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守候你的全世界 第66章 把孩子打掉  
   
第66章 把孩子打掉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宋暖暖震驚的看著他,看著他溫暖的眼神,心底卻莫名的酸楚.

忽然間,感覺手臂生疼,疼的感覺快斷了.

看著靳司熠陰冷刺骨的眸光,她心咯噔一聲,掉入谷底.

快速掙脫開歐陽鈺的手,整個人快速抱住靳司熠,深怕他再有什麼過激行為.

靳司熠冷冽的眸光冰冷刺骨,看著兩人的眉目傳情.

臉色黑如墨汁,拽著宋暖暖的手直接到櫃台,掛號."打胎."

"我不要!"她惶恐了,他真的讓自己打胎,整個人快速往後退.

"宋暖暖,我告訴你,你這個孩子,必須打掉!"他話語不容拒絕.

宋暖暖心慌了,抬起腿直接踢向他,趁他松懈的時候快速轉身就跑.

靳司熠黑沉著臉,一步步像她逼近.

歐陽鈺快速上前,攔在宋暖暖的面前.直視著靳司熠,兩人眸光在半空中相會,彼此冷光四濺.

護士從電梯里匆匆而來,四處張望著,看見某一處眼光一亮,匆匆來到趕到靳司熠的身邊."靳總,薇薇小姐手術出來了.院長讓您過去一趟."

靳司熠看著被歐陽鈺保護在身後的男人,一拳直接打在歐陽鈺的臉上,拉著宋暖暖的手就往電梯里走去.

宋暖暖對著向自己追來的歐陽鈺搖頭,她不想自己的事情在牽扯到他.

歐陽鈺站在原地,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她被他拉進電梯.

宋暖暖跟靳司熠在同一個電梯,感覺到他森冷刺骨的眸光,低垂著頭默默躲在電梯的角落,盡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叮咚……

電梯打開的瞬間,她站在角落,卻被動拉著走出了電梯.

兩人直接走到vip病房門口,剛想打開門,從里面走出柯仄.

抬頭看著對面的靳司熠和宋暖暖,眸光快速閃過一抹算計.臉上的表情瞬間變得凝重,濃濃的憂傷.

"柯叔叔,薇薇怎麼樣了?"透過窗戶,看著里面躺在床上插著氧氣罩的柯薇亦.

"哎……差一點點就死了,刀插進了心髒!"他看向靳司熠身後的宋暖暖."你們都跟我來院長辦公室一趟吧!"

宋暖暖很不想去,但卻被靳司熠強行拉去.

她感覺柯仄看自己的眼神讓她很不舒服,仿佛在算計自己.

幾人走進院長辦公室,柯仄坐在兩人對面的椅子上.

他深深歎了一口氣."司熠啊!叔叔也是從小看著你長大的,我也是從小看著薇薇長大的!薇薇從小命苦,出生就有先天性心髒病,後來又父母雙亡!我從小把她當作自己的親生閨女一樣看待!只不過……"

他的話讓幾人心提到了嗓子眼.

宋暖暖忐忑不安的看著他,自己害的柯薇亦如此,他如此心疼她,下面肯定會說自己坐牢的事情.

"只不過什麼?"

深深歎了口氣."你還是放棄薇薇吧!"

"柯叔叔,您這話是什麼意思?"他再次深深長歎了一口氣."薇薇心髒本來就不好,如今在受到如此的重傷,命是撿回來了!但也朝不保夕!除非……"他火熱的看向宋暖暖.

她知道他後面想說什麼,換心髒……

原來,他們精心布置的這一切就是為了自己死.

她惶恐的看著旁邊沉默不語的靳司熠,內心複雜,她不知道自己究竟在期待他說什麼.

靳司熠看著宋暖暖,看了看柯仄."柯叔叔,除非什麼?"

柯仄話語瞬間變得凌厲,帶著迫人的氣場."換心髒!她本來就用刀捅了薇薇,薇薇如果死了,你也會被槍斃.如果你換心髒,還有一線活命的希望.這是你該做的."

他看著靳司熠掙紮不忍的眼神,語氣變得強硬."靳司熠,你別忘了,薇薇如今變成這樣是誰害的!只要我去起訴,薇薇死了,她也會跟著陪葬!如果換心髒,我保證會找到死人的心髒換到她的身上,或許還有一線活命的機會.我保證,只要她換了心髒,如何還活著,我絕不追究她任何法律責任."

"不,我不要!"他們兩個人明擺著置自己于死地,只要自己上了手術台.

換死人的心髒,他一個手術不成功,自己就算死在手術台上也沒人知道.

急切的說道:"既然我跟柯薇亦的心髒匹配,死人的心髒能裝在我身上,為什麼不能裝在她的身上."這明顯是個陰謀.

