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校花與野出租 48 奇異之行  
   
48 奇異之行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48奇異之行

我和簡艾接著讀了下去,翻過又一頁,只見饒青寫道:

--------------------------------------------------------------------------

"我取下了頭套,眼睛在黑暗中這麼久,忽然看到璀璨的燈光,竟有些不太適應.我揉了揉眼睛,看著面前的男子--

他身材修長,大約1米8的樣子,但並不壯,有點瘦削,帶著文人的氣質,優雅脫俗.看他歲數,不太很易辨認,說是40出頭也成,說是50出頭也可,尤其是他笑起來的時候,竟然像個大男孩.

必須承認,第一眼,我就為他心跳了.

我從小就沒有父親,我內心深處其實有著戀父情結,一直渴望有個父親般的情人照顧我.這是一個我一直向往的人啊.他的文質彬彬,他的貴族風度,都讓我一見傾心.

'T哥,這位就是饒小姐.’帶我來的那位領頭的黑衣大漢,卑躬屈膝地說.

'知道了,你們都退下吧.’中年男人溫和地說,盡管他的聲音非常和氣,但那幾個黑衣人,卻噤若寒蟬.

地上鋪著比廟灘會所里更厚的地毯,黑衣人踩著地毯退去,竟然聽不到一點聲音.

'饒小姐,請跟我來.’中年男子非常有紳士風度地伸出手,並微微躬腰,仿佛在上流社會金碧輝煌的交誼舞大廳里,請女人跳舞.

我不由自主地伸出手,任他握住,他非常有禮貌,只握住我的三根手指的指尖.而後,引領著我,順著鋪著厚厚地毯的長廊,往里面走.

一邊走,他一邊自我介紹說:'大家一般都叫我T哥,你也這麼叫好了.’

我點頭.心情有些緊張,不好意思直接和他對視.我轉過臉,看著長廊的兩側,牆壁上掛著油畫,一看都是真跡.

長廊大約有50米長,終于走到盡頭,豁然開朗,是一個籃球場那麼大的宴會廳.高度大約只有4米,面積卻很大,因此空間依然不小.設計者手筆非常大,仿佛肆意浪費空間似的,在這一個籃球場的面積里,只使用了四分之一,作為宴席區域.

而這四分之一個籃球場大的宴席區域里,卻又只擺了一張桌子,這張桌子很長,如同我在電影里看到的歐洲古老貴族家里的那種長條形桌子,正中是一張靠背椅,兩邊則各有六張椅子.也就是說,這大氣磅礴一個籃球場面積的宴會廳,卻只為最多13名賓客而備!桌子上,是仿照歐洲中世紀餐桌上的蠟燭台,但點的並非蠟燭,而是蠟燭形狀的電燈,像珊瑚一樣美麗.

而餐桌上方,則是漫天繁星般的璀璨燈具.燈光的明暗可以用手掌拍擊進行聲控,T哥孩子氣地給我演示了一下,隨著燈光的明暗變化,既可以亮如白晝,又可以暗如星夜.

至于整個大廳里其他四分之三的面積,全被設計師用假山等藝術造型所占據,帶著一點唐代的古風.

廳內只有兩個侍者,表情專業而恭敬,已經將西餐給我們配備好.我本以為T哥會坐到中間的靠背椅上去,但他沒有,而是和我相對而坐.

'習慣吃西餐嗎?’他問.

'不太習慣,吃得少……但是,很願意嘗試一下.’我說.

'你要慢慢習慣,我們這里基本是西餐,所以,以後如果你經常來,大多要跟著吃西餐.’T哥說.

'為什麼啊?’我有些好奇.

'也沒什麼,只不過盡量減少用火,中餐的油煙太重了.’T哥淡淡地說.

飯後,他帶我到了大廳旁的一個小門邊.

如果是以前的其他男人,在見到我之後,都會迫不及待地想要做那事.但我的直覺是,他不會那樣.

他不是那麼色的人.

進了那扇小門,只見里面是一間沒有窗戶的臥房,大概有30平米大小.雖然沒窗戶,牆壁上卻有著大幅的風景油畫,因此一點不顯得壓抑.而且新鮮空氣通過空調被輸送進來,令人絲毫不覺得憋悶.

