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守候你的全世界 第100章 你髒……  
   
第100章 你髒……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不要這樣,求你……"

大掌一揮,吊帶瞬間被扯斷.

吊帶下居然是真空的,連胸-罩都沒有一個.他瘋了一樣撕碎她身上的衣服.

他低頭想擒住她水潤的紅唇,腦海閃過酒店她跟歐陽鈺躺在床上親密的那一幕,深深刺痛著她的心.

宋暖暖看著停在她紅唇上幾厘米的靳司熠,小聲的解釋."你聽我說,我們真的沒有做什麼,我們……"

"沒有做什麼?他都親你那里了,你還跟我說沒有什麼?"他冰冷的聲音讓人不寒而栗.

壓抑的怒火,讓她害怕."我真的不知道發什麼了什麼,我也是在你來的時候清醒的,真的."水眸真誠的看著他,期望自己的解釋能讓他相信自己,哪怕一點點.

這樣的他,讓她害怕.此時的他,如一頭餓了很久的狼,而自己就是他口中的羔羊,很快便會被他撕的粉碎.

面對她真摯滾燙的眼神,他有一瞬間的遲疑.

想到酒店的那一幕,怒火瞬間淹沒他所有理智."宋暖暖,你讓我開始討厭你!到了現在你還跟我撒謊,你不知道發什了什麼?呵呵……你當我是瞎子嗎?"他最後幾個字,咆哮著怒吼."你當我瞎了,沒看見你嬌羞的躺在他身下,你當我瞎了沒看見你雙手摟住他的脖子!"

他大掌掐上她白皙的脖子,眸光發狠."宋暖暖,你是不是以為我是個隨便你糊弄的傻子?"

"我……"她想解釋他把他認成了他,但她知道如果自己說這話,他肯定不信.

低眸凝視著她的雙唇,拽著她的手,直接往浴室走去.

宋暖暖幾個踉蹌,才勉強沒摔在地上.

走到浴室,打開蓬頭,對著她的腦袋沖了下去.

冰冷的水猛地淋在身上,她打了個冷顫,水罩著她的臉劈頭蓋臉朝著自己淋下來,讓她緊閉著雙眼,無法看清他眸子里的陰翳.

感覺到身子被什麼狠狠搓著,背部傳來劇烈的疼痛,卻遠不及心底的萬分之一.

他在嫌棄自己髒,這個認知讓她很不爭氣的淚水彌漫了眼眶.

睜開雙眼,滾燙的淚水混合著水滑落臉頰.

看著眼前拿著搓澡巾狠狠擦拭著自己身體的男人,冰冷著臉,另一只手拿著蓬頭.

仿佛自己就是他手中一件很髒很髒的物品,而不是一個人.

靳司熠一次次搓著她的身體,仿佛入魔了一樣,只要想到她的身體可能被他碰過,他就瘋狂的想把她身體搓掉一層皮.

宋暖暖冷眼看著她,伸手直接打掉他的蓬頭.

伸手抹去臉上的水漬,抬頭冷眼看著眼前的男人.

眸子倔傲."靳司熠,我只跟你說一遍,我們沒有發生什麼,你信嗎?"見他沉默,一再的沉默.

她眸子里的光芒一點點消散,他始終還是不信自己.

伸手推開他,消瘦的身形,落寞的讓人心疼.

忽然間,感覺手臂被人拽住,整個人往後倒去.

後背靠在冰冷的牆壁上,抬頭看著如野獸一樣盯著自己的男人.

低頭,看著自己只-穿-著一個三角內褲的自己,伸手捂住胸口.

她遮擋的動作,如一個導火索,徹底點燃了他心底的炸藥包.

低頭擒住她的紅唇,發瘋一樣啃著.宋暖暖拼命的掙紮,但她越掙紮,他的力道越發的大.

蓬頭被打落在一旁,濺出的水灑在兩人身上.

但靳司熠仿若未見一樣,瘋了一樣啃咬著她的紅唇.

直到兩人都喘不過氣來,才松開她紅腫的紅唇,低頭狠狠咬在她的鎖骨處.

宋暖暖一個吃痛,伸手想推開他,手卻被他反手壓在牆壁上.

雙手被他禁錮在自己的頭頂,張嘴想說什麼,卻被他低頭含住紅唇.

"唔唔唔……"感覺到舌頭一痛,她瘋了一樣拼命掙紮,但雙手被擒住,只能用雙腿去頂他的大腿根部.

剛抬起腿,大腿就被他有力的大長腿死死的夾住.

雙手雙腿被他死死扣住,兩人身體緊緊貼在一起,身體摩擦的火熱,讓浴室的氣氛變得曖昧.

靳司熠看著她雙-峰上凸起的粉紅色,低頭含住,舌頭輕輕舔-著.

忽然間,溫柔被狂風暴雨代替,如狼似虎的啃咬著她**.

宋暖暖用頭拼命的彎下去撞擊他的頭.

砰……砰……一下又一下.感覺到那里傳來火辣辣的感覺,那種破皮被咬的滋味讓她渾身傳來異樣的舒服感,又有點酥酥麻麻的難受.

背部破皮的地方,一直挨著冰冷的牆壁,刺痛的冰涼涼的.

