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守候你的全世界 第95章 靳司熠,你混蛋  
   
第95章 靳司熠,你混蛋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車輪摩擦地面劇烈的聲音,讓幾人側目.

宋暖暖看著黑色寶馬車,6666車牌.

心中松了一口氣,他來了,他終于來了.

看著他從車里走下來,俊美的容顏在昏暗的燈光下,俊美的讓人心跳加速.

靳司熠看見站在中間,臉色蒼白的宋暖暖.眸光蘊藏著狂風暴雨,銳利的眸光掃視一圈場上的男人.

一步步朝著他們走去,脫下西裝單手掛在肩膀上.

松開領帶,解開襯衫的扣子,露出完美的喉結.

"刀爺,不知道您深夜追著我女人跑,是什麼意思."他寡淡的話語里,帶著濃濃的不悅.

刀爺看見他的那一刻,笑容尷尬了."靳總,我不知道這是您的女人,如果知道的話,我就不會……"

"那你現在知道了!你把我女人打成這樣,你覺得如果我放過你.別人知道了,該怎麼看我!"他一步步朝著宋暖暖走去.

大跨步幾步,走到她的身邊,長臂一伸摟住她的腰身.

"你來了."她靠在他的懷里,抬頭眸光平淡的看著他.

"嗯,我來了.你睡吧!交給我!"

"好!"看見他的那一刻,她莫名的安心.

隱忍了這麼久的脆弱,在看見他的那一刻,瞬間崩塌粉碎.

靠在他堅硬的胸膛,閉上眼聽著他有力平緩的心跳聲.

靳司熠眸光透過她的脖子看向她白玉的背部,手上全是傷.

心揪著疼,把外套披在她的身上,摟著她的手越發的緊.

抬頭看向刀爺的眼神變得凌厲."刀爺,您的手下不長眼傷了我的女人,不知道這筆賬該怎麼算?"

"靳總,我尊稱你一句靳總,並不是我怕你."刀爺看向靳司熠的眸光變得陰暗."既然是你的女人,那你女人的父親欠了我二十萬,你是不是該一起還了."

"不要還."宋暖暖睜開眼看著靳司熠."不要還."她知道只要有第一次就有無數次,他爸就是個無底洞.

"宋暖暖,你個不孝子,不是你老子,能有你嗎?他養你這麼大,他有困難,你不該幫忙嗎?"宋旭義憤填膺的罵著."你個臭婊-子,臭娘們,賤人,有點錢是誰都不知道了."

砰……

靳司熠一拳直接砸向他的臉頰.

宋旭摸著自己嘴角的鮮血,怒火沖天."賤人,你居然敢讓你的……"

砰……

他再一次拳頭砸在他的臉上,眸光鋒利."你要是不怕死,再說一遍試試."陰冷的話語帶著陰惻惻的風.

宋旭嚇得閉嘴,心底罵聲載道,卻不敢開口.

宋暖暖,你個賤人,看我以後怎麼玩-死你.

刀爺眸光晦澀的看著被打的宋旭,看向靳司熠的眼神暗了下來."靳總,您這樣殺雞給猴看,是什麼意思?想我刀爺,在道上混還是有點人脈的."

"我的女人被你的人傷了,你如果今天不給我一個交代,我絕不會罷休."看著倒在自己身上的女人,虛弱的讓人心疼.

她如果不是疼到一定程度,是絕不會在自己面前示弱的.

他的女人,他在氣都不舍得動一根手指頭,卻被他們虐待成這樣,心底的怒火簡直燒了一個森林,熊熊烈火越燒越大.

"那你想怎麼樣?"

"不怎麼樣?就按你們的規矩,單挑,還是群毆,隨便選."她女人場子丟了,他就給找回來.

"小子,口氣還挺大!"刀爺看著手下,眸光發狠."既然,你說可以群毆,那我就成全你."

靳司熠彎腰一個公主抱,把她抱在懷里.

朝著車子走去,把她放在車里,轉身,准備關上車門.手被人拽住,伸手把她的手拉下."等我回來."

"不要去!"那些人有七八個,她怕他有事."我已經挨打習慣了,不要去."

"乖乖在這里等我."他伸手摸著她蒼白的臉頰,眸子閃過心疼."十分鍾,我很快就回來."

靳司熠關上車門,毫不猶豫的轉身走向小巷子.

宋暖暖打開車門,遠遠的看見他站在人群中間,是那麼的鶴立雞群.

見他熟練的避開一個個的棍棒,一個大長腿掃去瞬間倒下一個.

一拳過去,再次擊倒一個人.

他被七八個人圍在中間,仿佛跟玩一樣,行云流水的踢打,躲閃.

他敏銳的躲掉別人的棍棒,快,狠,准的出拳,出腿.

看著他站在人群中間,每一次出拳都是那麼的有力.

黑眸緊緊的盯著他們,計算著他們的出招方向,別人的一個小眼神,他仿佛都能預測到別人的出擊方向.

看著他在人群中間,游刃有余.

這一刻,她忽然間感覺自己格外的安心,踏實.

