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守候你的全世界 第28章 不要,求求你,不要  
   
第28章 不要,求求你,不要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一人民醫院

王主任辦公室

他掛斷電話,看著對面的女人."柯小姐,您說的事情我已經辦好了."

"嗯!等完成手術剩下的錢,我會打到你卡里."她放下鋼筆,看著窗外的豔陽高照.

王主任為難的說道:"柯小姐,您這樣會不會不好?如果被院長知道,會不好."

"你放心,院長是我叔叔!你只要說是我讓做的,為了整一個勾-引司熠哥哥的賤人.他自然會同意了."她叔叔巴不得,他立馬嫁人靳家,又怎麼會容許別的女人出現在司熠哥哥身邊.

"知道了,柯小姐!"他賠笑著說道:"柯小姐,您那麼確定她會來做手術嗎?"

"當然,司熠哥哥最疼我了."她嘴角揚起得意的笑容."到時候麻藥一打,你們就剪掉她的輸卵管,知道了嗎?"

"柯小姐,這……"她還是一個小姑娘,就沒了生育的能力是不是有點殘忍.

她明眸冷了下來."你不想要錢了嗎?"

"知道了,柯小姐."

"這還差不多!"她起身離開-房間.

王主任陷入了沉思,當初,她找到自己讓自己給她做個假的病曆,當初說只給假的病曆,然後給了他五萬.

當時想到,就一張假的病曆有五萬,他掙紮了下就做了.

後來,沒想到她再次找到自己,讓他告訴靳總說她得了敗血症,需要換骨髓,而換骨髓的人指定是宋暖暖.

當時,他就不想做,但被要挾他造假的病曆,讓他舅舅開除他,把他造假病曆的事情大肆渲染,他的事業就毀了.

最後,她再次給了他十萬,他只能默許了.

如今,讓一個未婚的女孩,從此不能生育這樣殘忍的事情,他無法做出來.

但如果不做,她肯定會把他的事跡說出去,到時候他的人生都毀了.

看著手上的病曆表."宋暖暖……"眸子浮浮沉沉,陷入了兩難的艱難掙紮.

-------------

"好,很好!再次抬高臀部,對,曲線要美還要自然."

拍攝鵬內,宋暖暖穿著牛仔貂皮,深秋11月轉眼就快到冬天了,淘寶店家要提前換季.

宋暖暖本來在家,接到電話就趕過來了.

一系列拍下來,已經是五點了.

收拾好東西,走出室內,來到公交車站.

她今天要去把溫馨接回來,總不能讓她一直在歐陽鈺那里呆著.

站在公交車站,手機響起.

看著,居然是陌生號碼,摁下了拒絕.

電話再次響起,她滑動接聽鍵."喂,哪位."

"姐,是我!"

"溫馨?"

"姐,我現在在張嬈這里,歐陽大哥也在這!張嬈,好像被歐陽大哥說服了,同意上訴了."

電話欣喜若狂的聲音讓她有些不敢相信."你說的是真的嗎?"

"真的!歐陽大哥說服她了,她願意給我們爭取撫養權了.姐,我們就要脫離黑暗的生活了,姐,我好開心啊!我好開心啊哈哈哈哈……"

"你們在哪?"內心的狂喜無法言語.

"我在張嬈家上次的咖啡館,你要來嗎?"

"嗯,我馬上到."掛斷電話,看著黑屏的電話,她愣了好久.

她真的同意爭取溫馨的撫養權了,她真的同意了嗎?

坐在公交車上,心情一路驚喜,懷疑,反反複複.

整個人如熱鍋上的螞蟻,半個小時的車程,她一直坐的坐立不安,度日如年.

她深怕,這又是個夢.

這個夢,她做了整整十年了.

她盼了十年,希望媽媽有一天能出現在她們的生命里,爭取她們的撫養權,一家人幸福安穩的生活在一起.

但十年過去了,她的夢早破碎的連泡沫渣都不剩了.

"虹橋站到了."

宋暖暖隨著人群走出了公交車站,依著記性來到了曾經來過的咖啡館.

遠遠的,看見溫馨在像自己不停的招手.

"姐,這里,在這里."

走到溫馨的身邊,看著她身邊的張嬈和歐陽鈺.

坐在溫馨的身邊,看著對面的張嬈."你真的同意……"十年來的夢終于快夢想成真了,但當她要說出口的時候,話在喉嚨卻怎麼都說不出口.

歐陽鈺接過服務員遞來的咖啡."先喝一口咖啡,緩一緩再說."

"謝謝!"雙手捧著咖啡杯,卻微微顫抖.

她無法控制自己的雙手."我……你真的同意爭取溫馨的撫養權了嗎?"

張嬈看著眼前自己的兩個女兒."我同意了!你們始終是我的女兒,是我懷胎十月生下來的.以前的十年,是我自私,我不求你們原諒我哦!我只希望能盡我微薄的力量,讓你們以後過得沒那麼差."她眼神飄忽看著窗外,聲音低沉.

