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守候你的全世界 第67章 靳司熠,你禽獸不如  
   
第67章 靳司熠,你禽獸不如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靳司熠薄唇張開,宋暖暖心瞬間提到了嗓子眼,望著他木然的眸光,她已經知道了答案.

"幾號手術!"

他冷冰冰的話語心徹底沉入谷底,她就算知道了答案,聽他親口說出來,卻還是那麼的痛徹心扉.

"薇薇現在身體不好,暫時性還不適合手術!等她身體好了再說."他看向宋暖暖的眼神眉眼上揚."她最近也不要回家了,她要先打胎,休養一段時間才能手術.還要各項檢查,指標都要配合達到."

"好."他表情始終木然.

看著兩人絲毫不顧及自己卻在高談闊論自己的心髒歸屬,那麼輕描淡寫的說的打掉她的孩子她就要打掉嗎?

看著熱絡討論的兩人,悄悄的從地上爬起.

小心翼翼的轉身,一小步一小步的往門走去,深怕自己動作大了點讓身後的人聽到.

再有幾步就到門邊,她就可以逃出去了.

小心翼翼的跨出一步,手抓住門把,只要輕輕轉動,她在抬腳就能走出大門,只要拼命的奔跑到電梯她就能找到逃離兩人的掌控.

"你去哪?"身後傳來熟悉的聲音讓她汗毛瞬間豎了起來."我……我去上廁所."

"我陪你去!"

宋暖暖轉身看著身旁的靳司熠,眸光暗淡.

打開門,一小步一小步的走在長廊上.

長廊的盡頭是公廁,看著身旁默不作聲的男人,心猶如萬千螞蟻在細細的啃咬著,生疼生疼的.

靳司熠側頭看著低垂著頭在自己身旁默默走著的女人,她的安靜讓他很不習慣.

"你打掉孩子給薇薇換了心髒,我會補償你."

宋暖暖抬頭諷刺的看著眼前的男人."補償?怎麼補償?"

她諷刺的話語瞬間讓他炸毛,聲音大了幾個分貝."宋暖暖,你別忘了!是你用刀捅了她.況且,你肚子里的孩子也不是我!我還沒找你算賬,你倒是有理起來了?"

"哈哈哈哈……"

"不准笑!"她的笑是聲是那麼的刺耳,仿佛在嘲笑他的愚蠢,連自己女人跟別人在一起懷孕了他都傻傻蒙在鼓里.

宋暖暖止住笑容,唇角微微上揚,諷刺的看著他.

剛好走到廁所門口,她利落的轉身走進廁所.

廁所空蕩蕩的沒有一個人,她快速關上門,坐在馬桶上.

雙手捂住臉,無聲的哽咽,肩膀抽抖.

良久,擦干淚水,看著窗外,如果從這里爬出去踩著風箱跳到樹上的幾率會有多大?

看著窗外樹跟窗戶的距離,伸手摸著肚子,退縮了.

她不敢拿肚子里的孩子開玩笑.

落寞的轉身,看著廁所外站著的高大男人,內心卻痛的不能自己.

跟在他的身後,默默走到一間病房,就在柯薇亦病房的隔壁.

她靜靜的坐在床上看著要走出門的靳司熠,淡淡的問道:"哪天流產."

"還沒定!"看向身後安靜的可怕的女人,他總感覺有些不安.

他探究的眼神看的她毛骨悚然."我想現在這時候柯薇亦更加的需要你."

"你為什麼不反抗?"這樣安靜的她,反而讓他感覺心里堵得慌.

"反抗有用嗎?"她反問道:

"沒用!"

"那就是了,既然沒用干嘛要浪費力氣反抗!"她眸光淡然的看著她,伸手脫掉外套躺在床上,背對著她.

看著她背影,他眸光複雜.

最後關上房門.

宋暖暖聽見他腳步離去的聲音,瞬間從床上爬了起來.快速打開-房門,確定他走出去了.

她悄悄的走到電梯,伸手摁下電梯.

手不停焦急的摁著,腳不停的走動著,頻頻看著身後.

"叮咚……"電梯打開的一瞬間,她緊繃的心松了一口氣,只要自己逃出這個醫院,就再也沒有人能找到自己.

抬起腳踏進電梯,另一只腳剛抬起,剛准備跨進電梯,卻被人給拉住了.

"你想去哪?"冷冰冰的聲音讓她瞬間感覺後脖子一涼.

嘴角抽抖,她不敢往後面看,她明明沒看見他人的,為什麼他能忽然間出現?

感覺身體被他強行拖著走,整個人不得不跟著他的步伐一步步後面被拖著走.

一路被拖到了病房,靳司熠直接丟在沙發上,伸手猛地關上門;

砰……

她嚇了一大跳,看著身後惡魔一樣的男人,她快速從沙發上爬起來."我……我去買飯吃."

靳司熠看了眼鍾表."三點?吃什麼飯?"

"我餓了!"

這次沒有逃出去,下次逃出去難度就大了.

