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愛你,一錯到底 第一章 意外  
   
第一章 意外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一章意外

林小雨的手很疼,鮮血滲透了衣袖,因為著急回家做飯,路上被一輛電動車剮蹭到,對方接連道歉,還要帶她去醫院,但都被她拒絕了,她本就不是個咄咄逼人,計較的人,有時候哪怕別人令她吃虧,受傷,她也都是盡量相讓.

其實還有重要的原因,就是結婚三年的丈夫,很討厭她和別的男人有染,哪怕只是對方多看她一眼,都會遷怒與她.

嫁入豪門,是絕大多數女人的夢想,林小雨曾經也幻想過和白馬王子白頭偕老,而現在的丈夫金鱗本質上就是那樣一個男人,家境殷實,擁有兩家上市公司,又是蘇市有名的成功人士.

她可能唯一覺得遺憾的就是金鱗年輕的時候服過兵役,在一次軍隊訓練中受過嚴重的腰傷,尤其是在房事方面,直接點說就是不舉.

但男人和女人最大的不同就是,女人能夠忍受,尤其是林小雨這種女人.三年前,她因為一場車禍和金鱗結緣,那時,她和兒子小洛是受害者,小洛還患有先天性肌肉萎縮疾病.金鱗將他們接回家,不僅支付了大額賠償金,還想盡一切辦法把小洛的疾病治好.

林小雨父母離開的早,她十五歲的時候,父母因為出國旅游飛機失事告別了這個世界,從那時起她就堅強的像個爺們一樣,忍受孤單到現在,而本質上她是渴望被人呵護的小女人.

小洛只有六歲,六歲的他還只是個懷著童真,單純的小孩子,當林小雨看到他從機場活蹦亂跳的跑到自己懷里時,她的心都快融化了.

緊接著,金鱗向她求婚,雖然很突兀,但她還是接受了,就算她對他沒有感情,但恩情足夠讓她這一輩子都還不起.

林小雨剛推開房門,就覺得有些不對勁,偌大的別墅房門竟然是虛掩著的,保姆張姨雖然做事有些粗心,但不至于這麼笨.

何況整個別墅園區,只有金家是最豪華的,光傭人都有十幾個,這麼多傭人今天都不見了?

林小雨的心一緊.

難道是因為,金鱗要給自己一個驚喜.

這麼說,他也沒忘記,今天是他們三周年的紀念日?

林小雨有些喜出望外,丈夫雖然平日里忙忙碌碌,但對她還算關心,林小雨日常生活的花銷他從不過問,除了很少在一起睡覺之外,很多時候都是相敬如賓.林小雨眼中,金鱗是一個話不多的謙謙君子!

沒有那方面又算的了什麼!?

林小雨覺得,只要日子過的平淡,沒有那麼多波瀾就足夠了.

屋內靜的出奇,歐式建築的客廳,精致的地面驀地折射出兩個人影.

林小雨嚇了一跳,手上拎著的菜也掉在了地上.

就在她還沒回過神的時候,一把匕首已經架在了她的脖上,兩名蒙面歹徒的眸子里閃出奇異的光芒,尤其是看到林小雨那張小巧精致的臉蛋時,有一個人更是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乖乖照我們說的做,否則別怪我們不客氣!"

"你只要聽我的,我保證你不會有生命危險."

林小雨的手在發抖,強自鎮定的道:"你們想要什麼?"

一名高大的歹徒冷冷的道:"別廢話,你會知道的."

林小雨以為是錯覺,但那尖銳的聲音中仿佛透露著熟悉的音色,她覺得自己一定聽錯了,但金家別墅森嚴,小區治安更是密不透風,如果不是一個對這里環境熟悉的人是不可能輕易溜進來的!

林小雨希望不是熟人,否則的話,對方一定會害怕節外生枝而下狠手!

