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校花與野出租 67 慘烈的人生  
   
67 慘烈的人生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67 慘烈的人生

焦韻後面的故事是這樣的:

"饒青跟了T哥之後,一切仿佛都平靜了下來,有時候,我甚至有些為饒青高興,因為,張帥是真的再不敢去騷擾她了,饒青也不必再去酒吧和夜場,據廟灘會所的人說,T哥對饒青可慷慨了,給了她不少衣服,據說甚至還有鑽石呢!甚至讓我,有時候都有些羨慕.

後來有一天,飚爺說,亮九發現,有個瘦得像紙片一樣的男生,經常偷偷摸摸跟蹤饒青,讓我也注意盯著一下那紙片男.暑假我們沒有回去,多數時候在城里和飚爺住一起,有時候也回影視學院來.

8月的一天,我忽然看到紙片男生提前返回了學校,悄悄往學院後面那個大爛尾樓走,而一個開野出租的小伙子,則偷偷在後面跟著紙片男生,我想起飚爺的囑咐,趕緊尾隨過去,但那條小路有些嚇人,我沒敢走近,也不知道他倆到底去干嘛.

後來,那個野出租車司機出來,我忽然認出,以前見過他一次,那是在5月份,飚爺讓我故意去試一下那個司機有多好色……飚爺為什麼會注意他呢?我想不明白,也許,是亮九給飚爺說了什麼吧.

9月份,開學了,不知道為什麼,饒青沒來,據說是主動休學了.我有些納悶,她現在應該不缺那點學費了呀.

也許,是跟著T哥,過逍遙香豔的好日子去了.我略微妒忌地想,她認識了T哥,和我認識了飚爺一樣,都是不歸路,但T哥對她,似乎比飚爺對我好多了.

之後沒多久,有一天,飚爺忽然說,T哥想見我.

我很詫異,但沒想太多,就答應去見T哥.因為我是飚爺的女人,所以在他們的圈子里,我很有安全感.盡管,必須得蒙著眼,戴著頭套,坐很久的車,但我還是很放松地去了.在路上,我甚至想,會不會是饒青平時身邊沒有小姐妹,不好玩兒,想見見我,所以讓T哥給飚爺帶話呢.

但我到了那里,我才明白,我太天真了--T哥強奸了我,他看起來那麼道貌岸然,裝得那麼有貴族氣質,但其實,他真是個不折不扣的流氓!

他從我身上下來,我依然在哭.

我邊哭邊說:"虧你還是飚爺的兄弟,你不怕飚爺報複你嗎?"

T哥面無表情地看了看我,他甚至還沒把褲子穿上,依然光著下身,他腿上的皮膚,可真是蒼白啊,他那根已經軟耷耷的東西,像毛毛蟲一樣,讓我感到一陣惡心.

我以為,他多少會有些顧忌飚爺,沒想到,他完全沒一點慌張.

'難道,是因為他地位竟在飚爺之上嗎?’我有些疑惑.正想著,'即便如此,我也一定要求飚爺幫我雪恥!我想起以前那個副導演,好歹都還不算強奸,但也付出了一只手的代價,而這次,我真的是活生生被這個衣冠禽獸強奸啊!’

可是,就在我還沒起來時,門開了,飚爺走了進來.他居然也裸著下身,當著T哥的面,也強奸了我--是的,雖然我以前是他的女人,但此刻我明白,他其實從來沒真把我當做他女人!

這,都是些什麼人啊!他們的心,還是血肉長的嗎?或者,是鐵鑄的?

那一天,這兩個50出頭的男人,反複輪流凌辱著我,他們多數時候其實都根本就是疲軟的,只是反複揉捏和羞辱我,再然後,他們給我下了一種像是麻古一樣的藥,讓我身體里的欲望逐漸炙熱起來.終于,我在滿臉淚水中忽然想明白了,我不可能報複得了飚爺,也不可能把T哥怎麼樣,如果生活真的就是一場強奸,如果根本抗爭不了,那我還不如享受吧……

可是,他們並不讓我享受,牆上的那面大鏡子忽然抬升起來,一個皮包骷髏般的像要快死了的垂暮老人,坐在鏡子後面,原來,他一直在看戲……

我被他們丟給了老人,他仿佛一只千年妖精,要吸取年輕人的精氣那樣,用他牙齒松動的臭嘴,吸舔著我的身體.

'真像饒青,雖然稍稍差點……’,他說.一邊吸著我,一邊抬起臉看我,他的眼睛如同骷髏的兩個黑洞.而他的手指,如怪蛇一樣冰冷,令我生不如死!

任何一種哪怕再不堪的生活,當你無力抗拒,你總會慢慢習慣.

