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校花與野出租 61 象呼吸一樣自然,象悲傷一樣真實  
   
61 象呼吸一樣自然,象悲傷一樣真實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61象呼吸一樣自然,象悲傷一樣真實

饒青的筆記,只剩最後2頁了.

我接著讀了下去:

------------------------------------------------------------------------------------------------

"T哥給了我小小的兩瓶粉末,其中一瓶是淺藍色,另一瓶是淺綠色.

淺綠色瓶子里的粉末,是一種慢性毒藥,淺藍色瓶子里則是如六味地黃丸那樣的小丸,則是那種慢性毒藥的解藥.T哥讓我以後每次和老人在床上的時候,來之前先將慢性毒藥含在嘴里,溶解在唾液中,與老頭接吻時,趁機把唾液度給他.

那老變態,非常喜歡吞我的唾沫,他說,這是青春的瓊漿,可以讓他返老還童.沒想到,T哥早注意到了.他這心思,下得可真深啊.

'你只要回去之後,服下2粒藍瓶子里的小丸,就把淺綠色瓶子里的粉末的毒性中和了.’他說,這種毒藥神不知鬼不覺,而且溶解後無色無味.

'那你怎麼不自己下藥到他的茶水或水果里去?’我質疑.

T哥說:'老太爺是死人堆里趟出來的,他這輩子殺的人,可以壘滿一個籃球場了,所以,他特別謹慎,在飲食方面,每道環節都有他的老仆把關,那密室里又有全息攝像監控系統,我是沒機會下藥的.唯一的辦法,只能靠你了.’

我心里一寒,想:'或許,從他讓人將我帶到這里來的第一天,就已經謀劃好了,那之後他對我的引誘,讓我逐漸對他動心,是不是都是為了今天的這個淺藍色的小瓶?如果真是這樣,他的心,豈非是比黑洞更要深邃的深淵?’

但是,我卻再次沒有了退路.

因為我不想讓自己的青春,繼續被那變態老頭消耗.我感到,他像一個吸血鬼一樣,把我的生機和活力,快要吸盡;他又如無邊的沙漠,而我只是小小的一個泉眼,我在這沙漠里太弱小了,泉水快要被吸干……而且,就算我挺下去,以我女人的直覺,我很難相信,變態老頭最後不對我下殺手.

既然如此,我願意賭一把.

那之後,每次去和怪老頭幽會,我都先含下淺綠色瓶子里的粉末,在T哥安排下,去找老頭的頻率,也增加了一些,一般隔三天就會去一次.每次回來,我吞下淺藍瓶子里的小丸,竟感到有些上癮.

在廟灘酒吧里,不少小姐妹都吃'麻古丸’,有的是自己吃上了癮,主動樂意去吃,有的則是被別人下藥,無意中吃到.我最初被張帥誘騙的時候,就被他偷偷下拉'麻古丸’,對那種感覺,我有印象.

而那淺藍色小瓶里的小丸,里面大約夾雜有著少量的'麻古丸’,剛吃的時候,因為劑量小,沒法察覺,但吃了一小段時間,就感受到了.到了8月,我已經十分渴望吃那小丸,每次吃了後,性的欲望強得不得了,幸虧,我有雷小軍,否則我恐怕真的會在吃了那藥之後,跑到廟灘的酒吧里去,故意喝醉,然後任那些不認識的男人奸汙我.

而正因為吃了那藥丸,我在床上更無法自持了.我說髒話,越來越難聽,而且說那些話的聲音越來越大,我知道,這樣才能在手機里錄得更清晰,變態老頭才會更高興,有時候甚至一次會給我兩顆鑽石.但是,更主要的是,只有當我讓自己都覺得自己更墮落,我才會有一種麻木感,讓我忘卻內心的惶恐和痛苦.

香港有部電影,名字很特別,叫做《愈墮落愈快樂》,但我覺得,這種說法未必是對的,愈墮落不見得會愈快樂,但是,愈墮落就會愈麻木,當墮落到生不如死,你就不會再懼怕死亡.因為只有行尸走肉才不會害怕死亡,尸體不會懼怕地獄,只有當徹底絕望,才知道什麼叫別無所求!

