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守候你的全世界 第54章 脫掉  
   
第54章 脫掉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脖子上瞬間出現一個牙齒印."女人,這是咬我的代價!"話落,他一個又一個的咬痕,遍布全身.

他要在她身上種滿他的落印,讓她再也沒臉去見別的男人.

宋暖暖身體猛烈的掙紮,但卻始終掙脫不開繩子.

看著他全身全是他的齒印,她羞得無地自容.

見他脫下褲子,准備長驅直入,她怒吼著."靳司熠,你敢,我恨你一輩子!"這樣被綁著,跟強女干有什麼區別.

"恨-輩子?"他薄唇的邪笑擴大,直接進去.淡淡的說道:"總比不記得我好!"

宋暖暖愣在了原地,她被人如此羞辱做了.

看著在自己身上的男人,她恨!恨不得殺了他,剝皮抽筋.

恨不得喝他的血,讓他不得好死.

她眸光猩紅的盯著他,死死的盯著他,他的每一次挺身,對于她來說,都是恥辱.

靳司熠伸手捂住她的雙眸,低頭吻-住他的紅唇,在她想要咬掉他舌頭的時候,他快速的退出.

他手不停的挑-逗著她,酥酥麻麻,異樣舒服的感覺讓她一點點沉醉其中.

嗯~~~~~~

她快速清醒了過來,她恨自己的不爭氣.

他唇角的笑容越發的大."你身體可比你誠實多了."他貼近她的身體,緊緊靠著他的身體,劇烈的運動.

宋暖暖眼神呆呆的看著窗外,這樣恥辱的刑罰,她只希望早點結束.

這樣的每一秒,對于她來說都是一種煎熬.

她呆呆的看著窗外,不知道時間過了多久,她仿佛過了一個世界那麼長.

所有的一切終于結束了.

靳司熠穿上衣服,看著躺在那呆呆看著窗外的女人.

看著她身上還有紅色的燙傷,內心閃過一抹懊惱.

她就有那麼愛他嗎?她只能是自己的.

下樓,李嫂已經做好了晚餐.

李嫂站在門外尷尬的看著他."靳少,晚餐已經做好了!是我端進去,還是……"

"我來!"接過晚餐!

晚餐是牛排,和一份蔬菜濃湯和一份水果沙拉.

端著食物走進房間,宋暖暖看見他的一瞬間,身體條件發射的緊繃.

她想縮著身軀,四肢卻被綁著.

靳司熠端著食物走到她床前,在她旁邊坐下.

切了一塊牛排,送到她的嘴邊.

宋暖暖惡狠狠的瞪著他,撇過頭看向另一邊.

忽然,感覺頭被人強行擺過去,下巴被人死死的扣住.

因為疼痛,她不得不張開嘴.

靳司熠直接把牛排塞進了她的嘴里.

'呸……’她冷冷的看著吐在他臉上的牛排.

他剛才那麼禽獸的對待自己,為什麼不讓自己去死,她甯願去死也不要被他這樣禽獸的對待.

"宋暖暖!我警告你,你要是敢不吃!我下一秒就讓他項目倒閉."

她猛地轉過頭狠狠的瞪著他."靳司熠,你有本事對我來!"

"女人,你那麼在乎他,我偏要一點點整垮他!"他切下一塊牛排,用叉子直接塞進她的嘴里.

宋暖暖看著旁邊的刀,眸光閃過一抹決絕.

"我自己吃!你松開我!"

靳司熠見她平靜,他解開她的繩子.

她乖乖的呆在那,等待他徹底解開繩子,接過他遞過來的牛排和刀叉.

一點點切著牛排放進自己的嘴里,眼角掃視著他.

靳司熠見她真的再吃,便放下了警惕.

宋暖暖拿著刀子的手慢慢的慢慢的騎著牛排,她屁股一點點往他那邊移去.

靳司熠看了她一眼,對于她的接近,有些欣喜若狂.

她一點點一點點的靠近他,離他只有十幾厘米的距離,只要自己舉起刀子就能插進他的心髒.

她拿著刀子的手,一點點收緊.

眸光一點點變冷,如果這輩子都要被他折磨,她甯願選擇跟他同歸于盡.

手上的刀叉一點點的舉起,快速架在他的脖子上."不准動!"

靳司熠低頭看著自己脖子上冰冷的牛排刀,眸光深處閃過一抹淒涼.

他早該想到,她不會那麼好心的靠近自己.

他從小就被所有人用一個個血淋淋的事實,教會他不能相信任何人.

想要的就去奪取.

他從小到大只相信過一個人唯一的一次,卻因此失去了母親.從那天起,他不在相信任何人.

看著脖子上的刀,刀上的冰寒遠不及,他心寒.

看著把自己當仇人的宋暖暖,他內心抽痛著.

"你就這麼恨我?"他語氣深處有著濃濃的哀涼.

"只要你放過歐陽鈺從此不再對他公司打壓,我就……我就……"她手瑟瑟發抖.

她本以為她恨他入骨,恨不得抽他筋剝他屁,喝他的血.

當真的當刀架在他脖子上的那一刻,她卻發覺自己下不了手.

想到他會死,心卻痛的不能自己.

不,她絕不會喜歡上眼前惡魔的男人.絕不會.

"如果,我說不呢?你是不是會殺了我?"他眸光深處帶著一絲期許.

