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校花與野出租 69 是誰殺害了焦韻  
   
69 是誰殺害了焦韻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69是誰殺害了焦韻

聽著焦韻講述她的逃亡經過,我既驚駭,又緊張,仿佛在聽一慕驚險的懸疑廣播劇.同時也為焦韻慶幸--無論如何,她此刻不是安然無恙地坐在我和簡艾對面麼,也算是有驚無險了.然而,也就在我暗自為她慶幸之時,焦韻卻捂住腦袋,痛楚地呻吟著說:"不好,我的頭又疼起來了……好疼啊……好疼啊!"

"那怎麼辦?用不用趕緊陪你去醫院看醫生?"簡艾關切地問.

"不……不用了……其實這幾天一直時斷時續地疼,不疼的時候,腦袋木木的,疼起來的時候,像針紮一樣……太難受了",焦韻說.

"那……要不你先休息一下?我們扶你上樓早點睡了?"我趕忙建議,看看窗外,夜色已深,焦韻的故事實在太過吸引我和簡艾,我們完全沒注意到,從傍晚已經到了夜里10點多.雖然,我非常想之後下面發生了什麼,但是,焦韻的頭那麼疼,我們怎麼還能自私地讓她繼續回憶呢?

"對,要不我們先扶你上去,你吃點安眠藥,早點睡一覺,明天醒來頭可能就不疼了,以後時間還多,我們願意耐心等著你講後面的故事."簡艾說著,與我一起攙扶起焦韻.

上了樓,到了焦韻的房間,我們扶她上了床.臨出門,簡艾像忽然想起什麼似的,隨意問道:"焦韻,可以把你的那些鑽石給我看看嗎?放心,我們家也有很多鑽石,我不會搶你的,只不過我很喜歡這東西,想鑒賞鑒賞,看看那個怪老頭,還有那個什麼T哥,給你的鑽石到底有多好."

"你們對我這麼好,那還有什麼不可以的呢?"焦韻說,"我拿給你看."說著,在房間里衣櫥里摸了一陣,摸出十來顆鑽石,鑽戒.

簡艾拿起焦韻的鑽石與鑽戒,用饒有興趣的眼神仔細看了看,仿佛一個珠寶專家似的.在那些鑽石,鑽戒中,果然有三枚鑽戒,與其他的不同,呈方形,很別致,而且鑲嵌的鑽石特別大,顯得非常昂貴華麗.

"這就是T哥給你的鑽戒吧?是和其他的有些不同."簡艾拾起那三枚鑽戒,如同珠寶鑒賞家一樣,仔細看了看,而後微微一笑,將所有鑽石,鑽戒還給了焦韻,並關切地囑咐說:"好了,我也就看看,焦韻姐姐,你這些鑽石,都是好東西,真貨,很值錢的!你好好收揀好."

"喲,看不出來,你還懂鑒別珍寶鑽石?"我再次對簡艾刮目相看.

"當然啦,我爸以前的產業,除了房地產,貿易,物流運輸之外,其實還有珠寶.再怎麼說,也耳濡目染了一些鑒別技巧,我幫焦韻姐姐把一把關,免得她被人騙了,還好,都是真貨."簡艾說著,幫焦韻關好門,我和回了自己的房間.

"原來如此"我想--躺在床上,我回想起簡艾熱心地陪我去星宿湖尋找饒青的鑽石,忽然更多了幾分理解,之前我就覺得,她不至于僅僅出于為我找鑽石的心理,而這麼大費干戈,如今終于明白,原來她對鑽石,有著鑒賞的熱愛.

簡艾就睡在我的身旁,這次,發生了這麼多事情後,我每天心神不甯,好多天都沒主動和她造愛了.此刻,看著她背對著我,身體隨著呼吸,微微地起伏,我忽然感到湧起了許多柔情,從背後輕輕摟住她.她竟也沒睡著,被我一摟,主動用身子蹭著我.我們慢慢地忽然都有了感覺,互相脫光彼此,我壓到了簡艾身上.

"可別讓焦韻聽到",簡艾小聲說,"你動得盡量輕些."

"好吧."我說.我們溫柔地纏綿起來……好一陣,才終于漸漸平息下來."真好."簡艾忽然動情地捧住我的臉,吻了我一下,說.