她只好往臥室走,等二人將她推進臥室,她才發現事情不妙,那高大男人二話不說,立刻撕下了她的外套.林小雨大叫一聲,另一人已經率先捂住了她的嘴巴,反手將她整個人控制住.

高大男人動作略微有些笨拙,但也很快將林小雨的衣服撕的四分五裂,只剩下曼妙的酮體在暗夜中發出誘人的氣息.

高大男人瞪了那人一眼道:"你先出去替我把風,我很快完事!"

男人點點頭,匕首頂著林小雨的腰道:"我們可都是要錢不要命的惡霸,你乖乖伺候好老大,否則小心命不久矣!"

林小雨的手很疼,鮮血流了一地,但此刻她更痛的是下體,那個高大有力的男人壓迫在自己身上,努力用身體往自己體內湊.

林小雨眼睛里滿是憤怒,痛苦,難堪……

她想到了小洛,想到了丈夫,想到了關心自己的好閨蜜朱玲……如果她在今天失身,那她還有什麼臉面面對丈夫,還有什麼臉面活在這個世上.

金鱗對她很好,不嫌棄她的出身,也不嫌棄她還有個孩子,盡管她從沒告訴那個孩子並非她親生,而是她領養的,但金鱗毫不嫌棄,這三年來,她所有的安甯都是他給的……

可她呢,今天卻要把貞潔交給兩個混蛋!

林小雨本來已經准備好,在今天給丈夫一個驚喜,告訴他,其實她還從沒跟任何男人有過肉體上的歡愉,她還有第一次.

她相信,當金鱗聽到這個消息時,就算表現的不那麼強烈,也會高興的,男人都有這種情結,盡管金鱗那方面受到過傷害,但他仍是個男人!

想到這兒,她再也忍受不了那雙大手在自己身上游刃有余的撫摸,也不知從哪里來的力氣,還是男人突然松懈,她張嘴就朝那男人的耳朵咬了上去,那男人大吼一聲,一咕嚕跳了起來.

林小雨抓住這個機會,從床上翻身而起,臥室的玻璃門並沒鎖,她想都沒想,赤裸著身子就從二樓跳了下去.金家別墅很高,二樓距離地面足有五米,若不是掉在松軟的草坪,林小雨恐怕不沒命也得重傷.

她感覺到手臂整個脫臼,但強忍著疼痛,翻起身就往外跑.

金家別墅竄進的兩個蒙面人飛快的沖了出來,當看到外面空闊的街道毫無一人時,倆人頹喪的直跺腳.

"怎麼跟大少爺交代?"

"廢話,這種事用不著你操心,我會跟大哥說的,記住,今天我們沒有失敗!"高大男人忿忿的揉著耳朵,那上面還有淡淡的血跡,他咬著牙道,"臭娘們怎麼這麼厲害,媽的,從那麼高跳下來都能跑走,我真是服了."

"想必她也不敢說出去,還好我們今天沒有露出破綻!"

高大男人點點頭,心里難免還有些憤懣.

悍馬車上,坐在駕駛座的短發男子剛把一根雪茄抽完,遠遠的看著兩道人影從身邊閃過,他沒有回頭,也沒有報警,只是淡淡的點著另一根,半晌,後座蜷縮著的女人披著一條毛巾從他的車上踉蹌跳下,她渾身發著抖,顫聲接連說了兩句謝謝,然後逃也似的離開.

男子將雪茄放到窗外,挺拔的身體在暗夜里像個雕塑般一動不動,從側面看,他的臉龐像刀削般棱角分明,右邊臉上那只如墨般的眸子更是咄咄逼人,從他將車停靠,到一個女人求救,然後鑽進車,再離開……整個事件下來,他沒有說過一句話,就好像一切都沒有發生,一切都與他無關似的,他冷漠的像一只草原狼.

就在女人努力遮掩著軀體,扶著脫臼的肩膀沒入黑暗的最後一秒,他才將目光凝視過去.

    下篇:第二章 真相