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校花與野出租 64 星宿湖的第二次旅行  
   
64 星宿湖的第二次旅行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64 星宿湖的第二次旅行

風城離牛城的160公里,在法拉利的車輪下,簡直不費吹灰之力.只不過,由于國內的高速公路都有限速,況且開慣了"吉利豪情",我對這種高級車,開起來還不太習慣,于是也就只把車速控制在120碼附近.但即便如此,轉眼間也就到了.隨後直接從牛城到了星宿湖.

不知道到底基于什麼心理,或是我內心對簡艾終究並無完全的信任,到了星宿湖之後,我並未帶她到上次我和饒青住的那家"有來客棧",而是在旁邊另一家旅館訂了房間.

"你們上次來住的而是這間?"簡艾看我一眼,問.

"對"我說謊了.

簡艾笑了笑,說,那就看我這個天才來幫你找鑽石吧.說完,她像電影里的偵探似的,在房間里找來找去,還看了床板下面,但都一無所獲.

中午,我們去鎮上吃了上次我點過的當地美食--魚丸飯,以及那大盤的清蒸魚.

"呀,沒想到這清蒸魚還真好吃."簡艾由衷贊歎說.我忽然想起,上次饒青也有過類似的贊美,恍惚間仿佛夕日重現.

我們也去坐了游船,一路都很平靜,不僅沒有老頭的色眼,甚至連青年男人淫欲的眼神也很少碰到--

簡艾雖然也漂亮,但沒有饒青那種呼之欲出的性感,她十分清秀,如同出水芙蓉,又如空谷幽蘭,這種氣質仿佛一道看不見的牆,似乎天然地能將周圍男人內心的色欲壓抑下去.

記得我和饒青走在一起的時候,幾乎每一秒都能感受到身旁男人那種強烈的欲望,以及掩飾不住的色迷迷的目光,那些目光流淌在饒青凹凸有致的曲線上,並順便將妒恨的余波,波及到我身上.

而與簡艾走在一起,只要周圍都是不知道簡艾身家的人,我很少感受到來自男性的妒恨目光.

我曾經讀到過一本書,里面說,"談戀愛,每個男人都想找那種豔光四射的尤物;但是,找老婆,聰明的男人懂得去追尋那種低調的女人.因為前者會使你前進的道路遇到許多阻力,而後者,會讓你的前行減少遇到麻煩."

從這個角度講,如果真能和簡艾擁有一個未來,確實類似于上天的饋贈.只是,我還是不敢相信,我這樣的草根男人,怎麼可能真有這樣的運氣?

但是,簡艾對我確實是很好的.

從女朋友的角度看,她無可挑剔--優雅,溫柔,賢惠,低調,富有卻毫無架子,居然還能彈那麼好的鋼琴……而且,在床上盡管不激情,但也婉轉承歡,倒也並非不解風情.

總之,她太好了,幾乎完美,所以,使我心里反而不塌實.

"你們在路上停過車嗎?"簡艾問.

"沒有."我說.

"到星宿湖後的這一路,想要埋點什麼寶貝,還真不容易呢." 簡艾說.

那個夜晚,簡艾主動要和我做愛.

"你上次和饒青做愛的時候,就是在這床上對吧?"簡艾淡淡地說,仿佛在說著別人.

我停下動作.

"怎麼了,你?"她微微推了推我.

"你並不愛我."我說.

"你又瞎說了,又要拿你出那套'我和你天差地遠’的理論嗎?難道沒有錢,就真的能讓一個男人連自信都沒有了?"簡艾說.

"不是那些問題,而是,如果愛一個人,是不會這麼平靜地把他和別的女人的那種事,拿來說的."我說,"所以,你其實並不愛我,甚至可能你自己都沒意識到.你以為你愛我了,但你沒有."

"那是因為,我從小孤單慣了,也許不大懂怎麼去愛一個人."簡艾說,"但是,我之前並沒把身體給過其他男人,而我給了你,如果這都不算愛,那又還能如何去證明愛呢?"

我沒有說話,我的內心陷入了矛盾.一方面,我覺得在這個時代,無論男人女人,身體和心都已經分離,交出身體來,但並不等于交出了心;另一方面,我又覺得簡艾沒必要騙我,我,一個窮小子,有什麼資本可供別人去處心積慮地騙呢?

