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守候你的全世界 第64章 只要你說,我就信  
   
第64章 只要你說,我就信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記者拿著照相機快速拍下眼前的一幕,這麼精彩的一幕他們必須拍下來,明天又是轟動的頭條.

拍完想要的,人群漸漸散去.

宋暖暖整個人跌坐在地上,看著人一個個的消失.

羅鳳上前居高臨下的看著躺在地上什麼都不如的宋暖暖."你以為你攀上高枝就想拋棄我們?做夢去吧!宋暖暖,我告訴你,你這輩子都只能活在我們的陰影下!"

呸……

看著身上她的口水,她表情呆滯.

"宋暖暖,你只不過是一個人盡可夫的婊-子.你還裝清高,你有什麼好裝的.你媽也是個婊-子,你也是."她嘲諷的看著他,抬起腿,對准她的肚子狠狠踹去."你別怪我,要怪就怪你得罪了人."

宋暖暖快速往旁邊倒去,雙手捂住肚子.

人快速的起身,看著像自己撲過來的羅鳳.

她瘋狂的往外面跑著,跑了很久,發出羅鳳沒有跟來,才松了一口氣.跑到302別墅,她站在了別墅面前.

她不知道自己該去哪里,腳步一點點走到別墅.

她伸手摁門鈴.

叮咚……叮咚……門鈴響了很久,沒有人開門.

她緩緩的轉身.

歐陽鈺打開大門,看見她的背影,有些詫異."暖暖?是你嗎?"

她站在原地,真正面對他,她卻怕了.

她現在是個人盡可夫的賤人,到處是自己的裸-照,她現在是全世界都不恥的女人.

她有什麼資格來找他,有什麼面目來見他.

明天肯定還會有更加惡毒的報道說自己.

她唇角勾起苦澀悲涼的笑容,轉身往前走.

"暖暖!你別走……"歐陽鈺快速大跨步朝她跑去,三兩步就追上了她.

拽住她的雙手才,才發現她雙手都是鮮血."暖暖,你怎麼了?"

"你說話啊!你到底怎麼了?"

看著她現在這樣呆呆的表情,他慌了."你別怕,我在這里!你告訴我發生什麼了?"

看著自己手上的鮮血,面對他溫柔的話語,她壓抑良久委屈一瞬間奔潰了.

"我殺人了,我殺人了……"當時,她滿眼都是鮮血,自己的刀就插在她的身上.

她殺人了,她殺人了.她會不會被判死刑,會不會被槍決,會不會.

"你別慌,你告訴我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他牽著她的手走進別墅.

把她帶到浴室,用水給她細細的洗著,用毛巾擦乾淨.看著她身上的鮮血.

帶著她走進大廳,給她端上一杯溫開水."暖暖,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你細細的告訴我!你殺誰了?"他明明才走了沒一會,怎麼就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我……我殺了……我殺了柯薇亦,對,我殺了柯薇亦!"她惶恐的說道:

表情呆呆的看著水杯."我殺人了,我殺人了,我殺人了!我會不會死,我該死!我該死!"

歐陽鈺心疼的看著她,雙手固定住她的肩膀,讓她直視著自己的眼睛.

"你確定她死了嗎?"他必須確定這一點.

宋暖暖茫然的看著他,呆呆的說道:"死了?沒死?死了,沒死?"

"暖暖,你告訴我!她死了嗎?"她明明是一個多麼好的女人,卻被靳司熠折磨成這樣.

看著她這個樣子,他心髒抽痛著.

宋暖暖看著他溫暖的眼神,人一點點平靜了下來.

情緒一點點穩定,喝了一口溫熱的開水,心一點點穩定了下來.

說出的話聲音還是有些發抖."我不確定她死了沒死,但我水果刀確實插在了她的胸上.我雙手全是血,全是血……"

"發生了什麼?你怎麼會捅她?"

"有人推我,有人推我,我不是故意的!"她急切的說道!

手緊緊拽著他的衣袖,惶恐的看著他."我會不會坐牢,我會不會死,會不會?"

"不會!"伸手摟住她的肩膀,讓她整個人靠在自己的懷里."你放心,有我在,我絕不會讓你有事."如果真的要一個人來承擔,他會替她承擔.

聽著他沉穩的心跳聲,她惶恐不安的心漸漸平平靜了下來,訴說著整件事情的全部過程.

"我繼母羅鳳來了,她……"說完所有事情,她眸光平靜的看著他."你如果認為我是那樣的女人,我現在就走!"

她心已經被靳司熠傷的遍體鱗傷,她更加不會期待他會理解自己.

她掙紮著從他的懷里起身,歐陽鈺雙手摁住她的身體,讓她緊緊靠著自己的身體."傻瓜!"

她眸光疑惑的看著他.

