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守候你的全世界 第33章 跪著活還是站著活  
   
第33章 跪著活還是站著活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柯薇亦看了眼對面的宋暖暖."宋姐姐,您能不能給我捐獻骨髓……"她小心翼翼的問著,滿懷希冀的看著她.

宋暖暖放下筷子看著對面的兩人,她如果告訴他,柯薇亦是假病的,他肯定是不會相信的.

她眼神平靜的看著兩人."不能!"

"宋姐姐!求求你!"她起身,搖搖晃晃准備下跪,靳司熠一把扶了起來.

"薇薇,不用跪她."

"司熠哥哥,我怕,我怕死……"她眼眶含著滾燙的淚水,素白的手緊緊攥著他的大掌."司熠哥哥,你說,死了會不會很疼……"

"我不會讓你死!"他伸手輕拍著她的腦袋."乖,你先回醫院,這里的事情,我會解決."

柯薇亦楚楚可憐的看著他,手娟娟不舍的拉著他的衣袖.

一點點松開."司熠哥哥,你別為難宋姐姐,如果她不願意,我……"她緊緊咬著粉唇."我……"她猛然間手捂住胸口,上氣接不了下氣.

靳司熠快速抱著她,不停的給她順著氣."薇薇,換氣!"

宋暖暖夾了個土豆放進嘴里,默默看著兩人精彩的表演.

看著靳司熠緊張萬分打橫抱著她匆忙走出別墅,她看著柯薇亦在他懷里對著自己挑釁的笑容.

看著兩人走出別墅,她放下筷子.

臉上無所謂的表情被悲傷代替,她淺淺一笑,笑的蒼白.

胸口悶悶的,仿佛壓了一塊大石頭,壓得她透不過起來.

看著眼前熱氣騰騰最愛的火鍋,卻沒有了再吃的心情.

看著空蕩蕩的別墅,她拿起筷子再次夾著火鍋里的菜吃了起來.

她埋頭大口大口的吃著,滾燙的白煙熏著眼眶滾燙的淚水,大顆大顆的掉落.

她伸手擦去眼淚,拿起筷子茫然的吃著.

她大口大口的往嘴里塞,淚水迷糊了雙眼.

曾經美味的火鍋,現在吃在嘴里卻是那麼的難以下咽.

她伸手去擦淚水,卻發現淚水越來越多.心木木的疼著,疼的酥酥麻麻的.

"我是一只修行千年的狐,千年修行千年孤獨……"

看著一旁亮起的手機,拿起手機看著是宋石柱的電話.

這個電話號碼,她刻骨銘心.任由電話在那頭不停的響著,電話響了一遍又一遍.

終于斷了.

'叮咚……’

看著他發來的短信.

"宋暖暖,你居然敢合伙那個賤人背叛我!你可是老子生的,老子賣了你換點錢就是理所當然的!你居然還敢反抗,老子養你這麼大不需要錢的嗎!你最好是讓那個賤人去撤銷起訴,否則,別怪我對你們無情."

看著短信,她唇角微微上揚,笑的諷刺.

把那個電話拉入了黑名單,今天也沒有事情做.

吃完火鍋,她直接回房,躺在二樓的房間睡著了.

========

靳司熠坐在王主任的辦公室."王主任,薇薇怎麼樣了?"

王主任剛想說話,感覺到腳被人踢了一下,看著柯薇亦對自己悄悄眨眼.

神情嚴肅的說道:'靳總,薇薇小姐本來就有先天性的心髒病,最受不得人刺激了!她這病也最忌諱急躁生氣的,要心平氣和.她這病情要盡早的換骨髓才行."頓了頓,接著說道:"宋小姐,您談好了嗎?"

靳司熠眸子暗了下來."我知道了!"他扶著柯薇亦回到病房."薇薇,你在這好好休息!我一定會讓她來給你換骨髓的."

"司熠哥哥!你別勉強宋姐姐了!是我不好,是我身體差,是我給你們貼麻煩了!"她低垂著頭,轉過身,纖細的身影肩膀瑟瑟發抖."我天生就是個累贅,我早該跟父母一起葬身火海的."

她雙手捂住臉,身軀如飄落的枯葉,搖搖墜墜.

靳司熠眸子一暗."我決不會讓你死的,你安心修養!"

柯薇亦聽見他腳步聲離開,手放了下來,笑的冷漠."宋暖暖,敢跟我斗,你還嫩的很."

靳司熠一路驅車來到別墅,透過車窗,看著別墅外歐陽鈺和宋暖暖站在一起說著什麼,握住方向盤的手一點點收緊,青筋暴起.

看著她上了他的車,他不緊不慢的跟在身後.

"張嬈為什麼不上訴了?"

歐陽鈺擔心的看著旁邊焦急的宋暖暖."暖暖,你別急!我會幫你解決的."

"謝謝!"

她疏遠的話語讓他心悶悶的."暖暖,我希望你永遠不要跟我說謝謝."

宋暖暖笑的尷尬,轉頭看著車窗外."溫馨呢?"

