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校花與野出租 49 藍寶石  
   
49 藍寶石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49藍寶石

看到這里,我和簡艾,不禁有些驚訝地對視了一眼--

這,得多大的手筆啊!第一次見面,沒有任何實質行為,僅僅因為看上了,就直接把項鏈送給了女孩,T哥,這是個怎樣的男人,如此豪闊?

"那項鏈,真的會很貴嗎?"我仿佛在求證什麼似的,問簡艾.

"肯定的,因為LV的新款包和那些衣服,可以毫不在意地送了,項鏈卻需要滿意才送,顯然比LV新包和衣服,貴重多了."簡艾回答.

我心里明白,必然是如此.忽然感到內心一陣醋意,真想不繼續讀著筆記了,卻有按奈不住巨大的好奇,繼續和簡艾讀了下去,再次翻開一頁,只見饒青寫道:

--------------------------------------------------------------------------

"亮九恭敬地將我一直送回了淺草小區,我不想別人看見他莫名其妙地對我過于客氣的樣子,因此,在小區附近,就下了車,自己走了回去.

回去之後,我第一件事情,是想了解了解衣服的牌子.畢竟,我是女生,沒有女生會對打扮不感興趣.

解下衣服,我發現,外衣都是FENDI這個牌子.我真的從不知道這個品牌,于是好奇地上網查了查,不查也就罷了,一查,大吃一驚,竟然是意大利著名的品牌芬迪.

查到的資料上說--意大利作為最著名的時尚之都,擁有著世界頂級的女裝品牌.芬迪便是最頂端的品牌之一,它開始于一九二五年.在羅馬ViadelPlebiscito一個小工場內,Edoardo和AdeleFendi從制造手袋和皮草起家.在二次世界大戰之後,公司的產品獲得了極高聲譽,五個姊妹-Paola,Anna,Franca,Carla和AldaFendi在一九四六年加入這個家族企業,拓展著FENDI的領域,1955年首次舉行芬迪時裝發布會,大獲成功,其後經營范圍逐漸擴大到針織服裝,泳裝,成衣等品類,甚至開發了珠寶,男用香水等.今天,芬迪繼續以創新的設計震撼著時裝界.

看著這些資料,我不禁好一陣激動,怎麼也沒想到,無數女人夢寐以求而不可得的頂機級意大利時裝,自己竟然如此輕而易舉地就穿上了.那天夜晚,我睡覺的時候也沒舍得取下項鏈……"

--------------------------------------------------------------------------

讀到這里,我忽然想起,以前和饒青做愛的時候,她有好幾次,確實戴著一根項鏈,鏈子是金屬的,有點像白金,但我不擅長鑒別,不確定是不是,項鏈正中,鑲嵌著一枚藍寶石.我曾問過饒青,但當時,她淡淡地笑了笑,說,這只是工藝品,玻璃加工的仿藍寶石,不是真的.

而那時,我卻信了.如今想來,應當是真正的藍寶石.怪不得,在那些夜晚,我們在瘋狂做愛之後,慵懶地互相依偎著,那項鏈上的寶石離我那麼近,在月光下泛著熒熒的幽光,那是一種吸收天地精華的自然神韻,哪里是人造的玻璃所能具有的啊.

記得那幾次,當饒青脫得一絲不掛,她身上除了肌膚之外,唯一的就是那項鏈,她的身體如同飽滿的水果,仿佛只要掐下去,就能溢出汁水來.而那枚碩大的藍寶石,被她身體的汗水浸透著,她的汗液彌漫著成熟女人馥郁的體香,使那藍寶石似乎也隱約染上了女人香,透著無限的風情……

看我走神,簡艾冷不丁問:"你在想什麼?"

"哦,沒什麼",我趕緊回答,"咱們還是趕緊繼續讀下去."

饒青的筆記里,繼續寫道:

--------------------------------------------------------------------------

"隔了兩天,一個夜晚,張帥喝了點酒,居然又跑來找我,想要泄欲,我沒給他開門,他就故技重演,跑到我樓下,對著我的窗戶,汙言穢語.看來,他還不知道我見過了T哥.我第一次有勇氣大膽面對他,我站到窗前,冷冷地看著他,問:'你不怕T哥嗎?’

張帥驚訝地'哦’了一聲,即便喝了不少酒,一聽到'T哥’這個詞,他也立即清醒了起來,疑惑地看了看我,而後仿佛明白了些什麼似的,如同霜打了的茄子一樣,垂頭喪氣地走了.

他的背影,以前固然狠毒蠻橫,但畢竟是高高大大的,而那一刻,卻顯得那麼弱小,仿佛夾著尾巴的狗,我忽然感到從未有過的對他的蔑視.這個男人,真是個垃圾啊.

可是,T哥自那天之後,竟然好些天都並沒再叫人聯系我.

