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守候你的全世界 第25章 我做鬼都不會放過你  
   
第25章 我做鬼都不會放過你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自己用的還是人家的東西,最後給他盛了一碗稀飯.

兩人用餐格外的安靜,只有偶爾宋暖暖吃飯的扁嘴聲.

靳司熠吃飽,放下碗.

修長的長腿交疊,坐在凳子上,等待著她吃飽.

見她吃飽,放下碗筷.

他緩緩說道:"跟我去醫院."

"讀不起!我不會救她的."她起身收拾著碗筷.

"你要多少."他聲音平緩沒有任何的感情.

他的話語讓她覺得好笑,放下碗筷冷笑著看著他."靳先生,是不是在您的世界里,所有的事情都可以用錢買."

"開個價."

"呵呵……"她唇角浮起冷笑."一百萬!"

靳司熠猛然間起身,手臂抓住她纖細的手臂."女人,你被太過分!"

"過分?是您讓我開價的."她眸子清冷,手臂的疼痛讓她微微皺眉.

他手一點點收緊,仿佛要捏碎了她的手臂.

她清冷的眸子,似笑非笑嘲笑他的表情,讓他格外的討厭."你信不信,我告訴刀爺,你在這."

"信!"

"二十萬,去換骨髓!這二十萬,你也可以給刀爺,給自己贖身."

"不需要!"她知道,只要妹妹不脫離父親的監護.

她會有下個二十萬,三十萬,四十萬,甚至一百萬.

這十年來,她已經看透了她那個名義上的父親.

他眸子一點點變得陰翳."我給你一天時間考慮."話落,猛然間甩開她的手臂,轉身離去.

宋暖暖跌坐在椅子上,眼神茫然的看著窗外.

她知道他會說到做到,但她絕不會去給那個女人捐獻骨髓.

'叮咚……’

'叮咚……’

現在這時候或許是溫馨回來了,她收拾起心情,走到門邊去打開門.

打開門,看著門外陌生的兩人.

轉身就跑,身後的兩人幾個大跨步直接抓住她.

兩人男人一個麻布袋瞬間把她裝上了車.

"救命……"宋暖暖在麻布袋里不停的掙紮,忽然感覺脖頸一疼,眼前一黑,整個人昏睡了過去.

面包車離開了別墅,仿佛從未來過.

"歐陽大哥,謝謝你送我回來!"宋溫馨站在原地,嬌羞的看著眼前的男人.

"不客氣!"看著眼前的別墅."你確定這就是你姐帶你來的地方."

"對啊!我姐說這是她老板給她的."她話語隨意,笑容天真無邪.

斜眼瞄到歐陽鈺神色的變化,心底閃過一抹愧疚,對不起,姐,我喜歡他,我一定要得到她,就算是你,也不能阻攔我.

歐陽鈺跟在宋溫馨的後面,兩人來到別墅,看著打開的別墅大門.

溫馨笑著走進別墅."姐,姐,我回來了,姐……"叫喚了半天,沒人搭理.

她上樓找了一圈,也沒有人.

"歐陽大哥,我姐不在."

"不在?大清早會去哪里?"他環視一圈周圍,這里的裝修處處豪華奢侈.’

比他的那套別墅都來的值錢,哪個老板會給員工住這麼好的房子,除非是情人.

心仿佛被細線慢慢的割著,細細的疼著.

拿起手機撥打她的電話,耳邊傳來手機鈴聲.

順著手機鈴聲,兩人在沙發上二樓梳妝台上看見了手機.

溫馨拿起手機."歐陽大哥,手機在,我姐去哪了?"

歐陽鈺拿過她手中的手機,翻開她手機,她手機還沒有來得及設置密碼.

翻看聊天記錄,他才發現自己沒輸入自己的電話號碼.

她昨天像一個電話號碼發了求救信息.

昨天,她應該是被刀爺的人找到了.

想到昨晚她一個人面對別人的追殺,該是多麼的恐慌.

他心急如焚,大門沒關人不在,肯定是出意外了.

直接摁下了那條短信的電話號碼.

電話那頭很快被接通,傳來清冷醇厚的男性聲音."想通了嗎?"

"你是誰?"歐陽鈺出聲問道:

電話那頭的聲音瞬間變得冰冷刺骨."你是誰?"

"暖暖昨晚是不是像你求救了."

"我的女人像我求救,不需要你來過問."

我的女人四個字,讓他心木木的疼著."暖暖不在別墅,門大開著,手機也在家里."

"然後呢?"

電話那頭如此輕描淡寫的話語讓他怒火中燒,聲音提高了幾度."她肯定是出了意外,你告訴我昨天追她的是誰!"

"嘟嘟嘟……"

歐陽鈺看著被掛斷的電話,不敢置信.

再次撥打過去.

"您好,您撥打的電話正忙,請稍後再撥,嘟嘟嘟……"

"您好,您撥打的電話正忙,請稍後再撥,嘟嘟嘟……"

他居然拒絕他的電話,抬頭看向一旁的溫馨."你告訴我,你姐的老板是不是昨天我們碰見的那個人."

"我……我不知道……我姐沒告訴我……"

"那她平時有沒有什麼仇人."

溫馨想了想."我姐不會得罪誰,肯定是刀爺,或者我爸."

"你確定?"歐陽鈺快速牽著她的手走出別墅.

溫馨點頭."我姐會不會有事?"如果不是自己,姐就不會不斷陷入沼澤.

"我會讓她沒事."他發動油門,猛地踩下離合器.

靳氏集團.

會議室.

靳司熠坐在上位.

