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守候你的全世界 第59章 放我下來  
   
第59章 放我下來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靳司羽趁著兩人凝視的瞬間,灰溜溜的走出了醫院.

等靳司熠回過神來,已經沒有了她的身影.

他摟著她的腰身,直接往電梯帶去.

宋暖暖被強行半摟著,上了寶馬車.

回到別墅.

'砰……’

靳司熠大力的關上門,一甩手把她帥在沙發上,居高臨下的看著她."宋暖暖,我警告過你多少次,不准去找歐陽鈺!你聽不懂嗎?"

"我為什麼去找他,你不懂嗎?"不是他在自己牛奶里下藥,她怎麼會去找人求救.

她因為父親是個賭鬼,身邊已經早就沒有了朋友.

"很好,我看你是把我的話當耳邊風了!"他心底氣的恨不得掐死她,但卻舍不得下手.

掏出電話打了過去."立刻,收購歐陽集團的股份!對,傾盡所有收購!"掛斷電話,他冷冷的看著她."宋暖暖,你不是喜歡他嗎?我就讓他一無所有,讓你看著他一步步的被你毀了,一步步變得一無所有的乞丐!"

"靳司熠,你禽獸."朝著他大聲的嘶吼著.

猛然間被人掐住脖子,她感覺呼吸越來越困難,眸光倔強怒火沖天的凝視著他."我死-也不會屈服的.你掐死我……咳咳……好了……"

"很好,非常的有骨氣!"小麥色的大漲在她白皙的脖子上,形成鮮明的對比.

有力的大掌一點點收緊,看著她因為缺氧而一點點變得青紫的皮膚,紅唇也變得蒼白.

看著她依舊死死充滿恨意的眼神緊緊盯著自己,他只要一用力,她就能被自己掐死.

"宋暖暖,我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再也不不准去見他,你給我說!"他壓低著喉嚨嘶吼,手松開她的脖子,眸光深處是一片淒涼.

宋暖暖唇角勾起諷刺的笑容."你做夢!"

"好,很好!"拽住她的手臂,拽著她往樓上拖去.

宋暖暖雙手死死的拽著樓梯,驚恐的看著他,這個男人是個惡魔,他又想強迫自己做那樣的事情.

靳司熠轉身,大掌一根接一根掰開她白皙的手指頭,掰開一根手指頭,她快速又緊緊抓住木梯的扶手.

她白玉的手指被掰的通紅,靳司熠直接固定住她的手指頭,一用力,直接掰開了她全部的手指頭.

彎腰,直接把她打橫抱起.

"你放我下來,你混蛋,流氓,畜生!!"

他腳步停頓在原地,眸光猩-紅.

看著她對自己恨入骨髓的表情,他心痛的難受.

大跨步托著她打橫走到房間,直接把她丟在床上,快速關上門.

宋暖暖快速翻轉過來,警惕的看著他."你想做什麼?"

"做流氓做的事情!"

他冰冷的眸光讓她害怕,不停的退後,看著他彎腰雙手禁錮住自己的去處,她整個人被禁錮在他的胸膛.

手下意識的捂住肚子,她怕自己的孩子經過他的折騰會掉.

祈求的看著他."不要!求求你,不要……"這是她在這個世界上唯一的溫暖,如果失去這個孩子,她不知道自己會不會瘋掉.

靳司熠冰冷的眸子看見她捂著肚子的手,劍眉蹙著.

瞄到她背後的傷口,他眸光越發的冷.

緩緩起身,一言不發離開了臥室.

她整個人攤在了地上,她才感覺到背部撕裂般的疼痛.

眼睛瞄到他拎著一個箱子走了進來,整個人都緊繃了起來.看著他的眼神變得警惕,人一點點後退.

靳司熠直接固定住她的雙手,把她整個人提起來,直接把她整個人趴在自己的背上.

"靳司熠,你混蛋,你給我住手."

啪……

她整個人愣住了,她的屁股居然被人給打了,被他打了……

她從小到大沒被人打過屁股,她臉頰莫名爆紅."靳司熠,你混蛋!"

他眸光陰沉的看著她鮮血淋漓的後背,拿起藥膏,輕輕擦拭著她的後背.

冰涼的感覺讓她聲音戛然而止,側頭看著他居然是替自己擦藥膏,火辣辣的背部傳來冰冰涼涼的感覺,她眸光複雜的盯著地上的地毯.

感覺背部一點點的冰冰涼涼,兩人第一次沒有爭吵急紅眼,如此平靜泛著淡淡溫馨的相處.

溫暖的陽光靜靜的灑在房內,男人眸光柔情,手指溫柔的一點點用藥膏擦拭著她的傷口.

背後傳來涼涼,酥酥麻麻的感覺讓她心底浮起異樣的感覺.

臉頰一點點變得緋紅,她別扭的趴在他的腿上."我自己來."話出口,她就後悔了.

自己的聲音溫柔的不像自己,讓她想找個地洞鑽進去.

"你能擦到自己後背?"他眸光淺笑著看著她.