我心里,竟隱約地擔心起來,擔心他並不打算要我.我從來沒像這樣,渴望和一個男人確定關系.我甚至怕,假如他最終不要我,那麼,焦韻,張帥,亮九,甚至廟灘會所里那些我並不熟悉的人,都會嘲笑我,奚落我.甚至,重新欺負我……

好在,一周之後,亮九再次聯系了我,說:'饒小姐,今天您有空嗎?T哥說想再見見您.不過,如果您沒空,改天也行的.T哥從不強人所難.’

'有空,有空’,我立即回答,感覺自己幾乎有些失態.

于是,那天晚上8點,亮九再次把我接去了廟灘,而後,一切如上次那樣,我戴著頭套,蒙著眼睛,去了T哥那里.

與上次不同,這次,我們終于發生了那事.

依然是上次那個臥房里,T哥撫摩我,非常溫柔,他果然有著床上的怪癖,一直穿著西裝,先是用動物的尾巴帶毛的那一端掃我的肌膚,而後把無毛的那一端插進了我的身體,不斷抽動,讓我癢得難以忍受.尾巴畢竟有些細,我越來越難受起來,蜷曲著身體,我渴望有更粗的什麼的進來……

而後,T哥解下我的項鏈,將那藍寶石,擠在我下面的縫隙里.

'用你下面的唇,含住它’T哥挑逗地說,話語間第一次撕開了紳士的面罩,露出了一種流氓特有的下流.然而,奇怪的是,我卻很享受他的這種流氓,女人一旦愛上一個男人,會把他的缺點也當成優點,我在興奮中悚然一驚:難道我已經愛上他了?

那枚藍寶石不斷地騷動著,我感覺它仿佛被我身體的熔岩吞噬了,我身體火熱火熱的,如同火山爆發般的熔漿迸裂出來,但卻無法焚化那枚藍寶石,它依然冰冷地堅固著,如同T哥的心.

我感覺到,他的心,是冷的.甚至他的行動,不像是在發泄,而像是在展示.

他到底在展示什麼?展示我欲火中的身體?但是,又還能給誰看?

我已經什麼都不在乎,'我要你’,我主動對他說.

T哥依然沒脫衣服,解開了褲子,露出他那依然並不太硬的部位.

他的部位的大小和長度,都只能算是中等偏小,偏短.

'來,含住它’,他說,'上面的唇,和下面的唇,都要含住.’

我立即夾緊下面,以防藍寶石滑落,同時,順從地跪趴著,含住了他……

他終于漸漸硬了,他推倒我,依然沒有脫衣服,進入了我.

一邊做,他一邊看著鏡子,還讓我一起看.仿佛我們在鏡子里表演著黃色的A片.

'你看見鏡子里的你了嗎?你知道你有多性感嗎’T哥邊插邊問.

'我……我不知道.’我看了一眼鏡子,里面那個熱火朝天的女人,是我嗎?我羞得滿臉通紅,卻又感受到從沒有過的刺激,我喘息著,說,'我真的不知道.’

'那我告訴你,你非常非常性感,可以讓本來不渴望性的男人,也為你傾倒.’T哥說著,他達到了高潮.

他的體力和精力都有些不濟,我忽然感覺,他盡管看著不老,但估計也超過50歲了.然而,這50歲的男人,卻讓我覺得安全可靠,我骨子里並非一個很在乎性的人,我更在乎的是他這個人.

那之後,每周,T哥都要讓我過去.

每次,他用不同的手段,挑起我的情欲,但是,他自己卻並不急于進入,甚至,有時候根本就並不進入.他仿佛在我身上做著實驗,又像是在對著鏡子做演示,還有點像是在培訓我,不,更像是在培植著我的情欲.

他讓我,從一個原本對男女交歡並不在意的人,變得越來越渴望性愛.

更嚴重的是,在這個過程里,我越來越愛上了他.我的心里,滿滿的全都是他,我從來沒像這樣愛過一個男人,並且我知道--這是我真正的初戀,我永遠也不會再像這樣,去愛任何其他男人!我的心里,甚至已經不可能再裝得下其他男人.

-------------------------------------------------------------------------

讀到這里,我心里一陣強烈的刺痛.我以為,饒青應該是多少有些愛我的,可是,看到了他對這所謂的T哥的愛,我失望了.我明白,一個女人一旦很愛一個男人,她就不太可能再分出愛,給其他男人.

女人和男人的心是不同的,男人可以同時愛很多女人,但女人,在一個時間段里,只能愛一個男人.

那麼,這或許意味著,我或許從來沒被饒青愛過.

一想到這,我心里湧起難以抑制的悲傷.可是,就在這時,我感覺後腦勺一震,暈了過去.人的大腦反應是極快的,在暈之前的那0.0001秒里,我明白,一定是誰,敲擊了我的後腦勺……

上篇:48 奇異之行     下篇:50 簡艾與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