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守候你的全世界 第111章 你說過你要娶我的……  
   
第111章 你說過你要娶我的……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宋暖暖一個巴掌直接打在她的臉上,居高臨下冷眼看著她.

"柯薇亦,我不准你侮辱我孩子."她逼近一步,迫人的眸光讓柯薇亦倒退了一步.

捂住半張臉委屈的看著靳司熠."司熠哥哥,她打我……"

宋暖暖看著站立在一旁默不吭聲的靳司熠,看了眼兩人緊緊纏著的手臂,轉身離開.

靳司熠長臂一伸,拽住她的手臂.

"靳先生,請放開您的手."既然他已經找到了自己的愛人,又何必總撩-撥自己.

"等等!還沒輪到我們結婚!"他聲音寡淡.

黑眸凝視著柯薇亦,面對她明眸哀求的眸光,黑眸暗了下來.

伸手掰開她的手,柯薇亦絕望的搖頭,另一只手快速挽住他的手臂,手卻被他硬生生的掰開.

悲痛欲絕的看著他伸手挽住宋暖暖的手臂."薇薇,我想我有件事要跟你說清楚!"

"不,我不要聽,你說過要娶我的."雙手捂住耳朵,絕望的看著眼前的男人.

自己深愛了整個童年,青蔥歲月的男人.轉眼要娶別的女人了,不要她了.

心疼的在滴血,心髒處悶的難受,臉色發白.

手緊緊攥著胸口的衣服,但縱使這樣,她還是感覺呼吸不過來.大口大口的喘著氣.

眼前一黑,整個人倒了下去.

在倒下去的瞬間,靳司熠松開宋暖暖的手快速抱住她的腰身.

看著她蒼白的臉色,上氣不接下氣.彎腰抱著她往門外跑去.

宋暖暖站在原地,面對所有人嘲諷,似有若無譏諷的眼神.

臉色發白,手攥著襯衫,踉蹌著步伐走出民政局.

走到民政局門口,一陣冷風吹來,讓她打了個抖索.

看著本該停著黑色寶馬轎車的地方,已經沒有了車輛的影子,心底有說不出的失落和惆悵.

------第一人民醫院------

柯薇亦被緊急送往醫院,柯仄看著眼前明顯心髒病發作的柯薇亦,皺眉看著靳司熠."你讓她受什麼刺激了?"按理說最近柯薇亦的病情已經穩定了,如果不是大的刺激根本不會發作.

"我……我選擇跟宋暖暖結婚!"低眉看著躺在病床上臉色蒼白戴著氧氣罩的柯薇亦,內心愧疚.

"你……你居然選擇她也不選擇我們家薇薇?"他質問道:

靳司熠劍眉蹙著."現在,我們該想的應該是怎麼救她,而不是討論我的問題."

柯仄剛想說什麼,感覺到手臂被人抓住,低頭看著抓住自己手的柯薇亦.

見她唇辨在動,手虛弱的指著氧氣罩.

伸手拿掉柯薇亦的氧氣罩.

她虛弱的看著靳司熠,張嘴聲音虛弱的風一吹就散."司熠哥哥,我同意你結婚!但……但咳咳……"

"你說."他上前幾步,走到她的身邊.

"我要宋暖暖跟我換心髒,我要做個健康的人!"她聲音虛弱但卻很堅定.

宋暖暖,我一定會讓你下地獄.

柯仄看了眼柯薇亦,兩人悄悄對視一眼,眸光交彙.

他重新把氧氣罩放在柯薇亦的頭上."薇薇,你先在這里休息,我跟他談."兩人走出房門外,來到院長辦公室.

柯仄坐在椅子上,看著對面的靳司熠."我想薇薇的情況你已經知道了,現在情況是迫切換心髒了.她身體一直不好,直接換死人的心髒危險性很大的!但宋暖暖不同,她身體好,加上現在科學這麼發達.你也知道因為薇薇,我研究心髒病十幾年,有很專業的團隊.只要她肯點頭,我一定能保證兩個人的健康."見他沉默,他接著說道:"你欠薇薇父母的命,你早就該用命還了.如果不是薇薇,你現在已經在監獄度過一輩子!我們只不過是給她做個小手術罷了!這些本該是你要償還的.你欠薇薇一雙父母兩條命,你說過會護她一世周全,娶她的.現在呢?"

他分貝拔高,大聲質問.

靳司熠坐在椅子上,淡漠的看著他惱羞成怒.

在他腦海閃過娶宋暖暖的那一刻,隨著時間的推移沒有反悔反而越發的堅定.

對于柯薇亦,他有的只是愧疚.

"我可以傾家蕩產給她治療,但宋暖暖,不行!"換心髒存在一定的風險,他肚子里還有孩子他絕不會讓她有這樣的風險發生.

"你是擔心她肚子里的孩子嗎?那孩子都不是你的,我從來沒見過像你這樣待綠帽子戴的這麼開心的."他嘲諷的話語讓靳司熠眸光冷了下去.

