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守候你的全世界 第159章 你不要過來,我什麼都不知道1  
   
第159章 你不要過來,我什麼都不知道1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笑話!女人就是這麼的幼稚!"

宋暖暖想說什麼,看見他已經離開了.

看著商場再也沒有了逛的心情,走出大賣場,看著不遠處的中心醫院.

手摸著腹部,走了進去.

掛號來到婦科,坐在醫生的對面.

對面的人是位四十幾歲瘦瘦白白的李醫生."宋小姐是吧!你想查什麼?"

"我想問問,孕期什麼時候可以做親子鑒定!"

李醫生看了宋暖暖一眼."最好不要孕期做親子鑒定!那樣多少對胎兒不好!你如果不是什麼非做不可的原因,我們不建議做!"

"我要做!"她必須在自己死之前證明這個孩子是靳司熠的,如果自己不幸死了,最起碼他還有個父親可以依靠.

"我說你們這些年輕人一個個的連孩子父親都不知道!怎麼做的母親,真是亂來!"李醫生語氣很不悅.

宋暖暖眼簾垂了下來,手攥著手心,臉色發白!

"你如果非要做的話!那就三個月後再來做!"李醫生語氣不厭煩的說道,順帶把手中的病曆卡寫好丟在她面前.

"謝謝!"宋暖暖拿起病曆卡,起身,落寞的轉身.

醫生尖銳的話讓她感覺堵的慌,她也不想做傷害孩子的任何事情,但她必須做.

自己命不長了,靳司熠是肚子里孩子在這個世界上唯一的親人.

不知不覺走到了公園,看著公園里兩個小女孩手牽著手,蹦蹦跳跳.

曾經,自己牽著溫馨的手蹦蹦跳跳.

不知道溫馨在那邊過的如何,自己還剩下最後幾個月的生命,她想在自己最後的日子里跟溫馨一起度過.

拿起手機撥打那邊的電話,電話響了很久才被接通.

"姐,大清早的,你打我電話有事嗎?"電話那頭的聲音慵懶帶著濃濃的鼻音.

"你感冒了?"

"對啊!這里最近總陰晴不定.姐,你沒事的話我接著睡覺了,我等會還要早起去畫畫呢!"

宋暖暖停頓了一秒."等等!溫馨,你再過半個月不是放暑假了嗎?你可以……"

"對啊!我想去打暑假工!"

"他給你的錢不夠嗎?"宋暖暖眼神看著對面兩個小女孩,因為搶一個球,大的把小的推倒了,小的在哇哇大哭.

"夠啊!但我想憑自己的努力賺點生活費!用他的錢,我遲早會還給他的!姐,他對你還好嗎?"

宋暖暖嘴角擒笑看著在地上玩耍的兩個小女孩,腦海閃過當初跟溫馨去垃圾桶翻到一個別人丟掉的球.

她們當初也玩的很開心,直到父親一次賭輸了回家撒氣,直接把球丟掉了.

那次,溫馨還哭了很久.

"姐!姐!你沒事我就就睡回籠覺了."

"等等!"宋暖暖抿唇."那個,暑假你能來陪我嗎?"她很想在自己人生最後的階段跟自己在這個世界上唯一的親人一起度過.

"姐,我還要打暑假工了!等我在這里修完學業,我變成一個著名的畫家,我再去你那里.然後賺很多錢,養你!"

電話里的聲音充滿了對未來美好的幻想,就算隔著手機宋暖暖仿佛也看見了她在那邊甜甜的笑意.

"溫馨,或許我就剩下一年的生命了!"宋暖暖盡量讓自己的聲音平靜,但哽咽的聲音出賣了她的內心."我想在最後的生命里,你能陪我度過!能看看我的孩子!你是孩子唯一的小姨."

如果靳司熠對孩子不好,或許溫馨也能成為她孩子最後的避風港.

手機那頭安靜了下來,靜的她能聽見那邊指針走動,滴答滴答針表走動的聲音.

"哈哈哈哈……姐,你這個笑話一點都不好笑!你想忽悠我回去對不對!你肯定是想我了,才想出這麼差勁的理由!姐,你這個理由爛透了,我一點都不喜歡你這樣的玩笑,我一點都不喜歡!嗚嗚嗚嗚……"

手機那頭說道最後哽咽的小聲哭泣."姐,你在跟我開玩笑的,對不對?對不對?"

"溫馨,我……"宋暖暖張嘴深呼吸一口氣,仰望著天空逼回眼眶中的淚水."溫馨,你是我肚子里孩子唯一的親人了!我想……"

"不要說了!你什麼都沒得想!我是不會回去的!絕不會!嘟嘟嘟嘟……"

宋暖暖看著被掛斷的手機,抬頭發現公園里玩耍的兩個小姑娘已經走了.

走出公園,她不知道自己該走去哪.

她現在只想去人多的地方,仿佛只有這樣她才不會覺得自己的生命正在消逝.

