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緣來幸福是你 第95章 我說沒有,你會信嗎?  
   
第95章 我說沒有,你會信嗎?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我原本以為近段時間在公司里頭碰不到李清,能好好的清淨一段日子,卻沒想到真他媽的還是那麼衰.

來往的行人都朝我這邊看了過來,卻始終沒人敢上前問我一句,我眼睛疼得只能微眯著,該往哪邊走,我已忘記了去向.

我甚至不記得我此時出來就是為了要去吳江斌算賬的.

我忽然很想打電話給韓亦辰,告訴他,我被人潑油漆了,讓他來接我.

可我想到他昨天晚上他那句我愛你的話語,所有想找他的念頭都在此消失不見了.

我的手指微微動了動,發覺粘得很,我瞧了眼身上的紅漆,眼睛莫名腫脹了起來,眼淚就這樣不自覺的流了下來.

我想擦一下眼睛,手抬了一下又縮了回去,不能擦,擦了眼睛說不定就廢了.

這一哭,眼睛就更疼了.

我抬手招著來往行走的車輛,卻始終沒有一輛車子願意為我停下來.

我急了,急了也沒用.

忽然一道疑惑的聲線在我耳邊響了起來,"小穎……"

我頭微微轉過去看了一下,是陳楓,當看清楚是我時,他的眼中閃過一絲錯愕的表情,立馬大步朝我走了過來.

他問,"你怎麼搞成這副樣子了?"

說話間,他的手伸向了我滿是油漆的手.

我本能的縮回了手,其實我也很想知道我為什麼會搞成這副樣子,我苦笑了一下道:"我這樣子很可笑,是嗎?"

聽了我的話,陳楓的眉不由蹙了一下,他說,"走,我送你去醫院."

說話間,他的放在了我的肩膀上.

我一扭,甩開了他的手,我說,"我不要你管."

"都到這個時候了,你還倔什麼!"

是啊,都到這個時候了,我還跟他倔什麼,我不是指望著會有人來上前問候我一下嗎!

如今有人來問,並且還要送我去醫院,我干嘛又不樂意了呢.

陳楓最終不顧我的反抗,強行將我塞進了車子里.

他沒開他的車,而是叫了另一輛出租車,看來這真的是一個看錢的社會,剛剛我死叫都沒人給我停車,而陳楓只是手一招,立馬就有車開了過來.

上了車之後,我悶著不說話,陳楓拿起紙巾為我擦起了臉.

我說不用,他卻叫我不動.

許是油漆在我臉上有一定的時間了,他擦了好久都沒擦掉.

他問我,"疼不疼?"

聽著這話,我的心不由一酸,逞著強回道:"這麼用力擦,能不疼嗎!"

話說完時,我又有種想哭的沖動.

他眉皺了皺,有些抱歉道:"對不起,我只是想給你擦下眼周圍那里,不讓它滲進眼睛里,用了些力道,現在還疼嗎?"

他輕柔的語氣,讓我的心微微一疼,我說,"都干了,怎麼還能滲進眼睛里.不過不疼,剛才騙你的,一點都不疼."

陳楓聽我這麼一說,眉頭皺得更深了,他說,"沒事,等下到了醫院讓醫生用酒精清洗一下就沒事了."

"嗯."我點了點頭,苦笑道:"我該慶幸被潑的是油漆,而不是硫酸,不然我這張臉就毀了."

聽完我的話後,陳楓看著我的目光變得複雜了起來,他問:"好好的,怎麼會無緣無故被人潑油漆了呢!"

我反問他,"難道你沒看報道嗎?電視上說我不止傍大款,還害死了李清的孩子,我仗勢欺人,吳江斌告我不成,還反被我坑了五萬塊錢.現在看不慣我的大有人在!"

陳楓聽了我的話後,就突然沉默了下來,我往他那里瞧了一眼,這才發現剛剛在爭執的時候,他的衣服上也都沾了好多的紅漆.

我有些抱歉道:"你衣服多少錢,回頭我把錢打到你賬戶上."

陳楓蹙著眉看了我一眼,緊接著他的聲音忽然間就變冷了下來,"不用,我不差這個錢."

我還想說什麼,這時候車停了.

陳楓不顧我的反對,就那樣直接抱起我就往醫院里直奔了去.

在醫生給我清理油漆的時候,陳楓全程都陪在我的身旁,我皺著眉,過程中硬是沒喊一聲疼.

清洗完臉上的油漆後,陳楓還問我有沒有覺得哪里不舒服.

我說沒有,就是覺得有些腿軟.

陳楓聽後,就扶著我到外面走廊上的座位坐了下來.

不得不承認的一個事實,他眼里對我沒有那種冰冷與厭煩的目光時,對我是異常的好和溫柔.

我有時候常在想,他不是一直都很討厭,恨我的嗎?可是為什麼他每次在我被人欺負了,或者無助的時候,總會向我伸出他的援助之手.

按常理來說,他應該趁機嘲笑和報複我的,可是為什麼會這樣?

難道他的心里還有我?難道沈悅口中所說的那句,他有喜歡的女孩子了指的是我?

我被自己的這個想法給震驚了,要真是這樣,我該怎麼跟沈悅說呢!

在我思緒複雜的時候,陳楓淡淡的聲音在我耳邊響了起來,他問,"那天你真的沒有推李清?"

我回神,看了他一眼,淡淡回道:"我說沒有,你會信嗎?"

陳楓沉默著看了我好一會兒,說出了讓我難以置信的兩個字,他說,"我信."

我聽著這兩個字,不由一愣,下一秒我卻不由的撇開頭低笑了起來,笑得很諷刺.

我說,"陳楓,你信我,還需要這樣問我嗎,還需要我的解釋嗎?"

他說,"需要,正因為很多時候,你什麼都不說,所以我猜不透你心里的想法,很多時候我也只能胡亂的猜測,我所有的問題都只不過是想換來你一個肯定的答案而已.所以我想聽你的答案,只要是你願意說,願意解釋,我都願意去相信."

聽了他的一番話後,我忽然想起了曾經的那個自己,那時候我確實有什麼事情都憋在心里,什麼都沒有跟他說過.

總以為愛我的人會懂我,會理解我的一切,可殊不知,若有什麼事,自己都不說,不去解釋的話,長久下來,別人又怎麼能夠理解得了呢.

上篇:第94章 傍大款了     下篇:第96章 沒事了,有我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