他的眼光讓她覺得燥得慌."我自己對著自己自己擦!再說還有王嫂!"她在內心狠狠的吐槽自己,就因為他一點點的好,而忘了他對自己做的種種.

他給自己下藥讓自己流產還不夠,還讓人來打掉她的孩子.

想到這些,她眸光一點點變得堅硬."我自己來."她掙紮著想起來.

靳司熠伸手輕輕拍打了一下她的臀部."躺好!我不介意把你全部脫掉給你上藥.

宋暖暖瞬間僵硬在了原地,胸部靠在他的腿上,摩擦的感覺讓她感覺很奇怪……

整個後背衣服被他撩起,光著背對著他.

靳司熠看著她白玉的背,一個個小圓圈紫紅腳印,看著前面的印子,猜測應該是高跟鞋的印子.

高跟鞋後跟的印子,想到她穿著的就是細高跟想鞋子,眸光一點點變得森寒.

宋暖暖打了個寒蟬!

他為什麼氣氛忽然之間變得這麼冷,難道是因為想到自己肚子里的孩子還沒被打掉,不高興??

想到這,她手不自覺的捂住肚子,警惕的觀察著他的一舉一動.

"宋暖暖,你笨的可以!"他眸光心疼的看著她的後背,這個女人不是一般的笨.

別人打她,她不知道跑的嗎?跟自己倔倒是牛逼的狠,跟別人打怎麼就這麼弱.

宋暖暖眸光暗了下來,她確實是笨,不笨的話現在也不會讓這個想打掉自己還在的罪魁禍首還存在一絲絲的感情.

靳司熠瞄了一眼她,見她沉默不語.

手指輕輕摩擦著她的後背,聲音盡量不咸不淡的問道:"你怎麼去醫院."

宋暖暖猛地轉過身,起身眸光直勾勾的看著眼前的男人.

這個男人居然問自己為什麼去醫院,呵呵……裝的不是一般的像."靳總,我想您應該最清楚我為什麼去醫院吧?"

"我?"

"不然呢!不是你讓王嫂給我喝的牛奶嗎?"她冷笑著看著眼前的男人,敢做還不敢當嗎?

需要這麼假惺惺的讓人惡心嗎?

"宋暖暖,我好心好意從國外給你專門找的奶粉,讓你喝你還嫌棄?"他第一次如此對一個人好,居然遭到她這樣寒心的對待.

他專門去打聽,孕婦需要喝孕婦奶粉,他特意讓秘書給空運過來的.

"是嗎?呵呵……靳總,您真是良苦用心."

"宋暖暖,你什麼意思?"

"我什麼意思?靳總不是良苦用心是什麼?我就是一個窮人您不用給我找國外的奶粉,不都是下活血的藥,用什麼奶粉不都一樣的效果."她捂住肚子,退後幾步警惕的看著他."靳司熠,我告訴你!這個孩子,我保定了!就算你想流掉,我也不會同意的."

靳司熠愣在了原地,看著她的表情,想著她的話語.

有些事情一點點李通了?"你說,我給你下流產藥?在牛奶里."

"靳總,您到現在就不用裝了!"這個男人到現在還在裝,有意思嗎?

"你說是王嫂讓你喝的?"

"是!不是你吩咐的嗎?她已經說了是你特意從國外帶來的奶粉,要盯著我喝完."她剛說完,看著他起身,她退後了一步.

以為他要對自己怎麼樣,沒想到他卻是轉身走出了門外.

靳司熠匆匆走下樓去找王嫂,發現人已經消失了.

想到靳司羽也出現在醫院了,當時暖暖是捂著肚子.

手狠狠砸向沙發."好你個靳司羽!"

傍晚,悄悄來臨.

別墅內已經沒了傭人,走到廚房.

打開冰箱拿出雞蛋西紅柿,肉.

很快做出一碗西紅柿雞蛋面,端著兩碗面,一個海鮮濃湯,走上樓.

宋暖暖聽見門被打開的聲音,整個人神經緊繃在一起.

披著一件睡袍坐在床上,看著他端著東西走了進來.

鼻子聞到濃濃的香味,眼神疑惑的看著他走到自己的面前.

從旁邊拿來一個小桌子放在床上,把面和濃湯放在小桌子上.

"吃面!你懷孕了,不吃對身體不好."

半信半疑的看著眼前的面條."我不要!"如果他在面里放打胎藥,怎麼辦.

靳司熠看著她不信任的表情,拿過筷子每個碗里的面條嘗了一口,在喝了一口海鮮濃湯."可以吃了嗎?"

"打胎藥對男人沒用,你自然可以吃."想讓她相信他,是絕對不可能的.

他眸子暗了下來."宋暖暖,我如果真的想打掉你肚子里的孩子.有一萬種簡單粗暴的方法,不需要那麼卑鄙給你下藥."他嘶吼著,看著她縮著脖子,他聲音小了幾個分貝."吃吧!"

宋暖暖不信任的看著他."你說你沒給我下藥?靳司羽也不是你叫來的?"

"嗯!你沒看過新聞嗎?"

"新聞?什麼新聞?"

上篇:第58章 她被男人抱走了     下篇:第60章 包養牛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