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守候你的全世界 第116章 你是不是知道什麼  
   
第116章 你是不是知道什麼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快速起身,往門外走去.

這件事情絕對不能讓第三個人知道,這件事情如果追查起來,還是能判刑事責任.

如果靳司熠知道了這件事,他們更無法利用他的愧疚心來讓柯薇亦上位.

柯仄打開-房門,房門外空無一人,追出去看見電梯剛好合上.

他匆匆坐上另一輛電梯.

電梯到達一樓,他始終還是慢了一步,看著空蕩蕩的一樓,人還是走了.

柯薇亦走在他身後下來."叔叔,你看見人了嗎?"

"沒,讓她跑了."他眸光暗了下來."你以後小心點,千萬別讓靳司羽知道這件事,知道嗎?如果看見可疑陌生人靠近他,你千萬要阻止."如果讓靳司熠知道這件事,他的計劃就全部泡湯了.

"知道了."兩人坐電梯消失在大廳.

大廳走出一個穿著渾身名牌,挎著名牌包包的女人.

看著上去的電梯,她笑容詭異."好玩,看來自己這一趟沒有白來."這件事情是跟柯薇亦交換籌碼,還是跟靳司熠交換籌碼呢?

手托著下巴,思考一會,笑容越發的璀璨.

踩著高跟鞋,轉身離去.

茲……

深夜,甯靜的夜空被一陣急促的刹車聲吵醒.

靳司熠從車上走下來,直接走進電梯,到達歐陽鈺的房間門口.

他剛才找了他的別墅,根本沒人,只能來這里找.

叮咚!叮咚!叮咚!

拼命的摁著房門,卻始終沒有人開門.

他打宋暖暖的電話,始終顯示盲音.想到他們兩個共處一室,他就瘋了一樣想掐死歐陽鈺.

摁門鈴痕跡,沒有人開門.

抬腿,直接踹向大門.

砰!砰!

房內的宋暖暖被驚醒,從二樓走了下來.

看見歐陽鈺站在房門口,透過貓眼看向門外的人,卻始終不開門.

"是他嗎?"

"是!"他本以為他深夜不會來,沒想到現在都凌晨一點多了,他還會來.

他終究還是來了,宋暖暖站在原地,心底既害怕又有一種說不出莫名的欣喜.

他終究還是來找自己了.

心底的欣喜讓她有些彷徨,她明明不該恨他恨入骨髓的嗎?為什麼還會高興他來找自己.

他都已經想打掉他們的孩子,為什麼她還是無法狠心徹底恨眼前的男人.

為什麼,她就是狠不下心.

"宋暖暖,我知道你在里面!開門."男性低沉的怒吼,讓她身體驚顫了一下.

他大聲的話語,讓歐陽鈺眸子暗了一分.

這里一棟樓有兩戶人家,他這樣很容易吵到別人.

能住在這里的都是圈內的人,如果讓他們宣傳出去,到時候不好.

本不想開門,最終還是打開了房門.

剛打-開-房門,一拳頭直接砸在了他的臉上.

歐陽鈺捂著臉,眸光含著怒意,隨手關上了房門.

靳司熠走到宋暖暖的身邊,長臂一伸,直接把她牢牢扣在懷里.

黑眸看著兩人衣衫完整,閃過一抹複雜的情緒."說,為什麼開門這麼晚?"

"靳司熠,你說話放乾淨點."歐陽鈺半邊臉紅腫,他能容忍他打自己,但無法容忍他汙蔑宋暖暖.

宋暖暖水眸淺淺,眨動的雙眼仿佛靈動會說話一樣.

水眸藏著千言萬語,最終低垂眼簾,笑容蒼白."靳總,您說孤男寡女,干柴烈火在一起能做什麼?"感覺手腰間的手臂摟的越發的緊,嘞的她生疼.

但再疼,也沒有心疼的萬分之一.

他一來,就那樣質疑的話語,就差沒說自己是不是跟他在一起滾床單了.

"宋暖暖,你是不是以為我不敢拿你怎麼樣?"低頭大掌掐住她的下巴,強迫她看著自己.

看著她倔傲挑釁的眸光.

身側的拳頭緊握,天殺的,他恨不得一拳砸碎她的臉,以平息自己心中的怒火.

但面對她這張臉,他卻怎麼都下不去手.

緊握的拳頭,青筋凸起.

看著一旁的歐陽鈺,眸光陰冷."跟我回去."

"我哪也不去."縱使下巴被捏的疼的她淚水直冒,但她卻抬頭拼命的隱忍不讓自己的淚水在他面前掉落.

她絕不要在這個冷血的男人面前示弱,眸光依舊倔傲的看著他."你休想讓我打掉我的孩子,休想!"

"宋暖暖,你這個孩子必須打掉!"他能容忍自己的女人背叛自己,甚至是能容許她綠了自己.

但絕不能容忍她懷著別人的孩子嫁給自己,一輩子被綠.

他冰冷的話語,讓宋暖暖心寒到了極點.

忽然間,她很想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親生父親一直想打掉他的親生骨肉,還美其名自己還會有屬于他們的孩子.

"不准笑!"她的笑聲,讓他莫名有些害怕.

這樣瘋癲的她,讓他感覺有些東西離自己越來越遠,遠的他快抓不住了.