仿佛有他在,天塌下來都不怕.

人被他全部打倒,他朝著自己緩緩走來,薄唇淺淺的笑容,是那麼的耀眼.

心髒處怦怦直跳,看著他一步步朝著自己走來,心髒感覺快要跳出自己的身體了.

靳司熠走到宋暖暖的身邊,黑眸看著她身上的傷口,沉默的走到駕駛座上坐下.

發動油門,車內的氣氛安靜的詭異.

宋暖暖小聲的開口."謝謝."

靳司熠緊抿著薄唇,良久不開口說話.

她再次開口."謝謝你救了我."如果這次他沒有出現,自己指不定會被抓去,被賣了還是怎麼樣.

"宋暖暖,我不要你的謝謝.你知不知道你很笨."靳司熠大聲的朝著她咆哮著.

突如其來的咆哮,讓她有些愣住.

"如果我沒來,你是不是選擇被他們打死也不吭聲."天知道,他看見她纖細的身體,站在幾個男人的中間.

昏暗燈光下蒼白的臉色,讓他嚇得心髒都停止了跳動.

看著她手上的鮮血,那狠厲的表情,讓他心疼.

他無法想象,如果自己晚到一步,這個笨女人是不是就選擇站在那里,被別人打死,也不吭聲,也不服輸."宋暖暖,你是不是要嚇死我,你才甘心."

面對他的咆哮,她有些不知所粗."我……"

"你什麼你!我警告你,下次打不過就跑,知道嗎?"

"哦!"看著他緊張自己的表情,心底流過一陣暖流,原來,他也是在乎自己的."如果,我跑不過呢!"話出口,她才發覺自己說了一句多麼蠢的話.

"跑不過,也不能站在那里被人打死."想到那一刻,他現在都心有余悸."你下次如果在敢站在那里被別人打死,我第一個掐死你."

"我沒有站在那被別人打,我也打倒了幾個."

"你覺得你很能打?"

看著他充-血的眼神,她莫名有些愧疚,她只不過是說個事實.

在那樣的情況下,她根本是跑不掉的,只能選擇打.

"我如果認慫,我會被賣的……"她聲音很小,靳司熠卻耳尖的聽到了.

心猛然間抽痛起來,透過後視鏡,看著躺在後面座椅上臉色蒼白的宋暖暖.

他心底閃過一抹疼惜,他知道她的童年很不好,有個好賭的父親和同父異母的哥哥.

如果不是被他們逼迫,她也不會選擇賣身給自己做情人.

聲音不自覺軟了下來."以後,出事找我."

"可以嗎?你不是有柯薇亦嗎?"她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腦抽的說出這句話.

話音落下,汽車里的氛圍立馬變得詭異.

勾起一抹苦澀的笑容,她就知道他只不過他空余時間的快餐,他的真愛永遠是柯薇亦.

她本來選擇的就是情人,本不該奢望這麼多的.

看著前面冰冷的背影,拉著蓋在自己身上的男性西裝外套."你剛才說我是你的女人,是什麼意思?"她忐忑不安的看著她.

緊張的等待著他的答案,她不知道自己在等待什麼答案,又能得到什麼答案.

但她只想要一個讓自己死心的理由.

靳司熠透過後視鏡看著後面的宋暖暖,心底閃過萬千思緒.

薄唇緊珉."我送你去中山醫院."

他在回避自己的問題,她內心苦澀."好."

車內的氣氛異常的安靜,外面的霓虹燈閃爍.

車輛一個多小時停在中山醫院.

現在已經是凌晨一點多了,兩人到達醫院,值夜班的醫生只有兩個.

靳司熠打開車門,伸出手攙扶宋暖暖.

她伸手推開."我自己能走."既然不愛,那就不要給她這麼多假象.

他彎腰,直接把她打橫抱在懷里.

宋暖暖在他懷里掙紮."靳司熠,你放開我!放開我!"

"不准動,我抱你進去,你身上有傷."這個頑固的女人,身體有傷,還這麼不可愛.

"我不要你管,你放開我!反正,我只是給你生個孩子,就彼此變成平行線,我死不死跟你有什麼關系."

靳司熠腳步停了下來,眸光冷了下來."宋暖暖,我不准你說這樣的話."

"憑什麼不准,我說的是實話."她倔傲的瞪著他.

他深深長歎了一口氣."我這輩子都不會放過你,你死了這條心吧!"

"靳司熠,你混蛋!我們明明簽的是三年協議,或者生下孩子.等我生下這個孩子,我就去跟找尋我的婚姻."她絕不會給人做一輩子的情人.

她感覺到自己腰部的力道越來越大,大的讓她腰疼,她倔強的咬牙不吭聲.

眸光倔強的瞪著他.

"你這輩子,絕不可能離開我的身邊,絕不可能."他黑眸陰沉,看著她的眸光讓人膽寒.

"靳司熠,你混蛋!你找你的柯薇亦去."他這樣的反複不定的態度,讓她一再的誤會,一再的泥足深陷.

上篇:第94章 你走吧,別管我     下篇:第96章 早餐在微波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