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守候你的全世界 第50章 原來,愛早已種在心間  
   
第50章 原來,愛早已種在心間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靳氏集團內部傳聞,總裁這一個月因為一個女人瘋了一樣打擊歐陽集團,導致他們這些屬下加不完的班.

這一個月來,她們就沒一天是正常下班的,就連她這個小小的前台都要被迫加班.

她看著眼前的女人,試探的問道:"請問,您是宋暖暖小姐嗎?"

"嗯!"

"請進,請進!靳總在樓上等您!"這一個月來,靳總破天荒每天都來自己這里問一遍,有沒有一個叫宋暖暖的女人來找他.

最後變成,只要有女人來找他,問是不是宋暖暖,是的話馬上請進去.

看著走進電梯的女人,她仿佛看到了救星.

只要她出現,靳總就不會發瘋一樣針對歐陽集團,她們這些員工也會相對日子好過些,不用總加班了.

叮咚……’

電梯緩緩打開,她走出電梯.

看著整座大樓都忙碌的走動著,耳邊傳來怒火的嘶吼聲.

"你瞎了嗎?這個小數點錯了沒看見嗎?拿下去,重做."

"這樣的企劃書,你也敢拿來給我!重做."

"重做,滾……"

熟悉的男性聲音讓她條件反射的身體發抖,整個人快速的轉身往電梯跑去.

她鼓起萬分勇氣前來,卻在停在他聲音的刹那,勇氣消失的煙消云散.

"宋暖暖,你再走半步!我就讓你妹妹滾回國!"他怒火朝天的看著往電梯跑的女人.

消失一個月了,她終于舍得出來了.

他幾個跨步上前,直接拽住她的手臂,往辦公室拖去

辦公室的人,眸子低垂不敢亂瞄.

宋暖暖被一路拖到了辦公室,站在他的對面,看著坐在對面椅子上俊美的男人.

他喜歡穿紫紅色襯衫,黑色領帶,黑色西裝.

她揣揣不安的站在原地,手攪動著手臂,低垂著頭.

靳司熠靜靜的打量著她,她穿著一身白色的紗裙,一頭烏黑及腰秀發,散落在背後.

隨著她低頭的瞬間,秀發飄落在兩邊.

她靜靜的站在那,如一朵嬌羞的清水芙蓉.

看著量就不說話的女人."你就沒有什麼話跟我說嘛?"他聲音寡淡.

宋暖暖雙手不停攪動,薇薇抬頭見到他的刹那,頭快速低了下去.

只要看見他,她就想到曾經他對自己的種種,曆曆在目.

"我……能不能別針對歐陽集團."她鼓起勇氣小心翼翼的問道:

很好,這個該死的女人,消失一個月,回來的第一句話居然是這個.

他猛然間起身,上前死死掐住她的下顎,強迫她看著自己."宋暖暖,你別忘了你是誰的女人!你有什麼資格要求我!"

宋暖暖唇辨動了動,靜靜的看著他.

對啊,自己又有什麼資格!自己只不過是他花錢包養的情婦,更是他隨手就能丟掉的女人.

她眸光淺淺的看著他,聲音平靜."等我生下孩子,我同意給柯薇亦換心髒."這是她唯一的資本.

她居然為了那個男人,同意跟薇薇換心髒.

她居然為了那個男人,願意去死1

他大掌狠狠拽著她往旁邊暗格走去,他關上門.

里面是他平時休息的地方,有張床.

他猛地把她推倒在床上,整個人壓在她的身上,居高臨下的睥睨著她."宋暖暖,你憑什麼決定你的心髒給薇薇,她就要接受,你憑什麼!"

她苦澀一笑,對啊!

她這麼卑賤人的心髒,憑什麼能給那個在他心中完美高貴的薇薇.

看著她悲涼的眼神,他心底的怒火,如汽油堆被點燃,心底的大火妖嬈的姿態吞噬著他的理智.

她明明不願意,她卻為了那個男人願意去送死.

"你是我的女人,你只能是我的女人!"他伸手直接撕碎她的衣服,扯掉自己的領帶.

宋暖暖感覺到他的意圖,心揪著疼,

她伸手去推他,卻無法推開."放開我!"

"宋暖暖,你不是想我放過歐陽鈺嗎?你討好我,我高興了就放過他!"他嘶吼著,他如一個受傷的野獸,不知道如何宣泄自己的怒火,只能通過傷害別人來讓自己好過.

宋暖暖呆愣的看著他."靳司熠,你說什麼?"

"只要你討好我,我高興了,我就放過歐陽集團."他壓低的嘶吼,讓人心驚膽戰.

她愣愣的看著他,難道在他的心底,自己就是那麼犯賤的人?

看著他認真的眼神,腦海浮動歐陽鈺對自己種種的好.

這輩子唯一對自己無條件好的人,只有他.

她從小從來沒有人對她無條件的好過,只有他,讓自己感受到這個世界是溫暖的,不是冰冷充滿惡意的社會.

看著眼前惡魔一樣的男人,如果自己不同意,他絕對會一步步吞噬乾淨歐陽集團.,

她眸光所有的希冀瞬間消失,灰白的看著眼前的男人,聲音沙啞."你說話算數?"

