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校花與野出租 68 焦韻的驚恐逃亡  
   
68 焦韻的驚恐逃亡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68焦韻的驚恐逃亡

"啊,還能有怎樣更悲慘的命運呢?"我心里想.和簡艾對視一眼,心下有些黯然.剛才焦韻被兩個50來歲的男人,以及一個垂暮老男人,輪流凌辱,確實讓我們有些驚駭,確實,這比饒青所遭受的更為屈辱.

焦韻慘然一笑,接著說了下去:

---------------------------------------------------------------

"他們沒讓我再去找你,但也沒讓我再離開老人那里了!這個老人,聽T哥和飚爺,都喊他'K九爺’,雖然已經風燭殘年,但當年想必極其厲害,以至于T哥和飚爺在他那麼老時,依然很敬畏他.

在你面前說話穿幫後,我再次被帶到K九爺那兒,完事之後,我跟著T哥走出那間密室,走向長廊,本以為會像以前那樣蒙著眼睛戴著頭套離開,但那次,他並沒帶我去走廊盡頭,而是帶到了另一道門邊.

沒沒鎖,推開,里面是另一間密室.面積約摸40平米的樣子,帶有衛生間,跟酒店式標間很像,不同的是沒有廚房,也沒有窗.

我住進了那里,起初,我以為只是住一兩天,沒想到,這一住,就再沒准我離開那片地兒.

這,簡直如同被軟禁一樣.

更可怕的是,起初很長的時間里,我一直不知道那究竟是什麼地方.

K九爺的身體似乎越來越差,他已經只能七,八天,才'要’我一次.而K九爺沒'召見’我的日子,我基本上只能在自己的酒店標間里獨自生活.

我打不成電話,因為每次到這里來,手機都被黑衣保鏢那走保管,而那次,因為我沒離開那里,手機就一直沒還給我--所以,你們見到的我,如今並沒有手機.

我也上不了網,至少我的房間里沒有網線,甚至沒有電腦.所以,我和外界根本無法聯絡.

我的活動區間,只限定在走廊,宴會廳以及我的房間里.走廊盡頭,我後來偷偷去看了,是一道沉重的大鐵門,鎖得很緊,從門縫里往外看,是漆黑的一片,壓根看不出外面是什麼.

在走廊里,還有一些門,但都鎖得很緊.我猜測,T哥肯定也住在其中的某一扇門背後.

這片小小的區間,就是我生活的全部活動空間.

我唯一的娛樂,是看電視.所以,那些天,我每天醒來就看電視,看疲倦了就睡,睡醒了就吃.日複一日,如果不是因為有電視,我肯定連過了多少天,都不知道--因為在這幽閉的空間里,根本分不清白天黑夜.

關于吃飯,我每頓吃的幾乎都是西餐.有一次,我求T哥讓我吃一次回鍋肉,T哥只是簡單地說:'不可以.’

為什麼不可以呢?我想不明白,我明白的只是--自己已經成了一個被幽禁的性奴,供K九爺隔五,六天玩弄一次.K九爺為了安撫我,起初每次會給我一顆鑽石,但是,到了12月初,他身體繼續變差,神智越來越不清醒,竟然連鑽石也想不起要給我了.

你們沒有體驗過這種坐牢一般的日子,就永遠體會不到我那時的絕望,這種生活,使我幾乎想要自殺.我覺得,我已經快要挺不下去了.

就在那時,一天,T哥將我喊到了宴會廳,我跟著他,走過那片假山,然後在一座假山上,看到了一扇關閉的門,T哥推開門,讓我跟著他進去.

如果說,宴會廳里畢竟還有著璀璨的燈光,而這里面則是一片無窮的漆黑,T哥在黑暗中領著我,順著牆根走了一小程,然後,對我說:'小韻,你想離開這里嗎?’

我說:'當然想啊.’

T哥說:'那好,我給你說,K九爺病了,所以他老是不放你走,甚至他還說,如果他死了,就要拉你陪葬.’

我大吃一驚,本能地縮了縮身子,說:'啊,那怎麼辦?’