只有這樣,她才能感覺到自己活著.

走到一個大型超市門口,路過一個小型報刊,眼神從上面飄過.

走出報刊幾步遠,停下了腳步,眸光回頭看了眼報刊.

她確定自己的眼睛沒有看錯,返回報刊.

男老板看了她一眼."美女,要買報紙嗎?今天新出爐的."

宋暖暖顫抖著手拿出最上面的一個報紙,報刊大寫的封面讓她整個人如雷劈了一樣,眼神死死盯著上面,無法轉動.

這不會是真的,不會是真的!

"小姐,你到底要不要買!不買就不看了!"老板不厭煩的看著她,拿著報紙良久不說話.

現在看新聞大家都看手機,現在報紙是越來越難賣了!基本是當做廢紙進廁所.

宋暖暖呆呆的從包里拿初十塊放在報刊上,拿著報紙轉身離開.

手上拿著報紙,邊走邊看.

'靳氏集團總裁大婚’顯目的標題,讓她感覺什麼如鯁在喉.

配圖是他們在酒店,光著上身,蓋著棉被,曖昧相擁相吻的一幕.

不用想,下面也是沒穿衣服的.

靳司熠早上才跟自己說那個不是他的孩子,讓她如何相信他的話.

那次的強-奸事件,她從頭看到尾,很清楚柯薇亦只是脫了衣服,做樣子,那個男人最多摸到她,根本沒做任何的事情.

現在鐵一般的事實在自己面前,讓她如何相信他說的話.

原來,他說的海誓山盟,甜言蜜語,就只是說說而已.

只有自己傻的當真了.

下面寫著兩人已經有了孩子,將在下個月訂婚,等孩子出生就結婚!

多麼刺眼的報道,她連質問的資格都沒有.

她從頭到尾就是一個情人,她的存在就是為了為他生下孩子.

她有什麼資格質問他,又有什麼資格跟柯薇亦去爭!

柯薇亦上次來跟自己說,靳司熠解釋了,她信了.

可這鐵一般的事實,卻狠狠給了自己一巴掌!五髒六腑都疼的顫抖.

忽然間想到柯薇亦說的話,臉色瞬間刷的白了下來.

她跟自己說她也懷了孩子,靳司熠現在對自己這麼好,只不過是怕她的孩子會遺傳先天性心髒病.

而自己的心髒跟她的匹配,自己的孩子匹配幾率也會比別人的幾率高.

想到這個,她就渾身冷的發抖.

一個睡在自己耳邊甜言蜜語的男人,卻懷著這樣惡毒的心腸.

攔下路邊的的士,直接報出地址.

一個小時後,車子停在了別墅.

宋暖暖還沒等車停穩,就跳下了車."司機師傅,你在這等我,我馬上就會回來.我就在對面的那棟別墅."她必須馬上收拾東西離開這個男人,她就算把自己的孩子送去孤兒院,也不要他活在這個冰冷陰毒的家庭.

在孤兒院最起碼他還有一條命活著,在這里他連命都沒了.

宋暖暖打開別墅的大門,看見背靠著自己坐在沙發上的背影,人僵在了原地.

看著他起身朝著自己走來,她盡量控制住自己平靜,卻條件反射的倒退了幾步,與他保持距離.

靳司熠黑眸打量著她."你看見了對嗎?"

"我……我不知道你說什麼?"宋暖暖慌忙退後幾步,手緊張的擺弄包包的鏈條."我……我去拿錢給門外的司機師傅!"他在這里,她根本無法拿東西走.

包里有錢和卡,她就算不要衣服也要離開.

她一步步往門後退去,只要自己一個轉身瘋了一樣跑到司機師傅那里,就能離開這個男人了.

她腦海計劃著這個可能性,她跑不過他,這是肯定的,這個可能性很低.

警惕的看著眼前的男人."我……"

"你看見了新聞對嗎?"

"沒!什麼新聞,我什麼都沒看見!"靳司熠的逼問讓她越發的恐慌,他如果知道自己知道了他的陰毒心腸.

會不會把自己關在房間,再也不讓自己出去了.

曾經,他就是把自己關起來,不讓自己出去.

眼前的他,讓她好緊張,緊張到心跳加速!如果今天逃不掉,她就沒機會了.

靳司熠黑眸沉了下來,他今天趕到公司被一堆新聞媒體記者攔著問一堆莫名其妙的問題.

直到回到辦公室琳達給自己看了新聞他才知道這件事.

現在報紙,QQ新聞鋪天蓋地!他就是怕宋暖暖知道提前回來了!看她的反應很明顯還是看見了.

他前進一步,宋暖暖瞬間後退一步的動作讓他眼神落寞.

"你不信我嗎?"

"靳總,我不知道您在說什麼?"宋暖暖眼神看著門後,自己離門的距離只有幾米,幾個奔跑就能出門.

上篇:第158章 拿什麼去告     下篇:第160章 你不要過來,我什麼都不知道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