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守候你的全世界 第108章 你瘋了……  
   
第108章 你瘋了……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在醫院找了好幾個人,依然是沒有人願意幫自己說話.

落寞的走出醫院,看見醫院外草坪上一個護士對著自己招手,仔細一看是剛才想答應自己,因為柯薇亦的出現倉皇逃走的護士.

走到她的面前,護士看了看周圍小心翼翼的說道:"宋小姐,您還是去找靳先生幫您作證的好!"

"靳先生?"

"對,靳司熠先生,上次手術沒有成功是他來把你抱出醫院的."護士說完,看周圍沒人匆匆離開.

宋暖暖站在原地,腦袋有些發脹.

手指摁住太陽穴揉了揉,他上次明明是說配型不成功,他才抱自己出來的.

為什麼護士會說,上次手術是他救自己出去的.

呆呆的搭乘車子回到別墅.

坐在客廳的沙發上.

"宋小姐,您回來了!"夏春香端著水果走了過來,放在她的面前."靳先生說,如果您回來了,給他送午飯去一趟."

"送午飯?"

"是的!靳先生是這麼說的."

宋暖暖拿起一個蘋果放進嘴里,看著夏春香轉身離開,獨自坐在沙發上.

她如果去求他幫自己,會不會有可能性讓他點頭.

為了孩子,無論如何她也要試一試.

回到廚房,看見夏春香."夏阿姨,我來吧!您幫我打下下手就好."她這次既然是去求別人,肯定要有誠意.

在廚房忙碌了一個多小時,終于做好.

已經是11點了,裝好,搭乘的士到靳氏大廈已經是11:30了.

走到前台."您好,我找靳總,是他讓我來送飯的."

"你是宋暖暖吧!"

"嗯!"

"那你上去吧!靳總在樓桑等你!"

她鄙夷的眼神,她看在眼底,低垂著頭看自己身上地攤幾十塊的衣服.

走進電梯直達27層.

走出電梯一路走到27層靳總辦公室.

透過玻璃窗戶看見他低頭在辦公桌上.

伸手敲門,門卻從里面被打開,整個人被拉進辦公室,辦公室的門隨即悲觀關上.

宋暖暖還沒反應過來,整個人就被他禁錮在牆壁上.

抬頭看著他陰冷的俊彥,張嘴想說話,整張唇被他粗暴的含住.

他狂風暴雨的吻急促而粗魯,纏綿而霸道.

瞠目結舌看著眼前仿佛瘋了一樣的男人,他的吻霸道的讓她窒息.

整個身子被他強硬的禁錮在他堅硬的胸膛.

靳司熠伸手摁下開關,卷簾落下,隔絕了玻璃外一雙雙熱辣的視線.

深沉霸道的吻,一路落下.

拿過她手上的食盒,放在茶幾上,抱著她的身體.

他高大的身軀壓在她的身上,兩人窩在一旁的沙發上.

他的吻一路落下,每一個吻都深深的吸-吮,留下一串串的草-莓.

房內的呼吸越來越急促.

她感覺身體一涼,發現自己的衣服不知道什麼時候被他給撕碎了大半,整個肩膀裸露在外面.

眼前的男人,絲毫沒有停止的意思.

這里可是辦公室,外面有那麼多雙眼睛看在,看向茶幾上的茶水.

伸手拿過茶水,整個澆在他頭上.

冰涼的茶水順著腦袋落在臉上,靳司熠整張臉黑如碳,伸手擦去額頭的茶水.

低頭睥睨著拿著杯子茫然看著自己的宋暖暖,長臂順勢摟住她的腰身,兩人緊緊挨著彼此坐在沙發上.

他可怕的眼神讓她心尖尖發顫."那個……這是辦公室,有人看見……不好……"她顫巍巍的說完,心有余悸的看著他,深怕他一個狼撲瞬間把自己吃掉.

"不好?"他從齒縫里蹦出的兩個字,冷的讓她骨子里都在發冷.

他額前碎發掉落一滴茶水,掉在他的眼簾,落在小麥色俊美的臉上.

她慌亂的點頭,看著茶幾上的食盒,想起身去拿,腰卻被他長臂死死的鉗住,疼的她感覺自己的腰都快斷了.

"那個……我是來給你送飯的!"她試圖轉移他的話題,現在他實在是太可怕了.

仿佛是頭餓極了的狼,隨時有可能把自己撲倒吃掉.

靳司熠低簾看著她為了不讓自己靠近,極力轉移話題的表情.

那小心翼翼看著自己的眼神,仿佛自己是猛獸.

想到早上她跟歐陽鈺有說有笑的樣子,眸光陰沉的如六月雷雨季節的天空.

宋暖暖見他半天沒有回答自己的話,也沒有進一步的動作,整個人松了一口氣.

忽然間,整個人被拎起,他大掌直接解開她褲子的拉鏈,連同內褲一起退下.

她整個人慌了,伸手欲拉住內褲.他抬頭冷漠飄來的眼神讓她手頓在了原地.

"我不介意撕掉它!"陰冷的話語沒有任何挽回的余地.

