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校花與野出租 57 人與獸的結合體  
   
57 人與獸的結合體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57人與獸的結合體

讀到這里,我和簡艾對視一眼,我不知道聰明如她,是否早料到了那面鏡子後面還有如此機關,但是,以我的魯鈍,確實是全然不曾想到.

我張了張嘴,想要表達一下驚諤,但簡艾卻示意我,繼續讀下去.

饒青的筆記,繼續寫道:

--------------------------------------------------------------------------

那雙黑洞般的眼睛,令我感到渾身發涼,我大著膽子看過去,只見那珠寶瑪瑙點綴的大床上,華美的被褥下面,半躺著的是一個垂暮老人.

他的頭發花白,如同銀白的茅草,他眼窩深險,整個臉上瘦得皮包骨頭,猶如在一副骷髏的頭上蒙了一層人皮面具.他的上半身,縮在一襲鑲著金絲的睡衣里,只露出脖子,而那短短的一截脖子,也同樣瘦得如同褶皺的空皮袋.

他張了張嘴,牙齒缺了好幾顆,說話有些漏風.但他的聲音,卻還是響亮的,顯示出他依然有著生命的活力.

'小姑娘……你,過來……’他說.

T哥在旁邊,已經90度鞠躬了.

'K九爺,小T給您請安.’他說,'您要我在旁邊欣賞助興,還是讓我退開?’

'第一次,姑娘可能還不習慣,你,退下吧.’老人說.

T哥唯唯喏喏地趕緊退了下去,如同主人前的一條哈巴狗.

立即,整個密閉的空間里,就只剩下了我和老人.

'你過來吧,不要怕.’老人招了招手.

我走過去.站在那鑲嵌著無數珠寶的床前.這間臥房里的燈光更加璀璨,使床上鑲嵌的珠寶,折射出無限妖嬈的光芒.

老人對我很和氣,讓我坐在床頭,'吃點水果吧?’他說,一邊和藹地端給我床邊茶幾上一小盤美國紅提.

我見他十分慈祥,也就沒再那麼害怕了,坐過去,吃了一粒.

'您房間里,燈具真漂亮,您怎麼喜歡開這麼多盞燈?就像滿天繁星一樣,簡直比太陽底下還亮呢!’我說.

'因為我人老了,喜歡光明,喜歡健康,就比如你,你渾身都洋溢著光明和健康!’老人贊許著,說,'來,小姑娘,不要害怕,到我被子里來,畢竟更暖和些.’

我猶豫了一瞬,但想到,自己和T哥在鏡子那邊,做的那麼多淫蕩不已的事情,說的那麼多不堪入耳的話,估計老人全都看得清清楚楚,聽得真真切切.我若扭捏做態,反而顯得有些假.何況,剛才被T哥一番挑逗,我確實也覺得想被一個人抱著,哪怕是個老男人.T哥,就仿佛把我推到懸崖邊,然後忽然撒了手,我需要有個人接著,否則我會摔下去,粉身碎骨;又仿佛,他將我領進一條暗無天日的隧道,這是一條黑暗之路,我原本以為,經過這條隧道,至少能通向一個安全而光明的未來,可是,隧道過後,面前卻是另一條更黑的隧道.而我,只有繼續走下去,因為,我已經走在這連綿的隧道里,已經無法回頭.

于是,我有些羞怯地鑽進了他的被窩.

'你臉紅的時候,真好看.’老人盯著我的臉說.我知道,每當我害羞,我的臉就會變得如同蘋果一樣紅.但我此刻的含羞,與其說是因為鑽進新的一個陌生男人的被窩,不如說是鑽進了一個垂暮老人的被臥.他有80歲了吧?我心里猜測.

我剛一進被窩,老人的身體,立即就纏了上來.他像變臉一樣,剛才的那種慈祥爺爺般的神情,一下子就不見了,慈祥的眼神換做了好色和下流的目光.說的話,也陡然下流不已:'我一直在鏡子後面看你,你不知道,這面鏡子,從我這邊看出去,是完全透明的.每次你來,我看著你的身體,我就興奮得不得了,可我想要延長這種興奮,所以我忍啊忍啊,終于,我再也忍不住了.’他這麼說著,張開流著口水的嘴巴,像狗一樣在我身上亂舔.

他的牙齒,所剩無幾,舌頭像怪蛇一樣旋轉著,我的身體不由自主的顫抖起來.一行淚水忽然溢出了我的眼眶……

老人的嘴巴呼哧著,一股口臭噴了出來.

我忽然想起,以前看過一本書,書里說,70歲以上老年人的腸胃以及其他內髒,都會衰老,並因衰老而病變,產生各種腐朽的氣味.所以,無論老年人如何刷牙蔌口,他們的嘴巴里,都會呼出一種難以描述的臭氣.

我以前從沒體會過這種臭氣,T哥雖然50來歲了,但並沒這種氣味.而此刻,我第一次聞到這種氣味,忍不住干嘔起來.

老人看我一眼,明顯不高興了.但他並沒說什麼.他將睡衣脫去,一股老年人身體上特有的體味,在他脫去睡衣的時候,猛然彌漫開來.我幾乎要被嗆出淚花.他的身體,和他的臉一樣皮包骨頭.他整個人,就如一只蒙了一層人皮的骷髏架子.骨頭突出來,有時會磕到我,讓我有些疼痛.但我卻不敢反抗.我已經被T哥震懾住了,而老人對T哥的震懾,間接地震懾了我,使我如同風里的樹葉,只能隨風飄落.

折騰了好一陣,老人終于疲倦了,用那厚厚地睡袍裹住自己,冷冷地說:'你可以下去了.’

然而這時,我身體卻已經被點燃,而又無法熄滅.老人卻恢複了一種慈祥的眼神,仿佛剛才什麼也沒發生.

我忽然想起一句話,說,'有許多大人物,他們根本就是人和獸的結合體,他們脫了睡衣無比流氓下作,而一旦穿上睡衣,則又滿臉正派.’

是的,我眼前的這個老人,就是如此.

我到鏡子那一邊,穿上我的衣服.喘息了好一陣.雖然那面鏡子已經不在,但我總覺得,我實在還是在那一邊.

就在我微閉著眼睛喘息的時候,那面神奇的鏡子,竟又徐徐落下.老人,消失在了鏡子里.

我揉了揉眼睛,仿佛剛才的一切都是幻像.但我看了看自己的身體,那些被掐紅的部位,明白無誤地告訴我,所有這些,全都真實.

……

上篇:56 黑洞般的眼睛     下篇:58 14K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