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校花與野出租 59 溺水的人  
   
59 溺水的人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59 溺水的人

為什麼會是最後一次?我忽然想起,紙片男生的那幾封信,其中最後的那封,說他6月底的時候,再次從干涸陰溝去建築工地,卻發現出口被堵死……這說明,有人發現了紙片男生的蹤跡.

也許是T哥手下的人,發覺了紙片男生,于是,封死了那條下水道的出口.

但也有可能,是那神通廣大的老人--K九爺,派人跟蹤饒青,甚至跟蹤T哥,于是不僅發現了T哥和饒青的幽會,還發現了紙片男生的尾隨……

總之,真是應了那句廣告詞--"一切皆有可能"啊.如此的迷局,實在不是我這普通的腦瓜可以想通透的,我干脆什麼也不多想,埋頭繼續讀了下去.

饒青的筆記里,繼續寫道:

-------------------------------------------------------------

"那次,T哥對我說,'下次從正面來.’我心里竟連續幾天,充滿了期待.

可是,也許連T哥也沒有料到,我們卻沒有下次了.

幾天後,當我又一次被接到老人的床上,又一次任他用只剩三顆松動的黃色牙齒的嘴巴,含住我的身體,我以為他馬上要換新花招折騰我,可是,他卻搖了搖床頭的鈴鐺.

鈴鐺響起後,T哥走了進來.

'從今天起,我和小姑娘玩的時候,你就在一旁欣賞助興吧.’

'是,K九爺.’T哥恭順地說.

一種巨大的屈辱,吞沒了我.

T哥,是我唯一愛過的男人,我愛他,可能源于第一見到他時,他那父親般的陽光,和他那貴族般的氣質.

可是,如今,我卻要在自己愛的男人面前,任一個垂暮老男人,肆意玩弄我的身體.而我愛的那個男人,卻如同哈巴狗一樣,在旁邊垂首貼耳……他的貴族氣質哪去了?他的父親般的陽光哪去了?我,還能再愛他嗎?

老人當著T哥的面,把玩起來.

'小T,好看嗎?’他無恥地笑著問.

'太好看了,您老還是那麼年輕!’T哥的獻媚,讓我做嘔.

'以後,你都只能看,不能碰了,知道嗎?’老人語氣平淡地說.

'我……知道了.’T哥緊張地說.顯然,他也沒料到,垂暮老人居然還能洞察我和他暗中的一舉一動.

'你太大意了,你知道嗎,連一個男學生,跟蹤偷窺你們,你都竟然沒有發覺,你怎麼了?你要把我們都拖進地獄里去嗎?你色迷心竅了嗎?你以前的機靈勁兒,都哪去了?’老人忽然加重了語氣.

T哥額角涔出了豆大的汗滴,結巴著說:'K,K九爺……小T我,我……我錯了,您怎麼懲罰我都行……’

老人擺了擺手,說:'我派人查了,那人只是個沒背景的學生,估計是暗戀這姑娘吧……呵呵,小姑娘,你讓多少男人為你睡不著覺啊?’

他這麼說著,話題又轉到了我身上,語調忽然又變得下流淫蕩起來,用老年人不太常有的色情口吻說,'小姑娘,小姑娘,你這把奶子,真是迷死人了.’

說著,他從床頭遞給我一只鑽石戒指,說:'這鑽戒,也是你的了.’

我知道,他這是在恩威並施.這是個多麼有心計有手腕的老頭啊,他三下五除二,就打掉T哥的銳氣,讓T哥在我面前抬不起頭,也讓我無法再接受T哥;他又用鑽戒,籠絡我,這已經是他送給我的第8枚鑽石戒指了,每一枚戒指都是白金打造,上面的鑽石,都比上次的更大.他仿佛有掏不完的鑽戒.

在他這嫻熟的恩威並用的手段下,別說是我,哪怕是T哥,也只有臣服.T哥在旁邊,討好地說:'小青,把戒指全都收揀好,只要K九爺高興,你很快就能成為千萬富翁.’

我白了他一眼,發現他的目光,正盯在我被老人揉捏的乳房上.我的心忽然一痛--上天啊,你究竟給了我一種什麼樣的命運?你讓我行走在什麼樣的道路上?每次,你讓我以為找到了希望,我朝著那光亮處爬過去,可是,那光亮卻並非明媚的陽光,而只是人造的燈光……哪怕明亮,哪怕璀璨,卻沒有陽光所獨有的生機.而我,渴望的卻是生機!並不是這白金包裹的鑽戒!

然而,走到了這一步,我又哪里還有生機?我只是一具讓男人們取樂的軀體.可怕的是,男人們在取樂時,還讓我必須渴望他們的取樂.無論我的心願意不願意,他們總能用各種手段,讓我的身體和我的心分離,讓我的身體不受我的控制.

這古怪的垂暮老人,用春藥,用淫具,用各種匪夷所思地方式,開發著我最深處的性欲!而我,仿佛沙漠里的一口泉眼,連最深處的水,似乎也要被他榨干!

我忽然明白了老人為什麼要找我--對他的恨意,使我終于不再避開他那可怕的眼睛,哪怕那是吞噬我的黑洞,我也願意向著死亡之眼對視!而正在我這無畏的對視中,我終于看到了老人的膽怯--原來,他如同沙漠里的一個垂死的人,縱然帶著萬貫黃金,可他已經沒有了生命之水,他需要榨取我們這種青春女孩的汁水,來讓他繼續感到生命的活力!

我終于明白為什麼這是不歸路了,我被帶到了這里,也就相當于帶到了沙漠中,我成為了沙漠里的一個泉眼.可是,面對無邊的沙漠,我這泉水又能支撐多久?在我之前,有沒有其他女孩被帶到這里作為泉眼?而將來在我之後,又會不會有其他女孩被帶過來?

我忽然感到不寒而栗……

仿佛洞悉我內心所有的秘密,老人在完事之後,忽然換了冰冷的語氣,說:'小姑娘,你不必怕我,我每次把你挑逗成這樣,你也不容易,所以才去找小T,我既往不咎.

不過,我也必須考慮你的欲望.以後你可以找個年輕男人享樂,但不能是小T這些我的手下人,因為我不想讓你們關系太複雜.你要找男人,就找我不認識的男人,必須年輕.’老人忽然又換了淫邪的語氣,壓低聲音說,'必須找那種肉棒子硬梆梆的,小T 啊,我知道,他也硬不到哪兒去了……哈哈……’老人仿佛為自己幽默的話十分得意,大聲笑了起來.

只有我看到,當老人迷著眼睛嘲笑起來的時候,T哥的眼睛里,一抹怨毒瞬息即逝……

'而且,不能是那所謂的成功男人,什麼廟灘啦,江道口啦,那些會所里大腹便便的男人,一個也不能找,他們的那點錢,跟我相比簡直是滄海一粟,我怎能讓我用過的女人,被他們染指?!’老人忽然又換了嚴厲的語氣,說,'必須是窮男人,越下等的越好!我就想看下等男人怎麼搞你!每搞一次,我送你一顆鑽石!但必須錄了像,錄了音給我聽,以後我要一邊聽他搞你的聲音,一邊和你玩,那才有勁!’

天哪,這是怎樣一個變態的老頭,我絕望地想,卻發不出聲來,仿佛我是溺水的人,正在任憑水面蓋過我的頭頂……

上篇:58 14K幫     下篇:60 如何才能擺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