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校花與野出租 51 與其反抗不如享受  
   
51 與其反抗不如享受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51與其反抗不如享受

這是我幾年多來,第一次和骨感型的女子做愛.

之前的這許多年,無論是我的第三任前女友,還是饒青或者焦韻,都屬于豐滿型,她們每個人的乳房都在C罩以上,饒青則更大,D罩都略嫌小.此外,她們的臀部,也都特別豐碩,尤其當從後面進入時,當我撞擊著那雪白的臀肉時,我能清晰地看到那蘋果般的弧面震蕩的曲線……

然而,簡艾不同,脫光之後,她的乳房比戴著胸罩的時候還小,她戴的是B罩,里面墊著海綿,脫下後,實際上就只比A杯乳房略大,像是還沒徹底發育完全的少女,連乳尖也是嫩紅色;此外,她的屁股相當小,所幸的是腰特別細,因此依然呈現出美好的凹陷;至于她的腿,也是細長細長的……因此,整個身子,象是一條柔韌的水蛇,而這水蛇卻是溫熱的.

她很清秀,即便在做愛的時候,依然有著一種清新的端莊.

她在我上面,如同騎馬那樣,駕馭著我.但我感覺到,她並不熟練.

"你不是不想嗎,那為什麼你不反抗?"她漸漸進入了狀態,臉色逐漸潮紅.

"不是有句話嗎,如果生活注定是一場強奸,與其反抗,不如接受,甚至學著享受."我說.

"那你現在享受嗎?"簡艾微微地呻吟著.

"享受."我說,摟緊她,由守勢轉為了攻勢,反壓住她,在她身上馳俜起來.由于我已經很多天沒有做了,那些天也沒心思打飛機,因此,盡管簡艾的身體並不如之前的她們令我迷醉,我卻依然高潮了.

結束之後,我們對視著,感覺彼此的關系忽然就變了,但卻同時又分明更感覺到--實質上東西並沒有變.

此刻,什麼話都不說,似乎有點尷尬.于是我說:"你很女權主義."

"為什麼?"她的臉微微一紅.

"因為你要騎到男人上面."我逗她.

"其實,我只是想給自己勇氣,所以想顯得勇猛些",沒想到,簡艾卻靦腆地笑了一下,說,"你可能不相信,我剛才其實是第一次."

"啊!可是,沒……見到……"我欲言又止.

"我從很早以前,就開始自己弄……父親去了之後,一個人很孤單,有段時間,我真的想死……但是沒死,我想,連死都不怕,還怕其他什麼呢?于是,有一次,我拿一根黃瓜……自己把自己給破了",簡艾忽然無所謂地笑了一下,說,"所以,你說我女權主義,或許也是,別的女人都是讓男人給'破處’,而我是自己給自己'破處’,那之後,我經常自己做……但是,那畢竟不是真實的性愛,所以,我沒有騙你,剛才和你,是我第一次做愛."

"為什麼選擇我?"我有些緊張.

"也許因為你恰恰在這個時候,出現在我的生活里",簡艾說,"在我想做愛的時候,在我恐懼的時候,在我孤獨的時候,在我需要溫暖的時候……你恰好在我的身邊."

"哦."我點了點頭,心想,原來她也並不愛我.為什麼她們都願意和我做愛,卻不都不願意把愛給我?我的內心充滿了苦澀.陡然想到了饒青的筆記里,她對T哥那深深的愛與眷戀,使我內心期待的她對我的哪怕不多的愛,也終于幻滅.我忽然覺得自己仿佛被饒青遺棄,充滿了倔強的委屈和屌絲的憤怒.

我在心里,對著虛空中的饒青默默地說:"我是愛你的,可是,既然你絲毫也不愛我,那我又何必還為你守著我的這顆心?"

一邊這麼委屈地想著,我一邊將憤怒,發泄到了身邊的簡艾身上,你不是說,當你想做愛的時候,身邊恰好只有我這個男人嗎?那麼,當此刻我憤怒的時候,身邊也恰好只有你這個女人,你的身體就是我憤怒的容器.我毫不憐香惜玉地一把將她拖入身下,再次狠狠地碾壓了上去.

我以為我可以把她壓碎,但是沒有,女人向上的力量幾乎是無限的,我如同打樁機,然而下面卻如同無邊無際的大地,化解了我所有憤懣和力量.我們從地毯的門那一端,滾動到了客廳樓梯口,而後我們一起跪爬著,上了樓梯,好在所有的地方都有著厚厚的地毯,因此並無磕碰感,但我們的身體卻如吸塵器一樣,粘滿了灰塵.然而我們卻並不在意.此刻,除了性本身,其他一切都不重要,我們一直爬進簡艾的閨房,那是很大的一間臥室,臥室里連著豪華的浴室,我們爬進了浴室,在豪華潔白的浴缸前,展開了最後的沖刺……終于,我們再次平息,一起蜷縮進浴缸,任溫暖的水,漸漸漫起來,一直漫到我們的脖子,一種仿佛要淹死的恐懼,遮蓋了其他的恐懼,使我們終于安甯起來.

"謝謝你."簡艾悠悠地說.

"謝我什麼?"我以為,她謝謝我帶給了她性高潮.

但她的回答出乎我的意料.她說:"謝謝你讓我實現了當壞女人的夢想.其實我一直想做一個壞女人,可是,我沒有機會,我既無法因為被逼迫,而不得不與男人做愛,也無法因為貧窮等合理的原因,而去用身體交換金錢……或許多數人都覺得富裕很好,但富裕其實也限制了富裕的人,我很羨慕那些有著合理的理由去淫蕩的女人,例如饒青."

"不要這麼說她!"我一下子聲音高了起來,"她並不淫蕩!"

"到現在,你依然維護她--在明知道她不愛你的情況下?!在我們已經這樣了之後?!"簡艾的聲音也高了八度,顯然,她也生氣了.

我不知道該如何回答她,因為她不是草根,她永遠體會不到草根的切膚之痛.在生活的中壓下,貧窮的人們不得不接受生活的強奸,有時候還得裝出很爽的叫喊,甚至,有時候或許真的閉目享受,在這強奸中也有幸體會到了高潮,但是,終究改不了強奸的實質.其實,是沒有任何人從一開始就願意用自己的身體交換金錢的,都是社會這王八蛋逼的,生活就是最操蛋的強奸犯,而富人們,偶爾也想體驗被強奸的感覺,但那畢竟只是一種體驗,如同演電影時上戰場,與真真實實地上戰場,有著永遠的差異.

所以,我維護的不是饒青,而是我不允許在"電影戰場"中的人,去揣度那些不得不在真實的生活戰場中浴血的人,因為我自己,就是那其中的一員!

上篇:50 簡艾與我     下篇:52 那遙遠溫雅的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