她緩緩松開褲子,眸光定定的看著他,看著他把褲子和內褲退至大腿根部.

大掌一提,整個人坐在他的腿上.

感覺身下一-挺,被深深的埋入.

感受到他一次又一次的動著,他低頭啃在自己身上的吻.

帶著濃濃懲罰的吻,感受到他貝齒咬在身上,細細的疼著.

心如死灰的看著眼前野獸一樣的男人.

良久,隨著一聲壓抑低沉的嘶吼,一切歸于平靜.

宋暖暖起身穿上褲子,如果剛才還有念頭想找他幫忙的話.

現在,她是就算進監獄也不想在求這個男人半個字.

拉褲子拉鏈的手氣的發抖,平靜的外表下壓抑著滔-天的恨意,她恨眼前的男人.

穿好衣服,轉身,往門外走.

忽然間,感覺手臂被人拉住,整個人一個旋轉,再次被迫倒在他的懷里.

抬頭,冷眼看著他完美光潔的下巴."靳總,是還不滿-足嗎?"她唇角上揚,譏諷的看著他.

她冷漠的眼神,譏諷的嘴角讓他頻臨崩潰的憤怒,瞬間燃爆.

大掌掐住她的脖子,大掌青筋凸起.

死死盯著她的眼神,刺骨的寒."說,你今天早上跟歐陽鈺在房間一個多小時到底做了什麼?"

宋暖暖眸光不可置信的看著眼前的男人."你跟蹤我?"

"跟蹤?"他劍眉倒豎,薄唇的笑意讓人發毛.

從口袋掏出手機,撥打過去."不計任何代價,擠垮歐陽集團的酒店."

"靳司熠,你個瘋子!"她伸手去搶奪他的電話,卻被他輕而易舉的饒了過去.

面對他質疑冷漠的眼神,她歇斯底里的朝著他大吼."我們在房間瘋狂的做-愛,你滿意嗎?"

砰……

宋暖暖看著掉落在地破碎的玻璃茶幾,身體不可控制的顫抖.

眼睛瞄到他右手鮮血一滴一滴掉落在冰涼的地板磚上,那森冷如魔鬼的眼神,讓她條件發射退後一步.

腰間大掌一個用力,整個人瞬間貼上他冰涼堅硬的胸膛.

他胸膛傳遞過來急促的心跳聲,讓她慌了神.

她後悔了,後悔自己剛才被激怒的口不擇言."靳司熠,我……"

靳司熠低頭狠狠含住她的雙唇,用盡全力吸-吮著她口中全部的美好.

宋暖暖感覺自己有些喘不過氣來,腰間鐵臂的存在疼的她皺眉.

紅唇,感覺一疼.淡淡的腥味在唇中流轉,他瘋狂用盡全力的吻,讓她呼吸越來越困難.

在她快喘不過氣來的時候,他終于松開了唇.

她大口大口喘著氣.

靳司熠低垂看著她的眼簾,猩-紅瘋狂.

拽著她的手臂,往門外拖.

宋暖暖還沒反應過來,整個人就被他拖著往門外走.

面對別人疑惑,挑釁的眼神,她伸手捂住紅唇鮮豔的紅唇.

感覺到背後別人的指指點點,她覺得此時的自己就是一個供人玩樂觀賞的小丑.

被他一路拖進電梯,感覺到他緊緊摟著自己的鐵臂,她很不安.

狹小的電梯,兩人的氣氛讓她越發的惶恐,局促不安.

"你……你帶我去哪!"

靳司熠低頭淡漠的看了一眼.

叮咚……

電梯門此時打開,拽著她的手一路拖到地下庫.

宋暖暖被他強硬塞進車里,車子行駛在高速公路上.

坐在副駕駛座上,悄悄打量著他的表情.想開口說話,卻不知道該說什麼."

車子一個多小時停在了別墅.

她被迫拽著下車,一路拖到別墅.看著前面男人偉岸的身形,她被迫拖著走在身後.

靳司熠打開別墅的大門,兩人走到二樓的臥室.

放開宋暖暖的鐵臂,眼神掃了她一眼."去拿身份證和戶口本."

"為什麼?"今天的他,冷漠,沉寂的讓她越發不安.

"結婚!"

淡漠的兩個字,讓宋暖暖整個人如雷劈,愣在了原地."結?婚?"她反問道:

"對!"捆住一個女人最好的辦法就是結婚,他已經知道自己愛的就是就是眼前的女人.

既然愛了,就必須綁在自己的身邊.

名正言順綁在自己身邊的辦法就是結婚.

"你……你不是要娶柯薇亦的嗎?"她內心複雜,複雜中還有一絲欣喜.

眼神直勾勾的看著他,等待著他給自己一個答案.

想到柯薇亦,他劍眉蹙著.

"我自然會給她找到一個好歸宿."曾經,他不信自己還會愛誰.

既然害死了柯薇亦的父母,那就照顧她一輩子,照顧一個女人一輩子最好的辦法就是娶她.

但自從遇見宋暖暖,自己的喜怒哀樂,因為她的喜怒哀樂而起伏.

上篇:第107章 我相信……     下篇:第109章 結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