T哥說:'我和你家飚爺,都是K九爺的干兒子,我們當然是不惜一切代價,想要救他啊,可是,K九爺老糊塗了,已經不願意吃藥了,所以,我們想了個辦法,請你以後每次陪他上床時,先含點藥粉在嘴巴里,藥粉化在口水里之後,先別咽下去,等和K九爺接吻時,你把口水度到他嘴巴里去,他是最喜歡吞年輕女孩的口水的了,這樣,他就服下了藥,病自然會很快好起來,你呢,也就有機會離開了.’

一邊說,T哥一邊給我一小瓶淺綠色瓶子,並叮囑我,平時放在我那房間里的隱蔽處,每次只在K九爺招我去服侍前,才將那瓶子里的粉末倒一些出來,含在嘴里.

'千萬不要告訴K九爺這事兒,要不,他倔脾氣上來了,拒絕吃藥,身體就會更糟糕,你的麻煩也就越大了.’T哥提醒說.同時,將一枚鑽節放在我手心里.

回到我那房間後,我看了看T哥給我的鑽戒,和以前K九爺給我的,略有不同.K九爺給的,有的是鑽石,有的是那種風格細膩的白金鑽戒,而T哥給我的,則是一種方形的很別致的鑽石戒指,而且那鑽石特別大,越看越有味道,我相當喜歡.

那之後,我每次去K九爺那里,都按T哥說的,口里含著藥粉,並將口水度給老人吃.K九爺真的很變態,他不僅喜歡吃年輕女人的口水,甚至喜歡舔女人身上的汗泥,為了這,他不准我每天洗澡,而只能五,六天洗一次!

這樣一個變態的老頭,我真是要忍無可忍了.我多麼希望,他的身體早點康複,我也就可以早點完成任務離開..可是,奇怪的是,吃了藥,他似乎衰弱得更快了,到了12月中旬,他比以前更瘦,連屁股上也沒有一丁點肉,坐在我腿上時,簡直會把我的大腿磕疼……"

------------------------------------------------------------------------------

焦韻說到這里,簡艾看了看我,我聯想起饒青的日記,立即明白了,T哥讓焦韻含在嘴里化做口水給"K九爺"吃的,正是饒青所含的那種慢性毒藥.

顯然,利用饒青給"K九爺"慢性下毒,已經漸漸收到成效,老人在饒青的描述中,最開始雖然瘦,但還是很有精神的.當焦韻接觸老人時,老人已經更瘦了,而且精神活力也大不如饒青所見識的"K九爺",可見,饒青下毒,是卓有成效的.

但後來,饒青看到了那整倉庫的藏羚羊皮,並且"K九爺"的巡邏保鏢也都發現了,由于謹慎,避免"K九爺"將饒青喊去盤問,T哥很有可能為了計劃的萬無一失,將饒青殺害了--或者,是把饒青轉移藏匿到另外哪個連老人都不知道的幽閉空間里,軟禁起來了…….

那之後,給老人下毒的計劃,畢竟還是沒徹底實施完畢.為了避免功虧一簣,T哥和飚爺,找來了和饒青長相相似的焦韻.他們知道,既然老人喜歡長相是饒青類型的年輕姑娘,那麼,在饒青已"死"的情況下,讓焦韻繼續饒青的"事業",是最好的策略,反正,只要"K九爺"樂意砸這姑娘噴香的舌頭,那慢性下毒的謀殺計劃,就能很簡單地繼續下去.

但這有個前提,那就是,T哥和飚爺,是在串通起來謀害"K九爺",他倆,為什麼要這麼做呢?這就不是我這簡單的腦袋,能想得明白的了.

我一邊這麼想著,只聽簡艾淡淡地對焦韻說:"焦韻啊,你知道你給老人下的不是是治病的藥,而是毒藥嗎?"

焦韻聽了,"啊"地尖叫了一聲,而後蜷縮在沙發一角,怕冷似的摟緊自己的肩膀--雖然,其實客廳里開足了空調,一點也不冷.

