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守候你的全世界 第132章 打胎還是不打  
   
第132章 打胎還是不打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記敏想辯駁,卻發現自己無法辯駁.

白曉說得對,就算自己想對暖暖的孩子好!到時候自己的孩子要帶,還有工作,精力不夠.

如果自己去上班,如果家里婆婆老公對她不好,自己也是無法兼顧的.

看著兩眼空洞看著地上的宋暖暖,記敏白了白曉一眼."你少說兩句,我讓你來是勸她的不是逼她的."

"我這不是在勸嗎?我話糙理不糙!沒有父母的孩子生下來,也是受罪."

白曉的話徹底繃斷了宋暖暖心底最後一根神經.

起身,往門外走去.

看著她失魂落魄的背影,記敏走到白曉的身邊,用拳頭不輕不重的砸向她的胸口."你能不能顧忌下暖暖的心情!她這樣你現在說這話不合適."

"我這是為她好."白曉推開記敏,跟在宋暖暖的身後.

兩人走到門外,才發現已經沒有了宋暖暖的身影.

記敏打她的電話,也一直沒人接.

白曉深深歎了一口氣."讓她一個人靜一靜,也好."有時候旁人的話也不能改變任何事情,說的越多越讓人徒增煩惱罷了.

宋暖暖不知道自己怎麼回到別墅的,看著眼前既熟悉又陌生的一切.

發現角落是那麼的髒,走到廚房拿起抹布,端著臉盆,臉盆里有水.

拿著抹布一遍又一遍擦洗著,可無論怎麼擦地板好像都是髒的.

蹲在地上,手拿著抹布,不停的擦著一個地方.

縱使地板被擦得雪亮,她依然覺得很髒!

忽然間,鼻子黏黏的,一陣溫柔從鼻子尖流了下來.

看著在地板上暈染開來的鮮血,她用抹布快速擦拭著.剛擦掉鮮血又掉落在地板上,在擦掉鼻血再次暈染在地板上.

她一遍遍瘋了一樣擦拭著,越擦地板上的鮮血越多.

她整個人崩潰的看著地板上一滴一滴暈染開的鮮血,雙手捂住鼻子.

試圖阻止鼻血的流出,卻于事無補.鮮血順著手指縫一滴滴掉落在地板上.

暈染出一朵朵鮮豔欲滴血紅的花朵.

"不,那不是我的血,不是我的!"雙手猛地推開臉盆,水瞬間翻倒在地.

她起身,感覺頭傳來一陣天旋地轉.

眼前一黑,整個人倒在了地上.

窗外,甯靜的黑夜,只有昏暗的燈光照在路上.

富人區這一片,平時連出租車都基本不會來到這里,這里的人都有車根本不需要出租車.

格外的安靜.

別墅內的宋暖暖手撫-摸著肚子,靜靜的躺在冰冷的地板上,鮮血順著鼻子流在地上.

身體的溫度一點點在消散.

只有慘白的月光照在屋內.

------靳氏大廈---------

靳司熠坐在椅子上,看著電腦的企劃案.

總感覺心頭有很不好的預感.

這一天他都心神不甯,早上他拿著宋暖暖沾染了血的紙巾去化驗,他都忘了問結果了.

拿起電話撥打了過去."您好,我是靳司熠!我想問我早上拿去跟您的化驗結果怎麼樣了?"

"靳先生,我打您幾個電話都沒人接!您的秘書說您很忙!"

靳司熠才想起來,自己給他的電話是辦公室的電話.

自己這一整天都忙的忘了,好像秘書是說過一個姓胡的男人打電話找自己.

當時他忙暈了一時之間沒想起來是誰,就沒回電話."不好意思,這麼晚回您電話!我那個檢驗結果怎麼樣了?"

"是這樣的,靳先生!因為你拿來的只是帶血的紙巾.我還不好做出判斷,如果您方便的話還是親自來做個全身檢查."

電話里的聲音凝重.

靳司熠想到宋暖暖故意收拾乾淨,不讓自己知道的樣子,是肯定不會跟自己去檢查的.

"胡醫生,她到底是什麼病?"

"我也不好說!但從我們提取的血液來看,可能是白血病!不過,沒有具體的全面化驗,我們也不敢亂說話.我建議您讓您的朋友,最好明天就來醫院一趟."

靳司熠掛斷電話,腦海回蕩著三個字.

白血病?

宋暖暖那麼年輕,身體那麼健康怎麼會是白血病.

他絕對不會相信的,肯定是檢查錯了.

低垂著頭工作,卻再也沒有了工作的心情,腦海閃過都是宋暖暖的身影.

心煩意亂的起身,拿起外套,往門外走.

四月份的季節,忽冷忽熱.

有時候熱的一件都嫌多,有時候氣溫低的還要加外套.

靳司熠邊往大廈外面走,邊給宋暖暖打電話.打了幾通卻沒有人接,心底不好的預感越發的嚴重.

坐進車子,啟動油門.

加大油門,車輪摩擦地面低沉的聲音擾亂了周圍的安甯.

他心底不好的預感,讓他加大油門,40分鍾的車程25分鍾就趕到了別墅.