"靳總,今年我們手機銷售量很明顯上浮了百分之十."

"靳總,我們打算投標的那塊地皮,已經有好幾家在暗地里抬價,故意跟我們靳氏作對."

"靳總……"

底下人說了很久,見靳總良久沒有反應,有些奇怪.

靳司熠腦海一次次浮過她倔強的臉,楚楚可憐的臉,不服輸頂撞自己的臉.

猛然間起身."散會."話落,轉身離去.

會議室的人有些莫名其妙,靳總今天是怎麼了.

他離開會議室,拿起電話撥打了過去."全程搜索宋暖暖的消息."

"是,靳總."

宋暖暖再次醒過來,一陣非常刺眼的光芒照的她再次閉上了眼.

用手擋著眼,微微睜開眼,看著四周是個豪華的房間.

坐在自己對面的是刀爺,他身邊站著一高一矮的兩個男人.

刀爺坐在椅子上,翹著腿,拿出雪茄放在嘴上.

"老大."矮個子男人拿出打火機,幫忙打火.

他深呼了一口雪茄,低頭對著她輕輕吹著白色的煙霧.

"咳咳……"嗆鼻的煙味讓她有些難受."刀爺."

"暖暖啊!你說你又何必呢!刀爺認識你也十年了,刀爺還會虧待你不成!我保證一定給你找個讓你有錢對你好的男人!到時候你住著別墅,開著跑車.想買名牌就買名牌,想吃海鮮就海鮮,想旅游就旅游,多好!"

他深吸了一口煙,煙霧讓他的臉變得朦朧.

宋暖暖坐起身,找個了椅子坐下."刀爺,求你放了我!我保證還你那二十萬!我保證."

"暖暖啊!刀爺是從來不做賠本買賣的.季老可是出一百萬買你啊!"他再次抽了一口雪茄."你要是能給我一百萬,我就放了你!我刀爺在道上混,也是有信譽的."

一百萬,她哪里來的一百萬.

"刀爺,您給我爸的也才二十萬而已!"

"嗯,對!"他粗礦的臉變得猙獰."你落在我刀爺手里已經算好的了!我不會讓你去給我賣-淫,我也不會提前染指客人的貨物."他眼神色-眯-眯的看著她露出的雪白雙-峰.

那眼神讓她縮了縮身子,她雙手雙腳被綁著,她現在根本逃不走.

"你別想逃走了!這可是30摟,你要是敢跳下去,我也認了!"他對手下使了眼色.

高個子的男人上前給她松綁,手時不時在她豐滿的雙-峰摩擦著,笑容猥-瑣-

刀爺起身."暖暖,我勸你老實點伺候季老,你下半輩子保證吃香的喝辣的."

話落,他起身離開.

門被關上,宋暖暖,快速跑到門邊,透過貓眼看著站在門外一矮一高的兩個男人身影.

看著門外站著的兩個人,這里是30摟,除了大門根本出不去.

"季老,您來了!"

門外的聲音,讓她瞬間如驚弓之鳥,快速跑到了窗邊.

房間有個巨大的落地窗,她攀上欄杆,站在中間,手死死拽著欄杆.眼神死死的盯著大門,見門被打開,一個身穿唐裝,七十幾歲瘦小的男人走了進來.

"季老,您請,她就在里面."

"嗯!"

刀爺和季老走進來,看見站在窗邊搖搖欲墜的宋暖暖.

"刀爺,您不是說您辦好了嗎?"季老聲音有一絲生氣.

"季老,您別生氣,我保證讓您今天玩到這個女人."他臉色沉了下來,臉上的刀疤顯得格外的恐怖."宋暖暖,我勸你老實點下來,別給我整這些沒用的.這可是30摟,我就不信你能跳下去."

"你們別過來."如果被他玩,她情願跳下去.

季老傳聞就是個變態,喜歡往女人的下-體點蠟燭,看別人痛不欲生的表情.

塞氣球,然後一點點在別人的下-體吹爆.

喜歡皮鞭,也喜歡看別人被輪-奸-

他七十幾歲的根本沒用了,但他喜歡看著別人被折磨.

到他手上的女人,不是半死不活,就是被玩死的.

如果這樣,她甯願去死.雙手抓著鐵杆,翻身到了窗戶的另一邊.

手反手拿著欄杆,冷冽的風吹在臉頰.

看著底下如同螞蟻一樣來去匆匆的行人,笑的蒼白.

刀爺見她真的要往下跳急了."宋暖暖,你要是敢跳,我就讓你妹來頂替你."

"你敢!"她眸子充-血的看著他.

"這世上,還沒有我刀爺不敢的事情."他看著旁邊的兩個手下,示意他們上前抓她下來."你給我老實下來."

看著身邊越來越往自己身邊靠的兩人,她驚慌失措."你們別過來,再過來,我就跳下去."

"你敢跳,我就敢讓你妹頂替你!你已經不是處了,要不是看在你長得還可以的份上,你以為季老稀罕玩-你!你妹那麼嫩,玩-起來肯定很-爽-"

"你們不是人,是畜生……"她眸子腥-紅聲嘶力竭的嘶吼.

看著越來越靠近自己的人."你們別過來,再過來,我就跳下去."

旁邊的兩人絲毫不受她的威脅,一步步往她走去.

眼看,他們一伸手就能抓住她.

她眸光迸發出萬丈狠毒的光芒死死盯著他們."我做鬼都不會放過你們……"話落,松手,朝著下面跳了下去.

上篇:第24章 求你,救我     下篇:第26章 你抓痛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