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守候你的全世界 第37章 這麼難吃,你全部吃了  
   
第37章 這麼難吃,你全部吃了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靳司熠關掉電腦起身,走到沙發上.

宋暖暖適時的遞上一碗飯,筷子和一個勺子.

他端過碗筷,吃了起來,吃了幾口,看一旁干坐著看著自己吃的宋暖暖."你的呢?"

"我……"她以為他不會想跟自己吃飯,快速低下頭低聲說道:"我吃了."

"那就再吃!"他聲音低沉,難道跟自己吃飯就那麼讓她難受?

宋暖暖抬頭驚訝的看著他,有些不懂他話里的意思.

"去買碗筷,陪我吃飯!"他再次出聲.

"哦!"她快速起身,往門外跑.

"等等!"

她站在原地看著他,等待著他的下一步指示.

靳司熠把兩個菜倒在了一起,把手中的勺子放在空的不鏽鋼盒子里."吃這個."

"哦!"她不知道他為什麼突然間會對自己好,但她現在決不能惹他生氣.

溫馨還在別人的手里,她現在唯一能求的只有他了.

拿起碗盛米飯,還好她弄的米飯足夠兩個人的.她一點點吃著米飯,小心翼翼的看著眼前的男人.

揣測著他的心情,見他優雅的吃著飯盒菜,臉色根本看不出表情.

靳司熠淡漠的看了他一眼."你喜歡吃米飯?"

"啊!"看著自己碗里的白米飯,因為認真想著事情,確實一個菜都沒夾.

見他臉色暗了下來,她快速夾起離自己最近的蝦.

大口大口的吃起來,這是她這輩子第二次吃蝦.第一次吃還是媽沒走的時候,那時候家里還有點錢,給他們做了次蝦餃.她也是百度嘗試著做的,只是沒想到第一次做,味道還可以.

靳司熠看了她一眼,直接把蝦放在她的面前.

"這麼難吃,你給我全部吃了."

"哦!"這是她辛苦做的,雖然第一次做,但也不至于難吃,要說的這麼不堪嗎.

心底抱怨,卻不敢說出口.

默默的把蝦一點點吃著,小心翼翼的夾著旁邊的牛肉和生菜,她悄悄避開他的筷子.

深怕他嫌棄自己的口水,一個不高興又不去了.

靳司熠見她吃蝦吃的一副滿足的樣子,眸子閃過一抹異樣的情緒.

唇角不自覺的上揚,連他自己的沒有發覺.

兩人靜靜的吃著午餐,半個多小時才吃完.

宋暖暖吃完收拾好桌子,眼神直勾勾的看著坐在一旁慢悠悠煮茶的靳司熠."那個……"

"噓!煮茶需要靜心."

她坐在旁邊的沙發上,靜靜的等待著.

看著他一道道繁瑣的程序做的那麼認真,她心急如焚卻只能干坐著等待著.

好不容易等他煮好茶,她剛想開口.

靳司熠端給她一杯茶水."喝喝茶."

"靳總,我妹妹!"

"喝茶."他不容拒絕的開口.

宋暖暖拿起茶一飲而盡."靳總,我妹妹還在刀爺那里."只要在刀爺那里一分鍾,她都不安.

雖然刀爺是守信用,但誰保證是萬無一失.溫馨那麼擔心,在那里一定很害怕.

靳司熠慢條斯理喝完一杯茶,放下茶杯,起身往門外走去.

宋暖暖緊跟其後."靳總,我妹妹還在刀爺那里,我……"

靳司熠轉頭眼神寡淡的看了一眼喋喋不休的女人.

語氣很不悅."你再多說一個字,我保證下一秒就改變主意不去救你妹妹."

"靳總,您的意思是?"她瞠目結舌的看著他.

見他不耐煩的往前走,她快速緊跟其後.

兩人上車,直接往市區而去,來到一棟大廈.

宋暖暖站在大廈前,疑惑的看著靳司熠."靳總,我妹妹在刀爺那里."

"閉嘴,跟我走!"他直接拽著她的胳膊往里面走去,這個女人只知道叨叨,腦子都不知道帶的,真不知道她是怎麼活到現在的,

宋暖暖被強行往里面拖去,看著律師樓三個燙金大字."我們來這里做什麼."

"爭取你妹妹的撫養權."他直接往里面走.

宋暖暖想了想,跟了上去.

兩人來到律師樓,前台看見靳司熠禮貌的淺笑喊道:"靳總,您又來找我們董總了."

"嗯!他在嗎?"

"在的,要我帶路嗎?"前台看著他身邊的女人,閃過一抹疑惑.

靳總身邊除了柯小姐,還是第一次帶其他的女人.

柯小姐因為身體原因,也基本不在他帶出來的范圍之內.

"不用,我自己去."

宋暖暖見他走了,快速跟了上去,她總感覺那個女人看自己的眼神讓她很不舒服.

兩人走到二樓,靳司熠直接推開門.

