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守候你的全世界 第38章 我不是為了你  
   
第38章 我不是為了你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電話接通,他開口說道:"方兵,你快速調人去抓捕宋石柱,務必讓他明天開庭到法院."

"好的,靳總."

掛斷電話,他快速撥打另一個電話."你立馬去給我收集宋石柱這幾年來所有虐待孩子的證據,如果有犯罪證據更加的好."

"靳總,什麼時候要."

"今晚!"他起身站在窗外,看著窗外不知何時晴朗的天空變成了黑壓壓一片.

"是的,靳總."

掛斷電話,他連續打了幾個電話.

他轉身看著宋暖暖拎著飯盒站在原地看著自己."你什麼時候來的."

"我來了一會,見你在忙,我就沒開口說話."她感動的看著他,她第一次打心底感激眼前的男人.

她沒想到自己一件事情,要他欠這麼多人的人情.

靳司熠眸光冷了下來,看著她感動的眼神,聲音冰冷."我不是為了你,你該感謝你父母給你生了副好骨髓."

她眸光瞬間暗了下來,眼底所有的光芒一瞬間消失.

低垂著頭,默默走開.

無聲無息的把食盒里的飯菜擺在茶幾上,一言不發站在一旁.

靳司熠坐在沙發上,順手接過她遞來的碗.看著一旁她,心情煩躁.

"坐下,吃飯1"

宋暖暖坐在沙發上,無聲無息的盛飯,吃著碗里的飯,夾著面前的菜.

兩人默默無聲的吃著飯.

等他吃完飯,宋暖暖快速收拾著碗筷.飛快的往門外走去.

"我今晚,不回去."話出口,他便懊惱了.

他為什麼要跟她交代自己的行程,她只不過是自己三年的情人,代孕的女人.

"奧!"她淡淡的回答,快速奪門而出.

看著她倉皇而逃的背影,他心悶得慌.

站在窗前,看著底下來來往往渺小的人.

她應該到了樓下,乘車離去了吧!站在窗邊,良久,縱使已經分不清誰是她,但或許總有一個是她.

宋暖暖快速離開大廈,淚水不爭取的奪眶而出.

她笑自己的自作多情,他只不過是為了柯薇亦罷了.

三年後,他們便從此是兩條永遠不會交叉的平行線,永遠沒有可能.

打車回到第一醫院,她悄悄走到歐陽鈺的病房外.

透過玻璃門,看著里面有人一對男女在房內.

男的沉穩內斂,女的優雅,知性.

這對應該就是他的父母了吧!他有他們照顧,她就放心了.

她只是不斷的給他帶來傷害,她的離開對他來說或許才是最好的.

悄悄離開醫院,走到一樓,抬頭的瞬間看見柯薇亦.

瞬間,轉身離開.

柯薇亦快速追上她,拉住她的胳膊."宋暖暖,你去哪?"

看著拉住自己的胳膊,她眸光平靜."放開."

"放開?呵呵……"她笑的張揚."聽說,你同意捐獻骨髓給我了?我一星期後就可以手術了."她笑容明媚.

明媚的刺眼,她心莫名刺痛,鈍鈍的痛著.

見她不說話,柯薇亦笑看著她."怎麼,不說話了.你說如果我下次說我需要你的胳膊,司熠哥哥,會不會把你的胳膊給我!"

"柯薇亦,你裝病做手術你也要被割一刀,你也討不了好."

"呵呵……這個醫院的院長是我大伯.我開不開刀,自然我說了算."她唇角上揚,諷刺的看著她."你眼睛這麼漂亮,你說我要是眼睛壞了,你的視網膜會不會合適我呢."

她想了想說道:"或者,你的腎,肝!對了,我心髒不好,不知道你的心髒適不適合我!我可是為了你好!你以後生的孩子是給我的,最起碼你的心髒還能在我這陪著你的孩子.你也可以死的安心了.你說呢?"

她明媚的笑容在她看來是那麼的瘋狂."柯薇亦,你個瘋子!"

"瘋子?"她前傾附在她的耳邊輕語."在我親手燒死我爸媽的那一刻起,我就已經為司熠哥哥瘋了.司熠哥哥,只能是我的,誰敢跟我搶,我必讓她死無葬身之地."

宋暖暖呆滯的站在原地,愣愣的看著她笑容明媚的離開.

感覺全身冰冷,冷的血液都凝固了.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走出醫院的,回到別墅.

她縮在沙發上,睜眼看著窗外的黑夜.

今夜,注定是個無眠的夜晚.

明天就要開庭了,如果贏了.

糾纏了她十幾年的夢魔,終于可以擺脫了.張嬈,真的會去法院當控訴方嗎?

渾渾噩噩間昏睡了過去,夢中一張絕美笑容明媚的女人在自己耳邊不停的輕聲說著,她在夢中不停的掙紮,想推開她,卻怎麼都推不開.

她猛然間驚醒了過來,發現額頭冒出冷汗,渾身冒著冷汗.

走到浴缸,去泡了個澡.