他多麼希望她跟他說,不會.他直勾勾的眼神看著她,見她紅唇微張.

"會!"她鼓起勇氣說道:

她知道自己不會,但只有這樣的威脅,他才能放過歐陽鈺.

會--

他從來沒想過這麼簡單的一個字,會讓他痛徹心扉.

心疼的在滴血,她架在脖子上的刀沒刺下去,但心口上卻狠-狠-插了一把刀.疼的他抽搐.

看著眼前冷酷,冷血,惡狠狠盯著自己的女人.

她儼然把自己當成了仇人,他心底最後的一點點柔情被一點點湮沒.

他快速一個反手扣住她的手臂,宋暖暖一個吃痛.

當啷……

刀掉在了地上.

看著掉在地上的刀,她不知道為什麼卻松了一口氣.她真的做不到捅下去,看著眼前嗜血的男人,她身體克制不住的顫抖.

顫顫巍巍的站在原地,等待著他咆哮的怒火.

靳司熠看著她低垂的頭頂,眸光哀痛.

她低垂著頭,等待半天,沒有等到自己想象中的怒火.

感覺手臂被松開,腳步聲離自己越來越遠.

隨著關門聲響起,她才敢抬頭.

這次,他居然沒有折磨自己就這樣走了.

但她卻不知道為什麼,心痛的揪著.

仿佛有什麼正在一點點消失,她拼命的想抓住,卻無法抓住,這樣的感覺讓她感覺很惶恐不安.

看著地上冰冷的刀,感覺到肚子餓了.

摸了摸肚子,撿起地上的刀,到衛生間沖洗了刀,重新坐在床前,一點點吃了起來.

縱使她再不想吃,為了孩子她也要吃.

曾經自己省吃儉用大半年也舍不得吃一次牛排,以前的美味,現在吃在嘴里卻木然嘗不出任何的味道.

她如嚼蠟般一點點吞下去,最後吞都吞不下去,伴著濃湯喝下去.

她拼命的往嘴里塞食物,滾燙的淚水滑落眼眶.

她渾然不覺,依舊往嘴里塞著食物.吃完牛排,端起湯猛地灌進嘴里.

叉起一個又一個的水果,往自己嘴里塞,她拼命的塞拼命的塞.

塞得嘴里滿滿當當的,仿佛只有這樣,她才不覺得心底是空蕩蕩的.

她大口大口吃著,都不嚼碎,直接往嘴里吞.

靳司熠離開別墅,開車經過夜總會.

車子猛然間停在了夜總會,站在夜總會門口.

腦海閃過倔強的臉,他絕對很可笑.她都不在乎自己為了那個男人都想殺了自己,他還想著找女人是對不起她.

她為了別的男人回來找自己,為了別的男人一再的求自己,甚至為了別的男人要殺了自己.

想到這,他眸光寒如千年寒冰.

走進夜總會.

"歡迎光臨."夜總會金碧輝煌,燈光閃耀.

他剛走進門,眼尖的經理快速迎了上來.

"歡迎靳總,靳總,您這次來需要什麼樣的包間."經理卑躬屈膝的把他帶到66包間.

靳司熠坐在沙發上,淡淡的說道:"把你們這的處全部叫來!"

"是的,靳總,您稍等!需要什麼酒嗎?"

"不需要,滾……"他現在心底壓抑的怒火,恨不得摧毀所有能看見的東西.

經理快速退了出去.

靳司熠拿出雪茄,點燃,深深吸了一口,吐出白色的煙圈.

五分鍾,經理帶著一群人,走了過來.

"靳總,人已經帶到了."

靳司熠抬頭看著眼前穿著暴露的女人,一個個不是露胸就是大長腿,衣服都快見底了.

"你們這只有這樣的貨色?"

"靳總,這就是我們這新到的了,懂事的會來事的處!"他最後幾個字,說的格外重.

"滾……我要的是真處不是做個膜裝的,你聽不懂人話嗎?"他咆哮著.

經理為難的說道:"靳總,現如今這社會真處-很難了……"他這個KTV,一時之間讓他去哪里找處.

"沒有?"他眸光微微眯著.

經理忽然間想起來."有,我這就給您去找!"話落,帶著一群人快速的走下去.

很快帶著一個穿著襯衫牛仔褲的女孩走了進來.

她一頭五黑及腰直發,散落在腦後.

鵝蛋臉,白皙的皮膚.大眼睛,高鼻梁,小嘴唇.

165的身材,身材火辣!

經理小心翼翼打量著他."靳總,這個怎麼樣?"

"下去!"他從懷里掏出一遝錢,放在她的托盤里.

經理笑容滿面."是!云妮你可要好好照顧靳總!知道嗎?"

她小心翼翼的看著他離去的背影,看著眼前俊美非凡的男人.

他出手那麼闊綽,看穿著也不像暴發戶那麼沒品位,身材好,有錢.

無疑是自己脫離這里的第一人選,她嬌弱的站在原地,等待著他的到來.

她的長相和身材沒有一個男人能不喜歡,她之所以這麼久沒跟人好,只不過在等一個真正有能力的富二代.

靳司熠看著她的穿著,腦海閃過宋暖暖也喜歡這樣穿.

他眸光樊寒."脫了!"

上篇:第53章 讓你服氣     下篇:第55章 你想吃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