靳司熠單手松開她的手,把她整個人牢牢扣在懷里,直接脫下自己的衣服.

反手把她緊緊,牢牢夾在自己的懷里.

她整個人靠在他的胸膛,伸手用力推著他的身體,他結實的肌-肉卻紋絲未動.

見他脫下褲子,她猜到他下一步的動作,整個人害怕的背部微微拱起.

看著旁邊的玻璃杯,她咬牙伸手拿起杯子.

靳司熠瘋狂的啃咬著她的身體,絲毫沒注意到她拿起杯子對著自己的頭部.

砰……

宋暖暖驚慌失措看著他頭上的鮮血,茫然的站在原地.她不想這樣做的,他只是想讓他放開自己.

歉意的看著他冰冷的容顏,鮮血順著額頭一直流到臉上.

他猙獰的五官越發的血-腥讓人膽寒.

伸手擦了擦臉上的鮮血,眸光猩-紅看著眼前的女人.

鮮紅的鮮血,讓他整個人徹底暴怒.

自己一再的容忍她,她現在卻想殺了自己,只為了回到那個男人的身邊,在他的身下是那麼的嬌羞,溫柔.

大掌直接掐住她的下顎,睥睨著她眸子里的哀求."宋暖暖,你這輩子休想離開我的身邊.就算死,我也不會讓你離開我身邊.還有你肚子里的孩子,無論是誰的,都只能是我的!只能是我的,你聽見了嗎?"他咆哮著.

如瘋狂的野獸,恐怖的讓人瑟瑟發抖.

宋暖暖整個人在他結實的臂彎,卻怕的渾身發抖.

眼前的男人,已經瘋了,就是個惡魔.

她想掙紮,忽然間,感覺身體一滑,整個人後仰著被他摟在懷里.

看著他進-入自己的身體,她瘋了一樣伸手推開他."靳司熠,你混蛋!你給我滾開,你滾啊……"

"我混蛋?想我滾,做夢!"他聲音低沉冰冷.

快速的律-動起來,她只能被迫動著.

他每一次動作,給自己的只有濃濃的羞辱,眸子怨恨的看著眼前的男人.

是他一次次揉碎她所有偽裝的高傲,為什麼他非要一次次徹底粉碎自己的尊嚴.

每一分每一秒對她來說,都是煎熬.

眼角滑落一滴滾燙的淚水,耳邊傳來心掉在地上碎成粉末的聲音.

透過浴室的玻璃,看著窗外的黑夜.

心如夜一樣,死寂黑暗.

良久,身上的男人停止了野-獸的的行為,她淡漠的看著他.

唇角勾起冰冷的笑容."你滿意了?還想要嗎?拿去啊!反正,在你眼底,我沒有任何的人-權,也沒有任何的尊嚴.是不是在你心底,我根本就不是一個人,只不過是一個你發泄--欲-望的工具,對不對!"

靳司熠看著她臉上冰冷的笑容,感覺心底某處空蕩蕩的.

看著她掉落滾燙的淚水,他感覺有些喘不上氣來.

這樣的感覺,讓他很煩躁.

猛地轉身拿起旁邊的浴巾,套在身上走出了浴室.

宋暖暖整個人蹲在地上,靠在冰冷的牆壁上,眼神呆滯的看著窗外.

聽著耳邊傳來汽車離去的聲音,緊繃的神經瞬間繃斷,嚎啕大哭.

哭了很久,變成了嚶嚶哽咽.

良久,她起身,走到浴缸里.

拿起地上的蓬頭,任由冰冷的水,一遍遍洗刷著自己的身體.

拿過旁邊的搓澡巾,用力的搓著.

破皮的地方,經過搓著,紅肉外翻,格外的恐怖.

她仿若未覺疼痛,不停的搓著,不停使勁的搓著,魔翳一樣搓著.

冰冷的雨水,一直洗刷著她的全身,身上火辣辣的感覺,讓她冰火兩重天.

================

茲……

寶馬車停在了豪華別墅門口.

靳司熠伸手粗暴的摁著門鈴.

叮咚叮咚……

歐陽鈺打開-房門,看見門外的靳司熠.一手拿著冰塊捂著額頭的手停頓了一下."你來做什麼?"

砰……靳司熠一拳直接砸在他的臉上.

歐陽鈺一時不察,臉被挨了一下.他冰塊猛地往他方向一扔,砸在靳司熠的臉上.

兩人立刻扭打在一起,你一拳我一腳,拳拳到肉.

良久,兩人打的精疲力竭.

躺在地上,靳司熠起身,居高臨下看著還躺在地上的歐陽鈺.

"酒吧疊羅漢,敢嗎?"

"有什麼不敢的."歐陽鈺從地上爬起來."不過,得有賭注,你敢嗎?"他挑釁的看著他.

"歐陽鈺,你沒資格跟我提賭注."他劍眉皺成了一字眉,如果殺人不犯法,他一定會殺了眼前這個敢染指自己女人的男人.

"那就是你不敢?"他挑眉看著靳司熠."如果我輸了,我退出暖暖的世界.如果你輸了,我希望你給她一個公平選擇的機會."每次看見她被他虐待,他心都痛如刀攪.

上篇:第99章 你只能是我的     下篇:第101章 疊羅漢,不死不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