此時,天邊已經露出了白色的魚肚.

宋暖暖醒了怎麼滴u睡不著,看時間已經五點多了.

她實在無法靜下心來等待他給自己打電話,她走到廚房.

看著房間里的花哈,做了個海鮮粥.

做好,已經是七點多了.她吃過早餐,已經七點三十,她不停的等待著.

每一秒每一分都度日如年,她快速裝盒,拎著食盒趕到靳氏大廈.

此時,已經有三三兩兩的人來上班.

她拎著食盒上樓,來到頂層.

隔著玻璃窗見他高大的身軀蓋著一層毯子窩在沙發上睡著了.

悄悄的走進沙發,把粥放在桌子上,輕聲的喊著."靳總,靳總……"

靳司熠睜開朦朧的雙眼,看著眼前的女人.

"你來了?"

"嗯,吃早餐了!"她蹲下身,拿出食盒里的碗,給他盛滿一碗稀飯.

看著熱氣騰騰的稀飯,猶豫了下.放在嘴邊吹了吹."現在不冷了!"她低頭沒聽見他說話,抬頭見他眸光溫柔包含著濃濃的眷戀看著自己.

她心猛地跳動了一下.

靳司熠伸手接過她的碗,低頭吃著碗里的花哈蝦粥.

看了眼稀飯里基本全是花哈和蝦,看著一旁不吃的女人."你不吃嗎?"

"我吃了!我今天醒的早!"

"嗯,你買了很多花哈和蝦?"

"沒!"如果不是因為他,她不會舍得花錢買這麼貴的菜.

靳司熠看著碗里滿滿的花哈和蝦,眸光溫熱.

這個蠢女人肯定是把全部的花哈和蝦都留給自己了.

他拿過蓋子,把蝦和花哈全部挑了出來強硬的塞給她."吃掉!"

"我不要,我吃飽了."

靳司熠手頓了一下,曾經自己跟母親相依為命.

家里沒錢,母親為了給自己補身體,也會去菜市場買便宜的花哈,在海鮮里這個算便宜的.

還有一點點的蝦,每次她給自己盛稀飯,都會幫自己吹冷.

也會說她吃飽了,不要了.

那時候,他就發誓,等自己長大了一定要讓母親天天吃海鮮,吃到她不願意吃為止.

只是,現在就算自己有著花不完的錢!她早已經不在了,有錢,也在也完不成自己內心的遺憾.

從懷里掏出一張白金卡."這個,你拿著."

"給我卡做什麼?"她不安的看著他,每次他對自己好,都讓她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靳司熠眸光暗了下來."我讓你拿著就拿著!我可不想再吃你從菜市場挑選的便宜菜,以後必須去正規大的海鮮市場挑好的海鮮.菜也只能買純綠色蔬菜,不能去撿沒人要的爛菜買."

宋暖暖尷尬的看著他,她確實是撿別人挑剩下的菜回家.

"對不起!"她默默收下卡.

靳司熠看了她一眼,話語冰冷."吃了."

"好!"她乖乖拿過旁邊的一次性筷子.

不知道為什麼茶幾上居然有一打一次性筷子,她默默吃著.

良久,她吃完了,看著他坐在那又在煮茶.

她才發現他很愛煮茶,每次吃完飯都要煮茶.

她靜靜的坐在沙發上等他煮茶.

靳司熠遞給她一杯茶,宋暖暖順勢接過.

她靜靜品著,她知道自己再急,他不急也沒用.

她能做的只有等,等他喝完茶.

她出聲問道:"靳總,幾點開庭."

靳司熠拿過旁邊的外套,率先走在前面.

宋暖暖快速跟在身後,見他沒有出聲說話,她乖乖的跟在後面.

上車,車直接開到了法院門口.

剛好碰見被抓來的宋石柱和宋旭母子.

宋石柱見到她,怒火滔天."你個臭丫頭,居然敢反老子,看老子不打死你這個賤人生的賤蹄子."他朝著宋暖暖沖了過來,宋暖暖條件反射的快速躲在靳司熠的身後.

靳司熠長臂一伸,直接抓住他揮舞過來的拳頭.

聲音低沉."在法院門口,你再有任何的舉動,我可以告你蓄意傷害."

宋石柱見到他穿著西裝筆挺,一看就是很昂貴的樣子.

瞬間收起了臉上的猙獰,笑容滿面."您是?"

靳司熠掃了他一眼,率先走在了前面.宋暖暖快速跟了上去.

宋石柱看著兩人,目光笑的猥瑣.看來這個丫頭的皮囊這麼有用,這是釣到來了一個二百五的高富帥.

身後的人直接推著他走進法院.

宋暖暖走進休息室,看見那里坐著一個帶著墨鏡,臉上捂著圍巾的女人.

光看眼神,她也能看出是張嬈,看著身邊淡漠的男人,她沒想到他真的做到了.

"謝謝!"

"我不是為了你!"話落,他轉身離開.

上篇:第37章 這麼難吃,你全部吃了     下篇:第39章 不准手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