手直接捂住她的嘴,阻止她的笑意.

宋暖暖憋紅了臉,才拼命拿開他的大掌.

眸光冰冷的看著他."靳司熠,有沒有人跟你說過,你很可憐!"

"我可憐?"

"對,你很可憐!你被一個你認為善良的女人忽悠了整整九年.你說你是不是很可憐."她唇角彎起嘲諷的看著他.

歐陽鈺青筋凸起,眸子銳利的盯著靳司熠.

眸光複雜,如果讓靳司熠知道柯薇亦父母是自己燒死的,那柯薇亦根本無法利用他的愧疚,讓他娶她.

他不娶柯薇亦,那宋暖暖和靳司熠是遲早會誤會解開,結婚的.

他們結婚了,那自己這輩子都無法得到暖暖了.

眸光複雜的看著兩人.

靳司熠黑眸沉了下來."你這話是什麼意思,什麼九年"她的話讓他第一時間想到柯薇亦.

跟他在一起最久的女人只有柯薇亦,九年剛好那一年發生了一件大事.

他心尖尖顫抖的看著他,一個大膽呼之欲出的答案,讓他緊張."宋暖暖,你這話什麼意思??????"

"我什麼意思?你就要問……"

"砰……"歐陽鈺直接一拳頭砸向靳司熠的臉.

他一個吃痛,放開了宋暖暖的手.

歐陽鈺直接挽住宋暖暖的手,心疼的看著她的下巴."你沒事吧!"

宋暖暖看見一旁的靳司熠,下意識的推開歐陽鈺的手,站在他的旁邊"沒事!"剛才她差點一個沖動說出了那件事情.

她下意識與自己保持距離的樣子,讓他心沉了下去.她到了現在,還是如此在乎靳司熠的看法.

靳司熠起身,看著站在他旁邊的宋暖暖.

伸出舌頭舔了舔唇角,痞痞的性感的讓人心跳加速.

"你剛才的話是什麼意思?"他迫切的想知道,她剛才想說的是不是自己想象的.

九年前,他醉酒睡著了.

他那時候雖然很叛逆,但也不是胡來.絕不會放火燒死人的事情,但那次確實只有他們.

那火的源頭也確實是他們自己帶去的,他始終想不通有些事情,因為醉了很多事情他記得也不是很清楚.

因為自己的那一次大錯,母親為此到處奔波找人給自己疏通.

也因為那一次得了心病,導致後來就算柯薇亦不起訴自己,她病情已經存在,最後沒半年就死了.

這件事情一直以來是他的心結,母親到死緊握著自己的手,跟自己說要對柯薇亦好,讓自己好好做人好好對她.

等他反應過來,想去查的時候.柯薇亦的父母已經火葬了,事情已經塵埃落地,很多證據都已經被清掃了.

靳司熠眸光火熱的看著她."你說啊!你想是不是知道些什麼."

宋暖暖看著他的樣子,反而平靜了下來.

"我說,你會信嗎?"她好笑的看著他,哪一次不是自己說了一遍又一遍,就算自己說的口干舌燥,他哪一次信自己半個字.

歐陽鈺看著兩人,黑眸閃過一抹亮光.

"靳總,你深夜到這里來,有什麼事嗎?現在很晚了,暖暖要休息了,她懷著孩子需要早點休息."

"我的女人不需要你來操心."他一個長臂,直接把她摟進自己的懷里.

看著對面的歐陽鈺,紮眼的恨.

摟著宋暖暖往門外走去,看著攔在自己面前的歐陽鈺,眸光森冷."讓開."

"暖暖,你真的要跟他走嗎?"歐陽鈺眸光期許的看著他,見宋暖暖點頭,心鈍鈍的痛著."他那麼對你,你為什麼還要選擇給他走?為什麼?我可以保護你的,你可以在我這里的."

"對不起!我跟他有些事情必須要處理."她知道自己如果不跟靳司熠離開,這個瘋子會瘋了一樣整垮歐陽集團.

她不能讓他因為自己受到牽連."謝謝你,在我需要的時候出現."

"不用,只要你需要,我隨時出現!"他眸光深處哀怨.

靳司熠看著兩人的互訴衷腸,臉黑如墨汁.

看著歐陽鈺的眸光越發的陰冷,摟著宋暖暖的腰肢離開.

宋暖暖跟隨他坐電梯到樓下,坐進車里.

半個小時,車子停在別墅門口.

兩人回到別墅的臥室.

宋暖暖起身,走到床上,准備睡覺.

她不知道該如何面對眼前的男人,她恨他,卻也無法忘掉他.

更加無法擺脫他,她只能縮在自己的龜殼里,假裝一切都不曾發生.

靳司熠站在床邊居高臨下的看著她."宋暖暖,你在歐陽鈺那里說的那些話是什麼意思?你是不是知道什麼?"

宋暖暖背對著他,閉眼假寐.

就算她知道什麼又怎麼樣,他會信自己荒唐的說法嗎?

會信一個九歲的小女孩敢放火燒死自己的父母嗎?

見她不說話,他再次問道:"宋暖暖,你是不是知道些什麼?"

上篇:第115章 門外,是誰     下篇:第117章 決定反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