"我們走到一起,是命運的安排,世界上有很多孤獨的人,但他們並不見得會相遇並發生碰撞,我和你都孤獨,又恰好撞上了,這是天意,就這麼簡單."簡艾說,"你不要把簡單的事情想複雜了,更自信點,好嗎?"

那晚,簡艾要了我兩次.使我頗覺疲憊.夜深之後,我迷糊地睡著.不知何時,聽到悉悉唆唆的聲音,我睜眼一看,是簡艾在穿衣服.

"干嗎去?"我問.

"哦,你醒了?我本來想叫醒你一起去,可見你今天開車辛苦,就沒叫你",簡艾說,"我想了想,覺得,饒青要在你不知道的時候藏那些鑽石,必然是在你睡著的時候,那麼也就是半夜了.所以,我想半夜出了這房間,看看在這時候,有可能到哪里藏鑽石.你既然醒了,要不要跟我一起去?"

我穿好衣服.和簡艾一起走出房門,牛城比風城更靠北一點,天氣也更冷一些,在這12月下旬的深夜,溫度在零度以下.我們穿上厚厚的外衣,走出房間,房門外是一個露天的空壩子,但不可能半夜在這里藏鑽石,因為挖土的聲音肯定會讓四周客房的人醒來.

繞出壩子,就是院牆,這是一個用當地農居改建而成的低檔旅館,一切都很隨意,院牆旁是廁所,再過去點就是後門,兩扇木板門用一根"頂門棍"頂著,我們挪開頂門棍,輕輕地就將門打開了,幾乎沒發出什麼聲音.

我們側著身走出木門,前面是一大片冬季的灌木叢,星宿湖本就處在地廣人稀的區域,這個旅館和旁邊的"有來客棧"都位于星宿湖較遠處山腳的荒僻之地,這後門外面,是高原地區連綿的小山包,覆蓋著郁郁蔥蔥的灌木.

看來,饒青當時之所以選擇住這一帶,正是考慮到位置的偏僻了.但是,即使去"有來客棧"去,也不可能埋在客棧里面,而"有來客棧"外面也是眼前如此遼闊的山野,在這樣的荒原中想要找到饒青埋鑽石的地方,如果毫無一點提示,實在是根本不可能的.

荒原之上,清冷的月光灑在簡艾單薄的身子上,使她竟也有幾分像是月光下皮影戲台上的一張剪紙.不知道為什麼,在那一瞬,我決定不告訴她,我和饒青在第二天,還去過更偏遠的那個松樹林.

我和簡艾回到旅館房間里,脫了衣服,縮進被窩里睡下.深夜的寒氣對人身體的侵襲很厲害,簡艾手腳冰涼.我摟緊她,用自己的身體給她暖手暖腳.無論愛或不愛我,我對睡在自己身邊的每個女人,都希望能盡量地善待她.簡艾的手慢慢暖起來,並發出了細微的鼾聲,她睡著了.而我卻很久都無法入眠,我想:"她如此地渴望找到那些鑽石,到底是為什麼呢?以她的財力,就算是價值一兩千萬的鑽石,也並非能對她的總財富有太大影響.那麼,或許她真的僅僅是在為我尋找?可是,我又總覺得似乎哪里不對,但卻又理不出頭緒."

由于半夜醒來折騰了一番,第二天上午11點我們才起床,吃了飯後,簡艾讓我陪著她,特意到旅館後門外的小山上搜尋了一下,但顯然不可能有什麼收獲--這里雖然人少,卻還是有零星的放羊人,如果我們這樣就能找到,那放羊人應該早發現了吧?

我覺得這樣絕對是徒勞無功的,建議簡艾回去,可簡艾卻大有繼續找一兩天的決心.我正糾結,電話響了,一看來電名字,又是大劉.

"怎麼了?"我有些緊張地問.近段時間以來,每次大劉只要來電話,都不是什麼好消息.

"你在哪?趕快回影視學院這邊一趟."大劉說.

"又怎麼了?"

"又死人了."大劉低沉地說,"而且,焦韻出現了,但她頭部受了傷,正躺在醫院病房里,她在昏迷中兩次提到你的名字!"

上篇:63 芬迪,墳地,死亡的氣息     下篇:65 失魂落魄的焦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