而只有當別無所求,只希望能夠最終擺脫那魔鬼,讓自己活下去,你才覺得,呼吸,就是最自然的事情,而悲傷,則是人生最大的真實.

在那樣絕望的墮落中,在那揮之不去的悲傷中,只有說最髒最贓的話,我才忘卻恐懼.一次次,我用身體里的深淵,夾住雷小軍,我問他:'你們男人,為什麼生?為什麼死?為什麼奮斗一輩子?’那時我和他之間的游戲,謎底來自網絡上的一首我們一起讀的打油詩.

雷小軍按那首打油詩的話回答:'為她生,為她死,為她奮斗一輩子.’

我又問:'那你們男人,吃什麼虧?上什麼當?最後死在什麼上?’

依然是打油詩里既定的答案:'吃她虧,上她當,最後死在她身上.’

當他把這句念出來的時候,我痙攣著高潮了,渾身打擺子一樣地顫動,我清晰地看到,我飽滿的身體上,晶瑩的汗滴隨著我的顫動而跳躍,那是我的汗水,也是雷小軍的汗水,我們在這樣的汗水里合而為一.

但我心里默默地說:'對不起,小軍,你現在就正在吃虧,上當,但是,最後,我要你幸福,我不要你死在我身上.’

到了八月,變態老頭的體質,忽然就下降了.他往往六七天,才要我一次了.因此我吃那藥丸的頻率也變低了,去找雷小軍也少了很多,隔好些天才去找他.他總是焦急地問我,到底去哪兒了,看得出,他是真的關心我,讓我有些感動.但是,我怎麼能告訴他什麼呢?我不能把他也拖下水.

T哥在廟灘會所里給我開了一間包房,所有的花銷全部由他支付.我知道,他是在籠絡我.我在會所里,過著公主般的生活.但我的心,卻越來越陰郁,我感到,仿佛有天邊沉重的烏云,壓在我的心里.

8月12日,我又去了老頭那里一次,但是,淺綠瓶子里的粉末,和淺藍瓶子里的藥丸,都只剩最後一點了.那天,T哥送我時,我悄悄告訴他,藥沒了.他有些生氣,說:'你怎麼早點不說.’

我說:'你給我的藥,我以為你精確計算著時間的.’

T哥歎了口氣:'這樣吧,你先去假山那里等我,我去拿了東西就來找你,千萬別讓別人看到你了.’

我走到假山那里,等著T哥到來.忽然,我聽到腳步聲,伸頭一看,是兩個陌生的保鏢,估計在巡邏.我有些害怕,趕緊順著假山往里走,繞來繞去,居然繞到了上次那扇假山上的門邊.後面的腳步聲還在傳來,我怕被他們發現,想,里面很黑,我就不會被巡邏的人發現,上次T哥也是在這里給我東西,呆會兒他自然也會到這里來,于是我用力一推,把門推開,一側身子,閃了進去.

進去後,我順著牆根,像上次那樣,往里面走了幾米.等著T哥的到來,沒想到,過了好久他都沒來,我有些害怕,想先出去再說,可是,摸回門邊,才發現這門在里面是沒有把手的,從外面得用力才能推來,從里面使不上勁,根本沒辦法弄開.

我一下子慌了神,幸虧我的手機電還很足,我打開手機,用手機屏的光照著前方.我想,這麼大一個空間,不可能只有這一扇門,我肯定能另外找到其他的門.

我舉著手機屏幕,在空無一人的黑暗中大著膽子走著.前面出先一條巷道,我想,巷道往往連著出口,于是,我向那巷道走去.轉了兩個拐角,前面竟微微有些光亮,我一陣高興,無論如何,在黑暗處看到一點光亮,心里都會燃起巨大的希望.

我快步朝那光亮走去,原來是一扇大鐵門,鐵門上有小門,虛掩著,那光亮正是從小門的門縫里滲出來的.

我沒想太多,本能地想離開黑暗而已,于是,我推開那扇小門.我怎麼也沒想到,我眼前所看到的,是讓我大大驚駭的一幕."

上篇:60 如何才能擺脫     下篇:62 我發覺了他的歹毒,卻還是無法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