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守候你的全世界 第138章 夠了,不要再說了  
   
第138章 夠了,不要再說了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靳司熠推開自己懷里的柯薇亦."你臉怎麼了?"

柯薇亦想說是宋暖暖用濃湯潑的,又怕她說出自己的秘密.看著宋暖暖的眼神,隱藏著刻骨的恨意.

賤人,我總有一天會收拾你.

抬頭微笑著看著靳司熠."沒事,就是宋姐姐不小心潑的!"

"嗯,那你去醫院看看!"靳司熠看著往門外走的宋暖暖,大跨步追了上去.

拽住她的手."你去哪?"

"靳總,我去工作?難道你聾了嗎?"宋暖暖冷眼看著他拽著自己的手,心底莫名生出恨意.

他既然覺得對不起柯薇亦,要娶她,為什麼又要管自己的死活.

她冷漠的態度,讓靳司熠眸光暗了下來.

想說什麼又怕惹得她生氣,從而讓病情加劇."你去哪!我送你!"

"不用,您還是陪您的未婚妻吧!"看了眼身後委屈著臉淚眼汪汪的柯薇亦,心底有些堵.

她本以為自己不會在意,但心卻誠實的痛著.

她有時候其實是羨慕柯薇亦的,她能肆意的活著.

看誰不爽,就弄死誰!有人給她撐腰,不用負任何的責任.

她想哭就哭,盡情的哭來博取他人的同情.想笑就笑,想任性就任性,得到自己想要的.

但她不能!她從小過的謹小慎微,每一步都是那麼的艱難.

她從小就知道有些人的淚水能換來所有她想要的,但自己的淚水換來的只有他人的譏諷,無情的嘲笑.

"司熠哥哥,我臉疼,好疼!你能陪我去醫院嗎?"

柯薇亦拽著靳司熠的手,冷眼看著遠處的宋暖暖,死死拽著他的手,不讓他去.

見靳司熠想松開自己的手,她猛地捂住臉大叫."司熠哥哥,我臉疼!好疼好疼!我是不是要毀容了."

靳司熠想掙脫開柯薇亦的手,卻被她纏的緊緊的.

一時無法掙脫,已經看見宋暖暖剛好搭上一輛的士走了.

看著原地的柯薇亦."上車,我送你去醫院."

"謝謝司熠哥哥!我就知道你不會不管我的!"她笑著屁顛顛的跟在他的身後,坐上他車的副駕駛座上.

靳司熠看了眼副駕駛座上的柯薇亦."你去後面坐!"

"為什麼?"柯薇亦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司熠哥哥居然讓自己去副駕駛座上坐."這副駕駛座,一直是我坐的,為什麼要讓我去後面的座位?"

"薇薇乖,那里髒了,我要找人清洗!"靳司熠眸子閃過一抹不耐煩,上一次宋暖暖坐在駕駛座上,靠著睡覺很不方便,調過一次座位.

他記得她低聲說過,她討厭每次坐車都要調高度.

柯薇亦想說什麼,卻不敢再說話,深怕自己在說話會被靳司熠嫌疑.

她一直以來在靳司熠面前都是乖巧形象,她決不能破壞自己在他面前的形象.

打開車門,坐在後面的座位上.看著前面的副駕駛座,剛才她明顯感覺到座位被調過.

剛好比她坐的矮一點點,正好適合宋暖暖的身高.

宋暖暖你個賤人.

宋暖暖拎著東西再次來到郊區一棟白色的別墅前.

現在是下午一點多,今天有三十幾度,外面已經有點熱了.

她穿著一件粉色的小香風裙子,裙擺是魚尾形狀,配上一雙銀色的低跟單鞋.

手上挎著一個黑色的包包,頭發紮成一個丸子頭,有點點圓潤的鵝蛋臉,一雙特大的電眼迷人,無意間的一個眼神,都仿佛在放電.

高挺的鼻梁,性感的紅唇.

可愛中帶著小嫵-媚,嫵-媚中又帶著清純.她的五官,可蘿莉可禦姐,可嫵媚可妖嬈.

白皙的皮膚在陽光下,白的反光.

她靜靜的站在白色別墅外草坪的大樹下,清風吹來.

樹下,她如一抹清新亮麗的風景線,一眼就讓人無法移開視線.

站在外面一個多小時,她在靜靜的等著張嬈的出現.她不敢貿然進去,打擾了她的生活,只能靜靜的在樹下等著.

等累了,就坐在草坪上,手上抱著一個袋子,靜靜的靠在樹上.

她困得眼皮一直在打架,卻不敢睡覺,生怕張嬈出現自己看不見.

"飄飄姐姐……姐姐……亮亮……?"

宋暖暖看著遠處一搖一晃白白肉肉的小鵬朝著自己走過來,心被一點點萌化.

趕緊起身,朝著他走去,深怕他一個不小心摔倒了.

走到小鵬的身邊,蹲下身抱起肉呼呼的小鵬.低頭看著他小手抓著自己的衣服,玩得不亦樂乎.

心底軟的一塌糊塗,手中沉甸甸的分量.

懷里的小鵬一個勁的亂動,她第一次抱這麼小的孩子,一時之間有些手足無措.