柯仄瞄了眼他冷下來的臉色,接著說道:"你理解你一時的鬼迷心竅,但婚姻是一輩子的,你真的要娶那樣劣跡斑斑懷著別人孩子的女人嗎?"看了眼他陰沉的臉色."給你一星期的時間考慮清楚,薇薇對你的好,是連你媽都認可的!"

靳司熠走出醫院,開車回到別墅,經過路段.

遠遠的看見宋暖暖跟歐陽鈺站在別墅外說著什麼.

茲……車子停在了別墅門口.

劇烈輪胎摩擦的聲音,讓兩人回頭,看見靳司熠的那一刻.

宋暖暖轉過頭,看著歐陽鈺."我先走了!你說的事情我回去在好好想想"

"你可以不走的!"他也看見了一旁的靳司熠,知道她是為了怕連累自己特意避開靳司熠.

"她是我的女人,不來我這難道去你那?"靳司熠走下車子,走到兩人的面前.

長臂一伸直接摟過她的腰身,讓她整個身體緊緊貼在自己的身上.

宋暖暖整個人貼在他的身上,尷尬的扭動身體.

她避嫌的舉動,讓他眼簾暗了下來.

拽著她的手往車里走,宋暖暖被動的塞進車里,看著跟來的歐陽鈺搖頭.

靳司熠坐在駕駛座上,看著兩人眉目間的互動,心底壓抑著滔-天的怒火.

發動油門,車子猛地開動.

她因為慣性,整個人倒在駕駛座上,頭撞在座椅上.

剛平緩下來,一個急刹車,車子停在了別墅門口.

靳司熠打開車門,直接拽著她的手,一路被拖到別墅里面.

兩人走到客廳,人被動的一甩,跌坐在沙發上.

剛爬起身,卻被他整個人壓了下來,居高臨下的睥睨著自己.

看著他凶狠的眸光,她張嘴要解釋.

"宋暖暖,你是不是一分鍾都離不開男人."

她張嘴愣在原地,他的話如一只無形的利劍深深的紮進她的心髒,疼的她無法呼吸.

她想解釋自己找歐陽鈺只不過是想找到人證,證明自己的清白,她只不過不想讓自己和孩子在監獄里度過未來的人生.

他不幫自己,自己找人幫忙有錯嗎?

眸光哀怨,淒涼的看著眼前的男人.

自己肚子里孩子的父親,笑容冷漠.

她的沉默無形中讓他越發的怒火中燒,看著她手放在肚子上,生怕自己傷害了她肚子里的孩子.

"說,這肚子里的孩子到底是誰的?"

他眸光里的怒火,燃燒著他的理智.

宋暖暖愣在原地幾秒,他不是說等四五個月去做親子鑒定的嗎?

這樣懷疑的態度,她都忍了,為什麼現在他會用這樣質疑的話語反問自己.

痛心疾首的看著眼前的男人."靳司熠,我肚子里的孩子是誰的,你不比我更清楚嗎?"她給他是自己寶貴的第一次,他不應該更清楚,自己除了他沒有別的男人嗎?

"我清楚?還是你不敢說你肚子里的孩子是誰的?"陰冷的眸光盯著她的肚子,大掌摸上她的肚皮.

宋暖暖一驚,想起身卻被他摁在了沙發上.

"靳司熠,你別傷害我的孩子!"這是她的孩子,就算他不承認,也是她的寶貝.

"你這麼怕我傷害這個孩子?"他眸光一冷,想到剛才她跟歐陽鈺在一起的情景.

早上兩人恩愛買菜,出雙入對,儼然一對恩愛的夫妻.

在酒店兩人在床上的種種,盯著她肚子里的孩子,越發的陰冷.

他的態度,讓她害怕,雙手護住肚子,縮著身子旁邊躲去.

靳司熠猛地伸手拉開她的肚子,雙手固定住她的雙手,死死的盯著她的肚子.

忽然間,起身,拉著她的手往門外走.

宋暖暖被迫拉上車,不妙的感覺總讓他很不安.

看著沉默上車,啟動油門的靳司熠."你帶我去哪里?"

"醫院."冰冷的兩個字從齒縫里蹦出.

"去醫院作什麼"一個不好的念頭在腦海閃過.

靳司熠冰冷的眼神掃了一眼她的肚子."墮胎,趁還沒三個月人流掉."

人流掉??

簡單的幾個字,卻讓她痛的無法呼吸.

不敢置信看著眼前冰冷俊彥的男人,一身黑色西裝,在幽暗的車里越發的陰冷.

她本以為自己已經夠認識眼前男人的冰冷,但她才發現自己錯的離譜.

她絕不會讓自己的孩子毀在他的手上,手抓著車門拼命的晃動,卻無法打開車門.

搖下車窗,頭伸向外面,大聲的對著靳司熠喊道:"停車,你不停車我就從這里跳下去!"如果孩子沒了,她甯願跟著孩子一起死去.

無論孩子在哪,她都跟著在哪.就算是在地獄.

茲……

上篇:第109章 結婚     下篇:第112章 打掉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