"什麼真好?"我故意問.

"和你做愛真好……有你真好."簡艾略有些羞澀地一笑,說.

"其實這不算什麼啊,只要你願意,我們一直可以這樣."我抱緊她,她瘦瘦的身軀雖然沒多少肉,但很有韌勁,她的血管在剛才的高潮里搏動得十分強勁,此刻依然脈動著,散發著青春的活力.我忽然回想起第一次見到簡艾的時候,她出現在我面前的那一刻,我眼睛里定格中的她,身高1米66左右,瘦,留著披肩長發,五官很清麗,朝著我招了招手……在那個瞬間,我怎麼也沒想到,陪著我在風城走到最後的,竟然就是這個女孩……

人生,是多麼難以預料啊,我想著這些,迷迷糊糊地睡去.

第二天,我睡到快九點才醒,簡艾已經在樓下彈奏鋼琴.其實在別墅里的許多日子,都是這樣,我喜歡睡懶覺,而她則總是醒得很早,我經常在流水般的琴音中醒來.

我起床後,吃了飯,發現焦韻還沒有來起床吃飯.也不知道她的頭疼好些了沒有.我上樓,敲了敲焦韻的房門.

"焦韻",我喊了一聲,"起床了嗎?"

沒有人回答.

"焦韻",我聲音更大了一些,"起床吃飯了,你的頭還疼嗎?"

還是沒有回音.我有些擔心,趕緊喊簡艾上來.

我們試了一下,門並沒從里面反鎖,一扭把手,門就開了.

我用力推開門,只見房間里已經沒有了焦韻.

在桌子上,我看到焦韻留下的一張紙條:"我走了,不必找我,你們也找不到我,明天上午十點,到學院里的那坐尖頂閣樓里來,我告訴你們一些秘密."

會是什麼樣的秘密呢?我實在猜不出來.也許,是關于她逃跑出來的最後細節?又或者,是T哥和老頭所住房子的秘密?迄今為止,我依然不知道,饒青和焦韻,被帶到的地方究竟在哪里,我內心,其實一直隱秘地希望能去那里搜尋一下,看看有沒有饒青的下落.但是,我又不好意思給簡艾說這些,我不想她看出我到如今都還那麼在意饒青.

何況,我也不願意承認自己是那麼賤--無論饒青是死是活,她都那麼明確地說了從不愛我,我又如何還一心在意著她,而渾然不顧對我好的女孩的感受?

那天,從下午開始,風城終于下起了紛紛揚揚的大雪,雪片如同鵝毛一樣飛舞,正是我期待了整個冬天的大雪,在成都,我從沒見到過如此大的雪,到風城之後,我也一直期待著大雪的降臨,然而它真的來了,我卻因為心里若有所思,而並沒多少興奮.

夜晚,雪越下越大,已經是深冬,簡艾告訴我,風城每年,都會下這樣一場或兩場特別大的雪,第二天早上,只怕路兩旁就會積起很厚的雪.

"你習慣了你們成都冬季的道路,從沒在雪地里開過車,明天如果你開車去,我不放心."簡艾溫柔地對我說.

"那……難道你開車?"我疑惑地問.

"我,我比你手生多了,學會開車後,開得很少,下雪天我更是從沒開過."簡艾說.

"那?"

"我們明早打個車吧,風城本地專業的出租車司機,應該會比較習慣這樣的天氣和路況."簡艾說.

"你不是怕坐出租嗎?"我體恤地問.

"有你在我身邊,我就什麼都不怕."簡艾說著,靠過來,頭放在我肩膀上,緊緊地抱著我.

第二天早上還不到8點,為避免堵車,我和簡艾就打算動身.臨出門,簡艾忽然一拍腦袋,提醒我說:"你那朋友--大劉,不是說了嗎,最近我們自己也比較危險,如果就我們倆去找焦韻,萬一那所謂的T哥,飚爺等人,也在跟蹤焦韻,我們倆遇上了,只怕泥菩薩過河,自身難保."

我一想,很有道理.

"所以,我覺得還是喊那位劉警官和我們一起去,而且,他不是也讓我們有情況就給他說嗎?"簡艾說.