此時,窗外下起了毛毛細雨.

幾人走在街道上,歐陽鈺開車在兩人面前,溫馨打開車門,兩人坐在了後面.

歐陽鈺透過後視鏡,看著後座的宋暖暖."你不開心嗎?"

"沒!"

"你餓了嗎?我們去吃點東西."

"謝謝!"她真誠的像他道歉."你是怎麼說服她的."

歐陽鈺聳聳肩."我說我娶你,她自然就是我媽了.她如果因為打官司沒人養老,我養了!"他轉頭似笑非笑的看著她.

他雙眸滿滿都是她的倒影.

他的眼神讓她臉頰緋紅,伸手推開他的臉."認真開車,我說認真的."

"我說的也是認真的."他轉頭,深情似海的眼神直勾勾的看著她.

他飽含感情的眼神,讓她有些手足無措.

"你在說這樣的笑話,我就下車了."她拉著車門,作勢跳下去.

她的反應讓他嚇了一跳."好,我不說!你別跳!"如果從車上跳下去,肯定會受傷的."你想吃什麼."

"送我回家."每次看見他那純粹飽含深情的眼神,都讓她惶惶不安.

"暖暖,我……"他想說什麼,看見她躲避的眼神,他閉嘴不說."我給你時間,我等你!你有任何事情打我電話!剛才溫馨打過去的電話就是我的."

"嗯!"她低下頭,不敢去看他火辣的眼神.

她不配.

車子開到了別墅,宋暖暖看見別墅外666666的黑色寶馬,眸光縮了縮.

快速下車,看著站在別墅外,眸子陰沉的男人.

條件反射瞳孔縮了縮."溫馨……"

"你放心吧!溫馨在我那呆,我會照顧的很好的."歐陽鈺目光看著別墅門口的靳司熠,兩人眸光尖銳,交彙在一起,誰也不肯想讓.

看著宋暖暖走到他的面前,他拽著她的手進了別墅.

他握著方向盤的手緊了緊.

溫馨縮了縮身子."歐陽大哥……"

"嗯!"他猛地踩下油門,揚長而去.

宋暖暖被他拽到了別墅,他大力一甩,她整個人倒在大理石上,揉著手關節處,踉蹌著站起身.

還沒站穩,再次被他拽住,一個大力,整個人再次跌倒在沙發上.

掙紮著爬起來,他整個身體覆蓋在她身上.

他居高臨下的睥睨著她,眸光冷冷的打量著她.

大掌抓住她的襯衫,大掌一用力,襯衫的扣子瞬間全掉了.

他大掌抓住她的牛仔褲,大掌一用力,牛仔褲拉鏈全部壞掉.

他手拽住她的牛仔褲,往下拉.

宋暖暖伸手拉住他的手."不要!"她祈求的看著他,他每次生氣對她做那樣的事情,就是一種折磨.

她到現在那里還是撕裂的疼痛,他每次這樣的折磨都讓她生不如死.

"不要!"他聲線冷了下來,溫度零下幾度."不是我無法滿足你,你才一而再再而三去找別的男人."他唇角帶著一抹邪笑.

啪……

宋暖暖看著他臉頰的手指印,看了看自己的手.

他渾身散發出惡魔的氣息,讓她害怕.她揚起腦袋,倔強的看著他,雙手緊緊攥著沙發.

靳司熠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右臉頰,舔了舔唇角.

邪魅而帶著極度的危險性,他眸子變成血-紅-

"唰……"褲子直接被拉下.

宋暖暖快速伸手捂住自己的下-體,驚恐的看著眼前惡魔一樣的男人.

她眸光倔強的看著他,雙手在後面摸索著,手摸到一個瓶子,快速拿在手邊.

看著手中的花瓶,把瓶中的康乃馨丟在地上,高舉著水瓶對著他腦袋淋下去.

花瓶的水倒在他的頭上,冰冷的感覺讓他清醒了過來.

宋暖暖快速從沙發上滾下來,滾在冰冷的大理石上,快速起身站在一旁警惕的看著他.

靳司熠看著地上的康乃馨,眸子從血-紅變成腥-紅,他眼神唰的看向宋暖暖.

銳利的眼神讓人害怕,他眼底深處的凶殘,讓她不停的倒退.

曾經,他就是一頭野獸,現在,是一頭發瘋了的野獸.

她不敢保證,如果自己在他面前停留一秒,會不會直接撕碎了自己.

他步步緊逼,她步步後退.

她整個人撞在了牆上,見他居然在康乃馨的旁邊蹲下身,站在原地不敢動彈.

靳司熠蹲在地上,雙手輕輕撿起丟上的康乃馨.

放在嘴邊輕輕吹著康乃馨每一片花瓣上的灰塵,小心翼翼的捧著,放在旁邊的花瓶里.

他專注而溫柔的眼神,那呵護如珍寶的神情,讓她呆滯.

小心翼翼的走上前."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上篇:第27章 你是我買來的女人     下篇:第29章 以後,每天給我做早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