,只要走在路上,都總是有男生或社會上男人,甚至男老師的目光,一個勁兒地往我胸口鑽,我真的好怕.

我覺得,一個女生,長漂亮了,就像我們課本上講的那個《和氏璧》的故事一樣,抱著一塊美玉,穿街過巷,無數人覬覦,你的美麗就是你的'和氏璧’,但你又無法把著塊'和氏璧’放下.課本上說,'匹夫無罪,懷璧其罪’,那明明白白告訴我們,'你本來是沒罪的,可是你有了和氏璧,這就是你的罪’,一個出身寒門的女孩子,長得太漂亮了,就是你的罪!

所以,這麼多年,我一直小心謹慎地,從不得罪任何人,我像一只小兔子一樣,盡量不發出聲音地成長.我的人生理想,就是讀個大學,然後自食其力,好好孝敬爺爺.如果能遇到一個我愛的,並且能保護我的好男人,那就是我這輩子最大的幸福.我想和他結婚,生個女兒,我要我女兒有著能干的爸爸媽媽,一輩子不用擔驚受怕.

可是,我們山東每年高考,都特別難,山東的學生讀書都太努力,報考大學的人也總是太多,所以,同樣的分數,在別的省可以讀正規的本科,在我們山東,卻只能讀藝術類的大學.

焦韻選擇讀這個大學的'表演系’,是因為她的成績考不起'中戲’,'上戲’的'表演系’,而她又喜歡表演,渴望將來當電影明星.我的目的和她不一樣,我從沒敢幻想當明星出人頭地,我只想學個專長,想擁有一個大學文憑.可是,我真後悔也來了這個學院,報考時,我其實知道藝術類大學的學費高,可是,我天生不擅長讀書,我怕自己複讀,也許第二年考得更差,那樣會讓爺爺負擔更重,所以,我咬著牙還是來讀了.

好不容易,平安順利地進了大學,讀完了大一和大二,我以為一切都會好起來,可是,我終于還是被糟蹋了……我艱難地守著我的'和氏璧’,我躲啊藏啊,可是,終究還是躲不掉啊,這就是命,我終于明白了,窮女孩就只是這樣的命.

認命之後,其實反而好過了一些.男人,不就是想把他那根東西,插到你身體里嗎?為了這個可笑的目的,他們像狗一樣竄上跳下,我算是看穿了他們的心.有時候男人真的讓我很心寒,這時候,我反倒覺得焦韻對我還不錯,她反而能比男人對我更好些,能保護我.有時候,我甚至後悔地想,如果讀高中時,我主動對焦韻友好結交,那麼,我後來的路是不是會順利很多呢?

焦韻真的是個很能干的人,好象在廟灘和江道口,她都特別受尊重.那些夜店馬仔啊,甚至夜店老板們,都對她點頭哈腰的.連張帥也一直對她尊敬有加,有時候甚至像溫順的狼狗,鞍前馬後的.

我一直沒想明白是為什麼.直到今天去參加了她的生日宴席,才終于恍然大悟.

她的生日宴席,竟然安排在廟灘的會所里,我在夜場,早聽說了那會所,據說十多個人吃一頓飯,話銷幾十上百萬也不稀奇.能進那會所消費的人,不僅在全風城算富豪,在全國也算富翁.

這是我第一次進那會所,里面真的是富麗堂皇啊.我們在一個大圓桌前坐下,這桌子大得出奇,除了焦韻和幾個與她關系好的姐妹,還有好些男人,一個個都看著很有匪氣,我一到後,那些男人就肆無顧忌地看我的胸.張帥也在,還帶著他的新女友,由于他實在太花心,我和他分了,雖然已經分了一段時間了,但我以為他會念著舊情,在這些男人面前幫我說幾句話.可是沒有,他像個孬種一樣,任憑其他男人視奸自己的前女友.

另外,居然我們學院旁有個面熟的開野出租的也在,他們介紹說,他叫亮九,是野出租的頭兒,並且以前是風城黑道老大飚爺手下的第一馬仔.所有人都不明白他干嗎甯可去開野出租,還開他玩笑,說是不是得罪飚爺了,所以躲得遠遠的.

那個亮九,不愛說話,好象也不愛女色,他是唯一沒怎麼盯著我看的男人,悶著頭,說,'你們說是,就是吧.’

大家坐了好一陣,卻還是沒上菜.我有些不明白,以為是這會所里獨特的規矩呢,悄悄問身旁的女孩--她也是我們影視學院的,也在廟灘夜場兼職上班,和焦韻關系特好--女孩悄悄告訴我,並不是會所的規矩,而是這宴會的東道主還沒來呢.

我心里想:'東道主發起宴會,而且壽星都到了,賓客也都到了,他自個兒反倒好,遲到幾十分鍾,怎麼能這樣啊?"’

不過,我當然沒有說出來.就在這時,忽然聽到紛踏而至的腳步聲,一聽那雜亂的腳步聲,就知道應該是有人前呼後擁地來了.臨近我們這包房的門口,腳步聲一下就安靜了,顯然是其他人都站在了門外,沒敢繼續前進.

而我們包房里的人,都已經恭敬地戰立起來,我也跟著站起來,只見亮九已經熟練地一閃身,去打開了包房的門.我從來沒見過一個人閃身的動作會這麼快的,顯然是個練武的人,看來,這亮九,應該是個武術方面的高手.

門一開,一個身材很高大,大約有一米九左右,非常孔武有力的男人,走了進來,他大約有50多歲了,年輕的時候,肯定是個強壯得如同大猩猩的男人,即便歲數不小了,看起來依然威風凜凜.

'給飚爺請安’,在亮九帶領下,包房里的男男女女,同聲恭敬地說.

我也跟著小聲地說,'給飚爺請安’.

那個飚爺,目光像箭一樣銳利,他掃視過來,在我身上停頓了一下,而後又掃開了.但只是那個停頓,已經讓我感覺到,男人的那種強悍的欲望.我心里忽然有些發抖,向焦韻看去,只見她顯然也注意到了剛才的停頓,女人的第六感都是很准的,她安靜地看著我,眼神中忽然又有了當年讀中學時的那種寒意."

……

--------------------------------------------------------------------------

讀到這里,我發現身旁的簡艾,微微地"恩"了一聲,帶著點詫異.

"怎麼了?"我側過臉去,問簡艾.

"沒什麼,只是沒想到飚爺……會在這里出現而已……"簡艾說.

"沒想到的東西多了去了,沒見你反應這麼大嘛."我說,"難道,你認識這個所謂的飚爺?"

我之所以這麼懷疑,是因為和簡艾交往了也有點時間了,她通常總是淡淡的,雖然是個歲數不大的姑娘,卻帶著點泰山壓于頂而色不變的性情.而剛才,她卻詫異地"恩"了一聲.

簡艾笑了笑,沒有回答我,只是微微點了點頭.

我心里再一次震驚不已,簡艾,她究竟是個什麼人?

上篇:44 饒青的秘密:悲涼身世與淒慘遭遇     下篇:46 焦韻的秘密:黑幫老大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