"行啊,還是你考慮得周到."我聽了簡艾的話,立即給大劉打了電話,約他在影視學院大門口等我們.

"有什麼事嗎?"大劉在電話那頭問.

"有最後的秘密!"我故意把焦韻留言里的字眼抽了幾個醒目的出來,神秘兮兮地對大劉說.其實,我當時說的時候,也有著逗一逗大劉的動機,以前每次,出了事情,大劉總是不分青紅皂白,立即打電話把我叫過去,那麼,現在我也故弄玄虛,把他叫過來.

只不過,我沒曾想到,竟然真的有最後的秘密!

風城每年都有一兩次暴雪,道路交通應對暴雪十分有經驗,又是在路上撒鹽,又是連夜安排人手和機械工具排雪,所以,雖然下了那麼大的雪,道路雖比平時難走了一些,依然還算基本暢通.但路邊的雪,卻積的相當厚,尤其是郊區房子頂上的雪很厚--經過之前持續近一周的連續小雪,又加上昨天從下午到整夜的暴雪,那些屋頂上的雪,普遍厚達半米,有些風口的房子,屋頂的雪甚至厚達一米多.這是我在成都,從來想都不敢想的奇跡.

給我們開車的出租車司機技術嫻熟,開得很謹慎,速度放得也慢,總算一路平穩,10點還差一刻,就到了影視學院門口.

不期然間,已經離開影視學院一帶好一陣了,我每天住在別墅里,對影視學院曾經發生的一切,竟然都感到十分遙遠,仿佛依稀有些陌生.在別人眼里,我的生活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甚至有人會覺得我行了狗屎運,攀上了高枝,但其實,只有我自己知道,如果我真的可以選擇,我甯可選擇饒青,只不過,她從來沒有給予我選擇的機會.

大劉已經在影視學院門口等我們.見我們下了車,他迎了上來,說:"小軍,你現在也搞起神秘來了."

我說:"不是搞神秘,是焦韻要在學院里面那尖頂閣樓里,跟我們說她的秘密."

接著,一邊走,我一邊簡單地把焦韻曾經被軟禁在變態老頭和T哥那里的事情,給大劉說了說.但是,T哥和飚爺指使焦韻殺害了老頭,我則沒有說.關于這一點,來之前我和簡艾就商量過,既然發生了這麼多事情,不告訴警方是不合適的,但我確實也有些同情焦韻,雖然她傷害過饒青,但其實多數時候也只是女人之間的妒忌所致,而且其實他只是T哥,飚爺的一個工具,許多時候她也是被脅迫的.如果告訴警方她下慢性毒藥殺了老頭,並且實際上並無證據證明她不知道那是毒藥--畢竟說"不知道"只是她單方面的說法,而老頭死了卻是事實,而且,我們不知道焦韻後面還要說些什麼秘密,因此,我沒有把老頭的死,告訴大劉.

一邊說,我們一邊已經走到了尖頂閣樓下.影視學院處在風城遠郊,這一帶的雪,下得尤其的大.所有樓房的頂上,都蓋了很厚很厚的雪.而尖頂閣樓上的雪尤其厚,走近的時候,我就發現,這閣樓的主體是木結構的,年久失修,已經如同老人一般風燭殘年,真不明白焦韻為什麼選擇這里,作為見面的地點.

再看眼前這閣樓,除了有個小尖頂之外,尖頂四周是面積很大的一片凹槽頂,凹槽頂上的積雪,厚度起碼有近兩米,已經與那尖頂幾乎平齊.如此厚的雪,想必是非常重的吧?我心想.

到了門邊,是一扇小木門.我用力推了推,卻推不開.

"焦韻,焦韻!"我大聲地喊了兩聲.

再次沒有回音,如同我昨天在別墅那間房子門外喊她一樣.

"焦韻,焦韻!"簡艾和大劉,也大聲地喊了幾聲,依然沒有人回答.

"莫非她又玩失蹤,人並不在里面?"我想.

"我去背面的一個窗戶縫隙里,去往里面瞅瞅."大劉說著,往閣樓背面跑去.