我習慣了看清楚自己真實的身份--我不是飚爺的女人,而只是他們共有的一個性奴;

那垂暮老人,比誰都更讓我害怕,他分明就像一個已經死了的人,卻掙紮著不願意下到地獄里去.又或者,他本身就是死神!

我恨他們,但我更懼怕他們,于是我比以往,都更恭順他們.我像一條母狗一樣,任他們驅使,哪怕我根本不知道他們到底有什麼目的.

他們後面的一系列行為,都讓我無法理解,但我惟有服從.

10月下旬,他們讓我主動去租饒青以前住的那個房間,說是這樣可以令我吸引那個野出租司機--也就是你,雷小軍--的注意;

也就在那時,他們讓我去搭乘你的野出租車;

10月底的那個夜晚,我被飚爺喊到廟灘會所吃飯,飯後他開始騷擾我,並且給我下了很重的春藥,盡管T哥和那老人不在,但飚爺已經完全不是以前對我好的那個男人,他故意挑逗我,卻不占有我,而是讓我打電話給你,叫你來接我.

並且命令我誘惑你.

那個寂靜的深夜,我像木偶人一樣把自己給了你,可我的心里充滿了如同墜入深淵一般痛楚,我的呻吟如同窗外凜冽的寒風……我在想,這是一種什麼樣的命運啊,我曾經心比天高,來大學里學表演,曾渴望將來當一個影星,萬眾矚目,飛上云霄.可是,卻被一個副導演欺騙,而後步步陷入更深的深淵,在殘酷的現實面前,我沒有未來,沒有愛,沒有男人,只有一根接一跟的JB!

我如今已經什麼都看得開,想得開,什麼都不再在乎,哪怕明天我就死,我也無所謂.所以,我可以直白告訴你,小軍--即便如今當著簡艾,我也可以不客氣地說,我和你做了好多次,但我從沒愛過你.

甚至,起初,我恨你,把對他們的恨,遷怒到你身上.

許多次和你做的時候,我都甚至想殺死你.我與你之間沒有愛,除了人為的造愛,我和你毫無交集.我們無話可說,甚至後來居然能從見面到造愛到你送我走,自始至終沒有一句對話.

我們這樣,已經成了一種煎熬.可是,我卻不能抽身離開,因為那個變態老頭,喜歡聽你干我的聲音!

他還命令我在造愛時候說髒話.

可是,我真的說來不來.我從小家庭環境不錯,不像饒青那樣是在農村里長大的野丫頭--她可真是什麼不要臉的話都說得出口啊--由于我實在不太會說髒話,T哥忽然就拿給我一個手機,讓我聽里面錄的饒青和你在床上的對話!

我這才知道,你跟饒青竟然也做過!

我仔細看了看,那手機,竟然是饒青的手機!

'你們把饒青怎麼了?’我嘶吼起來.

T哥冷冷地說:'你別管我們把他怎麼了,我只告訴你,如果你想安安穩穩活下去,我們讓你怎樣,你就怎樣!’

我真的被嚇住了,那之後,小軍,我就像排演一樣,念著每次我來之前准備好的對白,和你說著髒話.我還用手機錄音和拍你,請你原諒,我是逼不得已,因為變態老人想看,想聽.

也就在那時候,我逐漸發現你這人很善良,如果說,他們是鬼,哪怕富甲一方,權勢熏天,他們也是鬼;那麼,你卻是人,哪怕你窮點,懦弱點,沒權沒地位,你也是人,所以,我說句心里話--簡艾妹子有眼光,選對了人.

就在我漸漸不憎惡你的時候,11月中旬,我卻一不小心說漏了嘴.

因為我經常被迫聽饒青的對白,聽多了,有些話竟然記熟了,那個深夜,饒青以前那幾句最刺激的話,如同電影里的經典台詞,在我眼前晃動,我變得亢奮起來,變得狂亂迷醉,我沒忍住,也大聲說起了那髒話:"你和你那第三個女朋友分手後,你怕自己再也找不到皮膚那麼白,奶子那麼彈的女孩子了,那麼現在你和我做,我的奶子比她彈嗎?"

說完,我就知道露餡了.但是,已經無法補救.我不知道該怎麼對你解釋,所以我只好避開你.

我避到飚爺那里去,我說了這事兒,其實我心里想,既然我引起了你懷疑,那麼,他們就不會再逼我去找你了,借此機會,我干脆就和你別再繼續這怪異的游戲了.我其實還隱約地想,雷小軍,你不是個壞人,我不想把你拖下深淵.

果然,他們知道後,就沒讓我繼續去找你.

但我沒想到的是,我更悲慘的命運卻開始了!"

上篇:66 焦韻的墮落     下篇:68 焦韻的驚恐逃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