"她先去張嬈那了!法院都發傳票了!現在不起訴,很可惜!我讓她跟慕言去了解情況了.我來這邊接你."

"哦!"

車子瞬間靜了下來.

歐陽鈺偷偷看著她的側顏,她又消瘦了.

看著她眼圈下的青色,心微微刺痛."他對你好嗎?"

"還好."她看著車窗外悶悶的說道:

兩人再次陷入了沉默.

車子四十五分鍾開到了兩岸咖啡廳.

宋暖暖快速下車,歐陽鈺緊隨其後.

宋暖暖走進咖啡館,看著坐在角落的溫馨神情激動的說著什麼,快速上前.

靳司熠緊跟其後,坐在了幾人看不見的角落.

"你為什麼對我這麼狠心,我也是你的女兒啊!你就眼睜睜的看著我被他賣給老男人嗎?讓我被一個老男人玩弄,一輩子在紅燈區嗎?你如果要這麼對我,為什麼當初要生我,為什麼!我恨你!你不配做我的媽媽."

"溫馨."宋暖暖走到她的旁邊,被溫馨抱了個滿懷.

她緊緊靠在她的懷里."姐……"她在她懷里,輕聲的哽咽著.

她輕輕拍著暖暖的肩膀,坐在沙發上.

看著對面神情有些歉意的女人,她就那樣靜靜的看著她,平靜的沒有任何情緒,但卻包含了千言萬語.

她唇瓣動了動."要怎麼樣!你才肯爭取撫養權."她聲音平緩.

一種認命後,對人生絕望的妥協.

張瑤手拿著湯匙慢慢的攪動著咖啡,一點點加快.

隨即,又丟下湯勺."暖暖,他給我發信息了."

"然後呢?"她淡淡的看著她.

"他說如果我敢在起訴,就把我跟他的關系告訴我前夫."她歉意的看著對面的兩人,對這兩個女兒,她最多的是濃濃的歉意,但人都是自私的.

"你前夫不知道,你結婚了?"

"知道."

"那他是不知道你有女兒."

"知道."她淡淡的回道:

宋暖暖靜靜的看著她,無聲的詢問著."那為什麼不上訴."

張嬈握著湯勺的手一點點收緊,猛然間抬頭神情決絕的看著她."我是不會上訴的,不會你說什麼."話落,她拿起墨鏡戴上,拿起旁邊的包包起身離開.

溫馨快速上前,拽住她的手.

淚眼婆娑的看著她."媽……"

張嬈身子猛然間一個顫抖.

"媽,我是您的女兒啊!求你,救救我!求您救救我……"她死死拽著她的手,苦苦哀求著.

張嬈拿包的手緊了緊,深呼吸一口氣,用力甩開她的手臂.

溫馨死死拽著她的手,被她一路拖著走,死也不放手.

"媽!媽……求求你……媽,我求求你……"她猛地跪在了地上,她真的再也不想回去過那樣膽戰心驚暗無天日的日子.

她每天都在惶恐不安中度過,她每天都會被毒打,她小時候怕有一天被爸爸打死.

大了,她不怕被打死了,她知道她對于爸爸來說還有利用價值.

但她怕自己有一天會被爸爸賣給誰,她每一天都惶恐不得終日.如果不是姐姐,自己決不會有書讀.

她也知道自己只有讀書,才能挽救自己的生活,她拼命的讀書沒日沒夜瘋狂的讀書.

她從小成績優秀,都是拿獎學金的三好學生.

但那一天父親真的把她們賣了,她害怕的一天還是來了.

她死死拽著她的手臂,抬頭淚眼婆娑的看著她.

兩人的動靜引得旁邊的人側目.

張嬈用手擋住自己的臉,搖晃了幾下手,見她死死拽著.

她不得不往前走,溫馨被動的拖著走.

她雙手死死拽著她的手,死也不放手.

張嬈是她大海中唯一的浮木,她必須抓住這個浮木靠岸.

宋暖暖看著被一路拖行了兩米遠距離的溫馨,起身走到溫馨的面前.

伸手拉住溫馨."溫馨,起來!"

"不!我不要起來!她是我媽,為什麼就能這麼狠心!為什麼!"撕心裂肺的嘶吼著.

宋暖暖眸光淡漠,深處悲涼一片.

大聲的呵斥著."起來!"

"我不要起來!我不要!"她如果起來了,讓張嬈走了,她就永遠沒機會了.

她再也不要去過以前的日子,她怕!

宋暖暖眸光變得凌厲."宋溫馨,你給我起來!"

"我不要."她大聲的朝著她吼著.

咖啡廳的人全部朝這里看過來,經理不得不過來看情況.

歐陽鈺拉過經理,小聲的在一旁解釋著.

宋暖暖心疼的看著跪在地上的溫馨."溫馨,我有沒有教過你,做人要有尊嚴.甯願站著死,也不能跪著活."

溫馨低垂頭,眸光深處掙紮.

腦海深處兩股力量在掙紮著拔河,她看著宋暖暖在看看張嬈.

上篇:第32章 一只蝦引發的血案     下篇:第34章 找誰假結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