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守候你的全世界 第80章 你說啊!是不是非要我打掉孩子  
   
第80章 你說啊!是不是非要我打掉孩子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感覺到不對勁,她想起身,卻因為坐的時間太久腿發麻.

靳司熠踉蹌著走到她的旁邊,眸子腥-紅.

大掌直接拽起地上的宋暖暖,一個反轉把她壓在牆壁上.

整個身子緊緊的貼在她的身上,低頭狠狠吻-住她的雙唇.

充滿霸道,懲罰的吻,讓她不安.

舌頭一疼嘗到血腥味,她猛地用手推他,這個男人瘋了.

靳司熠狠狠咬了唇辨一口,舌頭依依不舍留戀著一遍遍描繪著她紅唇.

聲音偏低,醇厚."宋暖暖,你這里只能是我的,你懂了嗎?"

"靳司熠,你喝醉了."這樣的他,讓人害怕.

半眯著眼,眸光充-血,冰冷的容顏變得邪性,有股狠意.

忽然,感覺脖子一疼,看著在自己脖子上咬著的靳司熠,伸手推開他."靳司熠,你瘋了嗎?"

"這里,也只能是我的!"他眸光發冷.

"你喝醉了."她伸出手拼命的掙脫,卻被他禁錮的越發的緊.

他低頭對著她的紅唇,狠狠的咬了下去,伸出舌頭舔了舔唇上的鮮血.

啪……

"靳司熠,你給我清醒點!"

他反手抓住她的手臂,眸光狠厲."宋暖暖,你沒有心的嗎?"

"你瘋了!你放開我!"這樣的他,讓她害怕.

掙紮著起身,一個彎腰直接從他腋下閃了過去.拼命的往門邊跑去.

忽然間,感覺自己被拽著一個轉身,整個人天旋地轉直接倒在了床上.

靳司熠直接壓在她的身上,眯著眼醉意朦朧的看著她.

大掌拽著衣服直接一扯,衣服瞬間撕碎.

宋暖暖雙手捂住胸口,惶恐不安的看著他."靳司熠,你清醒點!"

"宋暖暖,你只能是我的!你只能是我的!"他邊說著邊用手撕碎她的衣服,撤掉自己的襯衫.

她惶恐的看著他脫掉衣服,自己衣服也被脫了乾淨.

拼命的縮著身子往旁邊躲,卻被他一個大掌撈了過去,牢牢扣在他的胸躺下.

她想躲,伸手用力捶打他的胸口.

感覺胸口一疼,低頭見他居然在自己的胸口咬了下去.整個人如雷劈了一樣,呆在了原地.

感覺身上傳來酥酥麻麻異樣的感覺,見他發瘋一樣啃咬著自己.

她用腳拼命的揣著,掙紮著.

看著趴在自己身上完全瘋了一樣的男人,不停的往後退.

靳司熠伸手抓住她的腳裹,用力一把.

宋暖暖快速拉住床沿,力氣卻不如他,眼睜睜的被他拉著往他懷里走去.

松手的瞬間手摸到了一個水杯,拿起水杯直接罩著他頭上砸去.

砰……

水杯碎了,水杯里的冷水也灑在他臉上.靳司熠愣在了原地,伸手摸了摸額頭,看著大掌的鮮血.

眸光幽暗.

她快速起身,下床,瘋了一樣逃到門邊.

伸手拉住門把,轉動,打開門.

忽然間,整個人被一股大力拉住,整個人不受控制的往後倒去.

靳司熠看著懷里的女人,眸光幽暗,狂風暴雨.

"宋暖暖,你休想逃出我的手掌心."

"你個瘋子,放開我!放開我!"

他大掌直接摁住她不停反抗的手,雙腿直接固定住她的雙腿."你休想,這輩子你就算死,也只能死在我的身邊.你休想去找歐陽鈺,你休想生下你肚子里的野種!"

"野種?"她眸光冷漠的看著他."你說我肚子里的是野種?"

"對!你跟歐陽鈺的孩子不是野種是什麼?"

"哈哈哈哈……"她心涼透了,他到現在還是不相信自己,所以才會這麼瘋狂."你真要我打掉這個孩子?"水眸定定的看著他,她好累,如果他真的這樣想,那她也不想再堅持了.

面對她清澈哀怨的眼神,腦袋有一瞬間的清醒.

眸光變得晦澀.

宋暖暖再次輕聲問道:"你是不是到現在還認為我肚子里的孩子是野種,你非要打掉?是不是."最後三個字她分貝提高,大聲的問道:

他想說是,卻發現這個字怎麼都說不出口.

在她真的想打掉孩子的那一刻,他猶豫了.

"你說啊!你是不是真要我打掉這個孩子!"她大聲的朝著她咆哮著.

為什麼等自己真的下定決定打掉的時候,他在這里給她猶豫.

反手抓著他的手臂,往門外拖去.

靳司熠愣愣的被她拖著走.

宋暖暖拉著他的手,路過柯薇亦的房間."你這麼想我打掉這個孩子,我成全你!我們的合約就是給你生一個孩子,是你選擇打掉的!從此以後,我們再無瓜葛."

柯薇亦被一陣吵鬧聲吵醒,打開門,看著門口的兩人,眸光山所."司熠哥哥,你怎麼喝酒了."