打開別墅的大門,鼻息間飄來淡淡的血腥味.

他劍眉蹙著,大跨步走進去.

站在門外看里面空蕩蕩的,但鼻息間若有若無血的腥味讓他心提到了嗓子眼.

"暖暖,你在家嗎?暖暖?"邊喊著邊往里面走.

繞過沙發,看見倒在沙發地板上的宋暖暖.

鮮血沾染了她的半邊臉,血已經凝固了.

她臉色蒼白如紙,消瘦的身體孤零零的躺在地板上.

看見她的刹那,他站立在原地不敢上前去摸她到底有沒有呼吸.

黑眸蒼涼深處是濃濃的哀痛,大跨步上前長臂一伸摟住她的身體.

她身體的冰涼,讓他手臂微微發抖."暖暖,你不要離開我!"手指顫抖著放在她的鼻息下,那若有若無的呼吸讓他欣喜若狂,黑眸有著淡淡的濕潤.

他從來沒有這一刻對呼吸是那麼的感激.

匆忙起身,緊緊抱著她的身體,往門外奔跑而去.

別墅的大門大開.

小心翼翼如珍寶一樣把她綁在副駕駛座上,看著她毫無生氣躺在那的樣子,黑眸沉痛.

發動油門,直接踩到底.

一手緊緊握著她的手,一手握著方向盤."暖暖,你千萬不要出事!只要你活著,我什麼都答應你,只要你活著!"

車子以極限速度開到了醫院,離這里最近的只有第一人民醫院.

車子還沒停穩,他就沖下了車.

走到副駕駛座上,解開她的綁帶,手顫抖了幾下,明明輕易就能解開的綁帶.

他接連著失手幾次,都沒有解開.

抱著宋暖暖,感覺到她身體的冰涼,臉攏搭著在自己懷里.

瘋了一樣跑進醫院."醫生,醫生,救命,救命."他大聲的怒吼,打亂了醫院的甯靜.

從遠處沖出幾個護士和醫生,看見靳司熠懷抱里的宋暖暖.

快速拿來推車,靳司熠小心翼翼的把宋暖暖放在推車上.

看著她毫無生機躺在那蒼白的身影,心尖銳的痛著,一滴滴的在滴血.

幾人一路來到二樓.

從遠處走出一個醫生,穿著白大褂,今天剛好是他值夜班.

靳司熠看見他,大掌猛地抓住他的大掌."你能治好她的對不對."

"靳先生,我會盡力的!"醫生話落,推著宋暖暖進行了一堆的化驗.

他必須知道病人得的什麼病,才能知道如何治療.

靳司熠一直緊緊跟隨在她身後,看著躺在那毫無生氣的宋暖暖,心撕裂般的疼痛.

他現在多麼渴望,她能站起身,跟自己叫板.

一系列檢查下來,窗外天已經蒙蒙亮.

靳司熠用浴室的手擰干毛巾,輕輕擦拭著宋暖暖沾有鮮血的臉.

輕柔的如對待稀世珍寶一樣,黑眸溫柔,深情.

"靳先生,祁醫生叫您去一趟."護士在門外小聲的喊道:

看著房內的一切,她眸光怨恨又羨慕.

靳司熠靜靜的擦拭著她臉上最後一點汙漬,起身在她額前輕輕落下一吻,離開.

坐在祁醫生的對面,看著他嚴肅的表情,他心沉了下去."祁醫生,宋暖暖的病情."

"白血病!"他聲音冷靜,雖然可惜,但他看過太多年輕人得白血病了.

他已經習慣了.

靳司熠坐在椅子上,身體發木,黑眸轉了轉.

薄唇張了幾次始終沒說出半個字."你……你再跟我說笑嗎?"

"靳先生,我們不會跟你開玩笑!不信的話,您也可以去別的醫院檢查!"祁醫生語氣沉著.

他愣在椅子上,眸光渙散.

腦袋空空的,看著對面的祁醫生好像說著什麼,卻好像都聽不清他說什麼.

"靳先生,您聽見我的話了嗎?她這只是白血病的一種,這樣的病只要找到合適的骨髓,還能救!你該讓她早點打掉孩子,盡快來治療."

祁醫生把病曆卡遞給他.

"你說?能治療?"靳司熠良久才找回自己的話語.

"是的,這只是白血病的一種.這種病具體的叫做再生障礙性貧血白血病!"祁醫生整理了下自己的秀發."但是,早治療的好!她都貧血肯定不能在懷孩子的."

靳司熠起身,回到病房.

看著躺在那掛著鹽水的宋暖暖,臉色蒼白如紙.

看著她手就算昏迷了,還是始終摸著肚子.黑眸暗了下去.

你就這麼愛歐陽鈺,這麼愛你們的孩子嗎?

想到她藏起帶血的紙,或許她早就知道她有病,只不過不想打掉孩子才誰也不告訴.

眸光看著她肚子里的孩子,黑眸越發的堅定.

剛好鹽水打完,抱著她的身體,走出醫院.

上篇:第131章 孩子的歸宿     下篇:第133章 孩子的歸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