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守候你的全世界 第17章 姐,你走吧  
   
第17章 姐,你走吧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提著袋子,看見店員賠笑的臉.

既然有人當冤大頭,她何不買多點.

隨手指著自己喜歡的衣服."這個,這個,全給我包起來."

"好的,宋小姐."

靳司羽冷笑著看著她,在她經過自己旁邊的時候,快速下手直接搶下了她的手提袋.

拿起衣服,丟在地上狠狠踩了幾腳."我靳司羽得不到的東西,誰也別想得到."

店員為難的看著地上的衣服,這些品牌的衣服,肯定是不能熨燙清洗的.

"靳小姐,這……"

"這衣服不是宋小姐買的嗎?你喊我有什麼用."她倨傲著看著低頭撿衣服的宋暖暖,漫不經心的抬起腿細高的高跟鞋,狠狠踩在她的白皙的手上.

她天生皮膚不夠細膩有點黑,最看不慣皮膚白的,特別是她白的水嫩跟牛奶一樣毫無瑕疵的肌-膚.

尖細的鞋跟一點點轉著圈圈,唇角微微上揚看著她白皙的肌-膚變得通紅.

宋暖暖深吸了一口涼氣,抬頭看著她冷笑嘲諷的嘴角.

聲音冷了下來."靳小姐,請松腿."

"松腿?是你的手自己放在了我的腳下,礙了我的路.你手要離開,我又不攔著.真是好笑."靳司羽居高臨下睥睨著她.

"嗯."

她輕蔑的看著她,腳一點點用力,狠狠的踩著.

看著她手冒出鮮血,她心里無比的痛快.

忽然間,感覺腿一疼,整個人不受控制的翻倒在地.

宋暖暖順勢一腳踩在她的肚子上,轉頭看著一旁在看熱鬧的某人."我要把她打了,你有意見嗎?"

靳司熠薄唇微微上揚,起身,高大的身軀離開了店里.

"靳司熠,你個混蛋!我要是被打了,我一定會告訴老爸."

宋暖暖看著手上的鮮血,猛地提起腳一腳揣在她的肚子上.

她從來就不是善類,從來不記仇,一般有仇都是當場報了.

"啊……宋暖暖,你敢踢我,你給我等著."

"我好怕怕哦!"她笑容無邪,見她快起身,直接一腳過去把她踹翻在地.

宋暖暖從小跟著老爸出入賭場,被打習慣了,自然學會了打別人.

對付一個千金小姐,自然不在話下.

拿起旁邊的衣服,走出店里.

看見門外的靳司熠,大跨步走在前面."這個就算是我替你教訓人的禮物了."

靳司熠跟在她的身後,兩人一前一後走出商場.

靳司熠走到車子旁邊,見她繞過自己的車子往前走,聲音森冷."你去哪!"

"我去工作."大下午的,她還能去哪!

靳司熠見她搭上公交車,上車.

准備關上車門,猛然間被人給拉住了車門.抬頭看了眼拉住車門的靳司羽,聲音淡漠."放手."

"靳司熠,你竟然敢讓你的情人打我!這筆賬,你怎麼算."

"什麼賬?"他眼神寡淡,伸手掰開她的手指."明天有個董事會,你要是沒事的話可以來一趟,你不來,我也不介意."伸手關上車門.

看著揚長而去的車子,她眸子暗了下來."靳司熠,我不會讓你好過的."當初如果不是外婆家的資助,怎麼會有今天的老爸.

他養了私生子就罷了,還讓私生子坐上集團的董事長位置.

這是她的家族企業,她決不會讓那個賤人的兒子搶去.

拿出車鑰匙,打開旁邊紅色的法拉利,揚長而去.

宋暖暖其實下午都沒有拍攝,在外面逛了一圈,坐在公園外的長椅上.

無聊的看著路過自己身邊的男男女女.

耳邊傳來手機鈴聲,拿起手機看見是宋旭的電話.

柳眉微皺,每次他找自己都是借錢.

如果自己不借錢給他,緊接著就是老爸的電話.

果不其然,他的電話剛斷老爸的電話就來了.

如果自己不接聽,緊接著他就會打去自己所有認識的人那里.

手無奈的滑下接聽鍵,直接開口說道:"我沒錢,我所有的錢都拿去給你還賭債了."

"你哥被人抓走了,如果我們不給他錢,他會剁掉你哥哥的手."電話那頭的聲音焦躁大聲.

宋暖暖嘴角勾起蒼白的笑容."我沒有哥哥."那只不過是他在外面的私生子,自己這麼多年幫老爸還賭債已經夠了,還要替他的私生子還賭債.

"宋暖暖,你不救沒關系.你妹妹到時候出了什麼事,你可別怪我."

"你敢!"她聲音凌厲,眼神銳利帶著一絲狠厲."在哪."

"西郊廢棄工廠."

"我馬上到!"看著遠處的商店,走進去.

走到刀具貨架處,看著眼前的水果刀,眸子暗了暗,拿了三把水果刀放進了購物車里,在拿了兩把短的刀放進購物車,來到櫃台付賬.