"薇薇,她因為心髒病身體太弱,從小吃了很多藥!她身體太差了,怕出意外!換心髒,只能一次機會."他緊盯著宋暖暖,豁然間起身居高臨下的看著她,語氣步步緊逼."是你用刀捅進薇薇的心髒,你到底何居心!你是不是想要薇薇死,薇薇那麼善良,你怎麼下得去手!說,你到底什麼居心."最後幾個字,他聲音突地變得洪亮.

她張嘴想辯駁,看見靳司熠對自己投來失望的眼神,心冰涼.

"我是被人推的,我真的沒有想殺柯薇亦的,我真的沒有."焦急的看著靳司熠."我真的沒有,你相信我!我真的沒有殺他,是有人推我的."

"你說有人推?你說是誰推你?"他眸光緊盯著她.

"我……我不知道……"當時她根本沒注意,她全身心想著如何面對羅鳳的汙蔑.

他眸光鋒利的緊盯著她,如草原上的狼,緊緊盯著自己的獵物,隨時准備撕掉她的身體."你如果被人推怎麼會看不見被推的人是誰,你分明就是在說謊."

"我真的不知道……"她想辯駁卻被逼問的無地自容.

柯仄大聲的質問."你說你不知道?那你出門怎麼會帶刀,很明顯是故意沖著薇薇去的.有人推根本就是你的借口,你分明就是有預謀的."

"我不是……"慌亂的搖頭."那水果刀明明是柯薇亦給我的."

柯仄看向一旁默不作聲的靳司熠."是嗎?"

靳司熠想了想,確實是默默點頭."是薇薇給她削水果的."

"你為什麼拿削水果的刀出門."他聲音猛然間拔高了幾個分貝."說,你是不是蓄意謀殺."

"我不是."她起身站在他的對立面,憤怒的看著他."這根本就是你們的蓄意陷害,是你們想要害死我,是你們!"

"夠了!"

宋暖暖轉頭看著怒視著自己的男人."你信我嗎?"

"宋暖暖,你夠了!"他劍眉蹙著.

她眉頭挑了挑,臉蛋抽抖了幾下,唇辨抿了抿.水眸絕望的看著眼前的男人,心底悲涼.

身上所有的力氣一瞬間抽空,連他都絲毫不信任自己,自己就算說破天也沒用.

柯仄氣憤難當的怒視著宋暖暖."好你個伶牙俐齒的小姑娘,沒想到你年紀輕輕心這麼歹毒.你意思說我們薇薇故意拿水果刀給你,讓你殺了她.誰會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小姑娘,做人要講良心.你知道薇薇上手術昏過去的那一刻,她跟我說什麼嗎?"

他眸光起了水眸."薇薇上手術台的那一刻,她緊緊抓著我的手.跟我說如果她不幸死了,讓我不要起訴你!說你肚子里懷著司熠的孩子,她知道司熠哥哥對你很特別,讓你代替她好好的陪著靳司熠."

說到這他伸手捂住臉痛心疾首的哽咽著."薇薇是我從小看著長大,當做女兒一樣對待的好孩子!她那麼善良,你卻還在這里反咬她一口!你……"他欲言又止,沉痛的看著她."如果薇薇死了,我一定讓你得到法律的制裁!"

宋暖暖猛地往後倒去,連帶著椅子和人一起倒在地上.

仰頭看著靳司熠冰冷麻木的臉,心也跟這一點點麻木.

這本來就是他們一早就設計好逼死自己的局,設計的是那麼天衣無縫.或許羅鳳的到來,也早是他們計劃的一部分.

柯仄直視著一直沉默不語的靳司熠."靳司熠,你不會到現在也要袒護她吧?當初不是你,薇薇的父母怎麼可能會死!當初我是要把你送上法庭的,是微微哭成淚人一樣讓我饒過你!你現在是她的唯一,她全身心的愛著你,甚至不在乎你有別的女人,別的女人懷上你的孩子.更甚至,她被這個女人捅了一刀快死了,想的都始終是你!"他語氣悲痛,大聲的呵斥."靳司熠,你如果還是個人,還是個男人就該明白你現在該做的是什麼."

面對他字字誅心的話語,腦海閃過柯薇亦的種種,看著倒在地上的女人.

眸光掙紮,複雜.

眸光淡漠的看著柯仄."薇薇真的嚴重到需要換心髒嗎?"

"靳司熠,你以為我會拿薇薇的生命跟你開玩笑嗎?"

看著倒在地上某光悲涼的宋暖暖,心莫名痛到窒息."如果,手術,她存活的幾率有多大."

宋暖暖笑了,笑的悲涼.

他始終還是同意了,自己在他心底始終都是個可有可無的人,柯薇亦才是他的最愛.

柯仄看向宋暖暖的眼神,晦澀.

看來這個女人不能留,到了現在薇薇用生命相博,都差點博不過眼前女人的幾滴淚水.

看向靳司熠的瞬間,眸光變得黯然失神."八成."

宋暖暖眸光緊緊的盯著靳司熠,等待著他開口說話.

柯仄眸光也看向靳司熠.

上篇:第65章 是誰的孩子     下篇:第67章 靳司熠,你禽獸不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