"算!"他黑眸晦暗的看著她.

看著她糾結的表情,他內心複雜.看著她一點點抬起手,一點點靠近自己的褲子拉鏈,一點點的拉開.

他眸子整個暗了下去,這個女人居然為了別的男人,放下自己所有的自尊,討好自己.

他猛地甩開她的手,站在床邊,居高臨下的睥睨著他."宋暖暖,你就這麼迫不及待嗎?"

他的話如一把尖刀,狠-狠-插-進-她的心髒,讓她疼的抽搐.

她蹲坐在床上,伸手拉過靳司熠.

唇角掛著妖嬈的笑容,她眼神魅-惑的看著他."我就是這麼犯-賤!靳總,您難道第一次知道!我不是犯賤,我怎麼會賣給你做情人!你還不知道吧!我在跟你簽合約之前,就已經賣給別人很多次了!"她白皙的手臂,一點點攀上他的脖子,靠在他的耳邊吞吐如蘭.

"靳總,您想知道我那三十塊的處女膜是在哪里做的嗎?"

靳司熠眸光一點點變得猩-紅,冷眼看著她攀附在自己身上.

宋暖暖在他耳邊輕輕吐著熱氣,含住他的耳垂,一點點舔-著,挑-逗著.

又緩緩起開,白皙的大長腿靠在他的大腿根部敏感的地方,慢慢的蹭著.

"靳總,想不想知道我被誰包養過!也好讓你下次見到他們好避開免得尷尬!"她笑容妖嬈的看著他."你想不想知道,被那麼多人調教,我解鎖了多少新花樣.

看著他氣的黑下來的臉色,她心底痛並快樂著."靳總,您想不想知道我離開你這一個月去了哪!被誰包養了,你說同時被兩個男人播種,肚子里的孩子會不會也長扥像那個男……"

靳司熠猛地打斷她的話."閉嘴!你給我閉嘴!"

"我說的都是實話,為什麼要閉嘴."她淺笑著看著他,每說一句侮辱自己的話,她就痛的無以複加.

看著他痛苦的臉色,她莫名感到了快-感.

"宋暖暖,我讓你閉嘴!"他大掌掐住她的脖子,惡狠狠的看著她."說,剛才你跟我說的都是假的."

她溫柔的看著他,伸手摸著他的側臉."咳咳咳……那個老頭五十多了,長得可丑了!他包養我一個月給我一萬!"她從口袋掏出一萬丟在床上.

這一萬是她做會計,婷婷多給的!沒想到這時候卻成了氣他的鐵證,看著他充-血恨不得殺死自己的眸光,她無比的快樂.

靳司熠看著床上的一萬塊,眸子一點點冷了下來,周圍的溫度瞬間降了幾度."宋暖暖,我再給你一次機會,說!這錢是你自己賺的,不是被人包養賺來的錢."只要她說是她賺的,無論她有沒有被人包養過,他都不在乎.

宋暖暖冷笑著看著他,這個男人真的認為自己就是那麼從犯賤的人.

自己跟他的時候就是第一次,他卻一直把自己當成那麼犯賤的人.

她笑容越來越璀璨!"我一個懷孕的女人,我除了賣去哪里賺錢!靳總,您說呢!"感受到脖子被一點點掐緊,她卻笑容璀璨.

自己死了,又何嘗不是一種解脫,手摸著肚子,心底無聲的對他說道:'寶貝,別怕,媽咪永遠陪著你.’

靳司熠眸光猩紅,銳利的鋒芒讓人膽戰心驚.

他大掌一點點收緊,看著她臉色一點點憋紅,他眸子一點點變得猩-紅.

敢背叛他的女人,都該死!

他一次次的容忍她,她卻一次次的惹怒自己.

他對她還不夠好嗎?他第一次對一個女人這麼好,除了柯薇亦.

看著她臉色一點點鐵青,唇辨發黑.

只要他在用力一點點,他就能掐死她.她被自己掐死,這個可能讓他心劇烈的抽痛,看著她唇角一抹釋然的笑容,他猛然間清醒,手猛然間松開.

看著大口喘著氣的宋暖暖,他眸光一點點冷了下來.

轉身,離開了房間.

坐在辦公室外,他呆呆的坐在椅子上.

"扣扣……"

看著門外的秘書,他神色恢複正常."進!"

"靳總,這是您要的文案!"秘書把文案小心翼翼的放在桌子上,轉身離去.

靳司熠看著她離去的背影,出聲喊道:"琳達,等等!"

琳達轉身,微笑著看著他."靳總,有什麼吩咐."

"如果想到一個人要死,你會心慌.一個人消失在你的世界,你會滿世界的尋找,這是因為什麼?"他低聲說道:

琳達淺笑著說道:"靳總,這是愛!只有愛一個人才會這樣."

愛?他眸子晦暗."那怎麼讓那個女人也愛上你!"

"靳總,女人需要哄!需要寵!"她跟在靳總身邊六年,她知道什麼該說什麼不該說,什麼該問什麼不該問.

"下去吧!"

"是的,靳總."

靳司熠坐在椅子上,看著窗外."愛?寵?哄??"

上篇:第49章 原來愛,是如此痛     下篇:第51章 休想我放過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