我想,這樣的豪富人家,為了安全,盡量將臥室密閉起來,也是可想而知的,而且沒有窗戶,就避免了帶進來的女孩,將頭探出窗外查看周圍地形,從而暴露具體的位置……我,是被帶來的第幾個女孩呢?

'好了,你現在可以將衣服脫了.’T哥坐在椅子上,依然淡淡地說.

這有些出乎我的意料,剛才還以為他不色來著.看來,男人沒有不吃腥的貓啊.但是,我既然來了,也就早有思想准備,我覺得這樣直率一點,其實也好,避免了許多繁文縟節.

于是,我脫下了衣服……

當只剩下胸罩和內褲時,我猶豫地看了看他.

'繼續脫,沒關系的.’T哥依然淡淡地說.

我脫光了自己.

一如意料之中,他微微驚呼了一聲,'真美,真性感.’

我的臉微微一熱.不知道為什麼,聽到他的贊美,令我感到嬌羞.

'你站到那鏡子跟前去.’T哥又說.

房內,床的一側,牆壁上,有一面很大的鏡子.大約高2米,寬2米,這麼大的鏡子,可以將房里的一切,盡收眼底.

想來,T哥是有看著鏡子做愛的癖好了.

我走到鏡子跟前,

'再靠近點’,T哥說,'貼上去,讓你的皮膚和冰冷的鏡子挨著.’

我有些納悶,但還是依從了,我知道,許多富豪,都有著古怪的床上癖好.

T哥注視著鏡子.我起初,以為他是在凝神看著鏡子里我的身體.但是,某個瞬間,我忽然發現,他的眼神,似乎在和誰進行著交流.

我心里一震--這房間里,分明只有他和我啊.或許,是我看花眼了吧.

'來,轉過身子.’T哥說.

我轉過身,背對鏡子,和T哥面對著面.他看了看我眼睛,又看了看我背後的鏡子,仿佛想從鏡子里看清楚我的臀部.

難道剛才我背對他時,他還沒看夠我的臀部嗎?

大約三分鍾,T哥說,好了.

'什麼好了?’我有些不解.

'就是,你可以穿上衣服了.’T哥淡淡地回答.

他優雅地站起來,看著我穿好衣服.並幫我理了理衣領.而後,領著我走回宴會廳,再穿過長長的走廊,回到起初我脫掉頭罩那地方.拍了拍手,之前那三個黑衣人,立即仿佛從牆壁里穿出一樣,出現在我後面.

'你真的很美.’他說.

除此之外,他沒做任何其他表示.就讓那三個黑衣人,送我離開,當然,是重新戴上了頭套.

坐在回去的車上,我的心里,有些不安,竟然很擔心不被他喜歡.

以前,我還從沒這樣,希望得到一個男人的認同.可是,他那喜怒不形于色的表情,他那莫測高深的話語和眼神,使我感到,我無法像以前輕易能吸引其他男人那樣吸引他.

我的命運,會有改變嗎?我真的能成為T哥的女人嗎?或者我僅僅是如同參加面試一樣,走秀了一回而已?

終于回到了廟灘,在靠近會所的時候,黑衣人尊重地將我的頭袋再次取掉.我又揉了揉眼睛,好一陣才適應了車外的光線,看看天色,已經是下午了.我的這趟奇異之行,也就終點回到起點.可我還壓根不知道,究竟去的是哪里,到底是在風城,還是附近的其他城市?T哥所在的地方,則又究竟是個什麼樣的地方--是郊區山谷里的大別墅?還是什麼?說來好笑,走了這麼一趟,我竟一無所知.

到了會所的後門.亮九已經等在了那里.

'您好.’他客氣地對我說,'我來接您回學院那邊.’

我注意到,他第一次對我,使用了'您’,而不再是'你’.

'好的,可是,我還要把項鏈還給他們,請稍微等我幾分鍾.’我說.

'不用還了.’那個雍容華貴的女侍者領班,已經走出了後門,對我恭敬地半鞠躬說,'那,已經是您的了.’

--------------------------------------------------------------------------

上篇:47 神秘無比的T哥     下篇:49 藍寶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