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守候你的全世界 第65章 是誰的孩子  
   
第65章 是誰的孩子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看著她一步步走近燈火通明的醫院,走進電梯身影消失不見,他走進車里,熄火,在外面靜靜的等待著.

宋暖暖通過打聽知道柯薇亦搶救室,一步步走到搶救室門口.

站在原地看著遠處坐在長椅上的靳司熠,她眸光暗淡.

她始終還記得,他看著自己的眼神,是那麼的讓她痛徹心扉.

問都不問自己一句,就判了自己的死刑.

絲毫不給自己解釋的機會,那眼神就仿佛自己是多麼的下-賤,不恥,人人唾棄.

靳司熠看著她身上的衣服,沒有絲毫的鮮血,眸光暗了下去.

"你去了哪里?"聲音帶著壓抑著的怒火.

宋暖暖抬頭淡淡的看著他,眸光平靜."我去跟男人約會."

他暮然間起身,氣沖沖走到她的身邊,居高臨下的看著她."宋暖暖,你別以為我不敢弄死你!"

"呵呵……"她無所謂的看著他,他怎麼會不舍得掐死自己.

他又何曾對自己有過一絲的心疼,有過一絲的在乎.

"宋暖暖,我不准你用這樣的眼神看著我!"她那無所謂的眼神,仿佛什麼都看透的眼神,讓他看著很不舒服.

讓他有種想狠狠挖掉她眼珠子的沖動.

她低下頭,唇角勾起蒼白的笑容.

他現在就是如此的嫌棄自己.

"說,你肚子里的孩子到底是誰的."

宋暖暖猛然間抬頭,看著他冰冷懷疑的眸光,她仿佛聽見了自己心掉落在地,碎成粉末的聲音.

碎的是那麼徹底,她不敢相信的看著他.

他居然會跟自己說這樣的話,他憑什麼要這麼懷疑自己?

"靳司熠,你到底有沒有心,我跟你的時候,我是不是處,你不知道嗎?"

"我知道?現在技術那麼先進,我怎麼知道?"他眸光冷冽的看著她.

他不想說這麼傷人心的話,但看見她那麼無所謂的眸光,他就莫名的很火.

他只有傷害她,激怒她,她表情才能有所變化.

他的話讓她心痛如刀絞."靳司熠,你不是人!"

他猛地抓住她的手臂."說,孩子到底是誰的?"

"不是你的!"她朝著他嘶吼著.

話落,空蕩蕩的等候區變得格外的甯靜.

她清晰的嘶吼聲還在耳邊回蕩,靳司熠抓著她的手臂,停在原地.

看著她的黑幕一點點變得狂風暴雨."宋暖暖,你在敢說一遍你剛才的話."

他的眼神讓她害怕,她倔傲的看著他,唇角微微上揚笑的張揚.

"你想知道,我是怎麼背著你,跟別人搞在一起的嗎?你想知道,我跟別人用的是什麼體-位嗎?"欣賞著他的表情,她瘋了一樣說道:"你想知道這是誰的孩子嗎?你猜?"

感覺到手臂被攥著生疼,但她仿若不覺的說著."是歐陽鈺的,他比你溫柔多了,他在床上也比你厲害多了."她唇角上揚,無聲的嘲笑著他.

靳司熠拳頭一點點緊握,猛地提起拳頭對准她的臉.

宋暖暖快速閉上眼睛,等待拳頭的落下.

砰……

拳頭狠狠落在她旁邊的牆壁上,他眸光飽含著滔-天的怒火."把孩子給我打掉!"

呵呵……這個男人果然信了,自己說什麼他都信.

那為什麼自己說不是自己的時候,她不信.

她雙眸悲涼的看著他."我不會打掉!我要生出這個孩子!"證明自己的清白.

但最後一句話,她深深的藏在心底.

縱使她說出這孩子是他的,他也不會信,還是要讓自己打掉.

"宋暖暖,我讓你打掉."他靠在她的耳邊,嘶吼著.

如一頭野獸,被困在牢籠里怎麼都出不來,發瘋的撞著,奔跑著.

"我不會打掉,我死也要生下這個孩子!"雙手抱著孩子,她眼神堅定的看著他.

她要生下這個孩子,帶著孩子走,然後給他寄一份親子鑒定,讓他悔恨一輩子.

這個該死的女人,只要她打掉這個孩子,他就原諒她曾經的種種,甚至會原諒她肚子里曾經懷過別人的骨肉.

自己如此對她,她居然還妄想生下別的男人的孩子.

她當自己是死人嗎?他攥著她的手臂,一點點緊握,看著她被自己掐青的手臂,全然不覺.

拖著她的手臂,往樓下走去.

宋暖暖裝個人慌了."靳司熠,你帶我去哪!"

"孩子,必須打掉!"見她拉著旁邊的門死死不放手,他彎腰直接把她打橫抱起.

宋暖暖整個人在他懷里不停瘋狂的掙紮著,雙腿不停的踢著.

手拼命捶打著他的胸膛."靳司熠,你放我下來,放我下來!"