靳司熠眸光呆滯的盯著她的肚子,為什麼當他真的聽見她同意打掉孩子的那一刻,他心好痛.

明明那個孩子不是自己的不是嗎?明明不是自己的,為什麼當她逼問自己是不是打掉的時候,他卻無法張嘴說同意.

明明是自己逼迫她打胎的,為什麼到了這一刻,他卻說不出口那幾個字.

宋暖暖眸光緊盯著靳司熠."你不說話,那就是默認了!好,我現在就帶你去打胎,我成全你,"說出這句話,她痛如刀絞.

對不起,寶貝,媽咪始終保護不了你.

柯薇亦眸光一亮,打胎?

拉著他的手走進電梯,柯薇亦緊隨其後.

幾人到一樓掛號,得知深夜是沒有人打胎的.

聽到這個消息,他心底卻感覺松了一口氣.

宋暖暖唇角冷笑."明天我等你,你說打我就打."

"你這女人懷的野種還這麼凶,你真不要臉."柯薇亦走到靳司熠的身邊."司熠哥哥,你還好嗎?我去倒杯熱水給你."

看著兩人你儂我儂,她只覺得自己是個徹頭徹尾多余的人.

心灰意冷的轉身,忽然間,感覺手臂被人抓住.

轉頭看著抓著自己手臂的靳司熠,唇角勾起冷笑."靳總,您最疼愛的女人還去給你倒水呢!您這樣恐怕讓她看見很不舒服.到時候,還是我倒黴,她瘋狂報複我,我可沒有她那樣狠毒的心機.吃虧的還是我."

"薇薇她,沒有你想的那樣!"

"沒有我想的哪樣!"她笑容越發的冷."沒有我說的這樣狠毒,還是你根本就不了解你身邊的女人.不過,也跟我沒關系了!等明天打掉這個孩子,我們再無瓜葛."

他眸光冷了下來."我不准你走!"

"呵呵……"看了眼端著水來站在一旁楚楚可憐絕美的柯薇亦."靳總,您愛的女人正傷心的看著你呢!"

靳司熠回頭看著站在一旁,委屈著站在那一言不發的柯薇亦.

手瞬間放開了宋暖暖的手."薇薇……"

"司熠哥哥,喝水!"柯薇亦溫柔的送上熱水,看向宋暖暖的眼神充滿怨恨.

宋暖暖笑容璀璨,內心苦如黃連.

落寞的轉身,背影消瘦.

走進電梯,消失在兩人的面前.

靳司熠眸光緊緊盯著她離開的房間,電梯關上的那一刻,他伸出手想抓住什麼,卻徒勞在空中.

看著她離去的背影,心髒處仿佛被活生生挖去了一塊,空蕩蕩的.

手中紙水杯傳遞來的溫度都無法溫暖,他冰冷的心.

柯薇亦眸光越發的陰冷,沒想到那個女人走了,司熠哥哥還如此癡迷不肯回頭看自己一眼.

她絕不會讓那個女人的孩子落地,現在司熠哥哥都如此愛她,如果加上一個孩子,自己肯定沒有勝算.

她不是想打掉孩子,她就成全他.

走到一旁掏出電話撥打過去."叔叔,她同意打掉孩子了,你趕緊安排人."

"好的."

靳司熠坐在一樓冰冷的長椅上,眸光晦暗.

柯薇亦坐在他的旁邊,兩人靜靜的坐了半個小時.

叮咚……

電梯門打開,宋暖暖走了出來.

靳司熠快速起身走到她的身邊,站在他身邊,他才發現自己的舉動有些突兀,尷尬的問道:"這麼晚,你怎麼出來了?"

"靳總,您在跟我開玩笑?不是您跟院長說,派人深夜給我做手術嗎?"她心冷的刺骨.

沒想到這個男人對自己的孩子,會這麼的狠.

就連他在自己的肚子里一夜,都無法忍受,還要迫不及待要人深夜給自己做手術.

"我沒……"

柯薇亦快速打斷他的話."宋姐姐,司熠哥哥跟我說,只要你打胎就能很快的給我做手術!到時候我們就能早點結婚了."

"呵呵……"原來自己的孩子早點打掉,就是為了他心愛的女人.

她眸光淡然的看著兩人."祝你們百年好合!"

斷子絕孫!

"謝謝!"

靳司熠目光深處帶著一絲希冀,聲音低沉."你就那麼希望我跟她結婚?"

"呵呵……你們是天生的一對."就算她不同意又能怎樣,又能改變什麼.

難道非要自己不要尊嚴,趴在地上抱著他的雙腿哭的死去活來嗎,不,她做不到.

她甯願高傲的疼死,也不要低賤的討好他人得來的任何東西.

靳司熠眸光冷了下來,她愛的果然是歐陽鈺,對自己沒有絲毫的感情.

伸手挽住旁邊柯薇亦的手,目光盯著她的表情,見她表情始終淡然,心卻不能自己的痛著.

柯薇亦順勢抱著他的手臂,整個人靠在他的懷里,小鳥依人.

宋暖暖只覺得刺眼的很,刺的心疼.

轉過頭淡淡的說道:"走吧!不是想我打胎嗎?"

上篇:第79章 不要過來     下篇:第81章 有毛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