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校花與野出租 60 如何才能擺脫  
   
60 如何才能擺脫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60如何才能擺脫

讀到這里,即便是我這個頭腦不算很聰明的人,也明白了,為什麼,我會那麼輕易地,就得到了如此美麗的饒青的身體.

原來,從一開始,就並不是因為她對我有愛,而在于我恰好是個年輕人,並且身份低微,符合那變態老人的全部要求.

在饒青的生活中,圈子很窄,她又不可能找個男同學大行苟且之事,因為那樣畢竟有可能在學院里傳出去壞了名聲.而我,一個剛從外地過來不久的陌生人,一個開野出租的窮男人,一個並不太了解她的人,成為她最合適的目標.

明白這些,我心里突然一陣強烈的刺痛!我曾以為我得到過她,可是,我真的得到過她嗎?

我曾以為我被愛過,在那仲夏7月的有著蟲鳴的夜晚,哪怕只是淺淺的愛,在她那徹底釋放的呻吟里,我哪怕只是淺淺地在她心上留下一到劃痕……可是,在這個冬季,讀著饒青的日記,我明白自己只是一個悲劇,我從不曾被愛,自始至終,那只是我獨自付出真情的獨角戲.

但是,即便如此,即便我曾經的塌實感像雪一樣融化了;

即便我發現,哪怕曾經真實地和她軀體交織,抵死纏綿,可一切依然像一場幻夢;

即便我發覺,我曾以為在一份情感的合同上蓋了鋼印,可是此刻卻發現這份合同是一頁白紙;

即便以上所有的不如心意……

我,卻依然不恨饒青.

她的人生,已經太多不幸,我不能在她不幸的生命中,再落井下石,哪怕只是一個小小的石子!

"別想那麼多了",簡艾蹭了我一下,說,"繼續往下讀吧."

那就繼續讀吧.饒青的日記,剩余的部分,已經越來越薄了,我們接著讀了下去:

-----------------------------------------------------------------------------------------------------

"那之後,我果然找到了一個男人.仿佛是上天為我准備的那樣.

他叫雷小軍,不算帥,但他年輕,健壯,而且,關鍵是他是個外地人,來到這里不久.

另外,他多少還算有點文化……

還有,他看我的眼神,有些緊張,有些不好意思,有些自卑,有些躲閃……但也有些遮掩不住的激情.

我知道,我要的就是他了.從那天起,我沒再坐亮九的車,而選擇坐雷小軍的車,我在暗暗觀察他,揣摩著他是否容易上手,以及,將來是否容易脫手.

那天,再次被老人下了春藥挑逗撩拔後,我被送回廟灘.我再次打了雷小軍的電話.

坐在車上,我稍微有些猶豫,因為我似乎還放不下T哥.

但我想,不,我沒必要為誰守貞,T哥嗎?我似乎還是有些愛他,但是,我同時也恨他.

我故意把話題往情感方面引.果然,雷小軍談起了他的上一次戀愛,一個風騷的女人,把他甩了,他表現得很平靜,沒有胡理蠻纏.這意味著,將來的有一天,我也像他第三任女友那樣,忽然消失,他應當也能習慣性接受,不會有太多的麻煩.

正是基于這一點,我下了決心.

我引誘他,如今的我,已經非常懂得怎麼引誘男人.

上樓的時候,我故意走在他的前面,我知道我的臀部最美,T哥曾為之深深迷戀.他曾說過,我的臀部,散發著成熟卻又青春的女人味,以及驚人的雌性氣息……

果然,他沒有忍住,在樓梯里,就從後面摟住了我.

那一瞬間,我知道,我將有無數的鑽石到手了,而且,我以後將不會在每次被老人撩拔完畢後,陷入無限的虛空.

這個野出租車司機,可能真的從沒想過會有這樣的豔遇,用鑰匙開門的時候,他的手顫抖得厲害,最後還是我,幫他打開了門.

大門一關,他就把她摟緊,一個勁地揉我,仿佛要把我揉碎.

年輕真好,終于可以聞到年輕男人的呼吸了.他的手那麼有力,散發著雄性的氣息,那是垂死的老年男人,所不具有的,也是50歲的T哥,所沒有的.

我以前見過遛狗的人,牽著他們的寵物狗,擦肩而過的時候,狗與狗之間是那麼直接--毫無遮攔地去嗅對方的性器.

那個變態而高高在上的K九爺,那個貌似風雅貴族的T哥,他們在床上時,不是經常叫我母狗嗎?仗著他們有錢有勢,仗著他們可以購買女人的身體,就把女人當作是狗.好吧,那我就是母狗好了.

