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守候你的全世界 第24章 求你,救我  
   
第24章 求你,救我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怎麼了,瞎嚷嚷的!快點收拾我們好回家."她從里面走出來,邊走邊解開圍裙.

"老婆,你看剛才那個女的像我們求救."

女的看了一眼桌子和他手上的95塊."干看著干嘛,打電話啊!"

宋暖暖走出店門口,就往人多的地方瘋跑.

轉頭看著身後緊追不舍的男人,凌晨的街道清冷,甯靜.

只有偶爾車輛飛馳而過,她瘋跑在大街上,耳邊的冷風從耳邊呼嘯而過.

回首看著身後緊追的兩人,神色焦急的左顧右盼.

"站住,你給我站住."瘦小的男人大聲的喊道:

回首看著離自己只有幾米距離的男人,跑在市中心的街道上.

車輛從自己身邊飛馳而過,她不顧後綠燈,盲目的跑在道路上.

眼見著兩人伸手就可以追上自己了,看著從遠處疾馳而來的黑色寶馬.

她猛地站在路中間,雙手攤開,緊閉著雙眼.

茲……

急促而尖銳輪胎摩擦地面的聲音劃破甯靜的夜空.

身後的兩個男人站在原地,看著從黑色寶馬車里走出一個俊美偉岸的男人.

他聲音低沉清冷."想死?"

宋暖暖猛地睜開雙眼."是你."

"嗯."靳司熠看了眼身後,一高一矮的兩人.

兩個人看見他出現,往後退了幾步,在車子幾米遠的距離樹下等待著.

宋暖暖看著遠處守候不走的兩人,祈求的看著他."救我!"

"理由."他神情冷漠.

深秋的夜里,冷水灌進全身,冷的打抖索,但卻沒有他的話來的讓她覺得冷,冷的徹骨.

緩緩轉身,抬起腿猛地跑在前面.

靠在樹邊的兩個男人,快速跟了上去.

靳司熠站在原地,黑眸晦澀.

那個該死的女人,非要那麼倔強嗎?只要她說一句話,求一下自己,他肯定會救她的.

看著被兩人追的狼狽不堪的女人,上車,關上車門,掉頭啟動油門離去.

開行了一百米,猛地刹車.

拳頭猛地砸在方向盤上,掉頭追了上去.

遠遠的看見她跑的精疲力盡,他透過車窗看著她跌倒,再次爬起來,看著她膝蓋淺色牛仔褲被染成了暗黑色,眸子暗了暗.

"只要你求我,我就救你."

宋暖暖轉頭看著跟在自己身後的車輛,透過車窗看著他俊美的容顏.

從地上再次爬起來,咬著牙奔跑.

從耳邊呼嘯而過的冷風,讓她心一點點變冷.

身後緊追的兩個男人,看著跟在他們身後的車輛,相視對看了一眼.

"老大,還要追嗎?"

"要!我這就打電話讓老大來."

"上車."靳司熠看著前面拼命奔跑的女人,最終還是狠不下心.

宋暖暖看了一眼他,撇過頭,奔跑在街道上.

身後的兩個男人相互看了一眼,快速奔跑了幾步,一個健步追上他.

高個子的男人一伸手,拽住她的秀發,宋暖暖一個踉蹌倒在了地上.

"臭娘們,跑啊!我讓你跑啊!"瘦小的男人順勢上前狠狠踹了她一腳.

宋暖暖剛想還手,整個頭皮一緊,整個人倒在地上被拖行著.

茲……

靳司熠停下車,車輛還沒停穩,瞬間打開車門沖了下來.

大跨步幾步沖到兩人的面前,一拳狠狠砸向高大的男人,

他整個被揍得往後退了幾步,靳司熠伸手拉起倒在地上灰頭土臉的女人.

宋暖暖站在他的身邊,伸手揉了揉頭皮,看著身邊的男人,眸子清冷.

瘦小的男人快速與高大的男人站在一起."老大,你沒事吧!"

"呸……"他吐出一口唾沫,惡狠狠的看著眼前的男人."小子,我勸你不要多管閑事.她已經被他老爸賣給了刀爺,現在是刀爺的女人,你也敢管."

他看著身邊女人縮了縮身子,眸子暗了暗."滾開!"右手緊緊拽著她的手臂.

他的手掌心滾燙,看著夜色中高大的身軀,她心底一抹奇異的感覺閃過.

靳司熠神色清冷,高大的身軀站在原地讓人望而生畏.

兩人在他一米遠的距離站立,畏畏縮縮的看著他.

"老大,要上嗎?"

"當然上!"高個子男人伸手推了他一把,瘦小的男人一個踉蹌,才站在他的面前."我……我告訴你,你放開你手中的女人,她已經在前天被他爸賣給刀爺了.你要是不放開她,就是跟刀爺過不去."

看著站在自己身後的女人,眸子暗了暗.

她發生了那麼大的事情,居然都不告訴自己,卻告訴別的男人.

拽著她的手,緊了緊.

宋暖暖感覺到手被他攥的生疼,見他渾身散發出凍死人的冷氣.他應該是嫌棄自己了吧!

手掙紮著,想從他手中逃脫,越掙紮,卻被攥著越緊.