"小軍,現在不管怎麼說,先進去看看再說,不能光在外面喊",簡艾建議說,"這樣,門可能是從里面栓死的,你用力去撞,畢竟你一米八的大個子,說不定能撞開."

我聽了,覺得有道理,心想,說不定焦韻在里面發生了什麼事情呢,事不宜遲,還是趕緊把門撞開.主意一定,我倒退幾步,而後猛沖過去,用自己的背部,撞向那扇門.

門開了,由于用力過猛,我也倒在了被撞開的門後,身子被一根木棍磕得好疼--原來,這是老式的舊門,並沒有門栓,而是用頂門棍,在里面將門頂住.

大劉在背面看了看,聽到這邊有動靜,也趕緊繞了過來.他倆將我攙扶起來,我揉了揉,並無大礙,于是連忙和他倆一起查看這閣樓里面.

閣樓在外面看著不小,但其實,只有兩層,我們看了看,一樓空蕩蕩的,什麼也沒有,地面是水泥地,四壁是木板,一面是那扇門,另一面是一扇用木條封死的窗戶,封得很牢,除了縫隙中可以透點光,連個蒼蠅也飛不進.整個一樓沒什麼物品,藏不了任何人,顯然,如果焦韻在這里面,那就只可能在二樓了.

順著搖搖晃晃的木梯子,我們上了二樓,二樓則是連窗戶和門都沒有的一個密閉空間,只在閣樓頂部,透過最尖處的玻璃,落下一些暗淡的光亮.

此刻,那光亮正好落在焦韻身上--她的脖子伸得長長的,吊在從屋頂垂下來的木柱子之間的繩子上.

我的心一沉,預感到了什麼,我走過去,大著膽子看了看正面的焦韻,她的臉上只剩下一片死寂,她的眼睛大大地張開,仿佛在演示著"死不瞑目"的含義.在幽暗的光線下,我看不清楚她的眼睛,只覺得仿佛是兩口深淵.

"當你看著深淵時,深淵也在看著你"--

多麼像我第一次見到她時,我所看到的深夜里她的眼睛……

不知道為什麼,我並沒我想象中的那麼懼怕.

倒是簡艾,嚇得渾身顫抖,緊靠著我."趕快報警,她死了."簡艾的聲音響蚊子一樣充滿膽怯.

"不用馬上報警",大劉在旁邊忽然冷冷地說,"我就是派出所負責影視學院片區的警察,報警了,也是我來處理."

"對對對,大劉,那現在該怎麼辦啊,是喊救護車還是喊法醫?"我說.

"都不必喊,已經死了,喊救護車沒用;死亡原因很清晰,喊法醫麼,呆會兒走程序是該喊一下,但目前也不必急."

"這倒也是",我說,"焦韻明顯是自殺的,確實也沒什麼其他可能."

"你怎麼確定是自殺?"大劉直視著我,問道.

"很簡單啊,二樓是完全密閉的,一樓只有那扇門,而門是從里面用頂門棍頂死了的,另外就是那扇窗戶,但我剛才看了,釘得很牢,而且灰很厚,不可能有人爬進爬出,所以,如果不是自殺,而是有人謀害了焦韻,那麼,那個謀殺者哪去了?難道他把門頂死,然後憑空消失?"

"是啊……"簡艾點了點頭,並且抬起頭,仔細看二樓頂上閣樓最尖處的玻璃.我也跟著她的視線看去,那些玻璃很小,人根本不可能鑽得出去.而且玻璃完好,並無破損.

顯然,這是一個完全密閉的空間,就算是有人在其他地方殺害了焦韻,而後將她抬進這里來,制造假的上吊自殺現場,但是,任何其他人進來之後,總是要出去的,他不能先出去,又回來把門頂死,而他頂死了門,他自己又如何出去?

因此,只能是焦韻獨自在這里,先用頂門棍將門頂死,而後上了二樓,上吊自殺.

我正這麼想著,只聽大劉又冷冷地說了一句:

"別做戲了,簡小姐,不如讓我來告訴小軍,是誰殺了焦韻吧--她根本不是自殺,而是你指使人殺害的,然後把她移到了這里."

上篇:68 焦韻的驚恐逃亡     下篇:70 你對他們永遠一無所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