手托著他的後背,一手托著他的屁股,有時候還要空出手防止他不停的拽自己弄好的頭發.

就一小段的距離,自己一分鍾就能走到的距離.

抱著他走來,卻要花多一倍的時間,走過去.

看著他坐在草坪上,拿出袋子里的玩具出來.

拿出的是一個撥浪鼓,撥浪鼓的邊緣油漆已經有點皮破損了,但卻很乾淨,看的出來擁有的人很愛惜.

"小鵬!你喜歡撥浪鼓嗎?"宋暖暖笑著拿著撥浪鼓小心翼翼放在小鵬的手里.

看著他拿著撥浪鼓搖了搖,隨手丟在了一邊.

宋暖暖快速撿起來,細心的拍去上面的灰塵."你不喜歡這個,那我給你另外一個!"話落,從袋子里拿出一個銀質的口哨,口哨有個繩子掛著.

口哨已經有些舊,但卻很乾淨.

宋暖暖放在嘴里吹了吹,看著小鵬感興趣的眼神.

把口哨輕輕的放在他的嘴里,有了上一次的經驗,這一次她抓著繩子的另一端,深怕被他在丟了.

小鵬肉呼呼的小手拿著口哨放在嘴里吹了吹,吹了好久沒吹響.

氣急了,直接拽著口哨丟在地上.

宋暖暖拽著繩子,不讓他扔掉.或許這對別人來說是垃圾,但對她來說是任何金錢都買不來的寶貝.

小鵬拽不掉,氣急大哭."哇……"

見他哭了,宋暖暖伸手抱著他,橫抱在懷里,輕輕的拍打著."小鵬乖,不哭,不哭……"

"哇……嗚嗚嗚……"

看著懷里,哭的越來越凶,不停拽著自己手上口哨丟掉的手勢.

她有些手足無措,她從來沒有哄過這麼小孩子的經驗.她拽著繩子的另一端,小鵬拽著口哨誰也不松手.

"宋暖暖,你給我住手."張嬈從遠處沖了過來,看見小鵬在她懷里哭的那麼傷心,心疼死了.

沖到宋暖暖的面前,伸手直接強行從宋暖暖手中抱住小鵬.

看著小鵬拽著的口哨,手掌一個用力,口哨的繩子因為時間很久遠有些發黴,一拽就斷了.

小鵬口哨一到手,直接一甩丟在了地上.

張嬈看著對面的宋暖暖."你又來干什麼?你有什麼氣沖我撒,小鵬這麼小,你怎麼欺負的下手."

"我沒有欺負他!是他想丟掉我的口哨,我不給,他才哭的."宋暖暖小聲的辯駁.

看著不遠處破舊的口哨,張嬈不屑的說道:"不就一個破口哨,我家小鵬想扔多少就扔多少."

耳邊無情冷漠的話語,讓她心在滴血.

看著遠處孤零零躺在草地上的破舊口哨,走到口哨的旁邊,蹲下身小心翼翼的撿起來.

放在手掌心細細的吹著,如珍寶一般放在自己的手掌心,珍重異常.

走到張嬈的面前,攤開手中的口哨放在她的眼前."您說這是破口哨?"她眼眶含著淚水,她拼命壓制自己眼眶里的淚水.

但觸及張嬈冷漠陌生的眼神,心就刺痛."媽,您忘了嗎?這是您小時候怕我們丟了.拿出您僅有的一個銀飾手鐲給我們姐妹一人做的一個口哨!您告訴我們說,如果哪天我們迷路了,我們就吹口哨,您無論在哪,都會第一時間出現在我們身邊.您忘了嗎?"她從口袋里再次拿出另外一個口哨,拿出口哨的背面對著張嬈.

背面赫然一個寫著溫馨的溫,一個暖,分別代表著她們兩個人.

宋暖暖低頭看著口哨,聲音落寞孤廖."你走了以後,我和妹妹不停的吹口哨,不停的吹不停的吹!可是,您再也不會出現在我們面前了.我們知道您再也不會出現了,但還是不停的吹,不停的吹.僅存著心底唯一的幻想,想著如果有一天您或許會出現在我們的面前.還像從前那樣,用你瘦弱的手臂緊緊抱著我們姐妹兩個,用你瘦小的胸膛溫暖我們的,保護我們!"

"夠了,不要說了!"張嬈抱著小鵬的手有些顫抖,撇過頭不去看那口哨.

她知道自己愧對這兩個孩子,但不能怪她.她只是一個女人,她需要活著,也想要自己的家庭幸福,也想要物質上的滿足.

現在,她擁有了一切,不在想去回憶對于她來說恥辱一樣的過往.

宋暖暖從地上撿起撥浪鼓,放在手上輕輕的搖著,每搖一下輕聲唱著一句."小寶寶,快睡覺.風不吹,樹不搖,鳥兒也不叫,小寶寶要睡覺,眼睛要閉好,小寶寶……"

"夠了!不要再唱了!"張嬈低聲嘶吼著."當初是你爸找的情人,天天打我,逼我走的.我如果不走,就被他活生生打死了!你們也會死在他的手上."話落,滾燙的淚水滑落眼眶.

上篇:第137章     下篇:第139章 到底做了還是沒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