靳司熠眼神寡淡看了她一眼,聲線清冷."在動一下,試試."

平淡的聲音沒有過多威脅的話語,卻讓她再也不敢動彈一下.

乖乖站在他的旁邊,她不想被兩人抓走,如果抓走下場可想而知.

靳司熠拽著眼前的女人,走上寶馬車.

身後兩個男人,想跟上去,卻被他強大的氣場嚇得不敢上前.

直到車子揚長而去,兩人才反應過來.

靳司熠拽著她的手回到別墅,猛地甩開她的手,她因為慣性整個人跌倒在沙發上.

"說."他居高臨下的看著她.

宋暖暖從沙發上爬了起來,倔強的看著他."如果我說,我是被迫賣掉的,你信嗎?"她眼神清亮,倔強的看著他.

直勾勾的看著他,見他黑眸幽深,仿佛一譚深不見底幽深的潭水,讓人猜不透他在想著什麼.

靳司熠轉身,走上樓.

上樓上了二樓右手第一間房,來到書房.

打開電腦,處理著文案.

電腦屏幕反複出現一張倔強不服輸,卻死死咬著唇瓣女人的臉.

'小子,我勸你不要多管閑事.她已經被她老爸賣給了刀爺,現在是刀爺的女人,你也敢管.’

'如果我說,我是被迫賣掉的,你信嗎?’

腦海不間斷浮現這兩段話,煩躁的關上了電腦.

掏出電話撥打了過去."給我刀爺的聯系方式,宋暖暖父親的聯系方式.還有,三天前宋暖暖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是,靳總."

半小時後,秘書從電腦發來了一份郵件.

靳司熠打開文件.

三天前,宋暖暖被他父親和同父異母的弟弟,還有她的後媽,騙去了西郊廢棄工廠,以20萬的價格賣給了刀爺.

他們以溫馨作為要挾,最後宋暖暖掏出幾把水果刀,桶傷兩人,在歐陽鈺的幫助下逃脫了.

現如今,刀爺在四處找她.

看完文件,他拳頭一點點緊握.

猛地起身,走出大門,看見客廳居然沒有了那個女人.

耳邊聽到廚房傳來隱約的水聲,走到客廳看見一個女人圍著圍裙在廚房忙碌著.

窈窕的背影,是那麼的溫柔,他神情有一瞬間的恍惚.

"你在干什麼?"

突如其來的話語讓她嚇了一跳,手中剛好拿著切好的西紅柿往水里放去.

一個驚嚇,手中的西紅柿瞬間掉落在滾燙的水中,濺起的水讓她白皙的手瞬間紅了一大片.

轉頭看著身後的男人,她才松了一口氣."我在煮飯!你曾經說過,這里的廚房讓我隨便弄的"她深怕他責備自己,補充了一句.

"嗯."看著桌子上簡單的尖椒牛柳,油燜肉末茄子,蠔油生菜."這些,都你做的?"

"嗯!我餓了."她本來吃了兩碗牛肉面是抱了,但跑了那麼久又感覺餓了.

西紅柿蛋湯好了,從鍋里倒出來,她把西紅柿蛋湯端到桌子上,快速把手放在嘴上吹了吹.

看著旁邊站著的男人,試探性的問道:"你要吃嗎?"

"嗯!"

他居然同意了?她有些詫異,畢竟她只是隨便的問問.

給他盛了一碗飯,自己盛了一碗.

坐在他的對面,離他最遠的地方.

餐廳的桌子是圓形的大理石,上下兩層,可以轉動的.

宋暖暖低頭吃著碗里的飯,小心翼翼的夾著自己旁邊的菜,不敢轉動桌子.

靳司熠拿起筷子優雅的吃著,但夾菜的速度卻很快.

很快,一碗飯吃完.他看了一眼低垂著頭不說話的女人,把碗放在她的面前.

宋暖暖看了眼自己面前的碗,茫然的看著他.

"在盛一碗."

"哦哦!"她快速起身,再次給他盛了一碗飯.

一頓飯,她吃的很少,反而是靳司熠吃完了所有飯菜.

他拿起旁邊的餐巾慢條斯理的擦拭著唇角,起身,往客廳走去.

見他要離開,宋暖暖松了一口長氣.

"你每晚都自己煮飯嗎?"

"啊……"她莫名其妙的看著他,見他眸子閃過不耐煩,快速回到:"嗯!我早上和晚上回家會自己煮飯."

"嗯!"話落,轉身上樓.

宋暖暖站在原地,不知道他最後一句嗯到底是什麼意思.

翌日清晨.

宋暖暖走到客廳,看見客廳坐在沙發上雙腿交疊,看著晨報的俊美男人.

穿著一身黑色的西裝,整個越發的壓抑深沉.

他不是每天清晨都會離開的嗎?

繞過他,走到廚房.

照例做早餐,她習慣性早餐吃稀飯,在做兩個小菜.

半小時,坐好早餐.

看見靳司熠居然放下報紙,像這里走了過來.

見他坐在椅子上,好像在等待著自己給他盛稀飯.

上篇:第23章 您找別人吧!     下篇:第25章 我做鬼都不會放過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