身後一男子,疑惑的看著她的行為,總感覺她的深神色不對,莫名的跟在她的身後.

宋暖暖絲毫沒注意到自己身後跟著一個男人.

一路打車來到西郊廢棄工廠.

用腳直接踹開了門,破舊的鐵門搖晃了兩下.

宋暖暖走到里面,空曠的廢棄工廠,連鼻息間都聞到鐵鏽的味道.

看著綁在椅子上的宋旭,被人五花大綁,嘴巴被不知道從哪里撿的破布給堵住.

他身邊,圍著三個男人,一個瘦小,兩個高大一米八的身高.

坐在中間椅子上的是刀爺.

刀爺是個四十幾的男人,之所以叫刀爺是因為右臉有塊很長的刀疤.

"刀爺,我妹呢!"水果刀放在袖子里,手心冒著冷汗.

"暖暖啊!來,坐下,喝杯茶."他看了看周圍."哦,這里沒茶喝."他瞪了一眼手下."還看什麼,還不趕緊給我們大財主送張凳子過去."

瘦小的男人彎著腰端著凳子來到宋暖暖的身邊."美女,坐."

他猥瑣的眼神,讓她看著很煩."刀爺,江湖規矩,禍不及家人.欠你們錢的是他不是我妹,把我妹放了."

刀爺一個眼神過去,高大的男人拿開宋旭嘴上的破布.

"宋暖暖,你什麼意思?你不管我死活了嗎?"宋旭沖著她大聲吼著.

宋暖暖淡漠的看了他一眼,如果殺人不犯法,她一定會第一時間殺了他.

"刀爺,我妹呢!"

"暖暖啊!你妹啊!我自然好生款待!只要你把他欠的債還了,我自然不會為難你妹."他拿著刀,拍了拍手.

袖子中冰冷的刀,讓她感覺手心熱的冒汗,冒冷汗.

"刀爺,平心而論.他不是我爸,我沒義務給他還錢.再者說,我前兩天剛給你八十萬,我已經沒錢了."

"宋暖暖,你什麼意思,你是不是見死不救."

宋暖暖抬頭剛還沒看清來人,直接被人撲了過來,她條件反射退開.

'砰……"

看著摔倒在地上的女人,三十五歲身材皮膚保養的很好.

羅鳳,自己的後媽,就是因為她父親才染上了賭博.

敗光了所有的家庭,讓原本富足的家庭,到如今的一貧如洗.

羅鳳快速起身,撲倒在宋石柱的懷里大哭."你個黑心肝的,你看到了!她居然不管我兒子的死活,她可是你們老宋家的唯一骨血啊!嗚嗚嗚……"

宋暖暖淡淡的出生道:"我和我妹也姓宋."

"你們將來是嫁給別人的,只有我的寶貝宋旭才是為老宋家開枝散葉的男人."話落,她撲倒在宋旭懷里痛苦."嚶嚶嚶……我這是造的什麼孽啊!跟了你這麼個窮光蛋,還要害死我兒子!這是要讓老宋家絕後啊!嗚嗚嗚……"

她站在旁邊看著她哭唱俱佳的表演.

自己的母親是個剛強的人,學不來她的嬌柔做作,才被她一點點擠出了這個家庭.

她不恨母親,她反而慶幸母親能離開這樣的家庭.

知道等到妹妹18歲成年,她們就可以自由了.

宋石柱拍了拍懷里的女人,厲聲的斥責著宋暖暖."那是你哥,你今天救還是不救."

"我沒錢!"

"好,那我就把你妹賣給刀爺.反正女人都是賠錢貨,現在還能賣個好價錢."

宋暖暖愣愣的看著自己相處了20年的老爸,當她每一次認為自己已經被他傷的遍體鱗傷已經築起了高高的牆壁,自己不會在受傷的時候,他一次次刷新自己對他的絕望.

想開口說什麼,卻發現唇瓣動了動,不知道該說什麼.

唇角上揚,笑的蒼白.

女兒在他眼底,還不如這個廢物兒子的半絲頭發絲.

就算她這些年,一直盡心盡力的給他和他的私生子無怨無悔的還賭債,依然換不來他的半分親情.

眸光空洞的看著他,看著他決絕的表情,心底最後的一絲絲親情透心涼的徹底.

轉頭看著刀爺."他欠債多少."

"不多,七萬而已."

"好,讓我看下我妹,我要確定我妹的安全."

刀爺拍了拍手,後面的里屋兩個高大的男人攙扶著一個瘦小的女孩子走出來.

宋暖暖見溫馨毫發無損,心總算踏實了一點."溫馨,他們欺負你了嗎?"

"沒有!姐,你走吧!"她已經對這個家庭絕望了.

自己一次次的拖累姐,一次又一次.

宋暖暖對她溫柔笑著."溫馨,別怕!只要我在,我就不會讓你有事."她一小步一小步像她靠近.

再有五步,她就能接近她了.

上篇:第16章 你不喜歡我嗎     下篇:第18章 再次被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