但不再是你們的母狗了,而要做你們看不上的男人的母狗.

我要把我最熱烈的性,獻給你們看不上的'下等男人’,是的,你們可以支配我,玩弄我,但你們得不到我真正的快感!

從那之後,我沉迷于和雷小軍的性愛.

我們無休止地做著愛,我們赤裸著下身,在房子里--在廚房,在浴室,在客廳,在臥室……甚至,在深夜的陽台,無休止地做著愛.

我唯一擔心的,是他愛上我.對他,我始終心存愧疚.我仿佛是一個小偷,在偷竊他的真情.而我,卻自己並沒付出真情.所以,我感到歉疚.

但我不能告訴他,我愧疚的原因.

我只能一再提醒他:'不要愛上我’,實際上,這是確實是我對他唯一的要求.

老變態越來越喜歡聽我講和這年輕男人做愛的事情.他甚至要T哥也在一旁聽.聽到興奮處,老變態甚至會開懷大笑--我再也不像第一次見到他時,那麼敬畏他了,在我內心,不再喊他'老人’,而是喊他'老變態’.

他讓我錄更多的音去給他聽,甚至到了後來,他一邊反複地放著手機里的錄音,一邊按錄音里的次序,撫摩我.

'這樣,我就可以假想我是那個年輕人,我多想恢複青春啊.’老變態無限憧憬地說,'如果可以用一億元買到年輕一歲,我一定願意.’

'可是,買不到的,不是嗎?’老變態接著自問自答.話語間充滿了沒落.

我這才注意到,他的身體,這段時間更虛弱了.他將我摟在胸前,一邊聽我手機里的錄音,一邊用手擠壓我.但他的力氣比以前小了許多,透露出一種衰弱的跡象.我忽然想起雷小軍年輕的身體,他那有力跳動著的脈搏,那血管膨脹的顫動……這令我感到一種強烈的厭惡,對老人,對這里的一切.

'不,我要早點擺脫.’我在心里吶喊,'我已經再不想繼續這麼下去了.’

再想一想自己積攢的鑽石,為數已經不少,據T哥說,起碼值兩千萬元了.那麼,我何必還在這里耗下去呢?可是,我如何才能擺脫呢?

我甚至想過,干脆休學,遠走高飛!

就在這時,T哥忽然給了我暗示.一次,再次從老人房間出來,T哥送我到了宴會廳,走到假山造型區域,他忽然輕輕拉了拉我,很輕地耳語說:'別說話,跟我來.’

我跟著T哥,繞到一座假山背後,里面是一條小道,從那小道穿出去,是更多的假山,簡直像迷魂陣一樣.T哥熟練地在前面穿行,帶著我,來到一座假山旁,山體上竟然有一扇關閉的門!

T哥輕輕推開門,里面是無盡的漆黑的,我看不清楚有多大面積,但憑感覺,起碼有一兩個足球場那麼大,T哥牽著我的手,摸著牆壁,順著牆根,往前走了大約十多米,小聲對我說:'在整個這一片,惟獨在這里說話,我們不用怕任何人聽到.小青,我知道你恨我,我也知道,我辜負了你,但是,你都看到了,這個老頭窮凶極惡,而且,他雖然給了你這麼多鑽石,但只要他不死,你想遠走高飛,根本不可能,而天知道他還要活多久?今年他其實剛剛80歲,有許多老年人,活到90多歲,甚至100歲的也有,難道,你願意被他耽誤20年嗎?或者,哪怕只是耽誤10年,你的青春也就耗盡了,女人的青春稍縱即逝,你甘心被他把你榨干嗎?’

我聽著,心里一陣緊張,我想:'難道,T哥想讓我……?’

我嚇的手一個勁地抖動,沒有接話.

T哥接著說:'如果,這老頭不在了,我就不用怕什麼了,我就和你光明正大的好,對你不離不棄,我甚至願意娶你.’

我還是沒有說話,他的這話,如果是一個多月前說,那該多好啊.

T哥又煽動說:'我知道,我已經讓你失望了,但你即使不跟我,你還可以跟其他人啊,只要老頭不在了,天高任鳥飛,你拿著你的鑽石,找個年輕有為的男人,享受你們年輕人之間的幸福人生.並且,我告訴你,在你以前,有過兩個和你一樣性感美麗的姑娘,老頭也給了她們很多珠寶,但最後,她們都沒了命……’

我一聽,真正地嚇住了,這其實是我內心一直隱約擔憂的.我其實並不想害人,但我希望自保,我小心翼翼地問:'你……要我……怎麼做?’

上篇:59 溺水的人     下篇:61 象呼吸一樣自然,象悲傷一樣真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