"你放我下來!"無論她怎麼嘶喊,都無法阻止他的步伐.

看著他一步步抱著自己走進電梯,摁下一樓.

她慌了,這是她的第一個孩子,她決不能讓她因為自己的賭氣,被打掉.

"靳司熠,我騙你的!我騙你的!這孩子是你的,是你的!"她大聲的說著.

叮咚……

靳司熠跨出電梯的步伐停了下來,黑眸打量著懷里的女人,良久.

他咬著後槽牙說道:"宋暖暖,你居然為了保住這個孩子,撒這樣的謊言."她就這麼愛那個男人?

為了那個男人的孩子,不惜跟自己說這樣可笑的謊言.

"靳司熠,你混蛋!"她就知道就算自己說出事實,他也不會相信自己."這孩子,就是你的!你要是不信,可以做親子鑒定."最後幾個字,她說的悲涼.

她宋暖暖唯一的男人,居然懷疑自己的孩子是誰的.

她作風就這麼不檢點嗎?在他眼底自己就是這麼水性楊花的女人嗎?

看著他的眼神,一點點變得冰冷.身體發寒,寒的是他對自己如此的不信任.

也嘲諷自己的自作多情,明明說好了是一場利益交易,自己卻不知不覺把心搭進去了,還陷的那麼深.

靳司熠看著她悲涼的眼神,有一瞬間的遲疑.

遠遠的在車里等候的歐陽鈺下車走動,見到靳司熠抱著宋暖暖在電梯里掙紮著說些什麼.

大跨步走了過來."靳司熠,你算什麼男人,這樣對一個女人."他直接一拳狠狠砸在他的臉上.

靳司熠沒察覺,狠狠吃了他一拳頭.

宋暖暖吃驚的看著他."你怎麼在這里?"

"我怕他們欺負你,一直在這里等著你!"

"謝謝!"面對他溫暖的笑容,她心底升起一絲絲溫暖.

最起碼這世界上還有一個人是真心的對待自己,是無條件的相信自己,幫助自己.

靳司熠看著兩人之間的眉目傳情,如點燃的炸藥包,整個人怒了.

直接把宋暖暖放在電梯外,拉過歐陽鈺到電梯里,快速摁下電梯.

宋暖暖想上去,發現電梯已經關了.

焦急的站在電梯外,以靳司熠那樣沖動的性格,肯定會打架.

她不得不快速繞道樓梯,一層層的查看.

跑了一整圈也沒看見人影,看著眼前打開的電梯門.

她走了進去,摁下一樓的電梯.

叮咚……

電梯停在一樓,她遠遠的看著站在大廳里鼻青臉腫的兩個人.

快速沖到歐陽鈺的面前,伸手小心翼翼的擦著他鼻子的血."你沒事吧!"

"沒事!"低頭看著她心疼自己的表情,他笑容明媚.

有她心疼,這點疼算什麼.

隨著她用衣袖擦拭著自己的鼻子,她身上若有若無的體香,飄入鼻子中.

她的體香是那麼的獨特,不是任何的香水能代替的了的.

她幫自己擦拭的表情是那麼的溫柔,溫柔的讓她看著沉醉.她明眸是那麼的閃亮,清澈見底.

她顫抖的睫毛,是那麼的可愛俏皮.

越看越沉迷的無法自拔.

靳司熠站在原地,看著她第一瞬間沖向歐陽鈺,整個人愣愣的站在原地.

心頭閃過一股名為失落的情緒,心疼,心冷.

各種情緒交雜在一起,看著她是那麼溫柔的幫他擦拭鮮血,那樣的溫柔深情是自己在她身上從來不曾看見的.

她對他是那麼的溫柔,心痛的讓他窒息.

猛地上前直接拉過她的手臂,用手板正她的腦袋,強迫她看著自己."宋暖暖,你還說你肚子里的孩子不是歐陽鈺的?"

宋暖暖整個人愣在了原地,呆呆的看著他.

歐陽鈺愣在了原地,呆呆的看著靳司熠."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我什麼意思?你們做了什麼事情,你不知道嗎?我告訴你,你的孩子,我絕對會打掉!"他眸光冷到了骨子里.

歐陽鈺呆呆的看著宋暖暖,他很明確的知道自己跟宋暖暖是一點事情都沒有發生的.

但他為什麼會說暖暖肚子里的孩子是自己的?

他疑惑的眼神看向宋暖暖,宋暖暖尷尬的轉過頭.

她本來就是隨便找個人說說,沒想到會遇到他.

還讓靳司熠當著他的面說了出來,她如果說自己是為了故意氣靳司熠這樣說,他應該會很傷心.

她歉意的看著他."對不起!這不關……"

"對,這孩子就是我的!"

她震驚的看著歐陽鈺,她們明明就沒發生什麼,兩人都應該知道,他為什麼要這麼說.

歐陽鈺上前,直接拽住她的另一只手."暖暖現在懷的我的孩子,我有權力把她帶走."

上篇:第64章 只要你說,我就信     下篇:第66章 把孩子打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