他低垂著頭,臉距離她的臉只有幾厘米的距離,他呼出的熱氣吹在她唇上.

"宋暖暖,我勸你別跟我耍花樣!你要是敢逃,我絕對有一萬種方法讓你自己乖乖的回來."他陰冷的眸子猩紅.

如黑夜中的凶狠殘暴的豺狼,眼神讓人膽寒.

他的話徹底打消了她心底的最後一點點期盼,她如此安靜也只是想辦法逃走.

看著眼前俊美如斯的男人,卻惡魔的想狠狠的咬死他.

"靳司熠,你禽獸不如!你是畜生!"

"對,我就是禽獸不如,是畜生!你跟他的孩子休想生下來."他放在她身側的拳頭,一點點攥著她床上的白色被單,越來越緊.

雙手爆出青筋.

"這是你的孩子,你的孩子!"朝著她用盡全力的嘶吼.

看著他木然的表情,她卻笑了.笑自己的愚蠢,笑自己的情根深種,笑自己的自我作踐.

他都不要他自己的孩子了,自己為什麼還是舍不得放手.

喊出那句話,仿佛抽空了她所有的精氣神.

整個人倒在床上,轉身的一刹那,眼角滑出一滴晶瑩的淚水.

她孤單寂寥的背影,躺在純白色的床上,是那麼的孤零,讓他心髒某一處鈍鈍的疼著.

從來沒有過的感覺,讓他慌了.

他猛然間轉身,大跨步走出房間.

宋暖暖眼神毫無焦距的看著窗外,窗外花團錦簇,一片生機勃勃.

眼神看著自己平坦的肚子,話語清淺,仿佛一陣風就吹走了.

"寶寶,你爸爸不要你了!"

"寶寶……"

她從小就被人拋棄,她深刻的體會那種被人遺棄,孤獨到骨子里的卑微感.

那感覺日日夜夜吞噬著她的心髒,一夜痛過一夜.

她絕不會讓自己的孩子,還沒出生就被人無情的打掉.

她必須想辦法,救她.

就算自己逃出去,他也有辦法讓自己在回來.

腦海忽然間閃過一個人.'柯薇亦’只有她放棄自己的孩子,她才能自救.

匆匆從床上爬起來,她深呼吸一口氣走出房門.

找到302病房.

站在病房外看著里面靳司熠握著柯薇亦的手,深情款款的說著什麼.

本以為麻木的心髒卻猛然間抽痛,他溫柔的表情是自己從來不曾得到過的.

兩人竊竊私語,房內彌漫著濃情蜜意.

看來自己來錯時間了,唇角勾起苦澀的笑容,落寞的轉身.

回到自己的房間,吃過晚飯,看著窗外黑夜降臨.

呆呆的看著窗外的黑夜,一點點睡著了.

靳司熠站在她的床邊,看著她熟睡恬靜的樣子,心跟著甯靜了下來.

脫掉外套,躺在她的旁邊,伸手摟住她的腰身.

睡夢中的她,習慣性的一個轉身,雙手緊緊抱住他的腰身.

兩人面對面緊緊抱在一起,看著她的腿跟八爪魚一樣緊緊纏繞著自己的腿.

心底居然湧起一種幸福的奇妙感,見她一點點靠近自己,他條件發射的往後退了一步,深怕自己的粗魯行為讓她的孩子有什麼意外.

意識到自己的舉動,他才回過神來.

看著她肚子,眼神一點點變得殺氣側漏.這個孩子是別的男人的孩子,他決不能留.

她只能懷自己的孩子!

眸光一點點暗了下去,伸手抱住她的腰身,越發的緊了.

睡夢中的宋暖暖感覺到不舒服,小聲的哼了一聲,他快速松開手臂,生怕把她弄疼了.

兩人相擁而眠,這一夜宋暖暖睡得香甜一夜無夢.

她醒來已經是凌晨八點多了.

護士端著她的早餐走了進來."宋小姐,你的早餐."

"謝謝!"打開保溫盒,吃著早餐抬頭看著護士."柯小姐醒了嗎?靳先生在嗎?"

"柯小姐醒了,靳先生一大早就走了."護士收拾著東西,走了出去.

宋暖暖吃完早餐,走出病房,來到302病房,看著里面的柯薇亦悠閑的拿著書本坐在沙發上靜靜的看著..

發現她明明昨晚都戴著氧氣罩,早上居然好的如此之快.

伸手推開門,走到她的對面.

柯薇亦放下手中的書,抬眼得瑟的看著她.

"你是裝的,對不對?"

"那又怎樣!你有什麼證據說我是裝的?"這家醫院,她叔叔說了算,只要靳司熠進了醫院的大門,他叔叔就會第一時間知道,並且有人來通知自己,保證天衣無縫.

"我想知道,我刀明明插進了你的胸口,為什麼你安然無恙."她明顯聽見了刀插進去的聲音.

她翻了個白眼."現在可是21世紀,想弄點防身防刀的衣服,在簡單不過了."

上篇:第66章 把孩子打掉     下篇:第68章 跪下,我就放過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