"你,自己後來也意識到了,是嗎?"簡艾說.

焦韻沒有說話,垂下了頭,過了好一陣,先是搖了搖頭,而後又沉重地點了點頭,嗚咽著說:"我只是有點懷疑,但我也不確定,這麼說來我成了殺人犯,我的人生已經完了,全完了……"一邊說,一邊痛楚地抓扯著自己的頭發.

"這麼說來,那老頭死了?"我問.

焦韻抬起淚眼模糊的眼,說:"是的……就是在我進醫院之前的那天,我又一次和'K九爺’做……他還是像以前那樣,伏在我身上折騰,忽然,他身子抽風一樣動了一下,垂下了頭.我一探他的鼻子,已經……沒氣了."

"那你怎麼逃出來的?"我好奇地問.

焦韻本來就很大的眼睛,睜得圓圓的,仿佛在驚恐地回頭看著某個東西,我以為她會虛脫地倒下去,但她用手撐著沙發,還是艱難地往下說:

----------------------------------------------------------------------------

"以往,每次老頭折騰我,都要時斷時續地折騰兩三個小時,後來的那幾次,他身體虛了些,就沒再讓其他人在旁邊觀看.T哥一般是三小時後才來領我走.那次,我和老頭在床上不到半小時,他就……沒氣了.當時,簡直把我嚇壞了!連滾帶爬下了床,抖著手,穿起自己的衣服.

穿好衣服後,我冷靜了一些,可能我在廟灘夜場里,也算是見了不少世面,還見過混混們打群架,當街殺人的情景,所以,我狠狠地掐自己的手心,命令自己冷靜下來.

我想過,在那里等著T哥來發落.可是,我想起之前他說過,如果老人死了,我很可能要陪葬……即便他說的是玩笑話,但風險實在太大了.忽然,我看到老人身旁有一串鑰匙!我腦袋里靈光一閃--既然他是這里的老大,那麼,那串鑰匙肯定有出去的鑰匙,我想,橫豎都是死,不如逃跑吧,說不定還能活下去.

我先是趕緊回到自己那間臥房,簡單收拾了一下東西,那些黃金什麼的我都沒帶,就把那幾顆鑽石和鑽戒帶了,鑽石真是好東西,不會破損,體積小,好攜帶,又特別值錢,所以,我帶著鑽石,就往走廊里走,走廊盡頭的那扇鐵門果然鎖死了的,根本推不動,我想用鑰匙去開來試試,但那串鑰匙那麼大一把,分不清楚是拿把鑰匙,試來試去,肯定會發出聲響,在那里太容易被注意到了.就在我猶豫著試不試時,我隱約聽到仿佛有巡邏人的腳步聲.

這下,我更不敢試了,馬上返身躲到了假山後面.我忽然想起,T哥曾帶我去的假山上的那個門,門背後的那個黑黑的世界,那里很大,又沒人,雖然平時我覺得很可怕,不敢去,可現在反而是對我來說最安全的地方.

我找到了那門,鑽了進去,好黑啊,伸手不見五指,我連手機都沒有,完全沒一點光源.于是,我只好用手摸著牆壁,一直順著牆壁走.那里很空曠,很寬大,我摸著牆壁走了好一陣,也不知走到了哪里,忽然,我看到頭上有一點點光亮,像是從一個縫隙里漏下的光!

在黑暗中看見光亮的人,會本能地朝著那光亮哪怕是爬也要爬過去,我一興奮,抬起腿邁步,就摔了一跤,原來,這里有個樓梯.我顧不上疼,連摸帶滾,往樓梯上爬,爬了一小會兒,不那麼疼了,我就站起身,順著樓梯走.走了一小會兒,我來到了一扇鐵門邊.

那道鐵門,果然也上著鎖.

我哆嗦著,掏出那串鑰匙,一邊用發抖的手開鎖,一邊祈禱著能找到那把鎖的鑰匙,老天保佑,在我試第5把鑰匙的時候,鎖,開了!

上篇:67 慘烈的人生     下篇:69 是誰殺害了焦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