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守候你的全世界 第117章 決定反擊  
   
第117章 決定反擊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看向他冰冷的容顏,想到他絲毫都不信任自己,明明說了等孕期四五個月就去做刺穿驗.

他連這幾個月都等不了,非要自己打胎.

腦海一轉,忽然間不想告訴他事實的真相.

他都讓自己不好過,自己為什麼要替他著想."不知道!"

"你是真的不知道?"他總感覺宋暖暖有事情瞞著自己,是知道些什麼.

"你想我知道什麼?就算我說是柯薇亦自己親手放火燒死了她的父母,你信嗎?"她唇角的笑意,冰冷嘲諷.

看著他沉下來的臉色,她就知道自己就算說了他也不會信.

是個正常人都不會信,一個九歲的孩子會狠心放火燒死自己的親生父母,只為了讓一個男人對自己一輩子愧疚,娶自己為妻.

能做出這樣事情的,不是瘋子就是變態.

而柯薇亦就是那樣的變態瘋子.

靳司熠黑眸寒刺骨."明天,我陪你去人流."

沒想到他會把話題轉到這里."靳司熠,你個傻逼!畜生!"她氣得破口大罵,感覺自己氣的快炸了.

"這個孩子我必須留下!"她站在床上,居高臨下的看著靳司熠."你如果敢人流我的孩子,我就下去陪她!"隨著孩子一天天在自己肚子里長大,雖然還摸不到他,感受不到他,但一種很奇妙的感覺讓她已經不舍得這個孩子.

他沒想到她這次的話語會這樣的堅決,看著她猩-紅的雙眸.

"宋暖暖,你別不知好歹,我能容許你給我戴綠帽子,但絕不容許你帶著別人的野種嫁給我!"

"噗……"她氣急反笑,白癡一樣的看著眼前自傲不凡的男人."靳總,靳大總裁.您覺得您很金貴?還是您覺得我非你不嫁?我告訴你,我宋暖暖這輩子,就算全世界男人死光了,就算我落魄到乞討,也絕不會乞討到你的公司,你的面前!"

忽然,感覺到脖子一緊,感覺到呼吸一窒,有些喘不過氣來.

"你有本事掐死我!你除了掐我,強迫我,還會做什麼?"她冷眼看著眼前的男人."這個孩子,我生定了.有本事,你現在掐死我!"

"宋暖暖,你別以為我不敢掐死你!"看著她放肆淡定的眸光,仿佛自己篤定不會對她怎麼樣.

她是仗著自己對她的寵愛,才會這樣有恃無恐嗎?

還是因為有歐陽鈺的靠山,才敢這樣有恃無恐.

想到後者,眸光越發的森冷.

叮鈴鈴……叮鈴鈴……

響起的鈴聲緩和了點兩人緊張的氣氛,靳司熠拿起電話,宋暖暖撇到上面寫著薇薇兩個字.

她性感的紅唇上揚,好笑的看著眼前的男人.

她的眼神嘲諷,冷笑,讓他看著很不舒服.

大掌松了點,看著電話無視.

鈴聲卻頑固的響了一次又一次.

宋暖暖冷眼看著他."怎麼,不接?你不怕她跳樓自殺."

她嘲諷的話語讓他心情堵得慌,曾經她奮力反抗,對自己害怕,但他能感覺到還有感情.

現在冷漠的她,讓他越發的慌.

看著一遍遍響起的電話,大掌離開了她的脖子.

轉身接起電話."薇薇,怎麼了?"

他離去的瞬間,宋暖暖癱倒在床上.剛才天知道她鼓起多大的勇氣才敢跟他對著干,他身上散發出的含意讓她心尖尖都再顫抖.

手摸著肚子,漂亮的杏仁眼有著一抹苦澀.

"孩子,我一定會把你生下來.證明你的清白,我絕不會讓你還沒出生就一生的汙,背著這汙點過一輩子."她絕不會落魄的離開."柯薇亦,你不是想玩嗎!那我們就玩票大的."黑眸一點點變得堅定.

身上柔和的光芒,讓她越發的璀璨奪目.

坐起身,想到後天就是上庭的日子.

她現在肯定抓不到證據,但她何不來個引狼入室.

看著轉身回來的靳司熠,轉身無視.

她無視的態度,讓靳司熠黑眸暗了下來.看向她手摸在肚子上,眸光複雜.

怒火壓抑在胸腔."薇薇要做心髒移植手術,想……算了,你還是在家呆著!"

宋暖暖沒吭聲,聽著他離開的腳步.

看著窗外的黑夜,眸子暗沉.

聽著樓下車子離去的聲音,她走到浴室洗漱,躺在床上睡覺,明天她還有場硬仗要打.

靳司熠回到醫院,站在柯薇亦床前.

看著她躺在病床上,臉色蒼白,消瘦的讓人心疼.

"薇薇,你決定做心髒移植手術了!找到合適的心髒了嗎?"

"這正是我找你來的原因."柯仄從外面走了進來.