"司熠,你每次來都不敲門."董瑞轉身笑看著他,看著他身邊的女人疑惑的問道:"這是."

靳司熠直接坐在他的對面,瞪了一眼他."我來找你有事."

"哦!說."

宋暖暖尷尬的站在旁邊,看著眼前俊朗的男人,三十歲的樣子,穿著一身黑色非常正式的西裝.

"要爭取一個人的撫養權需要多久."

"這個,怎麼也要一個來月吧!怎麼了,你要爭取誰的撫養權?"

"如果已經發了法院通知的呢?"他記得慕言已經進展到這一步了,只是因為張嬈的臨時變卦導致熄火了.

他記得,上庭的日子,好像就是明天.

"這個,就很快了.只要搜集他的證據就夠了."他饒有興趣的看著他旁邊的宋暖暖."是為她嗎?"

"這個,你別管!"他看了眼旁邊還在站著的宋暖暖."你去門外."董瑞看她的眼神,讓他很不舒服.

這個女人,果然在哪里,都能招蜂引蝶.

董瑞聳聳肩."真是小氣."

"你去找慕言,無論如何說服他,你跟他共同進展這一個案件.至于,出庭的兩個關鍵人物,我來負責."

"慕言?"他撇撇嘴."司熠,不是吧!你也知道我跟慕言是律師界的泰山北斗,斗的死去活來.是多看彼此一眼,都恨不得秒殺對方的人.我才不去."

"哦!"他這個字拖得老長."那我如果告訴伯父伯母,你搞大了別人的肚子.你說他們是抓你去結婚,還是讓那個女人去打胎."

"別!我去還不成."他真是上輩子欠了他的,交了他這麼一個朋友.

他三十五了還沒結婚,他爸媽都急瘋了.現在的他們只要是個女人,是個正常人,他們都巴不得他結婚.

更別說還是肚子里可能是有他們寶貝孫子的女人,他們指不定就綁著自己上禮堂了.

他才三十五,還沒玩夠呢!怎麼可能會為了一個女人放棄一整片森林.

他苦著臉看著靳司熠."我就算同意了,人家慕言也不會同意啊!我怎麼說服慕言."

"那就是你的事情了!明天開庭."話落,他起身准備離開.

董瑞看著他瀟灑的背影,他絕對是故意整自己的.

靳司熠走到門口,轉頭說道:"對了,慕言的妹妹很喜歡你!"

"呵呵……"他唇角微微顫抖.

他絕對是故意的,怪自己多看了幾眼那個女人.

宋暖暖坐在樓下沙發上,看著靳司熠從樓上走下來,迎了上去.

兩人走出門外,上車.

宋暖暖坐在車內,看著他."我們不是該去救我妹妹嗎?"

"嗯!"

看著他說了一個字,在沒有說話的意思,她不得不在次開口."刀爺家的方向在另一邊."

"嗯!"他轉頭看著坐在副駕駛座上的宋暖暖."刀爺跟你開的什麼條件."

"五十萬!"她低聲說道:

"所以呢?"

"所以,我們要去救我妹妹!不然,她就被賣給季老了."看著他黑下來的臉色,她反思自己說錯什麼了嗎?

沒說錯啊!他們從一開始就是說去救她妹妹的啊!

看著她迷茫的臉,他恨鐵不成鋼的開口."你有五十萬?"

"沒有!"

"那你拿什麼救!"

他冷漠的話語讓她如鯁在喉,感覺臉頰火辣辣的疼.

低垂著頭,雙手攪動著衣袖.

靳司熠看著她,心底無比的煩躁."只要我們明天爭取到了撫養權,他就沒理由拿你妹妹威脅你!懂嗎?"

"哦!"她呆呆的應答.

慢半拍的反應過來,他說了什麼."你說的是真的,明天就可以開庭?"刀爺給自己的只有三天的時間,不然她不也會想給他五十萬先救妹妹,在爭取撫養權,永遠解脫老爸的控制.

"別人不可以,我可以!"

他車子停在了別墅前."你下車,回家,好好睡一覺,明天我通知你."

"你說的是真的嗎!"她半信半疑的看著他,見他臉色沉了下來,快速下車,乖乖的回別墅.

靳司熠驅車回到辦公室,掏出電話撥打過去.

"安伯伯,您最近身體可好!"

電話那頭傳來爽朗的笑聲."一把老骨頭了,挺好的.你個小子每次打電話找我准沒好事,有什麼事直接說吧!"

"安伯伯,是這樣的!我想你去一趟西郊的廢棄工廠,監視一個人."

"你個臭小子,每次都給我找事!說吧!"

"謝謝安伯伯,我等會把地址發給您!改天,我請您吃飯!親自去拜訪您."他聲音平緩.

"好,沒事,那掛了."

"謝謝安伯伯."掛斷電話,他快速撥打另一個電話.

上篇:第36章 你說的話算數嗎     下篇:第38章 我不是為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