"傻瓜,我一直相信你!只要你說,我就信!"他清澈的眸光,深情的看著她.

只要她說,他就會傾盡所有去幫她做到!這句話,他在自己的心底默默的說著.

他不想自己說出這句話,讓她有任何的心理負擔.

宋暖暖眸光瞬間濕潤,當全世界都不相信自己,有那麼一個人無條件的相信自己,那樣的感覺是那麼的溫暖.

她緊緊靠在他的懷里,如果自己當初先遇見的是他,該有多好.

歐陽鈺看著她身上有血的衣服."你要不要上去換件衣服."看著她尷尬的表情,他笑著解釋."我家有烘干機!你自己清洗下去烘干,你暫時性可以穿我的睡袍!"深怕她不喜歡,快速解釋道:"我有純新的."

"謝謝."看著身上衣服的血漬,她確實需要換.

跟在他身後,來到二樓.

歐陽鈺耐心的解釋."浴室在這里,里面的東西你隨便用."把手上全新還沒剪吊牌的黑色睡袍放在她手中."你先在這洗澡,我去給你煮點吃的."

"好!"現在已經傍晚了,也該吃晚飯了.

宋暖暖感激的看著他,歐陽鈺下樓.

准備晚餐.

宋暖暖泡在浴缸里,想著剛才發生的所有事情,越想越發覺不對勁.

為什麼明明水果都有肖好的,她偏偏要給自己沒肖好的,還給自己一把水果刀.

那時候,她應該就是知道有人會來,有人會推自己.

自己好巧不巧,正好一刀桶向了她.

-------第一人民醫院---------

靳司熠心急如焚的在門外等候著,如果她有什麼事情,宋暖暖肯定會面臨牢獄之災.

那麼多記者都在場見證了.

看著還在一直亮紅燈搶救的急救室,他拿出電話撥打別墅的電話.

別墅的電話被接通."宋暖暖在嗎?"

"宋小姐不在."

他劍眉蹙著."她在哪?"

"我不知道,靳先生."

摁斷電話,他整個人如狂風暴雨般的天氣,陰沉壓抑的可怕.

他快速撥打秘書的電話."你馬上去聯系所有的雜志社,今天的所有事情都不能報道出去!你必須確定所有的事情,都不能泄露.還有宋暖暖裸-照風波,你必須馬上給我擺平網上所有的新聞圖片."

"是的,靳總."

掛斷電話,看著還在搶救的急救室.

看著黑下來的天氣,眸光陰沉,她都這個時候她還能去哪!

手術室的門從里面被人推開.

柯仄走了出來,靳司熠快速迎了上去."她怎麼樣了?"

"情況很不好,必須馬上輸血!"他表情嚴肅.

"我的血!我跟她血型匹配!"他急切的說道:

柯仄看了他一眼,看來薇薇鋌而走險這一招還是沒用錯的.

最起碼他現在全身心都在她身上."不用了,血庫有血!你只要在這個上面簽個字.薇薇沒有親人,你是她未來的老公,你就是她唯一的親人了.所以,這字."

"我簽,我簽."快速提筆在紙上簽字."薇薇會有危險嗎?"

"還不好說?"話落,他直接走進了手術室,關上了門.

看著緊閉的手術室,他眸光暗了下來.她千萬不能有事,不然宋暖暖肯定會被送進監獄.

宋暖暖和歐陽鈺兩人面對面坐在西餐廳椅子上,她喝了一碗濃湯,吃了點面條.

放下了碗筷."我該走了,謝謝你!"

"我陪你去!"他起身.

"不用了!這事情是我一個人做的,我要一個人承擔."她知道他對自己的好,但就是因為他對自己好.

她更不應該牽扯她進來,她淺淺一笑.

笑容蒼白而孤獨."謝謝你."

"那讓我送你去醫院樓下吧!這外面難打車."這里是別墅區,都有車.

所以,很少有人需要打車,更不會有的士來這里.

她想了想點頭.

歐陽鈺拿起外套,走出別墅.

宋暖暖穿著烘干的衣服,兩人一起走到車庫.

坐在車里,看著車窗外閃過的霓虹燈,萬千霓虹燈璀璨耀眼.

苦澀一笑.

車子停在了第一人民醫院.

歐陽鈺看著宋暖暖一人站在醫院門外,擔憂的問道:"你真的確定你一個人沒事?"

"嗯,你回去吧!"她孤獨的站在黑夜中,纖細的身材越發的消瘦,讓人心疼.

她回頭對著他笑著,笑容蒼白而無助.

他多麼想沖上前,去緊緊的摟住她的肩膀,告訴她,自己一直在.

但他知道自己這樣,只會給她造成困擾.

他會尊重她的選擇,默默陪在她的身邊,一直守護在她的身邊.

上篇:第63章 你不信我何必問我     下篇:第65章 是誰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