走到柯薇亦的床邊,看著對面的靳司熠."我跟薇薇談過了!只要你讓宋暖暖給她換心髒,她就同意你娶宋暖暖.你該知道,你欠薇薇父母兩條命.你現在擁有的一切,都該感激薇薇,你的命也是微微給你的.不是她,你也沒機會見你母親最後一面,也沒機會爬到現在的位置.我們只是要她的心髒並不是要她的命,你也知道我研究這行,研究了多少年.我專門為這個病情准備了一個醫療團隊.只不過,薇薇的身體體質確實很差,如果是換成正常心髒的宋暖暖,我能保證八成的存活率."

話音落下,他看著一旁沉默的靳司熠,對著一旁的柯薇亦眨眼示意.

柯薇亦伸手抓住他靠近床邊的手,明眸飽含著霧氣."司熠哥哥,你別聽我叔叔的話!也別生我叔叔的氣!他也是為我好,我如果真的死在手術台上,我就認命了!剛好去跟我的父母團聚."她低頭淚水恰巧滑落眼眶,晶瑩的淚水滑落在白皙的臉上.

她偏過頭,偷偷擦掉淚水,又保證能讓靳司熠看見.

轉過頭,眼眶紅紅的."司熠哥哥,我知道我今天跳樓的行為過激了.但我也是真的愛你,才會一時受不了.雖然你答應了娶我,但我知道你不是真心的想娶我.我聽我叔叔的話,只要我身體健康,我還年輕,我可以用自己的後半生去遇見別的男人!我愛你,只要你幸福,我無論怎麼樣,我都會開心."她笑容慘淡,蒼白.

昨天才心髒病發作,今天跳樓的行為,她體質確實受不了,是真的蒼白.

抬頭,明眸愛慕崇拜的看著他,滿眼倒影出的都是靳司熠."司熠哥哥,我只希望在我手術那一天,你能來見我,或許,那就是我們最後一次見面了!我……"

靳司熠黑眸複雜的看著她."她現在不能做手術,肚子里有孩子."

"靳司熠,那孩子根本不是你的!我從來沒見過一個男人戴綠帽子有你戴的這麼開心的!你沒看見她一有事,歐陽鈺就出現了嗎?"柯仄大聲的斥責.

他的話讓他冰冷的臉陰沉沉的,如暴風雨要來的陰沉,壓抑的讓人心慌慌的.

"叔叔,你不要這麼說司熠哥哥!司熠哥哥心底善良,是不會傷害一個小生命的,縱使那個孩子不是他的!"她柔弱的話語,字字如刀鋒,深深紮進靳司熠的心底.

靳司熠看著在床上的柯薇亦,看向柯仄的眸光陰暗."她手術哪天."

"後天."

"我知道了!"轉身離去.

柯仄對著他的背影大聲說道:"靳司熠,你什麼意思?"

靳司熠腳步停頓了一下,接著離開.

側耳聽著腳步聲遠去,床上的柯薇亦氣色瞬間好了不少.

看向一旁的柯仄."叔叔,你說他會同意嗎?"

"不會!"同是男人,他能感受到,雖然他嘴上說著打掉那個孩子,但每當認真要打掉的時候,他都是猶豫不決的.

"那怎麼辦?難道讓那個賤人生下那個孩子不成.到時候如果他長得像司熠哥哥,我們的謊言豈不是被揭穿了."這正是她擔心的,她三番五次的想害她流產,卻被司熠哥哥一次次的保護的很好.

讓她無法得手.

柯仄看著她,聲音冷血."我有能力綁她來一次醫院,就有能力綁她來二次醫院."

"謝謝叔叔!這是我們唯一弄死她的機會,如果這次沒弄死,以後,我們就沒那麼光明正大的理由了."這畢竟是21社會,殺人是犯法的.

但如果是死在手術台上,那就不能說什麼了.

然後再偽造個手印,合約,那是再簡單不過的事情了.

翌日……

清晨七點多,她就起床了.

拿起電話打給記敏."紀姐,你有錄音筆嗎?"

"有的,你需要嗎?"

"是的,我准備反擊!"她站在窗邊,眺望著窗外修剪整齊的綠化帶.

一手拿著電話,一手撫-摸著肚子.

電話那頭的記敏,聲音清脆."好,你在哪,我給你送過去!"

"不用,你在哪,我來找你!"她也需要時間呼吸下新鮮空氣.

接收到記敏的地址,深呼吸一口氣,低頭看著自己的肚子."孩子,媽媽一定會保護你!一定會!"她不是不會手段,只是她想純粹的活著.

如果被逼到絕路,她也不會懦弱的活著.

穿著一身清爽的長褲長袖,穿著運動鞋,紮了一個隨意的馬尾,走出別墅.

打車到記敏的小區外,找到她的房子.

站在她的小區門口,伸手摁門鈴.

叮咚……

上篇:第116章 你是不是知道什麼     下篇:第118章 你只能是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